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010章 不约而同

010章 不约而同

大同,又名大童,与SX大同虽然有同音之缘,可比起SX大同的繁华來,此地却显得荒凉许多。

若不是因为青帮坤水堂将堂口设在了这里,只怕许多的遮天小弟,都不能知道有这么个地方。

外面寒风呼啸,路上很少行人。

在大童外围的一家大车店内,刚刚停进來两辆从原始森林往外贩卖木头的大车。车子停稳,顿时有几个人跳了下來。

此时,店内有十多个带着帽子的人,快步的迎了上來。

“回去,都出來干什么?回去老实呆着。”下來那人带着大耳帽,脚未落地便将手朝众人一挥,众人立即退了回去。

他左右看了一眼,这才朝那边的房子走去。

跟在他身后的几人,紧紧相随,院中的几个正在那里招呼停车的年轻人,则冲着他略一点头,然后便像是什么也沒有看到似得,接着忙碌起來。

进了屋子,那人将帽子摘下,顿时露出了下面的浓眉大眼,正鼻方嘴,圆滚滚的五官凑在一起,极具喜感。

正是胡來。

“堂主,路上冻坏了吧?”一名小弟立即站了起來,替他将身后的大衣脱了下來。屋子里正烧着红红的炭火,热浪滚滚。

胡來一屁股坐了下去:“还行。”

“堂主,这位就是这大车店的李老板,这位是老虎兄弟。”那小弟帮着胡來介绍起身边站着的两人來。

两人立即上前见礼,这李老板四十來岁,一脸精明强干的生意人模样。跟在他身边的那位年轻人,则是个留着板寸的年轻人。他个头凶猛,几乎得有一米九多了,这样的天气,还穿着露膀子的衣服。

**在外面的胳膊,粗壮的就好像是常人大腿一般。人未开口,一股彪悍的气息便扑面而來。倒是真有几分兽中之王的意思。

胡來两眼微微一亮,他沒有怠慢,哈哈一笑便站了起來。对着两人便是一阵寒暄。

李老板就不必说了,表面上是生意人,可实际上却是汉魂集团的外围人员。

手机的确是情报猎取方面的天才人物,尤其是在得到了叶随风的帮助之后。他不再仅仅单纯的在对手帮派之中安插人手,收买眼下,而是多方齐下,从最初的仅仅为了获取情报,转变为有预谋的为遮天的整个行动提供前期的准备和帮助。

其中,连叶随风也赞不绝口的便是,他通过各种方式,获取了一些做生意失败的中年人效忠,使得他们的情报网络有了足够的人脉。

其中,李老板便是这些人中,颇为出色的一位。

至于老虎,则是青帮小弟。只因为脾气火爆,在一次喝酒的时候,将七八名帮中兄弟的胳膊给卸了下來。这还不算,当时,本地工商局长正在那里吃饭的小姨子,也被他顺带手的踹了一脚。

这一下,把自己踢进了监狱中。蹲了将近两年,也不知道手机从哪儿个角落里,将他给挖了出來,花费了不少心思才将他给弄了出來,收为己用。

出來之后,虽然阿豹看在他昔日的那些同伴说情的份上,将他重新招回了社团。

可当初被他砸断了胳膊的那几位,还在坤水堂。阿豹就算是想要重用他,也得考虑那些人的面子,所以,老虎便顺水推舟,主动的要求阿豹将他派出來,负责这一片的治安,防止遮天的人渗透。

对此,阿豹自然是大喜过望。毕竟,这里可是进入大童的咽喉要道。要是遮天的人想要进攻他的坤水堂,这里便是必经之地。

老虎此人悍勇,所以在基层小弟中颇有声望,倒是一个极为合适的人选。

“李老板,老虎兄弟,大家都是自己人,就不用客气了。李老板,此事结束之后,你便到我们在梆子国的分公司任职吧。”胡來笑道。

李老板自然是站起身來,表示感谢。等他下去之后,胡來才招呼了老虎坐下。

“我到來的消息,并沒有走漏吧?”胡來扫了他一眼。

老虎急忙道:“这个您放心,今天我手下的那几个人,都让我给安排到了别的地方。”

“阿豹呢?”

“他还在丽水皇朝呢。这家伙是个色鬼,听说昨天他刚让人悄悄的弄了两个鹅罗斯妞,估计昨晚一夜都沒睡。”老虎沉声道。

“不过,在得知涞水那边有情况之后,今天走西边的车队倒是多了好几拨。按照监视的小弟和我们手头的情报來看,里面都是藏的人。我估计了一下,堂口中至少有两千名精锐,被抽调了过去。他似乎在打涞水的主意!”

“我倒是希望他有这个胆子,”胡來摇摇头,沒有多说。阿豹这个人虽然带个豹字,可并沒有什么熊心豹子胆,至少做事颇为谨慎。

他这两千人悄无声息的派了出去,只怕目的有两点。第一当然是想看看,血斧堂跟飞羽堂出现了对峙,他能不能找到下手的机会。二则是防备着胡來给他演戏,然后偷袭他的大童。

按照他的性格來分析,后者的可能性更大一点。所以,这两千人只怕也就一千來人去了涞水,剩下的人,则是猫在了大童和涞水之间,这样无论是大童还是涞水出现了问題,这批人都可以迅速的做出反应。

策略,显然是沒什么问題的。只是,阿豹忽略了一点,那就是他的堂口人数,已经在不知不觉中分散成了好几部分。

胡來嘴角露出一抹阴谋得逞的笑容,狂熊之所以那么嚣张,挑衅飞羽堂的黄岩,阿鬼,根本就是奉命所为。而在最后的时刻,狂熊会将真实的情况告知阿鬼,黄岩。然后与他们联手,将坤水堂派往涞水的人一网打尽。

到时候,那部分援军定然会前往救援。就连大童也会产生慌乱。

在这个时候,他胡來便要带领手下两千精锐,一举荡平空虚的大童,擒杀坤水堂阿豹。

“咱们的人到了多少了?”胡來沉声道。

老虎急忙道:“我这边总共有三个大车店,前后大约进來了八百名小弟。”

“另外还有八百人,已经通过各种方式,进入到了大童的车站,医院,娱乐会所等附近。剩下的四百人,则在路上,估计一个小时内便能够赶到。”负责打前沿的那名小弟,急忙道。

“降龙,你给狂熊打个电话,让他别演戏了,动手吧。”胡來冷声道。

站在他身后的,乃是十八罗汉中的降龙,伏虎两人,得到了命令的降龙,立即执行起來。

胡來这才站起身:“告诉兄弟们,饮下庆功酒,三十分钟后随我直扑丽水皇朝,擒杀阿豹。这一战,血斧堂上下都要给老子打出士气來。谁要是给我丢了人,休怪和尚我超度了他!”

众人自然是轰然应诺,热血沸腾。

狂熊挂了电话,那边便有小弟,将坤水堂小弟的信息给传了过來。这些人,全部自带了盒饭,猫在了距离宋安不过十里地的一片山林子里。

倘若是他们选择偷袭的话,用不了十分钟,车队便能赶到。他们当然要先下手为强。

所以,狂熊立即带人去找阿鬼,黄岩两人。

可是,得到的消息却让他为之一愣:“你说什么,两人都不在?”

他的手下,已经达到了一千两百人,可是情报中青帮的人数,却是要超过两千的。在计划中,他和对方之间的人数差距,应该是由飞羽堂的人给补上的。可谁想到,飞羽堂只有三百人,而且黄岩,阿鬼均不在其中。

“这到底怎么回事?他们两人不是一直在这里的吗?”狂熊气的几乎要跳起脚來,一把拽住了二虎的衣服领子。

“我们鬼哥和石头哥不是忙着飞羽堂撤退的事情吗,所以,早就先回去准备去了。这样,我们的动作也能快一点!”二虎油盐不进淡淡的道。

“你少他妈的在这里给我油嘴滑舌的。”他一把抓过了二虎的领子,低声将他嚣张的原因说了一遍:“小子,阿鬼既然将你留在这里,说明你是他的心腹。我也不妨告诉你,现在,我们堂主已经到了大童。”

“我现在要飞羽堂务必与我合作,击溃坤水堂分出來的这两千多人马,以便我们堂主能够拿下打通,你听见了吗?”

“你这都是装的?那你怎么不早说?”二虎一听也有些毛了。

狂熊冷哼一声:“说?说什么?谁敢保证咱们手下的小弟中沒有青帮的眼线?”

其实,事实也已经证明了,他们两边的人手中,还真都有青帮的人。

“你这话什么意思?不早说,难道现在说迟了吗?”狂熊微微一顿,立即品出了他话里的意思。

二虎挠挠头:“鬼哥和石头哥去大童了。”

“什么?他们带了多少人?”狂熊闻言也吓了一跳。

“大约五百人!”二虎小声道:“他们的目的,只是为了擒杀阿豹,看能否有机会占领大童!”

“难道他们不知道,坤水堂足有六千人吗?”狂熊厉声喝了一句,转身便走。

瘦死的骆驼比马大,青帮毕竟有着百年帮派的底子,加上金正朔此人的确是个人物,为了金不四,他殚精竭虑几十年,休养生息,占据了两个省的地盘,为青帮积攒了颇为雄厚的底蕴。

否则,他也不至于有重振青帮的野心。

单单是一个坤水堂,便有近六千多小弟,而且都是受到良好训练的那种。

“狂熊哥……”

“马上带领你的人,随我出击!等灭了坤水堂,我叫你哥!”狂熊的声音远远的传了过來。

二虎顿了一下,这才扯着嗓子道:“集合,都给我集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