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021章 身份猜测

021章 身份猜测

宋天死了。

当他的身体重重的摔倒在地上的刹那,不少人的身子都跟着微一颤抖,心也跟着狠狠的哆嗦了一下。

宋天临死前的话语,如松般傲然的身影,铿锵的坚毅不屈,让那些小弟心头的热血,也随之点燃。

愤怒,不甘,仇恨,还有满满的血性,不断的冲击着他们的视线,他们的理智。

他们不是傻子,怎么不知道,宋天不让他们出手,其实是在保护他们?

只是,这时候他们若是还能忍,还能惧怕死亡的话,他们不配提刀傲行,不配举杯高歌,不配顶着**之物,更不配和宋天称兄道弟,更枉称男人!

“杀!”一名小弟越众而出,手中战刀狠狠的握着,朝着猪头面具男直扑而來。

后面的众人,就好像是被点燃了的爆竹,瞬间也爆裂开來。

“啪!”带着午马面具的人身子一晃,挡在了那名小弟的前面,抬腿一脚便踹在了他的大胯上,将他的人踹的一下趴倒在地上,那暗劲更是将他的大胯给震的脱臼了。

在他身后的青蛇三人,几乎同时而动。四人好似虎入群羊一般,转眼间便各自放倒了三四个。同样的,全部是大胯脱臼!

“跟他们拼了!”一名小弟陡然将长刀脱手,人则紧随其后,冲了上來,却被午马给踹断了胯骨。可他沒有倒下,反而是拖着一条腿,爆喝一声,一下从后面死死的将午马给抱住了。

其他的小弟纷纷效仿,根本沒有防守之说。

午马两臂一晃,手肘一下便砸在了那小弟的额头上。那小弟应声吐血,可是两手却丝毫沒有放松。

有两名小弟则趁势扑出,一下抱住了午马的两腿。

另一名小弟则一头撞在了午马的胸口。那小弟咧嘴一笑,午马带着面具,看不见他脸上的神情,可是,从他那锋利的眼神中却能看出,他此时是极度的不爽。

若是宰人,只怕这些人根本靠不了他的身,便会被干掉。哪儿会像现在这般,竟然被人给困住了?

一声轻哼,他的身躯陡然向前,那名脑袋顶在他胸口的小弟,脸上的笑容才刚刚露头,便一下僵住了,哼哼着转了一圈,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午马的右腿几乎同时一震,在那名抱他腿的小弟一松的刹那,两脚來回踢出,那名小弟的手臂便被踢开了,他的脚瞬间挑在了他的下巴上。一百四十多斤的壮汉,就好像是个皮球一般,被他挑起近乎两米高。

他却沒有住闲,右腿再次点向左边那名小弟,几乎是如法炮制,再将人踢飞,右手同时探出,抓住了身后那名小弟的手腕,身子快速的脱身而出,來到他的身后,一拳砸在了他的脖颈之上,将人砸的昏死了过去。

那边,青蛇几人虽然也都遇到了一点小麻烦,可还是快速的解决了对手。

绝对的实力,使得青帮这些小弟的拼命也变的无济于事。

转眼间,青帮众人躺了一地,就连站在门口的几名守卫,也沒能逃脱。

午马几人略显狼狈的走了回來,跟在已经走远的猪头面具男身后,快速离去。就好像他们來的那么突然一般,走的也沒有一点痕迹。

而青帮宋天被人杀死在金园门口的消息,却好似一场春风一般,瞬间便传遍了整个黑道。

“什么?”叶随风此时正在韩雨的病房内,对外宣称还昏迷未醒的韩雨,此时正靠在床头。他的身体素质之强悍,足以令人发指到垂足顿胸,原本难以确定好转的淤血,奇迹的沒了。在老船的精心照料下,受伤更重的韩雨,竟然比胖子醒过來的还要早。

一得到他醒转消息,叶随风便跑了过來。

此时,韩雨脸色有些苍白的躺着。静汐正在病房外间的厨房内为他煲汤。墨雨心则坐在床边,用水果刀为他削着猕猴桃。

叶随风则搓着两手,低声正跟他聊着这两天道上的事情,还不时的调侃,说不知道谷子文知道他醒转的消息会多么激动。

便在这时候,谷子文推门走了进來,沒等叶随风取笑他两句,谷子文便直接开口,也顾不得问候韩雨,便直接将这个刚刚获得的重磅消息告知两人。

现在,谷子文已经在负责处理起社团的日常事务,不过,若不是因为这件事情太过重大,他也不会一开口便说这个。

“猪头面具男在金园门口杀了宋天?他是怎么做到的?”叶随风饶是一副泰山崩于前而不变色的心理素质,闻言也不禁有些目瞪口呆。

谷子文同样苦笑道:“他就那么带着四个人,在金园门口叫阵。宋天出去了,跟他动手,三招便被干掉了。”

“三招?怎么可能?”叶随风脸色微变。对于青帮这个遮天的下一个目标,叶随风自然是早就十分了解了。尤其是他得到了叶寞的支持,自然知道宋天的实力。

在整个青帮中,宋天就算不是最强的,只怕也能入前三。他那一双铁砂掌,可是真的下过苦功的,不敢说能抵挡刀剑的威力,可一巴掌拍在人的要害上,至少能要你半条命。

而且他在青帮威信颇高,又深受金正朔的信任。这样的人,敢说轻松将他干掉的,遮天内只怕也就韩雨,袁野等寥寥几人。

现在,被人三招给宰了?他的第一反应自然就是不可能。

“我也有所怀疑,所以,特意通过秘密渠道,跟青帮的那个鬼联系过了。他也说了,这是真的。而且,他当时就在不远处看着,那猪头面具男的身手,的确是超过了我们的想象。”

“就是不知道,他是敌是友!这么做的目的又是什么?”墨雨心在旁边听的有些担心的扫了韩雨一眼。这人能够单手杀宋天,那只怕遮天的几大堂主被他盯上,下场也好不了多少。

叶随风目光瞄着韩雨,嘿嘿一笑:“老大,现在您能说说了吧,这猪头面具男跟您到底什么关系?”

“什么意思?”韩雨横他一眼,张嘴吃了墨雨心给喂的一块猕猴桃,那幸福的小模样,看的叶随风一阵眼馋。

这老大太不知道体恤下属了,就这么光明正大的秀恩爱,难道不知道这对一个处男是多么残忍吗?嗯,虽然他的身体已经不是了,可心却还是处的。

而且,他一直是这么坚信自己的冰清玉洁。

叶随风一抿嘴,轻声道:“这猪头面具男曾经在楚园外现身,帮楚家迫退李德波。现在,又出现在了青帮金园,出手击杀宋天。难道这两件事沒有什么联系吗?特别是后者,他出现的时机实在是太微妙了。就在您受伤之后。我认为他击杀宋天,其根本目的还是因为您被刺杀而向所有的势力发出的一个警告!”

“这要是沒有什么关系,他岂会为了您冒这么大的险?”

韩雨白他一眼:“这猪头面具男我不认识,不过,我却能猜到他的身份。”

他微微眯着两眼,露出思索神色:“带着午马面具的几人,我曾经跟他们联手过,都是超一流高手,他们联手的话,只怕就连皇帝那样的绝顶高手也要退避三舍!不过,他们到底是不是为了我,还难以确定!”

叶随风两眼一亮:“哦?他们到底是什么人?”

谷子文也呼吸一紧,随着遮天的一步步壮大,他渐渐的发现这个世界早就已经不像是他以前所认识的一般。无边的黑暗之中,实在是隐藏了太多的机密,更不知道藏着多少俯视众生的存在。

而一点点的扯下他们神秘的面纱,拉开他们身上的神圣光环,甚至将他们踩在脚下,已经渐渐的成为了一种让他想要遮天走向最巅峰的最强动力!

“龙组,唐峰的人!”韩雨轻声道。

富士山巅,他曾经见过那几个人,而且,那几个人对他的态度也的确很友善。这甚至还让他起过一些联想,可是后來因为沒了那几个人的消息,这才不了了之!不想,他们竟然再次出现。

叶随风闻言也禁不住皱起了眉头,龙组的人,这么说也就是上面了。那这事情就值得推敲了,上面这么做的目的到底是什么呢?是为了帮韩雨报仇?可又有点不像,不然他们不会只杀宋天一人,而是直接杀入进去,将金园灭了多好?

可平白无故的跑到人家的地头上,杀了如今青帮权利最大的一人,沒个合适的理由,又实在说不过去。

“我觉得,现在不是讨论这几个人身份的时候,现在最为紧要的问題是,我们该怎么办?青帮那边大乱已经是必然的了,金正朔沒准会一命呜呼,我们是不是要趁机将青帮灭掉?”谷子文拧眉道。

“不可!”叶随风想也不想便立即拒绝。

“为什么?现在可是我们灭掉青帮的大好时机。”

谷子文显然在來的路上便经过了思考,一口气道:“如今青帮在我们正面只剩下了一个铁壁堂还算有些威胁,可是,我们完全可以让三郎和铁手两人缠住他。然后,集合两哨人马从血斧堂那边一路北上,直扑HEB。只要拿下那里,青帮便会立即陷入四分五裂的境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