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015章 来迟一步

015章 来迟一步

箭矢如电!

黄岩一手快箭,在整个飞羽堂可以说只在李剑白之下。他的连珠快箭,就是李剑白也赞许有加。此时,他整个人又处于战意正盛之时,将三箭连发的本事,全都用在了这一箭之上。

二十多米的距离,转眼间便到了近前。

那车门才开了半拉,箭矢便到了。硬是射向了车门打开的那一道细缝之中。

不过,车中之人的反应,也极为迅速。

只见车门刚开,陡然一关,咔,硬是将那箭给夹住了。

黄岩眸子中闪过一抹寒光,右手再次搭在了弓上,也不见他如何作势,那箭矢便再一次射了过去。

当!

车窗的玻璃竟然生生被射碎了,里面顿时传出一声闷哼。

“保护堂主!”

“保护和尚哥!”

这时候,前面开车的小弟才反应过來,一个箭步窜了出來,用身子挡在了被射中的车门前面。车中又下來两人,光头,穿青灰色僧衣,手中拎着的则是他们专用的月牙铲。

后面的车中,更陆续有人跑了出來,杀气腾腾的拿着家伙,便要动手。

就在这个时候,一声喝骂止住了他们要动的架势。

“哎呦,小兔崽子,黄岩,你小子想射死和尚啊?这憋几天了,这么大劲?”

“和尚哥!”黄岩吓了一跳,手一松,第三支箭竟然脱手而飞。

“哎,小心……”黄岩惊叫一声。箭矢已经到了那名挡在胡來车窗前的小弟胸前。黄岩的心都凉了,这先是误伤了胡來,又将他的司机给干掉了,就算是误伤,也够他喝一壶的啊!

便在这时,但听一声爆喝,只见一健壮的光头和尚,不知道什么时候,到了车顶之上,手中的月牙铲随着他的声音呜的一下落了下來,正撞在那箭矢之上。

月牙铲的另一头,直沒入水泥地面里足有一尺有余。鹅蛋般粗细的禅杖嗡嗡的颤抖不停,上端的一弯月牙,更是闪烁着森冷的寒光。

那捡了一命的小弟,这才反应过來,望着贴着鼻子插在身前的月牙铲,咕嘟吞了一口唾沫。

血斧堂的小弟,一个个的顿时都火了起來,目露杀机的望着黄岩。这是偷袭他们堂主啊,他们将手里的家伙拿紧,身子紧绷,随时便准备出手。

“和尚哥!”黄岩小心的叫了一声。他自己的箭他自己最清楚,三支连珠快箭啊,就算是老大猝不及防之下,怕也难以抵挡啊。他不会是将自家堂主给挂了吧?

“老子还沒死呢!”车门再次打开,胡來从里面走了出來。

“您,您沒事?”黄岩上下看了他一眼。

胡來冷哼一声:“要是不知道是你,沒准还真能有事。不过,你小子的三连箭我门清的很,想要伤我,还差点!”

嘴里虽然这样说,可是黄岩若是能看清楚他脸上的表情的话,定然能猜到他这是装的。想一下刚才,自己竟然跟死神擦肩而过,胡來还真有些后怕。

这要是晚了一点,那可就提前去佛祖面前报道去了。

“师叔祖,您真沒事啊?”站在车顶上的降龙落了下來,一把将月牙铲拔了起來,扫了一眼被射穿的车窗。这要是胡來自己的座驾,防弹的玻璃,就算是黄岩也不能轻易射穿。

可他來的急,坐的是属下的车,所以,就出现了惊险的一幕。

胡來冲他比划了一下手里的血斧:“这小子一箭射过來之后,我就知道他还有两箭,提前将这玩意挡在了胸前。沒事!”

降龙罗汉这才看见那斧面之上,有着一道白色的小点。心中对于黄岩的箭矢力道,也暗自心惊。

胡來这时候却是眯着两眼,望着人人挂彩的黄岩众人,心中便是一惊,流火战队的战斗力他是知道的,不过,凭借他们这五百人,能够杀退阿豹的两千多精锐,其中还有阿豹的贴身豹营?

他能这么快的拿下大童,可都是因为阿豹将堂口中的精锐都带走了。

“阿豹呢?”胡來沉声道。

经过他这么一提醒,黄岩这才恍然醒悟过來:“和尚哥,我求您了,快救救阿鬼和后面的兄弟,为了我们突围,他们被阿豹的人给围住了。”

“该死!都他妈的别走了,跟和尚杀回去!”胡來身子率先奔射而出:“杀!”

黄岩眼中露出一抹惊喜之色,二话不说掉头就朝身后的小弟冲了过去,嘴里更是不停的连声催促:“快,杀回去!”

老虎见降龙身子一动,也要跟着,一把拉住了他:“降龙师傅,你让人分散一下,从这边的两条道穿过去,堵住他们的退路。”

降龙一想也是,立即照办。老虎那边已经跟在了胡來的身后,眼中泛起兴奋的嗜血之色。

一干流火战队的小弟,此时是精神大震,明明已经下降到了极限的体力,此时却不知道从哪儿迸发出來的力量,一个个的嗷嗷叫着朝上冲,竟然比胡來他们跑的还快。

“阿鬼,你可一定要坚持住啊!”黄岩握住了手里的弓弦,将仅有的两支长箭,扣在手中,心中默默的祈祷。

这边的阿豹,却是满脸愤恨之色。

他沒想到,跑了流火战队的主力不说,他手下的豹营也折损大半,人人挂彩,就连亲信战将二把刀,也生生被阿鬼给宰了。

“给我将他们的尸体剁碎,喂狗……”阿豹从牙缝里挤出了几个字。付出了五六百人的惨重伤亡,只干掉了人家一百來号人,这传出去他也不用混了。

可他的命令才刚下完,不等手下的人响应呢,刚刚流火战队逃走的方向,竟然传來了喊杀声。

他神色一变,前面本來追杀流火战队已经放弃了朝这边走來的小弟,已经像是被撵的蚂蚱一样,刷刷的窜了回來。

“都他妈的跑什么,给老子杀回去。不过是百十号残兵罢了,有什么好怕的?”阿豹一把拽过一名精锐小弟,抬手就是一巴掌。

“堂主,快走吧,他们的援兵來了,血斧堂的人,十八罗汉都來了!”那名小弟挨了一巴掌倒的确清醒不少,哆嗦着将事情说了个明白。

什么,血斧堂來了?

“你放屁,他们……”阿豹的话沒说完,目光中便瞥见了一穿着月白色僧袍的硕大和尚,拎着个血斧,正一刀将跑了慢的一名豹营小弟,给劈的像是秋天树上的落叶似得。

妈的,胡來!

阿豹心一慌,抖手将那名小弟丢到了一边,猫在其他手下之中,也跑了。他很清楚自己手下的情形,一个流火战队他们都整的够呛。胡來亲自带人來了,那他还怎么是对手啊。

他从沒有想到自己会有这么一天,那感觉就好像是被猎狗追的兔子一样,心中七上八下的。他快速的來到一辆车边,上车也不管三七二十一的加大油门就轰,嘴里还一边骂咧咧的道:“让开,都他妈的让开……”

也不知道是撞飞了几名小弟,反正他终于是逃了出來。

此时,夜色已经上了黑色。

他着急忙慌的边加大油门,边从反光镜中看着自己手下的情形。倒是有几十辆车子被发动了起來,可是,被慌不择路的小弟给夹着,他们急的只摁喇叭,根本跑不出來。

紧接着,似乎便被遮天的人给堵住了。他加紧轰着油门,只到后面的反光镜中看不见一点影子了,这才稍稍定下心來。

完了!

阿豹微一眯眼,心头却是凉的跟寒冬腊月掉进了冰窟窿似得。此时的他才想着自己该往哪儿走。丢了大童,折损了五六千的小弟,最为重要的是,折损了青帮的锐气。这青帮上下因为金不四等人的死,叶寞的离开,本就人心惶惶的。

面对强势崛起的遮天,不少人心怀畏惧。此时不过是勉强维持个对峙罢了。现在,他不过是一夜之间就让人给摆平了。这回去金老头还能饶得了他吗?

就算是金老头念及社团目前的形势,不杀他,那金不三能放他一马吗?

青帮是回不去了。与遮天结下了这么大的死仇,他过去投奔那也是找死。他很清楚,遮天的规矩。

你不杀他们的人行,若是手上沾有他们的血债,投靠过去他们也是一刀给你个痛快。正因为有这规矩,所以,不少小弟跟遮天的人动手的时候,心头都留着三分力气。

黑衣也太他妈的损了。

阿豹心头恨恨的骂了一句,幽冥会,龙皇会那边更不用说了。这两个帮派那也都是势大力大,未必能看上他不说,此时他实在也不想跟遮天的人再为敌了。

太可怕了。

明明帮主都已经重伤了,明明他们的军师警告,不准下面的人轻举妄动了,明明那血斧堂跟飞羽堂闹僵起來了,这转眼间竟然都是假的。

人家只是挖了个坑,便将他手下数千兄弟,还有偌大的地盘都给埋了。这下次要是再挖个坑,他还能捡一条命吗?

妈的,看起來只能出国躲两年了。阿豹心头暗自嘀咕,国内他是呆不下去了。正想着,前面忽然出现了几辆车子,嘎吱一下插在了他前面的路上。

阿豹一惊,就要倒车,又有一车超过了他,挡在了他的后面,紧接着又有一辆车,挡住了他的旁边。

阿豹咕嘟吞了一口干涩的唾沫,眸子慢慢的转向车外,只见前面的车中,下來一人:“豹哥,我是铁壁堂的杨黑塔,我们堂主让我來接您的。您跟我们走吧!”

“啊,黑塔兄弟?”死处逢生,阿豹大喜,只觉得浑身沒了力气。

四名杨黑塔的手下走上了他的车:“豹哥,我们來替您开车!”

不大会,一行七八辆车子便呼啸远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