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017章 说客

第四卷 雄途 017章 说客

叶寞将一杯茶水放在了他面前,两眼颇有深意的盯了他一下。

杨壮两双粗壮的眉头略微一动,脸上的神色却依旧平静,他将水端了起來,轻轻的吹着手里淡黄色的茶水:“老叶,你这话整深了,我可不懂啊,那阿豹失踪,跟我有什么关系。”

叶寞嘿嘿一笑,也不说什么,只是坐在了他的对面。

杨壮两眼一直盯着茶杯,好像是里面有着什么能吸引他的东西一样:“今天,我之所以会來这里见你,主要是念在昔日同袍的份上。”

杨壮最初加入青帮的时候,也曾年少轻狂,那时候的青帮还是国内四大帮派中颇有实力的,LN也是青帮的地盘,而剑门则选择的LN作为突破点。

杨壮曾经带了两个人想要刺杀剑门的老大,结果,反而被他们的人给围住了,还是叶寞亲自带人将他救了出來。

后來,杨壮渐渐的展露了他的天赋,手底下也聚集了几百名生死相随的铁血兄弟,渐渐的成为了青帮最有实力的堂主,不过,却很少有人知道,他跟杨壮私交甚笃,否则的话,只怕单凭杨壮叛逃,那金正朔也不会起用杨壮作为负责遮天的主力。

杨壮眉头一扬,有些冷漠道:“咱们只叙旧,不谈社团的事,不然,我可就不在你这坐了,你最好也马上离开。”

“赶我走,老杨,你如今,死到临头了,你可知道。”叶寞轻叹一声。

杨壮哈哈一笑:“生死有命,富贵在天,再说,遮天想取我人头,只怕也不是那么容易的。”

叶寞点头:“这我承认,你杨铁壁手下五百死士,遮天的任何一个堂口跟你对上,只怕也不是你的对手,可你觉得,杀你还需要遮天的人亲自动手吗。”

“现在,金老头命在旦夕,金不三根本镇不住场子,你立的功劳越大,声名越震,只怕他们爷俩越不能容你,只要遮天输给你两阵,就算金老头不杀你,也会将你调回去,让人取而代之,而除了你,谁能挡住遮天的锋锐。”

“我身在遮天,对于遮天的实力,我太了解了,只需要动用三个堂口,你手下的那数千兄弟,便会成为刀俎下的鱼肉,你就算是不为自己着想,也为他们想想,老杨,我是前车之辙,我不想兄弟你再重蹈我的悲剧。”

杨壮冷笑一声:“你与青帮有仇,在你眼中,金家自然沒有好人,对此,我不与你犟,可我既然身为青帮之人,自然要为青帮出尽最后一点力。”

叶寞还想说话,杨壮已经将手举了起來:“老叶,其余的话你也别说了,我是不可能背叛青帮,背叛金老的,不管怎么说,他老人家对我有知遇之恩。”

“可如果金老头死了呢。”叶寞突然道。

杨壮一顿,金正朔虽然有些平庸,可主要还是年龄的缘故,他已经失去了雄心和锐气,对于他杨壮,也曾经搁置过,却并沒有真的太过亏欠。

“金老头是你的故主,可金不三却跟你沒多大关系,你是加入了青帮,不是卖给他金家了,兄弟,我问你一句,若是金老头死了,你可愿意加入遮天,实现你的梦想。”叶寞目光灼灼,沉声道。

杨壮沒有回答,反而拧眉道:“背后不议主,老叶,刚才的话,我可以当作你沒说过,不过,别再向下说了,否则,别怪我对你不客气。”

“怎么,杨铁壁的刀,要放我脖子上了,那刚好,你來前我才洗了个澡,你就取去呗,我还不怕给你明说,老杨,我今天來还就是要你加入遮天的,你若是点头呢,咱们还算是兄弟,要不成,反正左右是个死,我还真不回去了。”叶寞也有些火了。

杨壮将茶杯放下,摇头轻笑道:“你这是玩无赖來了。”

“不是玩赖,是事实,來的时候,我已经跟暗蛇哥,军师夸下海口了,若是不能说服你,我便以命做交代,如今,正好借了你的刀來将我头取去,也省的我回去,还得别人拿刀祭奠。”叶寞正色道。

杨壮两眼一眯,眸子中寒光四射:“你这是逼我了,老叶,你跟金家的仇我清楚,可我现在还是青帮的人,你不要以为,我杨某的刀,就砍不的昔日兄弟的头。”

“好啊,那你就砍吧,今天你砍了我的头,只怕用不了多久,咱们兄弟还得到下面去见面,你放心,我不仅不怪你,我还在下面给你占个好位置。”叶寞平静的道。

杨壮自然能听出他话里的意思,冷笑道:“你就认定了遮天能成事。”

“若灭青帮,不费吹灰之力。”叶寞冷声道:“青帮内部什么情况,你也清楚,我且问你一句,金不四死了,大头佛死了,我叶寞走了,如今,斩天也完了,现在,阿豹也完了,偌大个青帮,只剩下了一个你和宋天,你觉得,单凭你一个人能挡住遮天吗。”

“你手下是五百死士,可遮天也有天劫,有神罚,你沒有机会的。”

叶寞深吸一口气,将手里的烟递给杨壮一根:“老杨,别撑着了,我跟青帮之间有仇,那你真的就还愿意保他们老金家吗,凭你的身手,头脑,愣是混了个三起三落,因为啥,还不就是因为金家沒有容人之量吗。”

“现在道上的形势你应该也清楚,不进则退,可是,在青帮你就算是真有本事也不敢出,现在你是堂主,可往后你能让他金家给你什么呢,等到沒什么能给你的时候,那就只能杀了你了。”

沒什么能给你的时候,就只能杀了你了,这句话很冷酷,可是,杨壮却很清楚,这是真的。

“你好像认定了我会投靠遮天。”杨壮眉头一拧,轻声道。

叶寞笑了,幽幽的吐着烟圈:“因为我知道,阿豹是让你给抓了去,而且沒有交给青帮。”

杨壮一顿:“你在我身边有人。”

叶寞摇头:“是遮天在青帮高层中有人,而且就在金老头身边,老实说吧,若不是为了防备幽冥会和龙皇会,遮天早就下手除掉遮天,一举荡平青帮了。”

杨壮两眼微微一眯,索性道:“话都说到这份上了,我真的很好奇,那遮天真的值得你效忠吗,能让你如此出了力气的來帮他们,你是为了遮天,还是只想要对付青帮。”

“青帮我是一定要灭的,而遮天也的确值得我付出。”叶寞沉声道。

杨壮沒有多问,只是点了点头,叶寞能够出现在这里,就已经表明了他以前的被搁置是假象了,那黑衣能够做到这一点,表明了他的眼光之长远,也表明了此人的确有值得人追随的地方,不然的话,叶寞也不会如此真心的劝他加入遮天,而不是单纯的离开青帮。

“阿豹我可以交给你,不过你要再回答我最后一个问題。”杨壮沉声道:“黑衣的伤势怎么样了。”

叶寞咧嘴一笑:“我还以为你能一直憋着不问呢,这次來,军师特意带我去看了老大,我可以明着告诉你,不仅黑衣老大沒事,就是叶胖子也沒死,这一次,青帮是血本无归。”

丢了一个斩天,丢了大童,可不是血本无归吗。

杨壮长长的吐了口气,心中有了决定,眉宇间却略带隐忧。

“老杨,若我沒猜错的话,你现在有两个担心吧,第一,你担心自己这么投降过去,会得一个背信弃义之名,身上永远的背着一个叛徒的名声,第二,你担心自己投靠过去,会受到排挤,猜疑。”

“你投降遮天,不是为自保,而是为了手下的人,可若是真的投降了,遮天要将他们打散,然后有计划的消耗掉,那你就不是救他们,反而是害了他们,所以你很犹豫,是也不是。”

杨壮愣了一下,目光上下打量他个不停。

“怎么,被我说中了。”

杨壮露出一丝佩服之色:“行啊,我以前的时候也沒看出來你还有这份谋略和眼光啊,看起來,我还真是小瞧你了。”

“得了吧,训练人手你不如我,厮杀打仗我略逊你一筹,可是,若说到看人看事,咱们俩加在一起,也不如一个人的手指头。”叶寞轻笑道。

杨壮眉头一扬:“你说的可是遮天叶随风。”

“沒错。”叶寞点头。

杨壮长出了口气:“我早就建议,帮主先将这个叶随风给剪除了,我早就看出來了,此人才是我们最大的敌人。”

“剪除,呵呵,老杨啊我也不是说大话跟你,整个斩天出动了,干掉黑衣老大了沒有,他身边当时可就一个人啊,军师那边的保护力度就更不用说了,只怕你的五百人死士出动,想要斩杀他都不太可能。”叶寞沉声道。

杨壮乐了:“你给我开玩笑的吧,不说别的,若是斩杀黑衣我让手下的百人出动,都能比斩天好使,黑衣,未必能活的了。”

“是,可你知道老叶此人的危险性,那黑衣能不知道他的重要性吗,而且,在他的身边还有一个猎狗徐阀明,此人别的本领沒有,追踪和反追踪的本事那是顶尖的,你的人只怕不等靠近,就能被他给发现了。”

杨壮拧眉道:“此人,我也在情报中看到过,的确是天赋异禀的奇人,我曾经暗中派过去十七名情报方面的高手,结果,有十三个人都是折损在他的手里,那四个要不是运气好,只怕也难逃一劫。”

说到这他忍不住轻叹一声:“看起來,遮天的确是人才辈出。”

叶寞失笑道:“你既然将阿豹交出來了,咱们就是一家人了,遮天越是强大,不就越证明你的选择沒错了吗,相信老哥吧,你这次的选择是绝不会错的。”

杨壮点了点头,随即两人又说了足有半个多小时,杨壮这才离开,等他们走了之后,叶寞的房间中转出來一个人,正是叶随风。

“军师……”

“此事,你立下一件大功,你放心吧,金正朔交给你处理。”叶随风笑呵呵的点了点头:“咱们这边不呆了,早些回去。”

两人下了楼,直接上了车,就在这时候,一辆车打着车灯,从他们车边窜了过去,叶寞眉头一拧,叶随风笑眯眯的道:“他这是告诉我,他发现我了。”

“您早就知道他在这等着呢。”叶寞意外道。

叶随风笑了:“走吧,不过不用开的太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