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016章 血染声威

016章 血染声威

“什么?阿豹跑了?”胡來眉头一拧,抬脚对着前面那名前來报道的血斧堂小弟就踹了过去。

那小弟被踹的一个趔趄,却沒敢吭声 。

“你们是干什么吃的?啊?五六百号人,竟然还让那兔崽子跑了?你们那腿脚不能利索点吗?”胡來气的直喘粗气。

在他的面前,则是蹲了一弟,抱头老实呆着的坤水堂小弟。

听了他的话,不少人的嘴角就是一咧。这家伙五六百人活捉了他们一千三四百人,只是跑了一个堂主,竟然就发这么大火?这家伙人家摆明了是沒把他们看在眼里啊。

“堂主,咱们将这些孙子都招呼了得了!”那名小弟有些委屈,一眼瞥见了那些坤水堂的小弟,顿时目露杀气,恶狠狠的道。

许多听到这话的青帮小弟,有不少都是心一颤,随即悄悄的摸向旁边可能捞着的家伙什,有的啥也沒找着,只能瞄向离的他们最近的血斧堂小弟。他们的武器,刚才都已经被收走了。

不过,毕竟都是见过血的道上狠人,放下武器只不过是为了能够求一条生路。若是这生路沒了,他们中还是有不少人会选择拼死一搏的。

对他们而言,倘若左右是个死,那就不如拉个人垫背了。这到了下面,还不显得冷清呢。

胡來瞪了那小弟一眼,这家伙一句话,不等于是将这些人反抗的心思给点燃了吗?

“怎么着?还有想反抗的啊?來,老虎,丢几把刀过去,我倒要看看,谁敢捡起來!”胡來并沒有训斥手下,反而目光不善的扫着那跃跃欲试的几个人。

“哎,你把手里的砖头丢了吧,老虎,你把刀给他一把,陪他练练,我倒想看看,到底有几个人想要自己找死的!”胡來随意的点了一人。吓的那小弟急忙将手里的砖头给放了。

胡來这才冷哼一声,警告道:“你们拿着家伙的时候,和尚都沒怵过,现在一个个的蹲下了,还想再跟我伸手?不是我瞧不起你们,就我手下这些人,就能把你们一个个的全宰了!不想死的话,一个个最好给我老老实实的。否则,别怪和尚我面慈心狠!”

说完,他才慢慢的朝前走去。

此时,靠近学校的地方,黄岩已经将流火战队小弟的遗体全都收敛了起來。总共一百三十六具遗体,四十二人重伤。其中,只有十几名弓箭手小弟阵亡,其余的,全都是近战保护弓箭手的那些人。

黄岩正静静的蹲在阿鬼的遗体旁,轻轻的替他整理着衣衫。此时的他,早就已经泣不成声:“鬼哥,兄弟对不起你啊,我要是再坚持一会,你和兄弟们根本就不用死了。你不知道,和尚哥他们來了,他们已经到了啊……可我他妈的却沒坚持啊!”

说着,他一把将阿鬼的遗体抱在了胸前。

胡來走了过去,静静的望着阿鬼和他身边的三十多名小弟,这些人每个人的身上,都有着七八道的伤口。突围而出,殿后,七八十号人连重伤的都沒有,竟然全都战死了。

这种视死如归的精神,连胡來也深受震动。

“石头,别哭了。阿鬼和兄弟们在看着你呢,越是在这个时候,你越要振作。流火战队不愧是飞羽堂的精锐,是最为一流的精锐战队,我们遮天的骄傲!他们用自己的生命,写下了自己的光辉和荣誉。你以后要做的,就是维护好这份荣誉,不要使得他们血染的精神,遭到玷污。”

胡來探手在他的肩膀上轻轻拍了拍:“來,起來!”

黄岩慢慢的抬起头,望着眼前这一百多具遗体。这些都是跟他一起生活了好几年的兄弟,有的甚至是从飞翎社的时候便在一起了。他们是异姓手足,不是兄弟,却生死扶持,胜过兄弟。

“站起來,给大家行个礼,送他们一程!”胡來轻声道。

“和尚哥,我想求您件事。”黄岩轻声道。

胡來微微眯着两眼:“你不说,我也知道。放心吧,我答应你。这一次就算是我们抓不到他,可日后,也定然有你手刃仇敌的机会。只要这小子还活着,他,便是你的!”

“就算是踏遍天海角,我也要宰了他,为死难的兄弟报仇。不然,阿鬼和兄弟们不能瞑目!”黄岩一擦眼角,声音平静,可其中的寒意却好似北极之冰,透着一股彻骨的冷意。

胡來点点头:“行了,行礼吧!”

黄岩站起身,在四周,则是站了一圈的流火战队小弟,他带头嘶吼:“流火战队,视死如归!”

“流火战队,视死如归!”两百多名汉子,还有那些重伤的小弟,三百多人,此时一个个的嘶声吼了起來。沸腾的声音,从他们滚烫的热血中一点点的挤了出來,然后汇聚成一股钢铁之声,带着哀伤,带着悔恨,带着无边无际的痛楚,在初上的夜色中汇聚,碰撞……

“跪!”黄岩身子矮下,五体投地:“一叩!”

“再叩!”

“三叩!”

“一路走好!”黄岩直挺挺的跪着,仰首望天,将心中最大的愿望喊了出來,一时间夜色中全都是这最后的兄弟情谊!

胡來静静的望着:“胡來率领血斧堂全体,送飞羽堂众多死难兄弟!”

说着,他行了一个遮天最为标准的礼节。

随后,便是血斧堂的众人,整齐的右手撞向左胸,身子弯成了九十度。

“以自己之死难,换同袍之生机。以前,你们都问我什么是兄弟,今天,我便能告诉你们,你们眼前看到的这一切,便是兄弟!”胡來望着众人,此时,一片鸦雀无声,只有他的声音,在空气中回荡。

“记住这种精神,咱们爷们出來闯荡,不光是为了金钱,地位,更多的还是这种情谊。有了这种情谊,流火战队才能五百敌两千,有了这种情谊,咱们遮天才能有今天!”

“阿鬼,众多兄弟,一路走好!”胡來再次行礼,然后,上车大踏步的离开了。

后面的血斧堂小弟,则在行礼过后,也上了车。黄岩则是带着他的人,还有阿鬼等人的遗体,赶回了涞水。

一时间,竟然沒有人再理会那些坤水堂的小弟。

等到他们回神过來的时候,那些小弟才左右看看,竟然沒有发现一个遮天的人。其中胆大的慢慢站了起來。

他们望着厮杀过的地方,人家流火战队的人死了,还有人替他们收尸呢。可他们那些战死的人呢?都被遮天带走了,结果自然也不过是化作一杯黄土。青帮之中,还有几个人会记得他们,能记得他们呢?

一时间,许多人好像是经历了一场噩梦一般。他们知道,这一晚的遭遇,已经彻底的改变了他们的命运。

而大童这一战,流火战队的威名,也在道上流出,成为了跟天劫,护法罗汉,暗铁小队,黄泉战队等齐名的超一流战队。

胡來在车上的时候,便得到了长眉等人的消息,知道已经拿下了大童,而狂熊带了血斧堂后续的人马,已经赶了过來,而且,整个血斧堂的人还将会陆续赶來,以大童为中心,朝着原本坤水堂的地盘进行扩张。

而他则将这里的情报,朝叶随风进行了汇报。叶随风随即发布全社团的通告,将胡來的血斧堂堂主给降为代理堂主,当然,胡來对此自然是极为配合的表示了极大的不满。

也不再压抑自己堂口小弟不满的声音,一时间,血斧堂大有要从遮天中独立出來的架势。

整个道上因为这大童之战,再次沸腾。各方对此都表示了极大的关切,更有人从叶随风的公开举动中,嗅到了不同寻常的苗头。

黑衣只怕伤势真的十分严重,却又沒死,所以叶随风绝对不会如此对待血斧堂。不然,他只怕要第一时间调集全部的社团力量來进攻青帮,同时为自己接掌整个社团而打下基础。

而这个消息,也得到了一些渠道的证实。于是,道上已经传开,遮天这回面临的将是一个坎,而能否度过,怎么过,就要看韩雨能否醒过來了。

当然,也不是所有的人都持这种怀疑态度的。比如,杨五百。

深夜,杨壮带着杨黑塔悄无声息的來到了一处酒店,敲开了里面的门。不大会,门开了,杨壮走了进去。

站在里面的,是一位面带沧桑,鬓角斑白的中年人。

他个头不高,却沉稳如山。一看见他,杨壮便上前一步,跟他來了一个紧紧的拥抱:“叶兄,我们兄弟,终于见面了。”

叶寞哈哈一笑,神情中尽显豪迈,探手在他的肩膀上拍了一下:“怎么,你以为我死了?”

“那倒沒有,我只是担心,我们见面的时候得刀斧相加呢!”杨壮笑了一下,此时的他也沒有了那种青帮铁壁的冷漠。

叶寞眉头一扬,淡淡的道:“本來我也是这样想的,可是,在得知阿豹失踪之后,我就知道,咱们兄弟俩只怕不仅打不成,以后怕还是要继续再一个战壕里捞饭吃了。以后,你可别忘了照顾下哥哥我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