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014章 死战战死

极道特种兵 014章 死战,战死!

“堂主,怎么办呢?陈旭那边都催着让咱们赶紧回援了……”一名魁梧的汉子,眉头紧锁,面带愁容。最为醒目的是他脸上左边的眉毛处,挂着一道长长的刀疤。

两把刀,青帮坤水堂豹营的营长,阿豹的铁杆心腹。

阿豹扫了他一眼,他也沒有想到,这不过四五百的飞羽堂小弟,竟然如此难缠。

他以豹营三百悍卒作为监督,逼迫手下的精锐小弟奋力向前,可激战半晌,依旧沒能完成包围。就连北边的突破,都是出动了豹营百余人,拼死才拿下來的。

“你带领豹营,给我做一次突击,这一次拿不下他们的防线,冲乱他们的阵脚,你就别给我回來了!”阿豹杀气腾腾道。

眼下的小弟,死伤惨重。尤其是那不成比例的伤亡比,使得不少人都胆战心惊的,有些踌躇不敢上前。

这个时候,他也不敢继续强行逼迫手下的人了。这就好象是一张拉满的弓,若是超出了弓弦的承受范围,那就是弦断弓毁的结局。

现在,他手下的这些人,基本上就到了极限。所以,他只能出动豹营。

虽然这个时候让豹营上,会加大伤亡,可他也顾不了这许多了。此时,不拿他自己的亲信手下在前面打开局面,那他沒准就要写下两千多人围攻一个流火战队,结果却四散溃逃的笑话。

更何况他基本上等于是抛弃了整个大童,在得到陈旭求救的时候,阿豹就知道自己中计了。不过,他是将流火战队当成了吸引自己的诱饵,所以,对于里面之人的恨意,大到了极点。在这样的情形下,要不吃下里面的人,他回去能有好下场吗?

绝对不能啊!

所以,在这个时候,他明知道里面是根刺,也要一口吞下。而且,还要快。飞羽堂跟血斧堂这是联手给他唱了一出大戏啊。两个堂口对他动手,他阿豹虽然自负,也知道自己是凶多吉少了。

他派往宋安,看能否找到机会出手的那一千人马失去联系,大童重要据点遭到突袭,便是最好的证明。

而他唯一的生机就是里面被困的流火战队,干掉他们,迅速撤离,重整旗鼓,或许还能得到社团的原谅。

两把刀虽然不是十分的清楚,这里面所有的关系,可也知道事情严重,并不多说,只是将两把刀朝肩头上一放:“堂主,您就放心吧,我一定亲手宰了阿鬼那小子。”

说着,他就要起身。

就在这时候,他们的耳朵里突然传來了一声中期十足的咆哮:“阿豹,你给我听着,我是遮天飞羽堂阿鬼!今日,我便从正北破杀而出,你若不是个胆小鬼,就在正北等着我……”

振聋发聩,即便是四处厮杀声起,可还是清晰的传到了阿豹的耳朵里。

“堂主,他们要从北边突围!”两把刀的身子一下顿住了。他们此时可是在正南呢,北边里面的人承受的压力最大,所以,关注的力度却也是最大的。

阿豹这才带了他们过來,想要來个反其道而行,从南边直接杀进去和北边的人会合。一旦将飞羽堂的人冲散,那他们覆灭的结局便等于是注定了。

可现在,对方竟然从北边突围了?

“你别听……”阿豹的一句话还沒说完,里面便传來了杀阿豹,灭青帮的怒吼,阿豹的脸色腾的一下变了。他快速的朝旁边跑去:“快,拦住他们!”

二把刀两手各拎着一把陌刀,快速的跟在他的身后。在后面,则是两百多名豹营的小弟。

此时,阿豹气的脸上的那一个个的疙瘩都跳起來了。两眼猩红,目露狰狞,心中狠狠的骂着老天。给他一分钟,哪儿怕是一分钟,只要让豹营立即投入,便能死死的缠住里面的流火战队,将他们剿杀!

可他怎么也沒想到,就因为他想保留豹营的实力,反而让里面的流火战队抓住了先机,竟然在这个时候,突围了。

这來的是一点征兆也沒有啊,最让他感觉火大的是,你他妈的突围就突围吧,还喊的谁都听到了。点明了方向,并且点出了自己。

问題是,他他妈的现在沒在北边啊。北边那些小弟,还能挡住他们吗?

虽然自己心中有了答案,可当阿豹來到北边看见自己的手下,好像是被撵杀的兔子一般,四下乱窜的情形,心头还是一阵火起,差点沒喷出血來。

整个流火战队,四五百人,已经冲杀到了最为关键的时刻。

“阿鬼,你别狂,你家豹爷爷在此!兄弟们,两千对五百,咱们必胜,随我杀!”阿豹跳起身來,手中一把锃亮的鬼头大刀便划过一道寒光,将一名朝他撞了过來的小弟给劈到了一边。

“别乱,再乱退者,杀无赦!”阿豹几乎疯了,红着眼睛,说话的功夫又砍倒了两名手下。

后面的豹营,也是放倒了十多人。这血腥的杀戮,终于使得那些被箭射的心慌意乱,又被随后赶來的流火战队小弟给杀的人仰马翻的小弟们找回了他们的理智。

兵是将胆,将是兵魂!

阿豹这果断狠辣的一手,还真是镇住了不少人。尤其是豹营小弟齐声厉喝,使得下面的小弟,开始稳下心來,不少人开始握着家伙,转身朝着流火战队杀去。

阿鬼身上染血,整个人的神情都显得极为狰狞,他眼角几乎瞪裂,刀柄处因为染满了血腥,早就变的泥泞不堪,要不是提前用布条将手臂和刀缠在了一起,或许此时刀早就脱手而飞了。

“滚!”阿鬼挥手便是一刀,将一名豹营小弟给劈到了一边,扭头向着站在后面,朝这里的青帮小弟不断射箭的黄岩厉吼道:“石头,走啊!”

“鬼哥……”黄岩握弓的手,都颤抖了。

阿鬼的手下,此时正面对豹营的冲击,他们本就因为从里面一路冲杀出來,气力损耗严重,更是人人挂彩,自然难以抵挡豹营的锋锐。

即便有着黄岩等弓箭手的支援,也有难以支撑的趋势。坤水堂的精锐小弟,已经开始绕过他们,朝着黄岩等人杀來,便是最好的证明。

可在这个时候,他们要是一退,阿鬼等人便会立即被包围啊。

黄岩的心,跟手一样,哆嗦成了一团。

“石头,你他妈的别让兄弟们白死!滚,给老子滚……”阿鬼说着,猛然上前一刀朝着劈翻了一名流火战队小弟的两把刀杀了过去。

当!

二把刀能入豹营当营长,足以证明他的身手不弱。若搁在平时,他自然不是阿鬼的对手,可现在,阿鬼一路冲杀在前,身上已经挨了十多下,此消彼长之下,情形立即倒转。

二把刀冷哼一声,手中的左刀一下挡住了阿鬼的陌刀,同时,另一手的刀却毫不客气的朝着阿鬼的脑袋劈了过去。

阿鬼脑袋一歪,一条胳膊顿时飞上了半空。

二把刀脚步踏前,手中的战刀举起,试图一举将阿鬼斩杀。却不妨旁边两名小弟,合身扑了上來。他们用身子直接挡住了他的刀,同时,在他的身上也留下了两道血痕。

二把刀抬腿将两人踹开,身子却倒退一步,脸上的肌肉都因为疼痛而哆嗦成了一团。这也使得他无意间躲开了黄岩最为致命的一箭。那箭擦着他的脸颊,沒入了他身后一名豹营小弟的咽喉!

嗖嗖……

接连两支长箭又到了近前,二把刀身子一躲,手中的战刀奋力一劈,虽然他躲过了一箭,可那刀也劈了个空,长箭沒入他的左胸,带的他又向后退了一步。

“阿鬼……”黄岩向前一个箭步,便要杀回來救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