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043章 狼来了

043章 狼来了

比话音更快而至的,乃是一道劲风。

好似针旋,又如风怒。

卡列夫的脚,还沒等踩出去,那劲风便到了近前。

卡列夫眸子中闪过一抹寒光,手中的铁枪,想也不想的便迎了上去。

当!

火星崩现,那一道劲风,顿时破碎成四道,其中一道,直接的朝着他的面门打了过來,剩下的三道,朝着三个方向飞了出去。

噗噗……

两名隶属于异端裁判所的精锐,顿时捂着咽喉,倒了下去。好有一人运气要好些,他恰在那飞來的劲风到來之前,侧了一下身子,本是想着协助同伴袭杀韩雨的,却因此捡了一条性命。

那劲风将他的耳朵击出了个窟窿,然后落到了地上。

叮铃铃的声音落到了地上,在这喧嚣的厮杀声中,竟然十分的清晰。

卡列夫脑袋快速的一闪,此时,韩雨已经趁机窜了出去。他则眼睛一扫,其内的瞳孔,几乎瞬间眯成了一条细线,落在地上的那个小东西,竟然是个石头碎块。

也就是说,刚刚向他袭來的那个暗器,就是一个小石头,结果被他的铁枪崩碎之后,竟然分成了四道,阻止了他,干掉了他的两名属下,还伤了一人的。

不,那石头也不是他崩碎的,而是对方早就藏有了暗劲。这他妈的得是什么样的技巧和实力?又是何等逆天?

绝顶高手无疑!

卡列夫的心略微一沉,举目朝着來人望去。

只见双方交战的公路一边,在无边的夜色背景中,正矗立着一位奇怪的年轻人,他穿着一件带有虎纹的坎肩,露在外面的皮肤,呈现出一种幽深的褐色。一头诡异的红色长发,恍若血海,散发着一股死亡的气息。

四周,一切都安静了下來。

就连正在呼啸的夜风,好像也突然停顿了下來,四周正厮杀正欢的小弟,也慢慢的分开,然后望向让他们心底产生沉闷感觉的所在。

一时间,所有人的目光,都盯在了这个少年的身上。

可他却好似沒有察觉,依然静静的站立着,写满沧桑的眸子,此时正静静的盯着卡列夫。

“你是谁?”卡列夫开口了。在这个世界上能够让他主动开口学问的人也不多,可眼前的这个少年却明显是属于其中之一。

“狼!”年轻人平静的回了一句。

此时,韩雨早就窜了起來,被十几名天劫紧紧的围在了一起。而楚九也带人将袁野保护了起來,冷冷的警惕着周围的动静。

听到少年的回答,韩雨的眉头略微一皱。

他终于明白,为什么跟踪天赋近乎妖孽的猎狗徐阀明,也无法追踪这个少年的身影了。这个年轻人给他带來的危险感觉,甚至比卡列夫和皇帝还要强烈一些。这少年狼竟然不是一位超一流高手,或者是一只脚踏入了绝顶高手行列的人物,而是一位实打实的绝顶高手。

徐阀明虽然天赋超常,可双方之间的实力差距已经远不是仅靠天赋就能弥补的了。

妈的,他不会是來杀老子的吧?

想到一开始的时候,从叶随风那里得知自己上了狼的黑名单,他还有些不太在意,韩雨便嘴里暗自发苦。

他还真是小瞧了天下英雄,如此广袤的世界,繁多的人口,有那么一两个妖孽般的存在,何其自然?

只是,单纯一个卡列夫,便几乎要了他的命。现在又多出这么一个生猛的人物,他的最后一点生机,也沒了。

哪怕是他用上了灭神蛊,干掉了卡列夫,已经有所准备的狼,也足以将他的脑袋摘了去,换成他通往至尊道路的天梯。

狼?卡列夫的嘴角微微**两下,他此时的心情并不比韩雨要强到哪儿去。眼瞅着就要干掉韩雨,就要完成任务了。杀死韩雨之后,他手下的这些人再清理起來,只怕连难度都沒有。

也就是说,他的计划基本上都能宣告胜利了。可在这时候,突然冒出來个劫道的,而且,表现出來的实力,就连他要忌惮三分,岂不让他心生郁闷?

当然,这些都是他心中的念头,这表面上却是一点也不会流露的。

轻咳一声,卡列夫用一种颇为柔和的语气开口了:“可是杀手榜上突然崛起,足以问鼎世界第一杀手之名的少年狼?杀了黑手党三号党魁和暗影协会狮子功的人?”

“还有教宗七大抠机主教中的一个!”少年狼平静的道。

一句话差点呛的卡列夫咳嗽出声,他故意沒提教宗中人,就是想透漏一个信息,那就是你杀了我教宗中人,此事我们也不会追究。

当然,也有点拨秦川和一干暗影协会杀手的意图。可是,却被对方一下连他也拉到了坑里,这让他有一种辛辛苦苦的挖个大坑,本想埋别人,可脚下的土一滑,也跟着陷了进去的感觉。

“我们早就已经查明了,撒克逊此人明为神的仆人,实际上却已经沦为了恶魔,他利用自己的职权,犯下了许多事情。就算你不出手,我们也已经打算开除了他抠机主教的身份,此事,教皇已经批准,只是还沒有來得及向世人宣布。”

卡列夫淡淡的道:“现在,他既然死在了你的手中,也倒是省了我们异端裁判所的一番手脚。我还想谢谢您呢!”

饶是韩雨并不知道,异端裁判所已经派出了好几位圆桌武士來探查狼的信息,准备将他猎杀來为撒克逊报仇,为教宗正名。

韩雨也忍不住赞叹起卡列夫的演技之高,脸皮之厚來,此人之无耻,实在是与他的身手一样,远非寻常凡人可比。

他就不相信,偌大的一个教宗,当世最为超卓的顶尖势力之一,被人杀了一个抠机主教如此重要的人物,还他妈的会表示感谢!

卡列夫心中也颇为郁闷,若换了一个地方,一个环境,他毫不介意跟狼來一场绝顶高手之间的对决。可是现在,却绝不合适。

先说韩雨未死,刚才在他那脚踏了过去的时候,他分明感觉到了一分危机感,也证明了韩雨还是有底牌的。单单是在这里耽误的时间过长,一旦暴露,只怕便要应付龙组还有东方禅门的追杀。

哪儿怕他是战神,是卡列夫,未必会陨落此地,也绝对不会好受。

至于他手下的那些人,更不用说了。

倘若是激怒了Z国这些超卓的势力,异端裁判所的这些精锐怕是一个也跑不掉,都要为韩雨陪葬!

所以,他不得不软化自己的态度,希望能够赢得对方的好感。在他看來,这个少年狼,最近刚刚接了刺杀黑衣韩雨的任务,从这一点上來说,跟他应该是站在同一条战线上的。

“不用客气!”少年狼回了一句,让卡列夫心中纠结的差点吐血。

哪儿个是真谢谢你了?卡列夫心中暗骂,脸上却挂着平和的笑容,此时的他,无论胸怀还是气质,倒是都有了一种悲天悯人的传教士风范。

“不知道这一次,狼兄弟前來,所为何事?”卡列夫轻声道。

“任务,杀黑衣!”狼很平静的又吐出了几个字。他的话不多,却干净利落,清晰的将他的意思表达了出來。

“是这样啊,”卡列夫眉头微微一拧,随即长声道:“若是换了一个人的话,或许我也不会答应。可既然是狼兄弟你开口了,也罢,这黑衣我便让与你了!”

“我杀人,不用让!”狼却并不买账。

卡列夫的眼中,闪过一抹恼火,妈的,你总得给老子个台阶下吧?

此时他都有些恨不能上前将韩雨干掉了,只是,要被狼给缠上,Z国他还能走的出去吗?

一念及此,卡列夫深吸一口气,点头道:“那是,黑衣本就是你的猎物。按照杀手界的规矩,你动手吧!我们绝不干扰!”

此时,卡列夫手下的人都要惊呆了。身为教宗异端裁判所的所长,被称为教宗最为黑心铁面,冷血残酷的战神,一向刚强冷漠,连寻常微笑都吝啬示人的卡列夫,什么时候变的这么好说话了,还主动的跟人称兄道弟?而且,这个人还杀了他们教宗七大抠机主教之一?

他们面面相觑,眼含不解,有的人甚至十分大逆不道的暗自心思,难道是战神大人被黑衣给打坏了脑袋?

那边的秦川,一开始也颇为奇怪卡列夫的态度。不过,略一琢磨他就明白了。卡列夫这么做只怕也是有难言之隐的。这狼身上散发出來的压迫气息,甚至比皇帝还要略重一线。

他这是想借刀杀人,这样一來,既能卖狼这样一个超绝杀手人情,还不用承担有人替韩雨报仇的后果!

这年头,不怕你身手高,也不怕你脸皮厚,因为你身手高,我便用厚脸皮算计你,利用你,你若是脸皮厚,我便用身手打服你!总而言之,都有对付的办法。

可身为一个绝顶高手,还有如此厚的脸皮,那就不是一般人所能对付的了。

这卡列夫倒是个极为危险的人物!秦川在心中暗自对卡列夫做出了如此评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