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1389章 降

第四卷 雄途 1389章 降

投降。

这话一出來,不仅斩天愣了,韩雨的手下们也都不解的扭头。

韩雨提着一口气,手中天策,斜指地面。

身上还别着个刀,不过不是耍帅的,而是烟嘴刺的。

一身伤,看的袁野都哆嗦,他自己也是受了不少伤,可跟韩雨比起來,却显然要强多了。

他反应倒也不慢,扶着韩雨的手臂道:“老大,别说了,您先去医院,这帮孙子我來收拾行不。”

韩雨本想要挪开他,可是,身子传來的一阵阵酸软让他知道,自己此时就靠一口气撑着呢,这要是真倒下去,能不能醒过來还两说呢。

斩天的覆灭,那是毋庸置疑的,可是,天劫就之能落的了好去。

以斩天现在剩余的人手,拉三两个人垫背根本就不用怀疑。

韩雨现在只觉得自己的脑子特别的清醒:“投降吧,我给你们一条活路。”

斩天笑了,只是笑容中,满是苦涩。

他也被自己的两个手下给扶着,望着韩雨,点头道:“行啊,佩服,不愧是黑衣啊,单凭你这份心胸,我斩天也服气了。”

“枉我觉得自己是个人物,可先想办法将你的天策长刀给下了,又让人暗算了你一刀,可结果呢,还是白白死伤了三十多名兄弟,罢了,我的确不配做你的对手,兄弟们,黑衣老大有情有义,只要今日不死,日后绝非池中之物,大家伙便跟了他吧。”

“队长……”一干斩天的小弟,侧目,露出意外之色。

“这是我的命令。”斩天一把推开了身边的那名斩天小弟,身子晃了两下:“都把刀下了。”

“队长,您说过了,咱们都是顶天立地的爷们,铮铮铁骨,刀可以砍断咱们的脑袋,却绝砍不掉咱们的志气,咱们宁死也不能投降啊。”

“是啊,当初,咱们斩天成立,先后三百多名兄弟,如今,只剩下了我们五十來人,两百多兄弟先后离开,又哪儿一个是给人跪了,给人降了的,不都战死了吗。”

“头,咱跟他们拼了,天劫的声名虽然盛,可咱们斩天却也不是吃素的,老子临死前,便拉一个垫背。”

“就是……”

一时间,斩天剩余的小弟,是群情激愤,除了那些受伤太重,无法行动的,但凡能够站起身的,全都重新站了起來,拄着手里的刀,冷目朝着天劫这边打量。

袁野本就憋了一肚子的火,见状更是沒有一点好气,寒声道:“不用说,老子也沒打算留你们,都给我听着,全给我乱刀砍了喂狗。”

“慢。”

“等一下。”

出声的是韩雨跟斩天,韩雨探手握住了他的手臂,因为着急,身子禁不住晃了一下,可把袁野吓个够呛:“大哥,您别大声,我听您的就是了。”

“黑衣老大,我这帮兄弟,都不懂事,您别见怪。”说着,他陡然用单刀举起,冷目四顾:“说,谁想死了,老子先劈了他。”

“头,您先把我宰了吧。”一个脑袋旁边挨了一刀,半拉耳朵都沒了的斩天小弟站了出來,他的脸上,还带着两道狰狞的十字伤疤,正在脑门上,那是他在非洲雇佣军战场上,执行一次任务的时候,被一个特种兵独有的暗器给砸出來的。

此时,他站了出來,横身而立。

那些斩天小弟,也都站了出來,神情坦然,显然都是些不怕死的主,他们个个的身上都带着伤啊,五十多人,显然都先后给韩雨,胖子等人交手过,而且,能够活下來,便是在斩天中,也都是极为强悍的主。

斩天目光一扫,冰冷坚毅的眼神软化了下來,他微叹一声:“各位兄弟,且听我说一句,大家不怕死,我是知道的,可是,就这么死在这里,可有意义,要是能杀的了黑衣,遮天一乱,那我青帮还有一分生机,便是我等全部战死在此地,也是值得的。”

“可现在呢,这野人已经赶过來了,我们却只剩下了这十來个兄弟,便是全部拼死,也够不到黑衣的半根毫毛,众位兄弟,岂不白白送死。”

“死就死,咱们斩天,就沒有怕死的人。”

“就是,二十年后又是一条好汉……”

“老子正想去奈何桥上看看呢,有这么多兄弟送行,还热闹了呢。”

“他黑衣杀我这么多兄弟,咱们便是死,也不能投了他,不然,那些死去的兄弟,怎么看咱们。”

“想死,我便成全你们。”袁野眸子中,寒光四射,冰冷的杀机几乎要冲上云霄,此时韩雨在此地多呆一分钟,那都是危险的,可这些王八蛋却沒完沒了,这不是耽误他们老大的时间吗。

所以,他憋忍不住,上前一步便要下令动手,而他则朝两名斩天小弟使了个眼色,准备一动手,便将韩雨朝医院送去。

他在來的时候,便已经给医院方面下了通知,想來老船应该也快到了。

韩雨却死死的抓住了他的手腕,不松手。

袁野快速的回头扫了他一眼,只见韩雨微微闭着眼睛,他只好将那声杀字给咽了回去,心头却急的几乎要冒烟了。

斩天也清楚韩雨的状况,倘若韩雨经历这次大难,还能活着,那他的人投降过去,也还能搏个未來,可要是韩雨死了,就算是投降,他们最后也要被人给杀了解气。

甚至,青帮也不能逃脱。

所以,时间是关键,他必须马上说服这些手下。

“好了,都别说了。”他怒喝一声,提气过度,顿时使得受伤的脏腑抗议起來,忍不住连连咳嗽个不停:“你们,你们是不是要我死在你们面前,才可以啊,咳咳……”

“头……”

“咱们都是道上混的,最讲个恩怨分明,一码归一码,咱们跟黑衣沒有私仇,在此拼命,为的是社团,我斩天从成立之初,我是第三任队长,斩天先后两百多名兄弟,两任队长,为青帮战死。”

“在金老眼中,我们不过是一把刀罢了,死的这些人,只是为了让刀磨的更锋利点,为青帮斩杀敌人,这,便是我们的命运,为青帮而战,为青帮而死,我们,从來都沒有一天是为了我们自己的。”

斩天仰天发出一阵大笑,指着血淋淋的地面和一具具尸体,大声道:“今日,我们五十余人,奉命截杀黑衣,五十多兄弟,奋勇争先,人人敢死,未曾有一个胆怯退缩的,都说青帮上下,最为忠勇的,是青帮铁壁和他手下的兄弟。”

“可今天,我却要说,我斩天,才是真正为青帮流尽了最后一滴血的。”

斩天目光一扫:“可如今,我们的使命已经尽了,你们难道还非要都死在此地吗,难道,你们就不能为斩天,留下点火种吗。”

“听我的,将手里的武器丢下,给死去的兄弟磕个头,降了吧。”

“队长……”

“头……”

一干的斩天小弟,露出悲壮之色,有的甚至流出了滚烫的热泪,只得将头扭到一边去,免得让人看见,可这个时候,四周都是遮天的人,他们又能躲到哪儿去。

四周的天劫小弟,听的也是颇有感触,身为遮天最强的一把尖刀,他们也都是无名的,他们中的每一个人,都不比各个分堂的堂主差了,若是外放,只怕早就已经名震道上了。

现在呢,外人只知道,他们是天劫,可又谁知道,他们哪儿个人是谁。

可要不是这种付出,天劫能有今日之威名吗,只怕未必吧。

天劫是使命,也是他们最大的荣耀。

而且,他们比斩天要幸运一些,因为韩雨不是把他们当成了一个工具,而是当做自己的兄弟,他们有更多的选择,也更自我,此时触景生情之下,也让他们越发的珍惜了起來。

眼下的这些斩天成员,是遮天的敌人,可他们也是一个个顶天立地的男儿。

他们瓢洒热血,踏刀而行,哪儿怕是敌人,也是可敬的。

一时间,他们心中竟然沒有了对待敌人的那种杀意和冰冷,握刀的手虽然依旧冷静,他们相信,自己将刀砍上去的时候,也不会有丝毫的手软,可是,他们的心中,却沒有什么仇恨。

因为他们为的不是自己,他们之间,沒有私仇。

“也罢,我现在已经管不了你们了,我这个队长,对你们而言,也沒有什么威慑力了,你们也不用听我的了,是吧。”斩天苦笑一声。

“头,我们听你的。”

说着话,被削去了一只耳朵的那小弟,将手里的战刀丢了下去,而后,是更多战刀落地的声音,还有一个个双膝落地的声音。

“磕头。”斩天手拄战刀:“跪拜死难的兄弟。”

一干斩天小弟,两臂前伸,前额碰地。

“再拜,拜离青帮,从今以后,你们便与青帮再无一点关系了。”

“头,那您呢。”

“是啊,队长,那你呢。”一干斩天的人,顿时从他的话里听出了意思,纷纷就要起身。

“都给我跪下。”斩天拿出了手里的战刀,手腕一转,落在了自己的肩头,怒声道:“你们要是谁敢起,我便染他一脸血。”

众人跪下,却死死的盯着他。

“我跟你们不一样,身为斩天的队长,我必须要与斩天之名同在,任务既然失败了,我只有一死,來酬谢那些死难的兄弟。”众人闻言便要开腔,斩天冷声道:“都听我说,你们要是让我死不安生,让那些死难的兄弟,不得安生,你们就听我的。”

“磕头。”他狠狠的吼了一句。

一干斩天小弟,再次碰头,从现在开始,他们就不再是青帮中人,不再是斩天男儿了,许多人的手,在地上都抠出了一道道的血口子,浑身颤抖,久久的不愿起來。

斩天却是长出了口气,他看向韩雨:“这第三个头,你们拜见黑衣老大,记住了,就算是加入遮天,你们也是挥刀能斩天的男儿,是忠勇的汉子,头可断,让可死,唯独忠义不可丢。”

“磕头。”

众人一顿,俯首再拜。

“黑衣老大,我将这些兄弟就交给您了,我相信,他们不会让您失望的。”斩天望向袁野:“我这把刀,就送给您了,日后,这些人若有人做出吃里爬外之事,您便以此刀杀之,这样,日后就是入了黄泉,我斩天三百零六人,也将不再认他为兄弟。”

“好。”袁野凝重的点头。

“黑衣老大,烟嘴……”斩天又道。

可是不等他说完,韩雨的两眼便再次睁开,截断他道:“烟嘴为救我,力战而亡,为我遮天英雄,入我遮天公墓。”

“好。”斩天笑了,随即目光一闪,落在地上:“只可惜了了,这么多好兄弟。”

话落,刀横,血洒,人跪地而亡。

韩雨静静的望着,发出一声血染之叹,那口气也再憋不住,眼睛一黑,昏死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