极道特种

1382章 血染之叹七

第四卷 雄途 1382章 血染之叹 七

希望是美好的,现实却往往是残酷的。

斩天的战刀,跟胖子的身体接触,并沒有想象中的钢刀入肉的声音发出,反而震的他手腕一震剧痛,就好像这一刀,劈砍在了石头上似得。

麻木的感觉,顺着刀身传了过來。

不好。

斩天心中冷哼一声,身子当即一个箭步,窜了出去,脚尖一垫,他的身子猛然转了过來,胖子的大铡刀,正好狠狠的朝他刚才的位置劈了下來,将地面都砸出了一个碗口般大的坑。

上面的碎块,顿时爆裂开來。

斩天神色冷漠,任由其中的一个小石子,贴着他的脸砸了过來,他的眼中,闪过一抹慑人寒光,那战刀竟然在他刚刚转身的刹那,再次劈向胖子的后背。

当。

战刀再次得手,可是,其结果却是一般无二,战刀依旧沒有将胖子重创,不过,他的衣服却是已经裂开,露出了里面一道泛白的印子。

巨大的力量,甚至撞的胖子,身子朝前一晃。

再次得手,非但沒有让斩天感到一点兴奋,反而心中一凉,整个人都有那么一刹那的失神。

虽然他马上就反应了过來,可是两人交手,岂能走神,尤其是他的对手,还是胖子。

后背被劈中,胖子俨然是怒了,他身子向前微一倾,手中的大铡刀,便趁势朝后一扫。

斩天只看见,一道乌黑的冷光,带着一股暴虐的气息,朝他横杀而至。

他來不及躲闪,只好深吸一口气,右手握住了刀柄,左手握住了刀身,两手撑住了全身的气力,握着战刀向身前一挡。

还沒等他的气力用全,大铡刀便已经犹如火星撞地球般,狠狠的砸了上來。

当。

斩天只觉得两手一热,整个人的身子,好似都轻了似得,两脚擦着地面,不由自主的向后退去,他的左手处,鲜血淋漓,生生被刀背给斩出了一道口子。

右手连带着手臂,都颤抖不已,好似不是他的了一般。

战刀呢更是瞬间弯成了弧形,而那力道却依旧沒有消散,而是作用到了他的身体上,让他的胸口一阵火辣辣的撕裂的痛觉,张嘴便喷出了一口鲜血。

好在他被两名手下给接住了,不然只这一下,就能让他变成滚地葫芦,就算是这样,那两名手下,也被他的身子扛的向后连退了好几步。

“队长。”那几名斩天,脸露惊色。

“我沒事。”斩天顿了一下,这才重新站了起來,颤抖的五指,依旧死死的抓着战刀,他的目光更是冷冷的盯着,正在跟他手下厮杀的胖子。

他的手下,那都是百战的精锐,可此时,在胖子那虎虎生威的大铡刀下,却丝毫占不到便宜,反而因为他被一刀扫退,使得他们有些畏畏缩缩的,根本就放不开手脚。

有两个更是在他喘了这口气的功夫,便被胖子的铡刀扫中。

一个肋部开了一道口子,伤势不轻,另一个手中的武器撒手,落向了远处。

胖子瞪着铜铃般大的眼睛,朝着他的方向,陡然迈了两步,手中的大铡刀更是携带着风雷之势,劈向其他的斩天成员,可他的目光,却并沒有看向他们,而是一直在盯着斩天。

显然,他是要在百万军中取大将首级,先杀斩天。

“看起來,我是小瞧了这胖子。”斩天一擦嘴角的血迹,目光却是流露出浓浓的战意。

“队长,这家伙刀枪不入啊。”另一名斩天成员冷声道。

“刀枪不入,我就不相信了。”斩天忽然厉喝一声:“虎。”

前面正跟胖子交手的几名斩天成员,闻言眼中闪过一抹冷厉之色,只见他们齐齐发出一声长啸,手中战刀,悍然劈向胖子,竟然丝毫不再顾忌自身安危。

当当噗噗的声音传了出來,两名正面硬抗胖子的斩天成员,一个躲闪不及,便被大铡刀扫中,在绝对的力量之下,大铡刀那叫一个势不可挡。

两人的胸口,被横着斩出了一道半扎深的口子,其中一个的心脏,都清晰可见。

漫天血雾中,胖子却也发出了一声闷哼。

在他身后的两名斩天成员,成功的将战刀,劈中了胖子,其中有一个,还劈在了斩天刚刚劈中的位置,一抹浅显的血色,顿时露了出來。

可是,不等他露出兴奋之色,胖子便陡然转身,犹如受伤猛虎一般,将大铡刀又是一记横扫。

得手的这名斩天小弟,脸上才堪堪露出的喜色,顿时变成惊惶和不安,他极力的向后退去,可还是迟了,胖子的大铡刀,已经朝他劈了下來。

那名斩天的小弟,瞬间退出去五六步,被两名同伴接住了。

可是,沒等他们松一口气呢,那名斩天小弟却是张大了嘴巴,想要说话,在他的脸上,陡然冒出一道血线,他身上的衣服陡然分开,鲜血好似那花洒一般喷出。

整齐的伤口,出现在他的身体中间。

得亏他是退的比较快,不然的话,只怕这一刀,就能将他给一刀两半了。

那几名斩天小弟,满脸惊骇,像是望怪兽似得,盯着胖子,平生天不怕地不怕,见惯了死亡的他们,竟然从心底涌出了无边的寒意。

这暴虐的一刀,倘若是斩向自己,那我能躲的开吗,一干的斩天成员在心中暗自问着自己,包括受了伤的斩天,结果,却是他们的脸色更难看了。

因为答案是显而易见的,他们躲不开。

也就是说,如果刚才那一刀是劈向他们的话,那沒准他们现在已经变成一个死人了。

这答案让他们沮丧,更让他们生出了彻骨的寒意。

胖子的招式虽然简单,只是横扫,竖劈之类的,跟是,正因为这种简单,才越发的难以抵挡,尤其是在他那强悍的近乎妖孽的力气加持之下,更有一种让人沾着死,碰着亡,无可匹敌的感觉。

斩天也是一脸铁青,转眼间,四名斩天,除了其中的一名小弟退的比较快之外,其余的三人,竟然全都被胖子给宰了,那可真就如同砍瓜切菜一般,可他的心却疼的流血。

这些人,都是他生死与共的兄弟啊,也是他们青帮以后重新复兴的根本,是青帮最为重要的力量,就算是有一个挂掉,那都够他们心疼半年的,现在一下死了三个,而这,才刚刚开始呢。

要是想将胖子杀死,那还得死多少人。

斩天脸上的肌肉,突突的直颤抖个不停,脸色苍白,來的时候,金老爷子也特意的叮嘱过他们,斩天也自以为有了十足的准备。

可是,直到现在他才明白,为什么杨壮说他们有些孟浪了,有些操之过急了,有些事情,不是靠着道听途说,靠着一些人的描述,就能够解决的。

比如说,对于韩雨,胖子等人的勇猛。

看多了报告,还有一些描述,斩天表面上对此表示出了足够的重视,可是,杨壮提议安排一次刺杀,让他们亲眼看一下韩雨实力的建议为什么会被拒绝。

因为在斩天的内心深处,未尝不是以为,韩雨跟胖子的好运是沒有遇到他们,他未尝沒有孤傲,自以为是的不将天下英雄放在眼中。

而现在,胖子的这几刀,却是将他打明白过來了,可这学费的代价,却是太沉重了。

斩天握紧了手中的战刀,青帮已到今日,再无退路,他们跟胖子,黑衣必须要有一方下挂掉。

“交互攻击他的下盘,砍掉他的腿。”斩天眸子中流露出鹰隼般的锐利之色,冷静的下达着命令。

刚才,虽然付出了三名兄弟的代价,的确有些沉重,可是,他也不是一点收获都沒有,那就是发现了胖子一个不算是破绽的破绽。

他的两腿。

不管胖子防御有多强,他的两腿,总是就那么粗,就算是全部由钢铁打就,他相信自己的人,也能够将这钢铁给砍断。

只要他的腿一断,那甭说他防御变态,就算他是一个铁疙瘩,那也早晚都得被打成钉。

得到了命令,跟胖子交手的几名小弟,顿时行动起來,他们相互掩护,刀光掩映,朝着胖子的下盘攻杀而去,一旦胖子的大铡刀杀了下來,他们便提前向后退去,而一旦铡刀过去,他们便再次攻杀。

他们根本不再给胖子,硬碰硬的机会。

把个胖子气的不断的发出怒吼,却根本沒有任何作用。

他是砍伤了三人,重创了两人,还踢爆了俩人的脑袋,可他的身上,也挨了十几下,那衣服都已经变的跟破布条似得了,身上泛白的战刀砍杀过的痕迹,随处可见,还有许多地方,冒出了殷殷血渍。

胖子,受伤了。

而随着斩天小弟之间的配合越來越默契,对付他的行动,也跟着变的流畅起來,这更让胖子有些左支右拙,渐渐的甚至反击得手的时候越來越少。

“肉弹战车。”

胖子再被人一刀劈在了腿上,他再不迟疑,仰天发出一声怒吼,身子陡然跳了起來,随即抱做一团,化成了一道刺猬似得肉球,朝着斩天便碾杀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