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1387章 殇

极道特种兵 .. 1387章 殇

斩天不敢再等,因为袁野等人,比他想象的还要快,便突破了他设下的防御线,已经朝这里杀了过來。

韩雨望着烟嘴的背影,目光中闪过一抹悠长的叹息。

三名斩天小弟,绕过了斩天,朝他斩杀而來。

韩雨是用伤來换他们的命,而斩天则是用自己的命來换他的伤。

双方拼的就是韩雨先伤重不支,还是他们胆寒俱裂,不敢再战。

现在,因为烟嘴的一刀,他们显然占据了上风。

不过,韩雨却也绝不会束手待毙。

他冷哼一声,脚下向前踏了一步,手中的天策,瞬间扬了起來。化作一道青色的光芒,闪电般的点中一把黑色战刀,颤抖之力狂涌,将那战刀撞的一顿,天策随即化为一道冷光,沒入那名小弟的眉心。

那名斩天小弟目光中,满是难以置信的神色,他怎么也沒想到,韩雨已经身受重伤,竟然还有如此强悍的攻击力。

韩雨的强势杀人,使得另外两人也吓了一跳,手中的战刀,飞舞的更急了。

靠近的那把战刀,一下劈在了未曾來得及收回的天策上。

天策脱手而落。

自从得到天策以來,除了他有意将天策当作暗器一般丢出过,被人生生劈落,却还是第一次。

韩雨更是惨哼一声,向后退去。

强行用力,身子受创,引的他伤口处传來一阵剧痛。若不是他意志过人,只怕疼死过去了都。

而此时,他却是借着一退的瞬间,左手一抬。龙鳞匕首好似闪电一般,直沒入那名小弟的咽喉,锋利无匹的刀锋,甚至带的刀柄都沒了过去。

那名斩天小弟,上前两步,却终究无力再将手里的战刀举起,轰然倒地。

身受重伤,可抬手间便杀两人。

不过,此时的他却也到了极限。身体好似沒有了知觉一般,就连意识,都不断的传來一阵阵的虚弱。

两把武器都丢了,此时他赤手空拳,而对面则是那三名斩天小弟唯一的幸存者,高举的战刀。

他试图催动那灭神蛊,可是,却沒有得到回应。在他心里的感觉,灭神蛊似乎是在睡觉,或者进化中。这些日子,它一直在吞噬颤抖之力來着。

这让韩雨禁不住嘴角露出一丝自嘲的苦笑。

枉他将灭神蛊当成了自己最大的臂膀,最大的底牌,可沒想到,在关键时刻,这小东西竟然是派不上用场。

这大概就是天意了吧?

罢罢罢,合该我黑衣,命丧此地,平白成全了斩天的声名,还要连累胖子。

可惜了,我还有理想未曾实现,有娇妻美眷,未曾出世的孩儿尚未得见,有父母兄弟尚未尽孝,便要葬身与此。可惜了,那些为了社团而牺牲的兄弟们,你们的血,怕是要白流了。

韩雨心中闪电般转过些许念头,却也微微闭上了眼睛。

他很平静,就好像那些曾经死在了他手中的人一样,杀人者,人恒杀之。

此乃天公地道,谁也不能免脱,他也不能例外。

斩天一直在紧盯着韩雨,眼见他一出手,便干掉了自己的两名亲信,那凶悍狠辣的劲让那个他瞳孔巨缩,他也是身受重伤,却全沒有韩雨那般重。然而,此时的他却有一种无力再战之感。

至少,面对胖子,韩雨这样的身手,他等闲不敢向前。因为他只有一击的机会,而一旦失手,便会连自己的小命也搭进去。所以,他一直站在后面,沒有动。

他寻常所引以为傲的身手,顽强不屈的意志,凶悍勇猛的性子,此时在韩雨的面前,就好像是个笑话一般。

难怪此人能够白手起家,不到四年的光景,便建立起遮天这么大的场子。或许,他有着让人羡慕的机缘,或许,他有着让人嫉妒的机遇,可他自身的强悍,却是无与伦比的。

所谓的机缘,一切不过都是建立在他自身之上的。是他实力的表现罢了。

好在,他终于要死了。不然,只怕日后黑道第一人将非他莫属。

斩天两眼眨也不眨,此时胖子被他手下的人给拦住了,虽然急赤白脸的,可是,想要过來,却也赶不及了。烟嘴呢,正面三名斩天小弟,便足够他喝一壶的。

他便要将韩雨这样的一代枭雄,临死前的情形都看在眼中,记在心里。

噗!

鲜血蹦出,斩天却是身子陡然绷紧:“金少……”

声音好像是一下卡在了他的喉咙里似得,不上不下的,难受的要命。

烟嘴,竟然在最后的时刻,完全的不再理会前面的三名斩天小弟,转身一刀,将劈想韩雨的那名小弟脑袋给砍了下來。

而他自己,则一下中了三刀。

身上两道,深可见骨,左边的手臂,更是整个的飞了起來,鲜血喷洒。

这突然的一幕,让韩雨也吃了一惊,烟嘴却是露出一丝惨然之笑,望着韩雨:“老大,烟嘴先行一步,來世,再做您的兄弟,真兄弟!”

说着,他扬起了手中的战刀,单身独臂,朝着那三名斩天小弟冲了上去。

噗噗!

沒有躲闪,他就是用自己的胸膛,去撞的战刀,刀锋入口,明明冰冷,可他却感觉自己的胸膛热乎了起來。他知道,自己的血还是热的。

他并不是那种出卖兄弟,出卖老大,去博取自己前途的势力小人,无耻之辈。

或许证明这一点,需要冰冷的死亡,可他却不会后悔。

烟嘴的眼睛亮了起來,手中的战刀,陡然扬起,狠狠的一记斜劈!当前的那名斩天小弟的半拉脸都被拉了下來,刀口毫不客气的劈在了他的颈部大动脉上。

烟嘴随即感觉自己的手臂一轻,眼角便瞥见了自己握刀的手,似乎脱离身体飞了起來。

他嘴角露出一丝轻笑,脑袋狠狠的撞在了另一名斩天小弟的胸口,随即身子一颤,他感觉自己的心脏,好像是被蜜蜂蜇了一下似得,随即便陷入了无边的黑暗。

有的时候,活着比死了要累的多。

能死,也挺好的。

本以为必死的韩雨,也在察觉到异样的时候,睁开了两眼。见到烟嘴就那么死在了他的前面,心头禁不住狠狠的颤了一下。

右手握拳,指甲直接刺破了手心,可他却感觉不到丝毫的疼痛。

烟嘴至死,都是站着的,将那并不高大的身躯,死死的钉在了他前面一米有余的地方。

前面就是刀光剑影,血雨腥风,可他,硬是一个人扛了下來,给韩雨撑起了片刻的安宁。

“兄弟……”韩雨张嘴喊了一声,也不知道烟嘴是否听到了,嘴角竟然露出了一丝解脱的弧度……

“杀黑衣!”斩天身子陡然向前,声音凄厉。

他已经折损了无数的兄弟,甚至,累的金不中也死在此地。若是不能够杀了黑衣,就算是回去,他也难逃一死。

所以,他拼了。

身形如利箭,直接窜了过來。

“你敢!”袁野已经到了二十米外,见状便是一阵狂暴的怒吼。奈何,远水解不了近火,哪怕是他将吃奶的力气都用出來,也赶不及了。一时间,只是瞪裂了眉角,咬碎了钢牙,胸中杀气透体而出,带着一股疯狂之气。

在他的身边,则是二十余名斩天的成员,他们一个个的衣襟染血,满脸杀机。在他们身后,还有三十多名青帮精锐,拼死追杀,在这些人的后面,则又是一批天劫。

显然,为了救人,袁野是直接让人冲阵,抢了一条路出來。

只可惜,还是迟了。

韩雨也看见了袁野,生机就在眼前,他也禁不住兴奋了起來。也不知道哪儿來的力气,整个人的身子,竟然再次向后暴退。

可马上,他的身子就是一颤。

后面,一名小弟竟然是奋不顾身的直接扑了上來,一把将他抱住,而且,胸口正撞在后面的刀柄上。被烟嘴插了过來的战刀,被带的再次上前,让韩雨伤势加剧。

他反手一肘,砸在了那名小弟的太阳穴上,将他砸的向后踉跄了一步,可这货却马上就稳住了身形,再次扑了上來。

韩雨见状也放弃了。他的确是到了强弩之末,不然的话,只是这下,便能够将此人砸个七窍流血,横尸当场的。

“滚!”一声好似狮吟呼啸的大喝,陡然响起,一把漆黑的铡刀,带着冷光唰一下便将那名手指已经扣住了韩雨的斩天小弟,给撞的生生飞了起來。

然后,一个巨大的染血身影,挡在了韩雨身前。

他张开了双臂,就好像是保护小鸡的老母鸡一般,将韩雨护在了自己的怀中。

然后,斩天等人的战刀,便落在了他的身上。

好像是打铁,也有刀锋入肉的声音,胖子的身子微微颤抖了两下,却连头都沒回。

“胖子!你闪开,你闪开啊……”

韩雨眼睛红了,使劲抓住了胖子的胸膛,想要将他推开,可是胖子却是对他咧嘴一笑:“闪开,你不死咧么?”

“杀!”暴虐的声音,陡然响起。

一名斩天小弟的身影,顿时飞了起來,在他的身上,正插着一把陌刀,袁野的陌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