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1386章 叛

1386章 叛

“到了哪儿,你们也要死。”韩雨跟胖子还沒等气喘匀呢,斩天的小弟,便冲杀到了近前,他们总共还剩下二十來人,可对现在的韩雨跟胖子來说,却无疑是致命的。

胖子身子一转,半拉的大铡刀一挥,当即崩飞了其中的一把战刀,可是,只将第二把战刀给扛的向上扬了起來。

胖子手腕一转,大铡刀顿时挑向另外的两把战刀。

“大哥,额拦住他们,你去找人。”胖子向前一步,挡在了韩雨身前。

“老大,你先退。”烟嘴的身影从车下电射而出,直取另外一名斩天小弟。

他身上挂着好几处鲜血,显然也是受伤颇深,好在他比较机灵,趁乱滚进了野兽下面,这才沒有被人发现。

“呵呵,都别废话了,要么我们一起等到袁野來,要么,我们一起战死此地,苟且偷生,我黑衣宁死不为。”韩雨嘴角一撇,神色淡然的将匕首交到了左手中。

他右边的肩膀,刚才被一战刀啃了一口,此时正张着婴儿嘴大般的伤口,汩汩的流着血。

好在那十个怪异的动作,让他对左手的控制力,也达到了左撇子的程度,龙鳞匕首在握,竟然沒有一点生涩之感。

浑身好似撕裂了的身体,不断的发出抗议的剧痛,可他却是混不在意。

“老大,天策。”烟嘴玩命似得进攻,将对手迫退,忽然抬手将手里的天策,抛了过來,他也看出了韩雨手中拿着龙鳞匕首,很不得劲。

他自己呢,则急忙将一把战刀捡了起來,挥舞成一团。

韩雨抖手握住天策,那种熟悉的感觉,让他热血再次沸腾,他禁不住发出一声长啸,手中的天策陡然一震,化作一道道波浪似得刀光,将两名斩天小弟圈了起來。

噗噗。

在韩雨手中的天策,就好像是灵蛇一般,明明是劈砍的动作,而且,也被那名斩天小弟给握住了,可是,天策却陡然一弯,刀尖在对方的肩窝处挑起了两团血雾。

韩雨抬起脚來照着他的小肚子便踹了过去,天策则是攸然一收,闪电般刺向另外一名小弟的咽喉。

当。

斩天不愧是青帮打造的精锐,无上尖刀,其中的普通成员,竟然也能挡住他这倾力而出,蕴含无限杀机的一刀。

于此同时,旁边一名斩天小弟,则是全力一刀,朝他的腹部横扫而至,想要救出自己同伴的危机。

韩雨冷哼一声,他之所以再此坚持不退,也是因为这些斩天成员,其实力已经超过了基本的天劫小弟,就算是十绝影卫和袁野打造的那支天劫小队,想要斩杀他们怕是也要付出惨烈的代价。

一旦这些人,去袭击他手下的那些堂主,分堂主们,那势必会造成这些人的伤亡,这是韩雨绝对不想看到的。

就连他跟胖子,都如此凄惨,可以想象,除了身在训练场,身边有着巴格达和暗墨等人保护的叶随风之外,就是胡來等人,也不敢保证就一定能从他们手下逃的生天去。

所以,韩雨才死战不退。

他必须要尽可能的将这些人重创,甚至是全歼,这些人在狙杀他,他又何尝不是在以自身为诱饵,使得袁野等人前來。

双方拼的就是一个速度,看谁能先得手。

韩雨眸子中闪过一抹冷冽的神彩,身子陡然间一扭,颤抖之力迅速流出,天策中间突然弯了下來,朝着那名斩天小弟的太阳穴便扫了过去。

砰。

那小弟的脑袋,顿时被抽的一片血肉模糊,向着旁边踉跄退去,显然是活不成了,而韩雨也从鼻腔里溢出了一声轻微的冷哼,他虽然极力躲闪,可是,腰间还是被拉出了一道半尺长的口子。

他的身子,却擦着刀锋,陡然向前,使得伤口再次加深,可是,他左手的龙鳞匕首却是瞬间沒入了他的眉心。

坚硬无比的头骨,在锋利无匹的龙鳞匕首面前,就好像是豆腐一般,根本沒有丝毫的阻挡。

一伤换两命。

那边的胖子,也挥舞着大铡刀,将四五名斩天的小弟,拦在了刀圈外面。

“啊。”就当韩雨刚刚得手,想要继续扩大战果的时候,却冷不丁的听到烟嘴发生的惨叫,韩雨本是让他躲到车里去的,以他的身手,在这个时候,根本难以带來什么帮助。

毕竟,就算是单打独斗,他都不一定是这些斩天小弟的对手。

可这家伙为了给韩雨送回天策,窜了出來,便被盯上了。

韩雨回头一看,但见他浑身鲜血。

一名斩天小弟,一刀砍在了他的肩头,带起一抹鲜血,好在那战刀,被他一下撩开了,他向后退了两步,手中的战刀,奋力向前,可那名斩天小弟却丝毫不躲,一刀朝着烟嘴的咽喉便抹了过去。

斩天,也都杀红眼了。

五十余名精锐,折损大半,他们这些人自然不会再有什么保留,能杀死一人,对他们而言也算是好的。

毕竟,到现在韩雨三人虽然负伤很深,可是,并沒有一个真正的倒下,这简直就是让他们怒火中烧到了极点。

“找死。”

韩雨想也不想,便再次用出了逍遥一步。

噗。

斗大的头颅,被青色的天策带了起來,韩雨自身却也是一声闷哼,身子一个趔趄,张嘴便喷出了一口鲜血。

他本身就已经到了极限,如今,又强行使用逍遥一步,结果内腑震荡,伤势便再也压制不住了。

“老大。”烟嘴惨叫一声,急忙扶住了韩雨。

“我沒事。”韩雨深吸一口气,重又站直了身子,吐出一口鲜血之后,他反倒感觉自己清醒了许多。

“你到车里去。”韩雨一推烟嘴,手中的天策,陡然间再次颤抖起來,恍如毒蛇一般,撩过了一名斩天小弟的脖子,将另一人的手腕,齐根削断,然后,再次沒入另一人的胸口。

他的腿上,腰间则又挨了两刀。

韩雨闷哼两声,重又站直了身子,目光中甚至露出了凛凛笑意,因为,他听见了不远处传來的厮杀声。

袁野就要到了。

“动手。”斩天忽然发出一声凄厉的怒吼:“不然,老子杀你全家。”

这家伙,气疯了吧。

看着五六名斩天小弟,扑了过來,韩雨手腕一震,就在这时候,身子却陡然一僵,一截带血的战刀,从他的腹部露了出來:“老大,对不起了”

身后,更是传來了一声颤抖似得哀鸣。

韩雨浑身巨震,他缓慢的转过了头,但见烟嘴嘴不断的颤抖着,脸上的神情更是扭曲到了极点:“您,您别怪我……”

几名斩天小弟,却并沒有给他们聊天的机会,有几人扬刀扑杀了过來,显然是想要抓住机会,将韩雨斩杀在刀下。

三把战刀,离空而至。

韩雨若是躲闪,势必会将身后的烟嘴让出來,他一咬牙,手中的天策,豁然出击。

将三把战刀给硬挡了下來,自己却也被震的向后退了两三步。

伤口处的鲜血,更是飙射而出。

“滚。”烟嘴好似受伤的野狼一般,汹涌扑杀出來,一刀将其中一人劈的吐血倒飞了出去,凶狠凌厉,让人侧目。

“为什么。”韩雨看着他的背影,嘴里发苦,心中更是有些麻木的疼。

对烟嘴,他自问是拿兄弟待的,为了救他,自己甚至可以豁出命去,在这种情况下,他宁愿用自己的身体为他挡刀,可怎么也沒想到,他竟然会在背后,给自己一下。

“我本來就是青帮的人。”烟嘴冷漠的声音响了起來,只是,那种努力维持的冷漠背后,却有着一丝颤抖。

韩雨闭上了眼睛:“我跟老叶早就猜到了,青帮在我们帮派中安插着一颗极深的钉子,只是我们谁也沒有怀疑过你,不得不说,你掩饰的实在是太好了。”

烟嘴是社团的老人,也救过韩雨,平时更是显得忠心耿耿,韩雨怎么也沒想到,他竟然是青帮的人。

“掩饰,或许吧,可是,当内线实在是太累人了,我想,我也该歇歇了。”烟嘴头也不回,手中的战刀,却微微扬起,对准了斩天等人,长声道:“黑衣便在我身后,身受重伤,尔等不是想杀他吗,來战。”

此时的他,竟然也凛凛一躯,凶悍霸道。

斩天目光闪过一抹叹息,他也算是一代豪雄,本不想凭借下三滥的手段干掉黑衣,这也是为什么他一开始有军用弩,却沒有用的缘故。

只是,韩雨跟胖子太强了,个人荣辱跟青帮兴衰比起來,他选择的自然是后者。

所以,才发出命令让烟嘴动手。

此时,见烟嘴给了韩雨一刀,又替他出头,禁不住眉头微微一扬,冷声道:“金少,难道你想背叛金老吗。”

烟嘴,竟然姓金,金家的人。

烟嘴仰天大笑:“哈哈哈哈,好一个金少,想不到我烟嘴临死之时,竟然还能恢复我的本名,也是,我又如何配用烟嘴之名,罢了,我便以金不中之名,与你们一战。”

“黑衣,金不三,金不四可是我的远方表兄弟呢。”他略一回头,嘴角带着无边嘲弄道。

同样姓金,可是一个是青帮继承人,一个是金家少爷,而他呢却被派了出來做卧底,显然,烟嘴身上也有着一段不同寻常的故事。

“好,既然如此,就别怪我了,给我杀了他。”斩天狠狠的一挥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