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第八卷006章 暂掌遮天

006章 暂掌遮天

“军师,暗蛇哥……”

叶随风和谷子文俩人一从手术室里出來,袁野等人立即围了上來。

墨雨心和赵静汐两人沒有说话,可是,两人的眼睛却是一眨也不眨的紧紧盯着他们。

叶随风轻咳一声:“老大已经度过了生命危险期,只是,因为受伤过重,现在整个人还处于深度昏迷期,短时期内还难以恢复清醒。”

赵静汐身子再次一晃,墨雨心紧紧的盯着谷子文道:“我们想要进去看看他。”

“大嫂,这事只怕您还得再等等,您的心情我能理解,可是,现在老大是处于黄金恢复期,最不能受到打扰的,所以,他还需要转到特护病房,让老船等人先看着。”叶随风抱歉道。

“不过,为了让你们安心,我会让人将特护病房外的房间收拾出來,你们可以先住进去。”叶随风沉声道。

墨雨心还想再说什么,静汐拽了她的肩膀一下,点头道:“行,那你就让人安排吧。”

叶随风略一点头,心中松了口气,脸上的神色沒有丝毫的变化。

眼下这些人哪儿一个都不是好糊弄的主,他也是不得不将大部分实话说了出來,唯一沒说的,是韩雨现在根本沒有度过危险期。

手术室的门被推开了,韩雨被从里面推了出來,他脸上沒有一点血色,两眼紧闭,旁边打着吊瓶,身上还有许多地方,贴着糊的膏药。

见她这副样子,墨雨心眼圈一红,泪珠止不住的滚落下來。

反倒是静汐,紧咬着嘴唇,硬是沒让眼泪落下。

众人分开一条道路,默默的行着注目礼。

邵洋忽然将车子一停,冷冷的扫了他们一眼:“老大在手术的过程中,曾经清醒过來一次,他让我给你们说几句,现在社团暂时由暗蛇掌管,军师从旁辅助,任何人都不得违反他们的命令,否则,便帮规论处。”

袁野嘴巴张了一下,沒有说话,马文泉率先道:“天狼堂铁手领命。”

“血斧堂胡來领命。”

“暗铁堂武柏领命。”

……

众人纷纷沉声领命,邵洋这才点头道:“老大现在受伤,是危机也是机遇,若是度过了这次考验,你们才能合格,遮天才能合格,这点,你们要记住。”

说完,他一点头,王帅等人这才推着韩雨到了不远处的特护病房,王帅亲自带了两人,跟着住了进去,负责贴身护理工作。

“放心吧,等到明天下午的时候,老大的伤势便能稳定下來,到时候你们便可以进去探望了。”邵洋说完,转身又回了手术室,里面胖子的手术,还沒有结束呢。

墨雨心扶着静汐前去她们的房间了,叶随风等人却还在门口等着,过了大概半个小时,胖子才被推了出來,他原本就胖,此时活像是肿了一圈似得。

这家伙对麻药的抵抗力极强,出來的时候,竟然还发出了微微的鼾声。

“这货竟然还睡着了。”马文泉禁不住苦笑一声,众人都对他担心的不得了,见了他现在的模样,倒是彻底的放下心來。

只要还活着,一切便都有可能。

“行了,能睡着也是好事。”谷子文接过來,一直帮着推到门口,这才让人接手将胖子推到了病房中,这家伙受的伤也不轻,自然会有人安排着值夜。

“看起來,胖子比我想象当中的恢复的还要快。”邵洋出來之后,轻声道:“他这是一种自我保护的手段,看起來他以前沒少受过伤,所以才能养成这样一种近乎本能的反应。”

“老船,老大和胖子的伤,就劳你多费心了,你这也忙了大半宿了,先去休息吧,值班的事情,交给下面的人去处理就成。”谷子文见邵洋神色间难掩疲惫,知道他定然也是累了。

邵洋点头:“明天,我会将咱们医院顶尖的医生都抽调过來,好好的集思广益,看看能否讨论出更好的方案出來,你们也不用太担心了。”

说着,这才跟众人告别,到前面那间给他收拾出來的卧室走去。

谷子文这时候才看了众人一眼:“大家也别在这站着了,咱们到办公室去讨论一下,遮天下一步的行动。”

“走吧,老大跟胖子肯定会好起來的。”叶随风率先道。

办公室是李剑白受伤之后,陈蛟住在医院负责飞羽堂的时候弄出來的,现在自然是成了遮天的会议室。

房门还沒等关上,胡來便率先开口了:“阿弥,妈的,我也不陀佛了,我觉得咱们也沒什么好讨论的了,我这就赶回去,带血斧堂杀上去,我也不管那杨壮是铁壁还是铜头,我就不相信,我这禅杖整不死他。”

“算我一个。”一直沒怎么说话的萧炎立即出声附和。

“我愿意跟和尚哥一起行动,保证三天之内,杀到金园,将金老头的脑袋给他拧下來。”武柏也沉声道。

墨迹杀气腾腾道:“疯字营三千兄弟,也可一战。”

马文泉和代表飞羽堂的陈蛟虽然沒说话,可显然也都同意胡來的提议。

谷子文和叶随风对视一眼,俩人再从邵洋那里得知韩雨伤势的真相之后,便已经猜到了会是这样的情况,这要是搁在以前的时候,立即报复那几乎是必须的,可是,现在情形却不同了。

要是韩雨真的醒不过來呢,遮天如此举动,只怕到时候会先乱将起來,他们不怕死,可是,这个时候却要为社团的数万兄弟的姓命负责。

“行了,老大既然说了,要让暗蛇哥暂掌遮天,大家还是安静一下,先听暗蛇哥说吧。”叶随风轻咳一声道。

谷子文这才走到众人最前面,冰冷的目光扫过众人:“咱们遮天是一个社团,虽然你们都是老大的心腹悍将,可是,在眼下我还是要警告大家一句,任何人沒有我的命令,都不得轻举妄动,否则,休怪我不客气。”

马文泉沉吟一下:“暗蛇哥,我想问一下,老大的伤势到底怎么样了,刚才有两位大嫂在,您可以怕他们担心,可在座的都是咱们自己兄弟,我想您可以给我们说实话了吧,毕竟,我们也有权利知道真相。”

谷子文心说真相,要是众人知道,韩雨有可能醒不过來了,只怕他也未必能驾驭的了这些人,像胡來等人就敢现在跳起來,带着小弟朝青帮杀去。

他冷哼一声:“怎么,难道你们还以为,邵洋是将我们叫进去,合起伙來蒙骗大家的吗。”

“这倒不是,只是我们实在是担心老大的情形。”马文泉急忙道。

谷子文冷声道:“刚才,老大你们也见着了,现在还沒有度过危险期,不过,有老船在,应该是沒有什么生命危险的,现在,我觉得我们应该考虑的不是老大什么时候醒过來,而是当老大醒过來的时候,我们要将一个完整的遮天交给他,而不是一个千疮百孔的烂摊子。”

“老大遇刺之事,只怕已经传遍了道上,龙皇会和幽冥会,青帮绝不会眼睁睁的坐等消息,他们定然会有所行动,你们与其想老大现在的情形,不如想想如何应对目下的危机。”

“老大在我们飞羽堂的地盘上出了事,是我们飞羽堂的耻辱。”陈蛟红着两眼道:“我愿意带领飞羽堂北上作为进攻青帮的先锋。”

“我什么时候说过,要攻打青帮了。”谷子文扫了他一眼,这才对着众人道:“遮天下一步的行动,让军师來说吧。”

叶随风站起身,对着众人道:“咱们都是自家兄弟,我就不多做客气了,眼下,遮天还是以稳当为主,所以,各位堂主是不能在这里呆着的,大家要连夜赶回去坐镇,萧炎,黄泉堂主要要防备幽冥会那边。”

“我已经通知手机,让他全力注意幽冥会的动向了,你要注意,别被幽冥会偷袭,尤其是jn方向,还要防范龙皇会,一旦遭到攻击,务必要以坚决的姿态,和强大的决心,将他们打回去。”

“铁手,天狼堂方面协同黄泉堂一起行动,不过你们防范的重点,则是龙皇会,轩辕小楼不会闲着,而你也要做好在能稳妥的守住自己地盘的同时,随时支援黄泉堂的准备。”

“和尚的血斧堂,接管目下所在还有以北的飞羽堂地盘,武柏,你的暗铁堂要接过血斧堂的地盘,并且让下面的人做准备,防范杨五百的进攻,墨迹的疯字营,接替暗铁堂,一旦暗铁堂发动进攻,疯字营务必要保证暗铁堂的地盘安全无忧。”

“至于其他的人,各司其职,总而言之一句话,眼下,我们还是以防守为主,直到什么时候老大醒过來,什么时候再做报复的计较。”

“同时,我会让人散布消息,就说胖子和老大安然无恙。”

“完了。”胡來瞪眼道。

“完了。”叶随风肯定的回了一句,然后一屁股坐了下去。

胡來顿时不满道:“这叫什么命令,为什么要让我跟飞羽堂的地盘换,难道我就干不掉那个杨五百,军师,你这也太怂了吧,青帮都骑着咱们脖子拉屎了,你还让我们忍着,就算咱不进攻青帮,至少也要将这杨五百给宰了出口恶气。”

“军师说的话,就是我的命令,而我的命令,就是老大的命令,你们若是谁有不服的,休怪我先将他的堂主给摘了,让他在老大的病房外跪着,不过,到时候他的堂口要是出现了什么问題,耽误了社团大事,毁了老大心血的话,只怕就算是将他脑袋摘了,也不能弥补一二吧。”

谷子文声音冷漠,强势,更透着一股不容质疑的威势,他本身就将裁决堂的堂主给接了过去,执掌遮天刑罚,在座的虽然并不惧怕,可也对他存着三分敬意,更何况,他现在还是代掌遮天。

“各位兄弟,目下我们的委屈,也是为了社团的未來,为了老大的大业,大家还是忍一忍吧。”叶随风沉声道。

“萧炎,铁手,武柏,陈蛟你们先回去,和尚,墨迹你们两人留下,我还要嘱咐你们几句。”谷子文一挥手,让众人立即离开。

众人见状,只得起身告辞,一时间,房间中只剩下了四个人。

“和尚,我要你一天之内,拿下大同。”叶随风眸子中闪过一抹寒光,沉声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