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114章 浑水一滩

114章 浑水一滩

韩雨没有去管后续的事情,他知道柳生浅草不仅不会去跟警察说什么踢馆的事情,毕竟,这是他和一刀流的耻辱。

而韩雨也正是算准了这一点,所以才如此肆无忌惮的报了警。近两百名学生众口一词,柳生浅草偏偏又有苦难言,一刀流的黯然退出已经成了最好的下场。

回到自己的住处,韩雨和卓不凡一起吃了点东西,便分别回了自己的房间。

韩雨靠在**,默默的回忆着柳生浅草出手的经过。他本来可以更快的击倒这个柳生浅草,可是为了获得更多的和倭国武者交手的经验,更多的切身感受一下一刀流,他才和对方斗了半天。

一刀流,说白了就是凭借手臂和手腕的力量,将倭国人利于劈砍的细长刀剑,以最快的速度舞动而出,就仿佛划成一道道的细线一般。细腻中透着一股凌厉,让人难以招架。

而韩雨最不怕的就是速度,无名心法虽然迄今为止第一层都还没有大成,可这已经让他的身体速度,达到了普通人的两倍还多,所以他才能如此轻易的将柳生浅草的招式化解,击倒。

当然,这也是因为柳生浅草的一刀流还没有大成的缘故。

不过,此时的韩雨最为顾忌的,却还是对方拔刀挥出的那一刀。

从拔刀出鞘,到长刀临身,中间的那段距离,仿佛被跳过去了似地。若不是韩雨一直暗中警惕着,做好了准备,只怕那一刀还真不容易抵挡。

这应该是倭国的拔刀流,用特殊的手法,快速的将刀拔出刀鞘的瞬间,完成最强也是最后的一击!

柳生浅草竟然能够想到将两个流技结合起来使用,倒也是个人才。

韩雨眯着两眼,他虽然挡下了对方的拔刀流,却非但没有轻视这种招数,反而更加的审慎了起来,甚至对这种拔刀流的攻击方式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拔刀流,是将出刀者的精气神全部集中在那一刀之中,虽然只有一刀,可是却比之千刀万刀也不差。尤其是这一刀是刀和人全部的集中体现,所以越发的让人难以招架!

而其关键的一点,便是如何汇聚千刀万刀与一刀之中。这绝非是想想明白了就能做到的,而是需要刻苦的训练,尤其是每天都要不断的重复,拔刀,挥刀,还刀入鞘这一套动作。

不过,它的威力也的确不错,若是有机会的话,倒是可以练练。韩雨嘴角微微向上一勾,拉过旁边的被子,盖在身上闭上眼睛睡了起来。

做人,要有张有弛,练武也是如此。如今他的无名心法已经停留在了第一层的巅峰,却无论如何也不能进入第二层。显然这已经不是继续训练就能解决的问题了,而是需要一个契机。

原本对此还只是有些猜测,可通过今天与柳生浅草的一战,韩雨却终于明白了这个契机是什么。

那便是战,和高手搏杀,在生与死的瞬间,去激发身体的潜能,挑战自己的极限,进而突破。

那破掉柳生浅草的妖刀村正的那一气呵成恍若误刀似地一刀就是明证,在瞬间击中对方武器中的一个点,进行连续性的破坏,进而使得颇为锋利的妖刀村正也要饮恨。

只可惜,柳生浅草带给他的压力,只能让他挥出五刀。而突破的标志却是六刀,也是他突破第一层后将拥有的一个绝招,六道轮回。

不过,高手并不是说能找到就能找到的,所以韩雨对此也并不着急。

一夜无事,韩雨睡的自然香甜,卓不凡身上的伤早就好的差不多了,也早早的就爬了起来。见了韩雨和柳生浅草的一战,他明显也受到了触动。

若是让他和那个柳生浅草交手,或许他不一定会输。可想赢,却绝不会太轻松,甚至需要付出不菲的代价。

所以,受到了一定鞭策的他,早早的就爬起身来开始了锻炼。卓不凡的身手自成一路,韩雨倒不用教他什么,只是指点了一下他训练中的几个误区和出手的要点。

而后,名仔走了进来:“老大!你让我查的事情,有眉目了。”

“哦?”韩雨的眉头皱了一下,轻声道:“谁干的?”

“应该是本地最大的一个帮派,剑门的人。”名仔想了一下才肯定的道。

“剑门?”韩雨轻声重复了一句。

名仔忙解释道:“这个剑门是崛起了近二十年的大派,如今已经成为LN省内最大的帮派势力。前几天,他们在DL的堂口,还曾经四处寻找过邵洋,后来听说连他们帮派的总部都派了人手过来。”

“他们找邵洋干什么?”韩雨第二次皱眉道。

“邵洋这个医生倒不是白当的,他在非洲呆了一段时间,研究出一种新型的病毒,据说这种病毒可以治疗癌症。”

韩雨笑了:“癌症?就他?他跟慕容飘雪是一个导师的,你想想他能多大?一个三十不到的年轻人,就把治疗癌症的药给研制了出来?那他还藏着掖着的干什么?直接交给上面多好!”

名仔心说,您以为谁都跟您一样爱国啊?当然,这话他是不敢说出来的。

所以抿了抿嘴儿,干笑道:“真假的咱不知道,不过您也知道,若是这个消息是真的,那这个邵洋几乎就等于是一个移动的金山了。剑门本身就是做走私,放钱,期货之类的东西发的家,他们当然不会眼睁睁的看着金山从他们眼皮子底下溜走!”

“也不仅是他们,还有一些国家的特工,也在调查邵洋的下落。另外,据说上面也动了意思,派人下来了。”名仔轻声道。

韩雨挑眉道:“你这消息从哪儿来的?”

“是从几个剑门的小弟那里打听来的,据说,有一次,梅国的几名特工差点就抓住那个邵洋了,可就在这个时候,突然有几人冲了过来,将他救了!那小弟说,他们都不是剑门的!”名仔解释道。

韩雨轻笑道:“原本以为自己离开的是个是非窝,却不想竟然一头扎进了泥潭里,这可真够乱的了。”

让名仔也坐下吃饭,这家伙顶着个断臂的伤在外面泡了一夜,此时眼睛都还红红的。韩雨忍不住道:“让你去打听一下消息,又不是让你去玩命,你看你,伤还没好,就在外面猫一夜?眼睛红的跟个耗子似地,赶紧吃点饭,回头去睡一觉。”

名仔忙呵呵笑着答应下来,对于韩雨的这种责备下潜藏的关心,他还是很感动的。

“恩,不好!”韩雨的脸色忽然一变,腾的一下跳了起来。只见他来到窗边,打开窗户向外看了一眼,只见不远处的沙滩那,停着几辆车,他禁不住骂了一句:“钢管大爷可能有危险,小凡,你跟我来。名仔,你继续吃,吃完睡你的觉。天塌不了,塌了也不用你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