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039章 楚园落幕

039章 楚园落幕

猪头面具男被救了,那边的韩雨也已经上了飞机,在了路上,李云东战死,可他手下的人却也冲破了阻挠,顺着他手臂所指的方向,开始了突进。

可是,楚园这边,也接近了尾声。

影子手中一把黑色匕首,人如狂龙,刀如怒矢,身形游走,就好像是一道怒波中的海舟,生生的带起一道血色的波浪。

可是,他身边的楚卫,却是在不断的减少。

就连其中一名化作了楚老爷子的小弟,也已经被那些灰衣人给放倒。

如今,在他的身边,只剩下了三个人。

遍体鳞伤,浑身染血。

影子闷哼一声,已经力竭的身形也禁不住一顿,右边的手臂更是脱体而出,一道血箭飞射而出,他眸子中却骤然射出极为璀璨的精光,左手瞬间捞住了落下的匕首,轻轻的一扫。

那名得手的超一流高手,暗影协会人马宫西宁冷撒李飞速后退的眼中,顿时冒出惊恐之色,他伸出了手,捂住了自己的咽喉。

奈何,那里已经被搅碎,鲜血不要钱似得从伤口处快速的喷洒而出,染红了他的双手,原本还充斥着无穷力量的身体,就好像是被戳破了的气球,顿时空瘪的难以支撑。

他的身子晃荡了两下,终究还是倒了下去。

四周正在进攻的灰衣人小弟,下意识的停止了进攻,明明是死士的他们,脸上却是挂着难以遮掩的恐惧。

他们怎么也沒想到,灭杀楚园竟然付出了如此巨大的代价,明明已经得手的他们,却在最后,愣是被四十余人的楚卫和影卫们,拼掉了近五十人。

这还是因为,他们中有六名超一流的高手,其中就包括两名百人队长,要不是这些高手的出手猎杀,只怕他们被干掉的人还要多。

楚卫和影卫们的表现,实在是太疯狂了,他们不是死士,他们是把自己当成了死人。

这些家伙们根本就沒想着今晚还能活着,所以,他们不在乎受伤,不在乎自己的性命,前仆后继,犹如飞蛾扑火,明知道是死,可是,他们也要火焰晃荡一下,让临死前的那一声噼啪之响,震撼敌人的灵魂。

他们要捍卫楚卫的尊严,要守护楚家的荣耀,因为他们就是楚卫,他们就是楚家人。

而那六名超一流的高手,除了一人被两组影卫奋不顾身的以螳臂当车的无上勇气拼了个同归于尽之外,还有三人全部死于影子一人之手。

影子,楚家最强音,在生命最后时刻所爆发的力量,彻底的震慑了这些來历神秘的死士和强者们。

不过,影子也知道,他最后的时刻也将來了。

“影子,投降吧。”一道冷漠的声音响了起來,随着他的身体移动,那些灰衣人立即让开了一条道路。

“就凭你。”影子傲然一笑,身受重伤的他,换了任何一人只怕早都已经倒了下去,可他却凭着最后一口气,硬是挺了下來。

此时的他,不再掩饰,便沒有了昔日的沉默,棱角峥嵘,傲气冲天。

“呵呵,楚家的人,永远都是那么骄傲,高高在上。”上前之人,自然就是血难,他微微一笑,目光嘲弄的望着楚家:“不过,再骄傲又能怎样,楚家还不是被我踩在了脚下,楚老头是通过密道走了吧,可惜啊,他是走不掉了,真想看看,他看见我的时候,是一副什么表情。”

“你是谁。”影子目光幽冷,如箭般冷冷的打量着血难,在他的记忆中,根本沒有见过此人。

血难哈哈大笑起來,笑声之中充满了疯狂:“我是谁,我是谁。”他抱着肚子,笑成一团,过了好一会,才陡然直起身子,大笑道:“我是一个小人物,在你们眼中,一个随时都能被碾死,被抹杀的可有可无的存在。”

“你是马三太。”影子目光悠然一缩,上一次静汐被掠走,回來之后韩雨曾经提及过这么一个人。

此人已经化身为血难,跟韩雨有着不共戴天之仇。

血难脸上张狂的神色顿时一冷,眼中的神色更是不断的变换,很久很久都沒有人再提起过这个名字了,好像就连他自己,都快忘了,自己以前还叫过马三太。

“想不到,您竟然还知道我的名字,我是不是该感到很荣幸。”血难嘴角露出一丝冷笑,缓缓摇头道:“我沒死,你们是不是很失望。”

影子缓缓摇头:“你不错。”

一个小混混,一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小人物,一个坐井观天不知道外界之大的混蛋,竟然能够走到今天这一步,而且,他从來都沒有放弃过自己的复仇行动。

甚至到今天,他更是一手覆灭了整个楚园,不得不让人感慨一句,一个人的人生际遇之转折,旨在是难以预测。

搁在以前,谁能想到,他会有今日的能力,就算是韩雨,也不知道吧,不然的话,只怕他当时就是将整个天水都翻个底朝天,也要将此人格杀了。

血难的眼睛微微一酸,沒有人知道他背负着多么沉重的东西,沒有人知道他活的是多么的黑暗,多么的压抑,多么的扭曲。

他沒有希望,黑衣就像是一座大山,越來越强,他要报仇的希望也越來越渺茫,很多时候,他也想过放弃,找个地方安安稳稳的过上一辈子。

可是他沒有。

他咬着牙,像条狗一样一路走了过來,他放弃了一个人可以享有的一切,他将自己变成了一个复仇的机器,他为复仇而生,为复仇而活,他的世界单调灰暗的能将人折磨成神经病。

他无数次将牙齿打落和血吞到自己肚里,沒有朋友,他自己开导自己,沒有希望,他就一点点的为自己创造希望,当别人泡妞的时候,他在拼命,当别人喝酒的时候,他在拼命,当别人在兜风潇洒的时候,他还是在拼命。

他在一路的荆棘之中蹒跚前行,能有今天的成就,不是谁给与的,而是他自己一点点拼出來的,他在无边的黑暗中,用自己的双手,生生的抠出了这一片天地出來。

不错,他当然不错。

可是,他现在所拥有的一切,沒有一样是他自己想要的,这,都是让黑衣给逼的,让仇恨给逼的。

“怎么,你该不会是准备给我跪下求饶了吧。”血难冷冷一笑,目光丝毫沒有变化。

影子淡淡的道:“楚家只有战死的影子,沒有投降的影子。”

“只是……”他眉头微微一拧,却沒有将心底最后的一丝疑问给说出來。

“不用拖延时间了。”血难却已经有些不耐烦了,影子刚刚提起的马三太那三个字,让他连享受胜利喜悦的情绪都沒了:“我不会给你们一点机会的,杀光所有的人,割断他们的喉咙。”

“嗬嗬……”影子咧嘴一笑,手猛然甩了起來,一道道寒光朝着血难便飞了过去,正是他极为拿手的飞刀绝技,他在今晚的厮杀中一直沒用,为的就是这一刻。

血难的身手,虽然只是一流高手巅峰,可是,他却很小心。

他一直很清醒,自己只是一个小人物,为了报仇,不会在乎自己的生死,可是,他又会十分珍惜自己的小命,因为他还沒有将韩雨杀死。

虽然他的身手,比起楚卫來也强不了多少,可他的这份小心,却是救了他的命。

他身子快速的向后退去,同时,两边的灰衣人却快速的扑了出來,噗噗……两名灰衣人胸口连中两刀,还有一名灰衣人后背中了两刀,而血难只是被第一把飞刀,射穿了他的耳朵。

鲜血淋漓中,他的声音暴躁响起:“杀。”

四周的灰衣人,奋然扑了上來。

影子和身边的三名影卫,慨然扑出,噗噗噗,三名影卫先后死在了乱刀之下,影子在干倒了四名灰衣人之后,也到了极限。

他的左手,已经被砍去,就连腿上也中了两刀,整个人已经站都站不住,坐在了地上,失去了再战之力。

可是,四周的灰衣人却也小心的停了下來,沒有人敢再贸然出手。

本以为能够顺利得手的,可是,脚下的四具尸体,显然给他们敲响了死亡的警钟。

影子抬起头,清冷的目光傲然四顾,冷笑长声道:“某家影子,自入楚园纵横二三十余年,不知道以手中匕首,斩杀多人颗人头,今日,倒也不算亏了,尔等记住了,你们的项上人头,也不过是暂寄颈上,他日,黑衣便会屠尽尔等,以报此仇。”

“你,也逃不掉。”他目光盯着血难,然后,用尽最后的力气,猛然一咬舌头,慨然自戕。

当他的头颅,狠狠的垂下,血难却是两眼微微眯起,沒有因为他的警告,而有丝毫的愤怒和慌乱。

他冷静的瞄了一眼手表,沉声道:“按照计划行事,你们两个,将黑衣前來救援之人,再都给我调回去。”

随着他一声令下,下面的人立即行动起來。

他手下的灰衣人一分为二,大部分直奔北海县而去,他自己却带了二十名灰衣人,在楚园布置一番,然后悄悄的藏匿了下來。

他,要等黑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