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035章 绝顶高手

035章 绝顶高手

“丁玲,丁玲……”

清脆的铃音,在猪头面具男话音落下的瞬间,悠然响起。

“我说过了,你我再见,定有一战!”皇帝如枪般的身影,慢慢的从夜色中走了出來。

金黄色的头发,棱角分明的面容,他慢慢的一步步走來,给人的感觉,却好似一位王者,自夜色之中慢慢的苏醒,君临大地!

猪头面具男的两眼,瞬间眯成了一条阴冷的细线:“什么时候,暗影协会跟教宗穿一条裤子了?黄金狮子家族不打算报仇了?”

“我们跟你们炎黄圣宗也有仇,先算算咱们的不更好吗?你说,若是我将你这位屠龙尊者格杀与此,炎黄圣宗会否就此彻底垮台呢?”皇帝声音平静,嘴角带笑,犹如一位不世出的贵族一般。

“就凭你也配?”猪头面具男也笑了,他两手一抱,像个地痞流氓一样,松垮而立:“要是你这位皇帝死了,暗影协会也该就此除名了。黄金狮子沒了牙,那得叫个什么东西?”

“不管叫什么,只怕你是看不到了。倒是炎黄圣宗,沒有了宗主,沒有了屠龙尊者,是不是该改换门庭了呢?”皇帝站住脚步,悠然道。

猪头面具男的两眼瞬间眯成了一条危险的细线,人未动,身如刀,好似随时都能斩破天穹一般,散发出凛凛骇然让人不敢正视之势。

“进攻楚园只是个幌子?”猪头面具男心中一寒。

得知天水将乱,楚园危机的时候,他便担心有人对黑衣的家人不利,所以特意将午马几人暗中派到了下关村,只身前來,却不想竟然一脚踩进了陷阱之中。

“话不能这么说,楚园的那件东西,我们也是很心动的。”皇帝淡淡的道:“若是有机会取來,我们当然也不愿错过。”

猪头面具男手缓缓的朝着口袋里摸了过去,站在旁边的那位金发碧眼的帅哥顿时惊惶:“你干什么?”

说着,抬手一箭便射了过去。

猪头面具男朝旁边略微一闪,这小子的箭法一般,可是力度却很是不错,就算是他也不能随意的出手握住对方射出來的箭矢。

“你他妈的紧张什么,老子抽根烟!”猪头面具男气的几乎要跳起脚來。

金发碧眼的那位外国年轻人顿时脸色涨红,他的确有些紧张。他怎么也沒想到,站在他面前的竟然是炎黄圣宗的新一任屠龙尊者。

要知道,每一代的屠龙尊者,那几乎都是一个时代最为巅峰的存在。

身为教宗的圆桌武士,他虽然很自负,可也知道自己若是跟对方干上,那会是什么下场。

不过,听到猪头面具男开口就骂,他更郁闷。一张脸成了紫红色,因为他想骂回來,又有些不敢,所以生生憋的。

这还是当世无匹的强人吗?怎么一点风度都沒有?

“麻痹的,你先别给我得瑟,等会动手,我便先弄死你!”猪头面具男扫了他一眼,朝地上啐了一口唾沫,这才点起烟來,全然是沒将他放在眼中,狂傲无比。

那名圆桌武士身子直颤,几乎要忍不住站出來了。却被他身边的那位中年人给拉住了。

猪头面具男好像早就知道会是这样似得,扭头望着皇帝,撇嘴道:“你丫也不是什么好鸟,这哪儿是跟他们合作?摆明了是要借我的手,削弱他们的实力!要是那个战神知道,只怕要杀上你们暗影协会,将你的那些爪牙全都给你撅了。”

皇帝神色平静,淡淡的道:“不管你说什么,今晚,你必死无疑。”

“麻痹的,我倒要看看谁死!”猪头面具男显然是沒了耐心,声音未落,人便犹如炮弹一般,直接冲了过去。

事关黑衣之生死,炎黄圣宗之兴衰,他今晚要放手一搏!

“嗖嗖嗖……”比他的身子还快的,则是三把飞刀。

这三把飞刀,排成了一条整齐的线,奔着皇帝的咽喉便飞了过去。皇帝也不敢怠慢,身子绷紧,抬手间一道刺眼如烈日的光芒便飞了起來,直取三把匕首。

这一代的屠龙尊者他并不是十分的了解,可是,看他的言行却也知道,他跟以往的屠龙尊者都不同。以往的屠龙尊者,大多都是沉默寡言之辈,冷漠如神,俯视众生。

可这一位却好似小流氓一般,他还真怕猪头面具男会不战,转身而逃。所以,他才特意点出自己还要杀黑衣。

一來是为了影响他的心神,更重要的却是以此來困住他。

猪头面具男只有跟他死战,因为他更担心,狙杀黑衣的人中再多一个他!!

皇帝一动手,就用上了就算是在跟向东來动手的时候,都沒曾用过的暗影皇帝的专属武器,也是整个暗影协会的权利象征,暴曰圣剑!

他虽然不了解这一代的屠龙尊者,却十分清楚这个存在意味着什么。每一代的屠龙尊者,都是无比强大的。上一代的暗影皇帝,就是死在了现存在炎黄圣宗的那位屠龙尊者的手中。

所以他,绝不会轻敌!

嗖嗖嗖……

就在他的暴曰圣剑刚要碰上那三把飞刀的刹那,三把飞刀竟然好似有了生命一般,自主转向,分做三个方向,杀入了异端裁判所的那些黑衣武士之中。

噗噗噗噗噗……

切水果的游戏玩过沒有?十八禁的游戏玩过沒有?对,对,对,就是那种水果被斩断,异物入水地之声!

随着一阵噗通声响,异端裁判所的黑衣武士,转眼间便有六人捂着咽喉倒地!

尼玛看热闹也有危险啊,尼玛华夏果然是被神诅咒的地方啊,尼玛这屠龙尊者怎么还是哥魔术师捏?

倒下的那些黑衣武士,一个个露出不甘的神色,脑海中转动着各自的念头。

剩下的人,却也被吓了一跳。怎么也沒想到,在面对皇帝这等绝世高手的时候,猪头面具男竟然会选择先斩杀他们!

“老子说过,会先杀你的!”猪头面具男的声音还在半空中飘着,他的人便陡然折向,好似一道闪电般,窜到了手持弓箭的那名圆桌武士面前!

砰,砰……

猪头面具男狂野的两拳,裹挟着如山重力,几乎同时砸在了后退中的那名圆桌武士手里的弓箭,还有旁边那名中年圆桌武士前來救援的长枪之上。

嗡……

那名中年圆桌武士只觉得手臂一阵酸麻,一股狂暴如肆虐的海浪一般汹涌的暗劲,打着旋的朝着他的双臂之内涌入,肆无忌惮的破坏着他的手臂。

他的手臂瞬间失去了知觉,人更是被迫向后急退几步,差点抖手将手里的长枪都丢了。

至于那位金发闭眼的帅哥武士更惨,猪头面具男的拳头,岂是他手里那支小小的弓箭所能抵挡的?砰的一声,他手中的长弓弓弦竟然被那拳头给撞断了,硕大的拳头,一下追上了他正在后退的身体。

他就像是一个被打飞的气球,两脚离地,直接撞倒了四五名异端裁判所的黑衣武士,然后重重的落到地上。

他抬起头,嘴里大口大口的呕着鲜血。

却看见猪头面具男将砸向他的那拳头一扬,一道刀光顿时沒入了旁边两名想要朝他扑杀的两名黑衣武士的咽喉!

麻痹的,这家伙的手指间竟然藏有飞刀!

难怪自己那锋利如刀的弓弦,竟然被他的血肉之躯给砸断了。刹那间,他明白了一切,更深深的了解了这位猪头面具男的阴险。可是,有的时候明白反而不如不明白的好。因为这让他直接郁闷死了。

猪头面具男却沒有丝毫停顿,身子再次扑出,却是对着那些黑衣武士。只见他犹如虎入群羊一般,一拳,一脚都极为的简单,可那些黑衣武士却偏偏无法抵挡。

哪怕他们都是一流高手,哪怕他们比起那些楚园的灰衣人來强了许多,哪怕他们是教宗从无数信徒之中挑选出來,费劲无数心血培养的异端裁判所武士,代神判异端,代神裁天下,也一样难逃这生死大劫!

因为他们所面对的,根本就是个撒旦,是死神,是他们的神都无法宣判裁决之人!

“砰!”当猪头面具男将最后一名黑衣武士击打的脸上一片模糊,脑袋都暴烈开來的时候,四周一片安静。

只有他嘴角那未灭的香烟,在滋滋燃烧,只有那一身被红白所烘托的冲天杀气,在仰天狂啸。

“丁玲!”皇帝脖子上的铃铛再次响了起來。

剩下的两名圆桌武士这才身子微微一震,回过神來。

“你……”望着一身凶悍杀气,就连魔神都要俯首,都要退避的猪头面具男,望着从來都以血腥,残忍闻名的异端裁判所武士,被人像是砍瓜切菜一样以一种更为狂暴,更为血腥的手段虐杀成了一地的尸体,那名中年圆桌武士的眸子中,闪过一抹惊慌之色。

猪头面具男的身上,只有衣服撕裂了几处,却无一处创伤。

“异端裁判所昔日何以威慑欧洲大陆,横行天下?那是因为你们裁判的,是对炎黄圣宗有敌意之人。如今,却以为翅膀硬了,野心大了?孔夫子面前卖文章,关公面前耍大刀,你们,撞见祖宗了!”猪头面具男幽冷的声音响了起來。

“你……”那名中年圆桌武士刚要分辩。

“丁玲。”铃声响起,皇帝冷漠的声音回荡在他们的耳边:“他是在趁机恢复气力,别上当,联手杀了他!”

说着,他率先而出,手中的暴曰圣剑收敛了无边的璀璨,化作一道流光,直直的撞向猪头面具男的面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