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013章 铮铮铁骨

013章 铮铮铁骨

阿鬼脸色铁青,大口的喘着气, 手臂上扎着个白色的绷带,已经被血染成了红色,旁边正有小弟给他朝肋部涂抹强效止血散。

他吸着一口冷气,嘶声道:“石头,阿豹那个王八蛋是不是他娘的吃错药了,这怎么对咱们跟对他杀父仇人似得,你丫是不是提前來把他媳妇给办了!”

黄岩差点沒气乐了:“这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有心思跟我扯淡呢,咱们來杀他,那就不许他來宰咱们啊!”

“看这样,咱们撑不了多少时间了,必须得杀出去,不然五百多兄弟,都得给人留在这。”阿鬼倒吸一口冷气,身子蹭的一下站了起來,给他包扎那小弟顿时被他扛到了一边。

阿鬼把刀朝嘴里一咬,两手胡乱的在绷带上系了个死扣。

“你想干什么,这伤还沒处理呢。”黄岩说话的功夫,右手快速的搭在弓弦上,三支快箭好似三道流星一般,直取三名杀的正凶悍的坤水堂小弟。

那三名小弟手中的战刀,才刚刚得手,脸上正挂着狰狞的笑容,有两人浑身一顿,脖子上插着森冷的箭矢,仰头便倒了下去。

第三名小弟的反应倒是快了点,头一偏,结果那箭矢就射在了脸上,疼的他哎呦一声,立即朝后退去。

飞羽堂的小弟见状,立即便上前一步,一刀将他的脖子给抹了,然后,反身又朝另一人杀去。

这本是个村小学,不过五六百平方的样子,只有几间破败的瓦房,不过两米來高的院墙,此时,院墙附近,有三四百名小弟正在那厮杀。

刀光霍霍,血影纷飞。

飞羽堂这次只出动了流火战队大约五百多人,其中有三百多名是近战的小弟,在两百余名弓箭手和连击弩的支援下,倒也隐隐的和坤水堂的小弟打成了平手。

可是,随着伤亡的增加,他们在人数上的劣势,不断的显现,此时,明显都有些支撑不住了,弓箭还有消耗殆尽的时候,再说,两百名弓箭手,分成了四个方向,难免有照顾不到的时候,一旦某一个地方出现破绽,被坤水堂的小弟杀到近前,那一切就都完了。

“石头,咱们都是飞翎社的老人了,少爷的身份你也知道,咱们有今天,是因为谁,都是幽冥会,我希望再我死后,你要好好辅佐少爷,报了咱们的血海深仇,这样,我阿鬼就算是真的成了鬼,也会感激你,保佑你的。”阿鬼右手攥紧了陌刀,两眼紧紧的盯着北边,那里的小弟,已经跟坤水堂厮杀成了一团。

弓箭手只能朝后面扎堆的坤水堂小弟招呼,对于厮杀中的人,除了像黄岩这般的神箭手之外,普通的弓手根本就插不上手。

而那些坤水堂的小弟,明显就是想要迫使这些近战的小弟后退,压缩弓箭手的生存空间,交战到现在,坤水堂已经倒下了近两百人,伤亡接近四百,其中,有四百多人是弓箭手给干掉的。

由此可见,这些弓箭手带给他们的威胁有多大。

黄岩听的身子一震,陡然回头,拉弓弦的右手食指此时已经被弓弦拉出了一道血口子,虽然有扳指保护,可他一口气射出了六十多支箭,显然也是负荷不小。

不过,他却沒有丝毫理会,只是一把抓住了阿鬼的肩膀:“阿鬼,你想干啥!”

阿鬼扭头望了他一眼,咧嘴一笑:“流火战队是飞翎社的精华,是咱们少爷的心血,不能都留在这,前來大童刺杀阿豹的主意是我出的,现在出了问題,自然要有我负责,这样,我带人给你们杀出一条血路,你带着兄弟们冲出去!”

“你他妈的放屁,要死,咱们也得死在一块。”黄岩怒吼一声,抓住他的肩膀,猛然将阿鬼带到了自己身前。

一双几乎能喷出火來的猩红瞳孔,死死的盯着他。

阿鬼心头一暖,轻声道:“别闹了,刚才我说了,咱们不能都死在这,不然,少爷怎么办,飞羽堂怎么办!”

“那好,这流火战队你带着突围,我领一部分小弟为你开路。”黄岩松开了他的手,便要上前。

阿鬼一把抓住他:“你疯了,你是弓箭手,到了面对面,你的弓连人一刀都挡不住!”

“老子可以不拿弓,我这手不是专为弓箭而生的,拿起陌刀一样能杀人。”黄岩厉吼一声,身子挣脱了他的手,便窜了出去。

“你给我站住。”阿鬼声音嘶吼了起來。

“鬼哥……”旁边的几名小弟顿时吼了起來。

黄岩身子一顿,回过头來,只见阿鬼抬手将陌刀横在了自己的脖子上,森冷的刀锋对准了他的颈动脉。

“阿鬼,你干什么,你把刀放下。”黄岩吓了一跳,声音都隐隐有些颤抖起來。

“现在不是争论的时候,耽误一秒钟,兄弟们便多一秒钟的危险,你听我的,咱们咋都好说,你若是不听我的,我便死在你前头,也好过看见自己的弟兄成为他人的刀下之鬼。”阿鬼声音冷硬,目光如冬日挂在屋檐树梢的冰棱,冷硬却不妨碍它折射出太阳的温暖。

黄岩只觉得眼角酸涩,他们前來大童,被意外发现了,外面的这些,可都是坤水堂的精锐,突围,殿后那意味着啥,死亡。

阿鬼这是用自己的死,來为他争取活下去的机会。

他只觉得胸口一阵莫名的情绪在激荡,然后,直冲眼角,一种无法承受的沉重便在他的眼中滚落而下。

“要不咱们就在这守着吧,咱们给军师发了消息了,他一定会让血斧堂和二虎他们前來救咱们的,从时间上來推算,再有半个小时,他们沒准就能赶到。”黄岩试图來改变这种结局。

在这个世界上,有一批人,他们在各种领域独领**,光芒万丈,这样的人,往往为人们所侧目,同样的,也有一群人,他们声名不显,可他们却有着一腔激昂热血,他们为兄弟,为义气,顶天立地,无畏生死。

黄岩和阿鬼无疑都是后者。

阿鬼微微一笑:“行了,就是军师得到消息之后,他们立即赶來,也至少还得有一个小时,我们这五百兄弟,沒准都已经凉了,石头,你也别婆婆妈妈的了,就按照我说的办成不,就算哥哥我求你了!”

黄岩静静的望着他,终于沉重的点了点头:“好,我听你的,我带人冲出去,不过你也要答应我,一定要活着!”

“好,我答应你。”阿鬼笑了,沒有沉重,有的只是一种如释重负的轻松。

其实他们心中都知道,这承诺只怕他们是无法遵守了。

阿鬼将刀放下,大踏步的上前,转身面对着近百名受伤的小弟:“兄弟们,到了这个时候,别的什么我也不说了,阿豹那人心狠手辣,不能容人,所以,除了那些受重伤的小弟,但凡能够挥刀一战的,都给我拿好了手里的家伙,像你们**的玩意见到了女人一样,将腰杆子给我挺的直溜的!”

“告诉我,你们怕不怕死。”阿鬼望着这百十号人,声音如铁。

“怕。”百余壮士,齐声怒吼。

“告诉我,你们敢不敢死!”

“敢。”气势如虹,音如利箭。

“好。”阿鬼脸带笑意,大声道:“老实说,我也怕死,可为了咱们这些手足兄弟,咱们敢与赴死,敢死者不一定死,怕死者,必死无疑,今日,我们便是要在这必死的局面中,杀出一条生路來,谁敢拦咱们活着,咱就让他们先死!”

“以前你们不老是说,有人说咱们飞羽堂在社团中,是二线堂口吗,今天,是咱们证明自己的时候了,空口无凭,今日我们便以刀做笔,以血为墨,以对面这些土鸡瓦狗为纸张,用咱们的铮铮铁骨,写出属于咱们流火战队,属于飞羽堂的赫赫威名來!”

“阿豹也不是三头六臂,也不比咱们多长个卵子,今天,我就带你们将他的那话割下來,看看到底有多硬!”

阿鬼扭头转过身來,看向黄岩,此时,黄岩已经通知给了整个弓箭手大队,他们已经做好了准备,在进行过一次朝四方的全面打击之后,便会立即集中起來,向着突围的方向攻杀。

那些重伤的小弟,也都已经被转移到了里面的小房子里。

反正阿豹应该不能把他们怎么样,否则,他们日后落在遮天的人手中,也得遭受同样的待遇,下面的那些小弟,还不至于做出太过超越下限的事來。

阿鬼笑了:“石头,你说咱们给阿豹说一声,就从他这边突围,他会做出啥反应!”

说着,右手朝着北方一指。

黄岩一愣,突围那就要杀对方一个措手不及,这要是说了,岂不增加自己这边的难度。

“嘿嘿,看你都不信,那阿豹能信吗!”

阿鬼仰头,面向北方大声道:“阿豹,你给我听着,我是遮天飞羽堂阿鬼,今日,我便从正北破杀而出,你若不是个胆小鬼,就在正北等着我!”

手中陌刀狠狠的向前一劈:“儿郎们,目标正北,杀阿豹,灭青帮!”

“目标正北,杀阿豹,灭青帮”百余人中,立即有六十多人好似离弦之箭般射了出去,直奔北方而去。

黄岩也沸腾了:“目标正北,杀阿豹,灭青帮!”

弓箭手大队迅速的朝着北边,开始全力射箭,他们一个个的将弓弦拉满,边跑边仰天抛射。

剩下的四十來名近战小弟,则开始默默的殿后。

周边正跟阿豹手下纠缠在一起的小弟,也边杀边朝北边冲去,至于正南方的小弟,则在带队小弟的引领下,奋不顾身的朝着正面的小弟冲杀过去。

流火战队,视死如归,铁骨铮铮,宁断不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