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034章 忠义李云东

034章 忠义李云东

李云东,遮天旗下黄泉堂悍将。

遮天派遣进入四方学艺的骨干之一,学得一手双刀而还。

单以战力而论,李云东已然是一流高手。可这一次他所面对的那些杀手,却也绝非等闲。

五名灰衣人,手持五把钢刀,泛起冰冷的寒光,先后朝他劈砍而至,将他四周躲闪的空间,全都封死了。

尤其是正面刺杀他之人,已然是一流高手的水准。一道狂野刀弧,使得他不得不全力应对。

“噗!”李云东手中的一把长刀,刺入了一名灰衣人的胸口,身如电转,另一刀极速的切入了另一名灰衣人的咽喉。

可是,付出的代价却也是腹部一刀,腿上一刀,大胯上还挨了一脚。

好在与他同车而坐的两名小弟,终于在关键时刻冲了出來,这才使得他沒有被当即格杀!

那两名小弟挥刀便上,只是,他们不过是黄泉堂的精锐而已,如何是这些铁血悍卒的对手?

更何况,其中一名小弟在刚才的车祸中,手腕受伤。

当的一声响,两刀相交,那名受伤的小弟,手中的战刀顿时脱手被一名灰衣人给挑飞。那名灰衣人的眸子中,闪过一抹无情的冰冷,手腕一转,再次挑向正对抗另一名灰衣人的黄泉堂小弟的后背。

“我艹尼玛!”陌刀脱手的小弟,微顿一下,随即怒吼一生,合身扑了上去。

却不想那名灰衣人便在这时,陡然转身,本是劈向另一名黄泉堂小弟的战刀,竟然直接朝着他刺了过來。

合身扑上的小弟,身子一颤,胸口便被对方的战刀所刺穿。

半截刀身,自他的血肉之躯中穿了过來。

那名灰衣人的眸子依旧满是冷漠,就好像他所杀的不是人,而是一条狗,一只鸡一般。他手腕一晃,便要将刀抽回。

可马上,他的眸子中闪过一道惊惶,那刀竟然沒抽出來。

“狗日的!”被刺穿的那名小弟,嘴里带血,两手却死死的抓住了对方握刀的手,不让他抽刀而回:“一起死吧!虎子……”

正在跟一名灰衣人交手的小弟,突然抛弃了自己的对手,狠狠的一刀朝被抓住了手腕的灰衣人刺了过來。

灰衣人,死士也。凶悍善战,骁勇如狼。否则,也不会在倭国,在血难的带领下差点将天劫给包了饺子。

现在虽然身陷险境,可是,这名灰衣人却并不惊惶,而是脚下陡然用力,愣是在这关键的时刻,将他和那名黄泉堂小弟的位置给倒换了过來。

“噗!”

被称为胡子的那名黄泉堂小弟根本來不及收手,手中的陌刀直接刺进了同伴的后背。

“怪怪!”虎子惨叫一声,两手几乎要将刀给松开。

“干,干死他!”被称为怪怪的那名小弟,微一回头。然后,用尽最后的力气,将灰衣人朝自己身前一带,他自己则向后退了一步。

从他体内透了出來的陌刀,瞬间刺入了灰衣人的胸口。

灰衣人的眼中,终于充满了慌乱。

他的手,有些惊惶的想要将怪怪的手给掰开,可是,人已死,那手却犹如牢笼一般,死死的扣住了他,短时间内他竟然无法挣脱。

“啊!”虎子却是发出一声嘶吼,发疯似得握住了陌刀,狠狠的朝前推去。

灰衣人急忙将手握住了陌刀的刀柄,试图阻止它在自己身体内继续深入,可是,在胡子的蛮力下,却被带的身子不断的向后退去。

咣当!

灰衣人的身子一震,撞到了后面的车上。随即他的手一滑,陌刀生生的刺进了他的胸口。他的眸子中露出一丝解脱和嘲讽的神色,两眼死死的盯着跟他串在了一起的黄泉堂小弟,临死也沒有闭上眼睛。

大概是他怎么也沒想到,自己会死在这个明明身手比他差上一截的人手中吧!

那边的虎子,还沒等他将刀拔出來呢,身后便被斜肩带背的來了一刀。这一刀,几乎将他劈成两半了。他的身子一下被甩到了一边。

刚刚与他厮杀的那名灰衣人,将手里染血的战刀抽了回去,再次斩想他的咽喉。

虎子下意识的将胳膊一挡,身子微一倾,半截手臂便飞了起來。

刀锋带起了他的一块头皮,鲜血顺着脸颊流了下來。虎子此时犹如疯狂,失去了理智一般狠狠的冲了上去,一把将那名灰衣人抱住,单手搂住,弓身朝他撞了过去。

那名灰衣人愣是被他撞的一趔趄,向后退了两步,他一手握住了虎子的手臂,另一手举刀,狠狠的朝他的后背刺了下來。

噗哧!

灰衣人的刀,贯入了虎子的胸口。死亡,终于潮水般的带走了他的气力。灰衣人死死的抿住了嘴巴,恶狠狠的一推他,自己也像是脱力似得退了一步,他感觉身体中好像多了个东西似得。

微一低头,只见胸口鲜血滚滚而下。

在他的身后,竟然是怪怪。此时他的身上,还戳着两把刀。一把是只有一个刀柄的陌刀,将他和一名灰衣人穿在了一起。还有一把,则是那名灰衣人刺穿了他身体的战刀。

他那一退步,竟然使得自己主动的撞到了战刀上。

锋利的战刀,此时斜斜的向上,在他的心脏部位露出了一点尖锐。

虎子的身子倒了下去,只是,嘴角却诡异的露出了一丝得意笑容……

两名灰衣人,两名黄泉堂精锐,转眼间就拼了个同归于尽。

这一幕发生的那么快,那么突然,以至于此时那名追杀李云东的明显是这些灰衣人头目的那位,才刚刚赶到李云东身边。

他的目光余角瞥见这一幕,心中竟然生出一丝寒意,一丝退却。可马上,便将这种念头转化为了更为凌厉的招式。

李云东却是哈哈大笑,挥刀与他战成一团!明明已经身受重伤,可他却拼死反扑,刀刀抢攻。

黄土何处不埋人?踏刀而战祭英魂!生前不管身后事,但求不负兄弟心!

“噗噗!”

李云东身上又中了两刀,可是,那名灰衣人却也被他一刀看在了肩膀上,鲜血如注!

“黄泉堂,驰援楚园,杀!”李云东不管不顾,再次扑杀上去。

就在他倒下的时候,他看见,黄泉堂众人已经冲过了那十几米灰衣人的阻拦,将他们围杀。就连击杀他的那名灰衣人,也被愤怒的众人所包围。

付出了四十余人为代价,黄泉堂终于将这來犯的近二十名灰衣人全歼!

“东哥!”有小弟扑了过來,不管不顾的伏身在血污之中,将他抱了起來。

李云东张张嘴巴,已经发不出一点声音了。可他却还是用一根手指,指向楚园的方向……

那名小弟乃是从一开始就跟在他身边的亲信,见状忍不住嚎啕大哭。

“东哥!”

“东哥……”后面的众人已经围了上來,见到这一幕,忍不住眼眶通红,更有小弟呜咽出声。

“都他娘的别哭了!”抱住了李云东的小弟,转身将他的遗体交给了旁边的人,抬手从血污里将刀拿了起來,面向众人,一抹脸颊,用尽全身的力气吼道:“东哥有令,黄泉堂,全力驰援楚园!”

“杀!”钢刀一挥,他越众而出。

后面的众人擎刀在手,死死相随,两百余壮士,汇聚成了一条战龙一般,朝着楚园狂奔而去!

而就在距离楚园大概有两公里的地方,还有一位本打算驰援楚园的人,被挡住了。

那人嘴角叼着香烟,脸上带着的则是猪头面具。

在他面前,则是二十多位身穿黑色劲服,脸上带着黑铁面具之人。他们整齐的黑色披风,黑色战靴,黑色手套,黑色战刀,看上去就好像是一团來自幽冥之人。

在他们的前面,则是三位老外,一个是光头,身材高大,足有两米多,手中拿着一把带着狰狞尖刺的篮球般大小的铁锤,身后还背着一张足有电脑桌那么大的黝黑盾牌。一个则是中年人,身后背着一把一人多高的血红色铁枪。

在这中年人的另一侧,则是一位英俊的年轻人,他的身后背着一张弓,两壶箭,此时,正低头用一把金色小刀,轻轻的剔着自己的指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