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042章 他是我的下

042章 他是我的 下

一次次的杀伐,让韩雨对于武道的理解,也越來越深刻。一次次的生死难关,让他已经一只脚踏入了绝顶高手的行列。

毕竟,他跟北庭剑心,皇帝这等绝顶高手全都交过手。对于绝顶高手的理解和认识,要比一般人深刻的多。

若是搁在他全盛时期,只怕不用逍遥一步,单单是凭借十绝战技,他连出五到六个动作出來,秦川也绝难幸存。

可现在毕竟不是他的全盛时期,不仅如此,身上的伤势,还对他的实力造成了极大的影响。甚至是大打折扣,以至于在和秦川的交手之中,竟然是守多攻少。

毕竟,秦川不是一般的超一流高手。身为暗影协会皇帝座下的第一高手,他也是有资格问鼎绝顶高手的人物。

所以,韩雨在发现缠斗难以短时间内解决战斗之后,立即果断的用出了逍遥一步。

传自无名神僧的逍遥一步,能够成为世界第一杀手的依仗和招牌,其强大是毋庸置疑的。就算是秦川,也难以对于这一招的理解越來越深的韩雨。

可是,韩雨的身体也的确是不在状态,所以,秦川虽然沒有躲过这一招,却毕竟是闪过了要害。

不过,韩雨毕竟是占了先机。

一招得手,他也顾不的会不会给自己留下什么后遗症,长啸声中,十绝战技强势出击。

秦川脸色微变,面对好似鬼魅的龙鳞匕首,他终于感受到了黑衣的可怕。

眼前的黑衣,明显跟情报中的推断一样,身上有伤未好,可是,竟然仍旧能够杀的他疲于招架,难怪皇帝回去之后说,若是让他成长起來,将是一个可怕的对手。

秦川手中的三棱军刺上下翻飞,好像是一条受困的怒蟒,在不断的试图撞破笼罩过來的牢笼一样。

当!

两人交手到现在,龙鳞匕首终于跟三棱军刺來了第一次的正面撞击。

秦川闷哼一声,潮水般的旋转劲道,顺着三棱军刺便涌入了他的双臂,带來一阵刺痛的感觉。他向后微微一退,眸子中闪过一抹冷冽的光芒,正想着拼命,可是,马上就想起了皇帝的吩咐。

來的时候,皇帝特意嘱咐了,让他保存实力。

这一次为了对付炎黄圣宗,获取楚家的那样东西,他们和教宗,还有炎黄圣宗中的那部分野心家合作,可是,日后他们毕竟还是要为敌的。

所以,秦川趁势快速的向后退了四五步。

韩雨微微一顿,面对秦川的突然示弱,他正想着是不是追杀的时候,身后却传來了一道凛冽的杀机。

微一转身,战神卡列夫已经好似大鸟一般,扑杀到了他的身后。手中的长枪,更是化作一道黑色的流星,朝着韩雨的脑袋便崩了过來。

这一枪要是挨上,只怕他的脑袋就得跟一个被砸烂的西瓜一般。

生死时刻,韩雨身子微微一拧,下意识的用出了十绝战技中的一个动作,身子陡然绷紧,手中的龙鳞匕首打着旋,快速的点了出去。

两道黑色的光芒,几乎是瞬间便撞在了一起。

韩雨闷哼一声,张嘴吐出一口鲜血,人便如同滚地葫芦一样朝后翻滚了下去。

“老大!”袁野惊叫一声,整个人就像是黑色的猎豹一样,奋力朝着韩雨杀了过來。

他的一双眸子都被狰狞的杀机和血色所布满,手中的草雉剑,生生快了好几分。三名围杀他的暗影协会的精锐杀手,还沒反应过來,便被他的草雉剑给抹了咽喉。

他的身上,却也多了两道伤口。袁野却像是失去了痛觉一般,两眼死死的盯住了卡列夫。

手中的草雉剑,看也不看的便朝四周划去。

两名刚刚偷袭得手的暗影协会小弟手中的武器,瞬间便被挑飞了出去。沒等他们反应过來,袁野的身子便冲了过去。而后,他们的咽喉再次爆裂,那是被草雉剑给划的。

袁野的速度,快到了极点。

四周的杀手,本來都是暗影协会的顶尖杀手,悍不畏死,可此时,他们的眸子中却不由自主的泛起了寒意。

对于袁野这种举手杀人,快若流星的身手和那一身的滔天杀机,生出了莫名的惧怕情绪。

可袁野却恍如未觉,此时的他,眼中,心中只剩下了一个人,那就是卡列夫。

任何人阻挡他追杀卡列夫,那都要死!

保护黑衣,是他的使命,是他曾经答应无名神僧的承诺。他沒有亲人,是无名神僧将他拉扯大,给与了他一个家。是无名神僧教会了他可以像一个正常人一眼的生活,给了他一个人的尊严。

可是,此时他如此拼命,却并不全是为了这个承诺和命令。

如果说他离开少林寺之前是一种生活的话,那从离开少林寺之后,他便是得到了新生。

虽然他自认为仆,可韩雨却一直视他如兄弟,如手足。

他们一起经历了多少的风雨?袁野在这风雨之中,渐渐的也找到了自己的理想和价值,找到了一个更加真实的自己。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韩雨在他的心目中,甚至取代了无名神僧的位置。

上一次,韩雨为斩天所伤,几乎送命。便是他來迟一步,为此,袁野曾自责的几乎想要一刀将自己干掉。

现在,他又如何能再眼睁睁的看着别人在他的眼皮子底下,來杀掉韩雨?

想杀老大,先干掉我!

此时,便是他唯一的念头。

袁野却沒有察觉,他的整个人的气势,在这样一种情绪中开始升华,他的身手,也超越了平时所能达到的极限。

绝顶高手!

刚刚一招将韩雨扫飞的卡列夫,正想要再次追杀韩雨,忽然感觉到了身后那道寒冷到让他都心头发毛的杀机,眼中禁不住闪过一抹难以置信的神色。

他快速的扭头,手中的铁枪更是趁势向后挑了出去。

在他的眼中,只见袁野的身形不断的放大,他身在半空,就好似冷漠杀神一般,握着草雉剑便狠狠的劈了下來。

当!

枪剑相交,袁野如遭雷击,整个人顿时被砸到了地下,嘴里更是大口的吐出了一道鲜血,竟然昏死了过去。卡列夫却也是浑身一震,不由自主的向后退了三步!

妈的,他竟然突破了?卡列夫望着袁野,眸子中闪过一抹骇然,可是,马上就被更为剧烈的杀机所取代。

如此强硬坚毅的敌人,如此可怕的天赋,绝对不能容许他活着。

卡列夫抬手一震,手中的铁枪竟然脱手而出,朝着袁野便刺了过去。他身形一晃,却再次到了韩雨近前,狠狠的一脚,朝着韩雨的面门便踩踏了过去。

退袁野,丢铁枪,杀韩雨,三个动作竟然一气呵成,恍如行云流水一般,此时的韩雨,见到卡列夫丢枪,他几乎是想也几不想,将全身的力量,全都灌输到了手中的龙鳞匕首上。

黑色的龙鳞匕首,化作乌黑的闪电,竟然追上了卡列夫的铁枪,当的一声响,龙鳞匕首插在了袁野的脑袋一侧,甚至还劈断了他的几根头发。

而卡列夫的长枪,却也被龙鳞匕首给撞到了另一边,铁枪沒入地面近乎一般,呜呜的在袁野另一侧的耳边颤抖个不停!

韩雨救了袁野,却也失去了自己起身的最好时机。龙鳞匕首刚一脱手,卡列夫便到了他的近前。一脚,狠狠的朝他便踏了过來。

韩雨两手成十字在胸前一架,喀嚓一声,坚逾钢铁的手臂,竟然生生被卡列夫给踏断了。韩雨的身子也在地上快速的倒飞出去。

五六名周围的黄泉堂小弟和两名天劫小弟,几乎沒有一点思考的拦在了卡列夫的前面,试图阻挡这个杀神。可是,迎接他们的却是一个几乎能充沛整个宇宙的拳头。

砰砰砰……

拦截的众人,纷纷被一拳砸飞,就连天劫也不例外。

卡列夫好像沒有遇到一点阻拦似得,再次來到了韩雨近前,抬起脚,又一次的朝着他的脑袋踏了过去。

韩雨只感觉这一脚,好像一座大山,陡然压了下來似得,充斥着无边的黑暗和沉闷的压力。

韩雨嘴角一勾,心中充满了强烈的不甘。

如果不是他身受重伤,他绝对不会如此不济!就算是杀不了卡列夫,可是,也足以给对方留下终生的印记。

可此时,他却是被人杀的毫无招架之力。

逍遥一步,无名心法,龙鳞匕首,十绝战技,易筋经哪儿一样不是这个世上最为顶尖的东西?哪儿一样过不是一个武者所追逐的巅峰存在?

要不是身体受伤,韩雨敢保证,自己早晚能成就绝顶高手,将卡列夫,皇帝等人光明正大的击倒!

憋屈啊!

韩雨眼中闪过一抹叹息似得光芒,意识一动,一道金色的光芒便从他的耳内飞了出來。

正是灭神蛊。

韩雨本是不想用它的,毕竟,就算是灭神蛊,也未必能够杀的了卡列夫这样的绝顶高手。可此时,他却顾不了那么多了。

要是卡列夫杀了他之后,腾出手去,他手下的众人一个也跑不掉。

他死了不要紧,总不能连累这么多兄弟。他相信,只要灭神蛊能够给与卡列夫产生危险,楚九等人便有几乎杀将出去。

灭神蛊大概是感受到了韩雨的危险,它翅膀一震,好似一道流星,朝着卡列夫的咽喉便投了过去。

就在此时,一道清冷的声音响了起來。

“他是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