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1384 十

极道特种兵 1384 十

噗!

那名斩天的小弟,都已经窜出去了五六米的身子忽然一颤,一道猩红的热血从他的咽喉处喷洒而出。

他甚至这时候,才堪堪感觉到冰冷的刀锋从他的咽喉处一扫而过的感觉。

另一名同伴则倒在了他的身后。

韩雨的脸上,早就被崩上了点点鲜血。黑色的风衣,此时因风而动,衣角摆起,韩雨就那么定定的站着,就在刚才那名斩天小弟的身后,仿佛沒有动过似得。

在他的手中,好似黑墨一般的龙鳞匕首之上,却有一道殷虹的鲜血,朝下滚落!

一双冰寒的瞳孔中,射出凛冽的杀机,将他装扮的仿佛來自地狱的死神一般,杀气迫人,让人不敢正视。

可实际上,韩雨此时却是手臂酸软。他极力压制着躁动的心脏和呼吸,刚刚接连用了两次逍遥一步,使得自身消耗极大。

这还是因为他的无名心法已经大成,就连那十绝战技也被他给练的十分熟练的缘故,否则,只是这两下,便能将他累个差不多。

就是现在,他的额头也已经冒出了一层细密的冷汗。

突杀两人,恍如砍瓜切菜,尤其是在两人明明中刀之后,竟然又跑了四五步,这才倒下,这让人惊惧的一幕,让前面准备截杀韩雨的那三名斩天小弟,禁不住身子一顿。

这得是多快的刀啊?

三人的目光中,露出惊骇之色,看向韩雨的眼神,都恍如看一个怪物一般。

“不对,他劲用猛了,一起上,杀了他!”精锐就是精锐,当中的一名小弟,一眼便瞥见了韩雨现在的状况,急忙冷喝一声,身子更是率先扑出。

他的两名同伴,沒有丝毫迟疑,紧随其后。

三人化作三道流光朝着韩雨扑杀而至,三把漆黑的战刀,更是微微一转,当先那人是刀刃向外,自下向上朝着韩雨便撩杀了过來。

旁边的两人则是举着黑色战刀,分别从两边朝着韩雨的两侧劈了过來。

三人配合默契,恍如一体。尤其是三把战刀,散发着凛冽杀气,将韩雨周围三米内的空间都笼罩了起來。

这三人,竟然因为韩雨的发威,而再次超越了自身的极限,有了突破。倘若是这次能够活着回去,他们定然会成为斩天中有数的高手,甚至有朝一日成为超一流高手也未必沒可能。

韩雨眸子中闪过一抹寒光,心中却是暗自叹息一声。

不愧是青帮精锐啊,单单是这份毒辣的眼力,便已经让韩雨收起了对青帮的小视之心。倘若是这三人再让他喘两口气,稍微缓一下,那他就能再用逍遥一步袭杀其中一人。然后,再最短的时间内将其余的两人干掉。

可人家不给他这个机会啊!

不过,想要杀他?凭这三人,还不够!

“去!”韩雨两脚向后一蹬,身子陡然向后极退。手中的龙鳞匕首在他身子动起的瞬间,却脱手而出。化作一道旋转的冷光,朝着三人当中最右边的那人甩了过去。

可他似乎是因为着急,甩偏了。结果那龙鳞匕首竟然从那名斩天小弟的身边窜了过去,反倒将那名小弟吓了一跳。

这黑衣,黔驴技穷了!

那名斩天小弟两眼放光,全身绷紧,好似看见了韩雨倒在他刀下的情形似得。

不过,当他迎上韩雨的眼神时,心中禁不住咯噔一下子。

他从那双眼睛中看到了冷漠,看到了杀机,还有嘲弄,却唯独沒有看见慌乱,看见恐惧!

这让他下意识的就想要停下身子,就在这时,他感觉自己的腿部,好像是被小风那么吹了一下似得。

便在这个时候,韩雨身子陡然由后退,改成了前冲,而且是直奔他而來。他急忙将手里的战刀举了起來,迎着韩雨便劈了过去。

本应该是凌厉的一刀,可他的身子,却陡然一歪,这一刀竟然劈在了空处,韩雨却到了近前。几乎同时,他的眼角便看见一抹寒光,擦着他的后背窜了起來,正落在他前面的韩雨的手中。

不好!

那名斩天小弟的眸子中,绽放出一抹骇人的神彩。他手腕一歪,战刀改成了横扫。毫不犹豫的用上了两败俱伤,同归于尽的战法。

韩雨两眼微微眯着,整个人身上的冷意更甚。

胖子在那里已经跟人玩命了,他自然更不会选择后退。

这时候,两人拼的就是谁更快了。

谁能先一步干掉对方,剩下的人就是胜利者。

韩雨五指一抓,那黑色的流光便落在了他的手中,正是刚刚被他丢出的龙鳞匕首,在对方惊讶的目光中,韩雨手腕一晃,龙鳞匕首在对方的咽喉处一扫而过。

韩雨也是闷哼一声,同时左手出拳,一下砸在了对方的胸口。

他的腰间,则是绽出一抹血色。

那战刀在他的腰间,拉出了一道长长的口子。不过,他也沒有时间去查看自己的伤口,因为另外的两名斩天的成员,已经拧身,挥刀朝他杀了过來。

“十绝战技!”

韩雨身子陡然舞动起來,手中一把龙鳞匕首,跟两把战刀撞成一团。当当之声,不断响起,对方是两个人,韩雨只是一个人,而且,手中的武器只是一把匕首,虽然锋利,可毕竟属于先天不足。

在两把战刀的默契压迫下,竟然难以突破!

尤其是这两人,明显的是不求有功但求无过,以防为主,圈住了韩雨,相互支援,一有危险便毫不犹豫的玩命,那叫一个凶悍过人,就连韩雨都感觉到了棘手。

这倒不是说他杀不了这俩人,要是真就他们三个人,哪儿怕这两人全力防守,韩雨也有信心,在付出一点轻微代价的情况下,将两人斩杀。

可眼下,他不能慢慢的寻找对方的破绽啊。

那边的胖子,可是等不及了。所以,他才会选择硬碰硬,三五招内却也奈何不得对方。

逍遥一步是不能再用了,免得回头自身消耗过大,出现难以为继的现象。再者说了,现在斩天那边,还有三十余人呢。

看起來,只能动用灭神蛊了。

韩雨心头一动,便要动这后手,不想烟嘴在那两名斩天小弟的后面冒了出來,这家伙手里还拎着两把战刀,略一比划,便将那两把战刀,狠狠的朝着那两名斩天小弟的身后砸了过來。

那两名斩天小弟,听到身后异响,忙一侧身,手上的动作,顿时一缓,那节奏也就被打乱了。

就是现在。

早有准备的韩雨,身子陡然加速,直接撞进了一名斩天小弟的怀中。手中的龙鳞匕首,瞬间沒入了他的心口。他的左手则一把握住了他的手腕,用他手里的战刀,跟旁边那名斩天小弟手里的战刀对撞了十多下。

他这十多刀是一刀比一刀猛,一刀比一刀狠!那名斩天小弟的身子,不由得向后一退,露出了胸口空门。韩雨的手掌在那战刀柄上一托,战刀顿时化作一道黑色乌光,沒入了他的咽喉。

那名斩天小弟瞪圆了眼睛,至死也不敢相信,自己竟然会死在自己同伴的武器之下!

斩天那边,已经有十多名小弟,前來接应了,却硬是沒赶上,眼睁睁的看着那些同伴便被韩雨给杀了个干净。

得到了这个空隙,韩雨快速的窜到了野兽旁边,探手一勾上面的行李架,人便上到了车顶。

可是,前面的路,却被斩天的小弟给拦上了。更有几道刀光,朝着他凶狠的劈了过來。

韩雨瞥了一眼,前面他跟胖子之间的空隙,被七八名斩天的小弟给挡住了。这些人,倒是大多都对着他。

他这要是还跳下去,只怕立即得跳进刀光里。就算是他手中握着龙鳞匕首,只怕也要被人给砍个七八份的。

而于此同时,各有三名斩天小弟,挥刀从两侧杀了过來。

“我擦!”韩雨大吼一声。身子陡然间又跳了下來。

可不等他落下,当中那名斩天小弟,立即身子向后一扬,手中的战刀陡然朝上,化作一道冷光劈了过來,嘴里还发出了一声亢奋的尖叫:“死!”

显然,他是早就想到了这一招。

可韩雨是谁?倘若是单打独斗,只怕就连斩天自己,都未必能挡的住他三招。这人的反应虽然快,可韩雨也不是傻子。

他的厮杀经验,及其丰富,对于自身的控制力,因为那十个怪异动作的缘故,已经达到了一种常人难以想象的地步。

这对别人來说,身在半空,极难躲闪,可对他來说却并沒有什么难度。

更何况,他跳下來根本不是想退,而是要杀人。

他嘴角露出一丝冰冷的笑容,犹如死神的狞笑。在刀光就要靠过來的刹那,他的身子陡然一扭,竟然生生改了方向,落到了最边上那名斩天小弟的脑袋上面。

沒等对方反应过來呢,他的腿便夹住了对方的脑袋,然后,轻轻的一转。

喀嚓声中,韩雨的身子下探,手中的龙鳞匕首顿时朝着中间那名斩天小弟的咽喉扫了过去。那名斩天小弟还想自救,可沒等他回刀,便被韩雨一脚踢在了握刀的手腕上。

龙鳞匕首在他的脖子处,一扫而过。

噗!

一颗斗大的脑袋,顿时从他的脖子上滚落了下來,鲜血喷出半尺多高,韩雨的身子却在这个时候,落到了地上,在那鲜血之下,快速的冲了过去,手中的龙鳞匕首在第三名斩天小弟的腹部,划了过去。

沒等对方反应过來呢,他陡然直起身,反手一肘砸在了对方的脑袋上,让他跟野兽的车窗來了个亲密接触,万朵桃花开!

转眼间,又杀三人。

远处的斩天,见到这一幕,嘴角几乎都要抽掉了。他几乎能肯定,这黑衣刚才上车顶,根本不是要跑去跟胖子会和,而根本就是要诱杀他的人。

不过,韩雨落在车下,却也再次落到了斩天小弟的包围之中。

“九连环!”斩天怒喝一声。

顿时,围住他的斩天小弟,快速的游动起來。

“黑衣,今晚你是哪儿也别想去了,就留下受死吧!”看着韩雨被他的手下再次围住,斩天的心这才算是好受了些。

“放心吧,不杀光你们,我哪儿也不去!”冷漠的声音响起,韩雨身子突然爆射,迎着那九名斩天小弟杀了过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