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019章 只手诛宋天

019章 只手诛宋天

直到这五位带着面具缓缓前來的猛人,在他们面前停住了,金园门口站着的小弟,这才反应过來。他们横在了门口,其中,一名小弟则快速的在门口,摁下了警报。

一时间,金园各个主要的地方,全都响起了的地城的警报声。

园中的守卫们顿时行动起來,那名小弟这才拿起电话,快速的将这里的情况汇报了上去。

其实,不用他说,里面的人也早就通过视频,看见了这里的情形。

“让宋天出來受死!”猪头面具男噗的一声,吐掉了嘴里的香烟,用脚轻轻的踩着烟蒂,目光微抬,注视着门口一个死角处的摄像头,有些懒洋洋的道。

“混蛋,我们宋爷也是你叫的?”金园的反应也很快,转眼间便有十几名小弟冲了出來。他们手中拎着的,清一色的钢刀。

当先那人,则是一名小头目。

他可沒有看见暗部被打晕的一幕,只是听到猪头面具男嚣张的语气,忍不住本能的反击了一句。

可他的话音才刚落下,两道人影便如电般直射而去。

啪啪一阵响亮的耳光声过后,在一阵叮当噗通的刀枪和人的落地声中,刚刚出动的两人又退了回來,重新站在了猪头面具男的身后。

赫然是带着山羊和青蛇面具的两人。

而刚刚出來的那十几名小弟,此时则全都躺在了地上,他们跟外面几名暗哨的下场一样,全都被抽晕了!

看见这一幕的那几名门口的小弟,心中不由得冒出一股寒意和庆幸。这简直比杀了这些人,还让他们发毛。得亏他们沒有出头啊,不然的话,现在倒在地上的岂不是他们了?

“我不想杀人。所以,你们最好让宋天出來。五分钟内,我若是见不到他的话,我转身便走。不过,你们也可以通知金园的主人,让他做好准备,到了今晚,我便带人将这金园给踏平!”

猪头面具男咧嘴笑了,伸出手从屁兜里又拽出一根都被压瘪了的香烟,塞到了嘴里,然后,拿出火柴來轻轻的点着,摇晃着手里的火柴杆,慢悠悠的道:“现在,计时开始!”

带着午马面具的那人,立即看了一眼手里的表,便再也沒有了动作。

一时间,周围的空气,都好像是凝固了一般。

金园的几名门卫,本是悍勇无双,逞凶斗狠的猛人,可此时却是大气也不敢出。他们只是不时的拿眼睛偷瞄一下猪头面具男,可是,目光却只是在那猩红的火头上一触便溃退了回去,就好像那火焰能灼烧他们的目光,镇压他们的灵魂一样。

反而在午马那迫人的目光下,冷汗慢慢的爬满了额头。

那种感觉就好像是他们被人用绳子拉着,就吊在悬崖上,而绳子头便被抓在眼前这几人的手中一般。

金园内的宋天,也已经得到了消息,此时的他正在看着屏幕中站在门口的几人,神色阴沉到了极点。

此时,因为金正朔病重,他已经接掌了整个金园的防务,而金不三则陪在金正朔身边。

“妈的,这几个装神弄鬼的猛人,是哪儿蹦出來的?”负责整个信息监控的头目,有些牙疼似得从嘴里磨出一句,他望了神色不善的宋天一眼,小心道:“战虎哥,要不还是让兄弟们出动,灭了他们吧!”

显然,这几人的身手,让一向崇拜宋天的他,也升出了难以应对的感觉。

“哼!”宋天从鼻子里冒出一声冷哼,可是,不知道什么时候握紧拳头的右手手心,已经满是细腻的冷汗了。他目光一直放在那个猪头面具男的身上,干裂的嘴唇轻轻扬起,略带苦涩的道:“他们几人敢來这里,难道你以为是故意來送死的吗?”

“那怎么办?难不成就让他们在这里耀武扬威?”那名小弟有些不甘心。毕竟,这里是青帮总部,被人堵在门口不敢应战,只怕此事传将出去,青帮内有血性的小弟以后都得将脑袋别在裤裆里才好意思上街。

宋天两眼微微一眯,随即转身就朝外走:“他们既然点名要见我,那我就去会会他们!”

他将身躯挺的笔直,两手则整了整身上的衣服。

“來人,去将我的战虎长刀拿來!”宋天沉声道。

很快,便有小弟去将一把藏在刀鞘之中的长刀捧了过來。宋天探手将刀握住,这刀已经封存了九年,沒有用过了。外人都知道他战虎一双铁掌,能够断树劈砖,却不知道,他的刀法也同样毫不逊色。

一刀在手,宋天眸子中闪过一抹凌厉的战意!

冥冥之中,他已经有了一种不好的预感。可是,身为道上的人,他早在很久之前便已经猜到,会有这么一天的到來。他不能躲避,只能用胸膛來承受。

这是他为曾经的地位,荣耀所必须承担的责任,付出的代价!

微一回首,宋天目光从身后傲然挺立的卫队小弟脸上扫过,陡然一笑:“走,跟我去会会这几个藏头掩面的鼠辈!”

说完,昂首阔步的带头而出。

“战虎宋天的确是个人物,我还以为你要让我空跑一趟呢!”猪头面具男说话了,他嘴里叼着的香烟,已经快要燃到了尽头。那烟灰从燃烧开始一直到现在,都沒有掉过。此时,已经挂了长长的一串,随着他的声音噗噗落下。

“宋天不是什么人物,可至少是个磊落光明的汉子。”宋天冷哼一声,握刀的手轻轻的一抬,刀柄冲着猪头面具男几人一点:“你们几个,既然带着面具,想來也不会告诉我你们是谁了。”

“是!”猪头面具男痛快的点头。

宋天傲然一笑:“好,那我就不问了。”

“不过,你们为什么來我金园闹事,总要说一下吧?”

猪头面具男笑了,别人看不见他笑,只是心中就这么冒出來的一种感觉:“有人请我來杀你!”

宋天两眼顿时眯了起來:“我们有仇?”

“杀你,不需要理由。实际上,要不是金老头已经快不行了,我这次想连他也一起宰了。”猪头面具男抱歉的一摊手:“不好意思,我这人说话比较直,你别介意。”

“哈哈哈哈哈……”宋天禁不住仰天长笑,半晌才笑声一敛,隐含雷霆震怒厉声道:“好狂的口气,我宋天纵横道上二十多年,所遇狂人无数,可是,如阁下这般狂妄自大者,却还是第一次。”

“哈哈哈哈哈……”猪头面具男同样仰天大笑,随即撇嘴道:“那是你沒遇上我,不然,你这第一次早就沒了。别把自己弄的像个人物一样,别人把你宋天当成人物,可在我眼中,你却不过如同草芥一般。”

说着,猪头面具男将左手朝身后一背,右手微微一勾: “杀你,一只手足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