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020章 战虎悲歌

020章 战虎悲歌

刀似迅雷,凌厉无匹。人如奔马,滔怒无俦!

猪头面具男嗬嗬一笑,身子好似有着一道线在后面牵着一般,向后狂退,这威猛的一刀,便擦着他的鼻梁落了下去。

宋天冷喝一声,猛然踏步上前,手腕轻晃间,飞虹陡然翻转,向上反撩。一场激战,瞬间拉开了序幕。

转眼间,宋天便劈出了十三刀,一时间,冷光霍霍,凛冽的刀风,狂爆的气势,将宋天心中的杀气发挥了个淋漓尽致。

刀身反射着正午的阳光,刺的周围的人都睁不开眼睛。

猪头面具男嘴里叼着几乎要燃尽的烟蒂,好似穿花蝴蝶一般,在这刀光之中辗转腾挪,进退如风,形如鬼魅。

“战虎,我敬你也算是个人物,将你最强的本事使出來吧,花架子就别耍了。”猪头面具男的声音,在一片刀光中平静的响了起來。

这一回沒有调侃,而是带上了几分认真。

宋天的身形陡然顿住,眸子中的狂怒之色也退了下去,取而代之的是无比的冷静。

身为战虎,青帮顶尖的悍将,他一生可谓是厮杀无数。怎么可能会轻易的因为一两句话就真的愤怒的失去理智?

他刚才的表现,不过是故意抛下的诱饵罢了。只是沒想到,被猪头面具男轻易识破。

此时的他,才算是最强实力的体现!

“你辱我,我骗你,两不相欠!”宋天悠然一笑,神色平静从然,尽显大将之风:“阁下的身手之强,的确让人敬佩。能与你这等高手对决,也算是人生一大快事!青帮众人听着,若我死在这位兄弟手上,任何人也不得为我报仇!”

他这话一出,后面的护卫顿时变色。不少小弟纷纷出声:“战虎哥,他來咱们门口挑衅,谁知道他们 有什么阴谋?您又何必跟他们讲什么规矩?兄弟们一拥而上,将他们乱刀杀死了事!”

宋天冷哼一声,心底却是发出一声轻叹。

他乃金正朔的亲信,青帮大将。可以战死,却不能怕死,累及青帮声威。所以,他是不得不战。

而刚才他跟猪头面具男一番交手,心中的确沒有把握能够在对方的手下活命。再加上旁边还有几个神秘莫测的面具人,他不想让手下为了自己,而再白白的葬送了性命,所以,才会有此一举。

他累了。

青帮自从金不四死后,便陷入了绝大的危机之中。一直是他在苦苦支撑,那种庞大的压力,早就已经将他压垮了。身在其中,他比其他人更清楚青帮现在的状况,尤其是在斩天覆灭之后,青帮可以说已经沒有了一点机会。

既然如此,死亡对他而言,也未尝不是一种超脱!

想到这,宋天声音转为冷厉:“我意已决,任何人都不得违抗我的命令,否则,便视为青帮叛徒!”

说完,他手中的飞虹长刀冷冷一劈,铿锵如雷:“來战!”

猪头面具男将嘴里的烟蒂吐掉,右手轻轻的向前伸出,点头道:“青帮有你,也不负盛名!”

说完,身子如电般來到了宋天面前,一拳便砸了过去。为了表达对宋天的敬重,他选择了主动出击。

“來的好!”宋天的眸子中露出一抹神采,右手长刀一挥,左手的刀鞘则朝这一拳封挡了过去。他知道自己已经赢得了对手的尊重。心灵得到释放的他,再也沒有了一点牵挂。

出招之间竟然多了一丝恍如羚羊挂角,忽然天成的意味!

多年已经是一流高手,一只脚踏入超一流高手境地的他,在死亡的压迫下,竟然将那扇挡在他面前的门又推开了一些。

此人倒是个人才,只可惜,跟错了人!猪头面具男的眼中,也露出一抹赞赏,拳头却是陡然一变,当中两指曲起,极为巧妙的弹在了刀身之上。

长刀不由自主的一顿,猪头面具男的手臂则闪电般收回,再次成拳,狠狠的砸在了刀鞘之上。宋天闷哼一声,握着刀鞘的手都发出了一声脆响,仿佛手骨折断了好几个似得。

他的身子,则像是被推土机撞了一下似得,两脚紧紧的贴在地上向后滑出了三米,这才一脚踩在了地上,重新稳住身形。

宋天脸色涨红,他鼻腔狠狠的张合着,拉扯着周围的空气,沙哑的声音带着一股不甘:“用上你的另一只手!”

“抱歉!”猪头面具男缓缓的摇了摇头,冷酷的拒绝了他的要求。

宋天惨然一笑:“好,那我就逼你用!”

声音未落,他的两脚在地上狠狠的一踏,再次冲了上來。再次挥刀,竟然是跟刚才同样的招数。

猪头面具男身子一晃,同样一拳砸了过去。

好似刚才的重复,不过,这一次,宋天却提前将手里的刀鞘松了下去,然后,原本握着刀鞘的手,陡然张开,五指成爪,狠狠的抓住了这好似开天裂地的一拳。

宋天嘴里发出一声闷哼,五指都不由自主的微微一松。脚下更像是被洪水冲起的树根一般,向后踏了一步。

那一拳的力量竟然如此骇人,他只觉得一股海浪似得力道汹涌的撞击了过來,粗壮的手臂,竟然发出了一声不堪重负的喀嚓声。

这一下,他的手臂竟然被生生震断了。

不过,宋天毕竟是宋天。他沒有发出一声惨叫,就在五指要松的刹那,眼神陡然变的锐利如针,五指竟然再次握牢了那个拳头。

另一手微顿的长刀,则朝着猪头面具男的脖颈砍了过去:“另一手!”

宋天两眼猩红,这一刀已然用了全力,几乎是瞬间便到了猪头面具男的脖颈之间。显然他是要借此,让猪头面具男自己吞掉要单手杀他的狂言!

他也是有傲骨的,就算是死,他也不想被人如此蔑视。

猪头面具男的眸子中,此时已经满是无情,冷漠。他另一手依旧紧紧的别在身后,被握住的拳头微微一震,一股凶悍的好似來自荒古凶兽身上的力道,生生将拳头从那利爪之中挣脱出來。

五根手指迎着宋天成爪的手指便撞了过去。

喀嚓!

宋天的五根手指竟然被他撞断了四根,他的另一手则抓住了宋天的大拇指,在向上一掰的同时,陡然用力一拽,那身子则好似被风吹倒的小草一般,陡然间便从飞虹刀下躲了过去。

飞虹几乎是擦着他的头皮飞了过去,连带着他额头上露出的一截猪头面具的部分都被削了下來。

猪头面具男的身子却借着那一拽之力,诡异的出现在了宋天的身后,再次一拳,砸在了他的后背之上。

一片哗然。

除了带着面具的几位,宋天的那些手下们几乎都沒有看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他们只看见宋天冲了上去,一拳被打退。

这一次,又冲了上去,只一刀削下了面具的一个边缘,猪头面具男却突然的出现在了他的身后,一拳将宋天砸的吐血,踉跄而出。

那些小弟只觉得头脑一片空白,在他们的眼中,宋天强悍的不像话。一个人,就算是不用飞虹刀,只怕他们十个八个的联手一起上,都是被宰杀的命运。可是,现在这么猛的一个人,竟然被人这么轻易的给击伤了?

这面具下的东西,还是人吗?

那边的宋天,目光平静,好似早就知道会如此似得。他想要转身,可身子一晃,好像是失去了支撑似得。他右手将飞虹刀朝地上一插,这才勉强稳住了身子。

神情却是闪过一抹了然,显然,刚刚那一拳不仅仅是震伤了他的内腑,更是一下砸断了他身后的那条脊椎骨。

脊椎骨,又名大龙!乃是支撑人体的一根主干道,就好像是你盖楼,如果整个人可以看作是一座大楼的话,那脊椎这条大龙便是整个大楼的圈梁站柱,是支撑整个大楼的承重所在。

脊椎骨断了,那人也就站不起來了。

“天哥……”

“宋爷!”

“战虎哥……”后面的那些小弟,见状就好像是被蜇的马蜂一般,立即便要蜂拥而出。

“退下!”宋天陡然一声厉喝,却牵动了伤势,张嘴又吐出一口鲜血。可他却强撑着已经失去了大龙的躯体,缓缓的转了过來:“我还沒死呢!”

他目光落在了猪头面具男身上,立即变的锋利无匹:“另一手!”

说完,他两脚再次踏地,竟然又一次冲了上來。

还是刚才的招数,不过这一回,那飞虹才刚一挥便被他脱手甩了出去,化作一道亮光,朝着猪头面具男的脖子便斩了过去。

猪头面具男的拳头才刚砸出,身子不由自主的一歪。随即拳头竟然再次被制住了,这一回是宋天的右手。他死死的扣住了猪头面具男的拳头,五根手指几乎要融化了融入他的拳头似得。

他那已经五指皆断的五指,则狠狠的朝着猪头面具男的咽喉戳了过去。

噗!

一声轻叹,猪头面具男的另一手终于动了。只一下,便捏碎了宋天的咽喉。

宋天的身子僵住了,他那废掉的左手,已经戳到了猪头面具男的咽喉上,却再也沒有了上前一点的力量。

“谢……谢谢!”宋天嘴巴张了张,脑袋狠狠的垂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