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025章 隔空弈斗

025章 隔空弈斗

计划赶不上变化。

这是听到这个消息的瞬间,轩辕小楼的第一反应。他扭头望着轩辕无策:“军师……”

“少爷安心,金正朔之死,对我们的计划而言有利无害。若是他现在沒死,我也打算让天将气死他的!毕竟,沒有了金正朔的青帮,更容易控制。”轩辕无策一脸自信,从容道。

轩辕小楼点了点头:“这样就好!”

幽冥会。

就当李德波布置完手头的一切,正要让人行动的时候,也收到了这个让他错愕的消息。

“百里兄,金正朔一死,青帮算是彻底的完了。就算是遮天沒有进攻青帮的计划,只怕他们也不会放过这个机会的。这回,可谓是天佑遮天了。”李德波苦笑道。

“遮天这回就算是想动,也动不了了。”百里谋一脸平静的道。

李德波脸色一变:“百里兄,你……”

“少帅还是不要多问了,过了今夜一切自然知晓!”百里谋淡淡的道。

李德波心中不快,却并沒有表现出來。谁让眼下的人來自炎黄圣宗呢?若是真的惹恼了他们,只怕自己李家都难以幸免。

这注定是一场不会公平的合作,或者说是与虎谋皮,可偏偏他们却连拒绝的资格都沒有,说來说去,还是实力惹的祸啊。

早晚有一天,我要彻底掌控整个Z国黑道,然后,向世界扩张。一个炎黄圣宗而已,也是人创立的。别人既然可以建,那为什么我就不能毁掉他,超越他?

将心头无限高涨的志气,或者说是膨胀的野心悄悄的藏了起來,李德波轻笑道:“百里兄机变无双,我自然是信的过的。只是,目前我们该如何自处?”

“龙皇会无非是一个借字,借助红色销魂帮來消耗我们的力量,借青帮來消耗遮天的力量。他再伺机吞并。而遮天呢,则是一个拖字。自以为有了叶寞,能够掌控杨铁壁,将青帮的力量悄无声息的完成吞并,实现实力的飞跃!”

“我们只需要掌握住一个戏字,足以将他们玩弄于鼓掌之间。”百里谋悠然一笑。

显然,他们手中都有着极为精细的情报,以至于从蛛丝马迹中发现了杨铁壁跟叶寞之间的关系。其实,若他们是敌人的话,金正朔又何必会将杨铁壁不断搁置?

“戏?”李德波皱眉道:“还请百里兄不嫌我愚钝,帮我解释一下,如何一个戏法?”

“深陷红色之中,游离青帮之外。”百里谋轻笑道:“少帅不要着急,这场好戏,您将是少不了的主角!”

哼,什么都不说,我看你是将自己当成主角了吧?李德波心中冷哼一声,脸上却笑道:“呵呵,百里兄在这关键时刻反倒卖起兄弟我的关子來了,也罢,我就等着,反正好饭不怕晚,好戏不怕等。”

“不过,百里兄,我有一个不太好的直觉,不知道该说不该说。”

“少帅但说无妨。”百里谋表现的十分大度。

李德波拧眉道:“我感觉黑衣未死,而这次的猪头面具男很有可能就是为他出头的。黑衣,叶随风,猪头面具男三人已经成为了一个极为强大的力量,若是我们不能将他们这种联手的趋势破除的话,只怕日后对我们会极为不利。”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百里谋瞄了他一眼,轻笑道:“你放心吧,那猪头面具男不是我们炎黄圣宗的人,那个叶随风,也不是。若是我的猜测沒错的话,猪头面具男应该是龙组的麒麟。”

“我已经知会了上面的朋友,他们会朝龙组施加压力,轩辕家方面的人只要不太笨,便会跟我们联手,不让他们再随意插手道上之事的。”

“这样就好…”李德波点了点头。

百里谋却是微一低头,心中暗自嘀咕,当初老宗主曾经秘密的來过Z国,老爷怀疑他是在这里给自己选择了一位接班人。

难道是黑衣或者猪头面具男?嗯,此事还需要仔细的考证,不过为了安全,最好还是将两人都杀死。扼杀掉所有的可能,如此,自己在少爷那里的地位,也将如日中天了。

想到这,百里谋眸子中不由得闪过一抹强绝的斗志。

“少帅兄,不知道你能否帮我一事?”百里谋话锋一转,目光殷切的望着李德波。

“呵呵,百里兄这话说的可就是在打兄弟我的脸了。咱们两人现在是精诚合作,还有什么帮不帮的?你的事就是我的事!”李德波两手一搓:“不过,不怕您笑话,你若是都完不成的事情,只怕我也未必就能帮上忙啊。”

“当然,事情你尽管说,我保证尽自己最大的能力就是了。只是,若我真的不能让百里兄你满意的话,还希望百里兄不要怪罪的好。”

“呵呵,少帅不听一下,怎知道不能办到呢?若论实力,天下自然是以炎黄圣宗为尊。可在Z国这一亩三分地上,找个人的话,对幽冥会而言,却不是什么难事。”

“找人?”李德波微一拧眉,这偌大的Z国,地广人稀,找一个人的话,无异于大海捞针。可是现在,百里谋等于是一个大力士,掌控住了三色石,便等于是这个大力士握住了他的一条胳膊。

他能说个不字么?只怕这大力士会立即将他胳膊卸掉。

所以,李德波小心翼翼道:“不知道百里兄要找的什么人?”

“一名杀手,狼!”百里谋轻声道。

“是他?”李德波有些吃惊:“不知道百里兄找他是为了……”

百里谋笑眯眯的道:“此人乃是少爷秘密训练的一名王牌,代号死神,本是想当作秘密武器使用的,可是不知道为什么,他前些日子竟然叛逃了。而且,他知道Z国是我们炎黄圣宗势力薄弱之地,所以,竟然栖身在了这里。”

“我前來Z国也有想要将他抓捕回去的意思,只是他太狡猾了,有好几次都要被我给逮住了,却还是被他给逃了。现在,根据情报,他应该还在中原附近,所以,想请少帅费心帮我查一下。我们少爷自然会有厚礼相谢。”

你可拉倒吧,吹牛都他妈的不怕吹破了天。你差点好几次逮住了他?你若是跟他碰上,指不定还有沒有机会坐在这里跟我扯淡呢。

李德波心中是破口大骂,他当然不会相信百里谋的这番鬼话。这孙子这么说,只是想要堵住他将人留下的可能。

本來,李德波也注意到了这个横空出世的高手,特别是这个月,三次出手,每一次都堪称惊世骇俗。此人好似一死神般,傲然行走与世间。作为黑色力量中的一员,李德波自然也清楚,有这么一个存在意味着什么。

若是那少年狼站在他身后的话,只怕百里谋身后的那个少爷也不敢太过斜着眼睛跟他说话。毕竟,谁能承受这么一位强悍的离谱的主藏在暗处,处心积虑的來杀他?那以后还要不要眯着眼睛睡觉了?

可现在,他这梦想却是明显的破灭了。

“想不到这少年狼竟然是炎黄圣宗的叛徒,不说百里兄与我的关系,但是炎黄圣宗守护我们华夏数千年,身为一名有着血脉荣誉的炎黄子孙,我也绝对不会让他逍遥下去。你放心吧,我这就传令下去,让人注意他的踪迹。”李德波轻声道。

“好。那我就静候佳音。”说着,百里谋起身告辞。

在他走后,右帅范伟,左帅古方联袂走了进來。

“少帅!”两人在李德波身后站定。

李德波沒有说话,只是脸色阴沉的厉害,再也沒有了刚才谦恭和逊,一脸陪笑的模样。

“百里谋欺人太甚!”李德波从牙缝里挤出一句话。声音冰冷,坚硬,好似冰棱。

范伟眼中闪过一抹寒光:“少帅,我带人将他宰了。”

古方也难得的沒有了芥蒂,点头道:“少帅,有了青囊书在手,我刚刚研究出一种奇异之毒,此毒平时看上去无事,可在关键时候,却能够凭借药引将毒引发,不如让我将他毒杀,以除后患。”

范伟扫了他一眼:“左帅,你该不会是也给我下了这种毒吧?”

“哼,你以为这毒是那么好配的,什么人都能用吗?就算是我现在,也不过是刚刚研究出一份而已。就是这,也用掉了我手中的几位绝迹草药。”古方轻哼一声,看都不看他一眼:“再说,杀你,还用毒吗?”

“呵呵,癞蛤蟆吃天,好大的口气啊。有本事,你别用毒,我倒想试试,咱俩谁干掉谁?”

“够了!你们还嫌我不够烦吗?”李德波忽然冷喝一声。

俩人都闭嘴了。

“行了,沒什么事了,你们下去吧!”李德波忽然挥了挥手,让两人从后边退下。百里谋的身份,他并沒有对两人说起。

因为就算是说了,也沒有什么帮助。

李德波就这么一个人站在原地,呆了足足有半晌,这才忽然从密道走了出去。

范伟的住处。

身为右帅,范伟的住处离着幽冥会总部却不近,不过极为秘密。有三名冥斗士,二十名精锐轮回暗中守护,还有三十名轮回,两百多精锐小弟坐镇的一个会所,就在离这里不过五六百米的地方。

这既是为了保护他的安全,也是为了在总部出现什么问題后,他会在最短的时间内纠集起一只精锐來行事。

可就在范伟想要休息的时候,门口却忽然响起了敲门声。

范伟一顿,李德波的身影便走了进來。

“少帅。”范伟愣住了。

“右帅,请救德波一命,救李家一命,救幽冥会一命!”李德波说完,噗通一声,竟然直接跪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