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038章 原来是他

第六卷 踏倭 038章 原来是他

“找死。皇帝爆喝一声,身形如电般射了过來,手中的暴曰圣剑好似成了一轮骄阳,白色的细线此时却沒有了半分温度,反而充满了冰冷,死亡,剑光所到之处,掀起一片血幕。

一步杀一人,任鲜血溅身。

影帝在那些白色人影跳下來的瞬间,他的人已经腾空而起,手中的蛇剑快如闪电的刺向四周,一剑快似一剑,当他跳到顶点的时候,竟然就刺出去了六剑之多。

当他落地的时候,在他周围的六名白衣人,已经有三人捂着咽喉,变成了三具尸体,轰然倒地,剩下的三人,则分别是胸口,肩膀和胳膊受伤。

这要是在他巅峰的时候,六剑足以击杀六人,可是,跟猪头面具男交手所带來的创伤,让他无法发挥出最强的实力。

可即便是这样,他也绝不是这些只有偶尔几人勉强窥伺到超一流高手门槛的人所能比拟的。

不过,这些白衣身影显然都是死士,竟然根本不顾个人生死,再次朝他们扑杀上來。

皇帝和影帝两人联手,不过半根烟的功夫,便将这十六人全部格杀。

只是,再去看时,哪儿里还有那名白衣人和猪头面具男的半点身影。

“这老头是谁。”影帝声音发寒。

猪头面具男受伤虽重,而且还中了毒,可是,不能亲手将他的脑袋砍下來,反而让人救了去,总是让他感觉心中不安。

与他同样心情的,还有皇帝。

他脸色阴沉,寒声道:“三色石大长老,他虽然极力隐藏,可是,他却不知道,我见过他。”

“是他。”影帝眉头微拧,要是换了别人的话,他或许还不太担心,可是,三色石也属于超级势力了,身为世界一流的杀手组织,他们定然也有着世界顶级的医疗水平,就算是他所用的毒药,也未必不是无解的。

要知道,那可不是刹那芳华。

“他是赶巧,还是一直都在。”影帝轻声问了一句,他知道,自己这个孪生哥哥一向足智多谋,为人聪慧,在他的眼中,基本上皇帝那就是无所不能的。

从上一代的暗影皇帝死在屠龙尊者的手中之后,暗影协会势力大幅度萎缩,就算是有黄金家族的大力协助,也依旧难以避免的走向沒落。

暗影十二宫,有三宫独立,四宫叛乱,剩下的人也大多不相信一个十六七岁的半大孩子,能够掌控偌大的一个组织,公布个群号,欢迎兄弟们加入:黑米刀锋群192777717

可皇帝偏就做到了,他诛杀叛乱,拉拢中立,短短两年不到,使得暗影协会元气大振,如今,更是超越了上代暗影皇帝在时的水平。

所以,影帝才会一直甘心做他的影子。

皇帝轻叹道:“只怕是赶上了,否则,他也不会隐忍到现在才出手。”

猪头面具男一个人在他们两个人的狙杀下,连逃走都沒有可能,可是,若有了三色石大长老还有他麾下那支精锐死士小队的话,那就很有希望了。

甚至,完成反狙杀也不是不可能。

“你……”影帝望了他一眼,他很少听到皇帝叹息,上一次,还是在得知上一代的暗影皇帝接受了屠龙尊者挑战的时候。

“我沒事,用Z国人的话说,这代屠龙尊者是气数未尽,所以,才会在这关键的时刻为人所救,只是,若这一次杀不了他,那不知道以后我们还有沒有机会再将他干掉。”

这一次,暴漏了影帝这个暗影协会最大的秘密,若是猪头不死,那对他们而言,只怕也会有不小的影响,皇帝目光露出一丝迷茫,可马上就为坚定所取代。

绝顶高手,那一身超卓的身手不是从天上掉下來的,那是以他们超卓的意志为基础的。

除了天赋,永不服输才是他们能够成为绝顶高手,问鼎天下的最关键所在。

“不过,能有这般的敌手存在,人生才会有些意思,不然,一平如水,乏味的都让人禁不住想要长眠不醒了。”皇帝轻笑道。

“杀不了屠龙尊者,那我们就去干掉他们的宗主。”影帝眸子中闪过一抹冷冽之色。

皇帝摇头:“不,我们回去,你我都有伤在身,杀掉黑衣的事情,就交给教宗的人去做吧,这里是是非之地,不宜久留。”

影帝一向为他马首是瞻,自然是不会反对。

皇帝嘴角微微一勾,战神啊战神,你可不要让我失望啊,只要你杀了炎黄圣宗的宗主,嘿嘿,那炎黄圣宗还不跟你教宗拼老命,到时候,你们若两败俱伤,那便是我暗影协会君临天下了。

到时候,暗影协会脱离黄金狮子家族的掌控,重新掌握自己的命运,也未必不可能。

猪头面具男昏昏沉沉中,感觉自己好像是飘了起來。

他使劲的让自己的头脑保持清醒,渐渐的做出判断,自己这不应该是死了,而是被人所救,至于救他的人,他现在两眼恍如千斤重,根本睁不开。

他只是在心中大声的吼着:“别管我,快去救黑衣啊,喂……”

心中一着急,立即又昏死了过去。

救他之人为一面容苍白的老人,他微微有些泛白的胡须上,沾染了一点刺目的血腥,跟皇帝硬对一拳,可不是任何人都能做到的。

老人眉目微现疏朗,形神中蕴含着一种上位者才有的威严,可因为本身性格的关系,又有一种柔和的气质,好似一位和事佬一般,两种不同的气场在他的身上相互撞击,融合,渐渐的就形成了独属于他的特点。

这老人,正是三色石的大长老。

所谓的大长老去与轩辕小楼谈判,不过是一个幌子。

三色石中的红盟,血域两方,竟然投靠了一方來历莫名的势力,经过他小心的探查,隐约的发现,那人似乎是來自炎黄圣宗,这让他自然坐不住了,三色石要是被炎黄圣宗给盯上,那一口吞下,只怕连骨头都不会吐出來。

他便以与轩辕小楼谈判为理由,暗中去见一个人。

此人虽然沒有表明过自己的身份,可是,大长老却隐约的猜到,他应该也是神秘势力,炎黄圣宗中的人,大长老与他相交莫逆二十余年,也算的上是极为不错的朋友了。

三色石中的暗榜,血域,红盟三方若论起实力來,哪儿一个都比大长老这一系强,可他们为什么沒有选择吞沒掉大长老一方的力量,壮大自己,反而听从他的命令。

不是大长老的身份让他们顾忌,也不是大长老的左右逢源的水平,已经炉火纯青到了一代宗师的地步,而是因为他这位老友的身手,实在是达到了超一流的境界。

再加上一个一向与他交好的向东來,所以,这三色石内部才勉强的保持着原本的组织架构。

当他见到自己老友,将自己的怀疑说出來之后,得到的指点便是,让他前來天水市找楚老爷子,求他引见一位戴猪头面具的人。

只要他点头,别说三色石的危机,甚至就连三色石失踪的那位第六家的少爷,只要还沒死,他都能将人给找出來。

对于老友的话,大长老自然沒有半点怀疑。

他这位老友在寻常人眼中,不过是个带着八角帽,拿着小马扎,带个墨镜在那里装瞎子算命的老骗子,可是,在他的眼中,这老友实在是位江湖奇人。

他沒有名字,只是一直叫他,八爷。

得到了指点的大长老,连夜赶來天水,却也该是猪头面具男命不该绝,就在大长老前往楚园的时候,偏生撞见了暗影皇帝跟猪头面具男厮杀的一幕。

当时,猪头面具男脸上的半截面具虽然被切了去,可皇帝的模样,大长老却还是有印象的,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更何况皇帝在Z国这个历來属于三色石的市场上公然动手杀人,已经是对三色石尊严的最大挑衅。

而能够让皇帝跟另一个绝强高手联手击杀的人,岂能等闲。

所以,两下里一联系,大长老便猜到,很有可能这猪头面具男正让他碰上了,于是,他果断出手,这才有了上面一幕。

“立马去广济堂,快。”

大长老还不十分清楚,这天水到底是出了什么事,可是,久经风雨的他却还是嗅到了阴谋和死亡的味道,所以,立即让手下赶往三色石的一处秘密据点。

“大长老,您沒事吧。”开车的小弟微一拧眉,轻声道。

大长老缓缓摇头:“我沒事,不过是有些胸闷罢了,不碍的,倒是他,若再不赶紧施救,就怕來不及了。”

说着,他轻轻的咳嗽起來。

车子呼啸,广济堂离的本就不远,不过四五分钟他们便到了地方,大长老将猪头面具男抱下了车,那小弟自去将车子藏了起來。

对于那些手下,大长老并沒有过问,他手下的衣白如雪小队,最为精锐的人,全都留在了三色石的总部,跟在他身边的这些人,反而最强不过是一流高手罢了,这十六个人就算是全上,又如何能够挡的住皇帝这般绝世之才的剑锋。

此人必须要救活,否则,三色石就算是不毁灭在内斗之中,也绝不是暗影协会的对手。

大长老大踏步的走了进去,心中更是暗自下了决心,不惜一切代价,救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