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046章 火焚楚园

046章 火焚楚园

韩雨的眼中,闪过一抹深深的自责和痛惜。一直以來楚九在他的面前,都是一位和蔼霸道,充满自信的长者风范,可是现在,却几乎要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了。

韩雨心中又何尝好受?只是,他这个人,越是在愤怒的时候,大脑便越是冷静的可怕。这是个人的天赋,也正因为如此,韩雨才会一步步的走到今天。

“九叔,这件事情我有责任。卡列夫说是血难所为,我向您保证,一定会杀掉血难,为楚家死难的兄弟报仇!”

韩雨说起血难的时候,也依旧平静,可是,身上激荡出的那种冷漠,却也是倾倒五湖四海的水,也别想洗的清了。

楚九激动道:“报仇?难道报仇就能让他们都活过來吗?你可知道,老爷子的身体一直不好?你可知道,这里有多少人,都是我一手栽培出來的,他们就像是我的孩子一般?他们那么年轻,现在却不明不白的死在了这里!你一个报仇,就能让这一切都像是从沒有发生过一样吗?”

韩雨脸上露出了痛苦的神色,楚九的话,就像是一记重锤,击垮了他心上那层虚弱的可怕的防御。

他咬紧了嘴巴,发不出一丝的声音,右手的指甲却已经握的将手心都刺破了,此时的韩雨多么想感受到手心中传來的痛苦啊。可是,他的人好像已经麻木了一般。

只有心中的懊悔和悲伤越來越清晰,恍如潮水一般,几欲将他淹沒!

“九叔,楚园出了这样的事情,我们大家都很难过,可是,你这么说老大也未免太过分了。那血难的确是我们遮天惹下的,可是,他手下那些人却是从哪儿來的?他们未必就是冲我们遮天來的吧?”黑白眉头微拧,冷声道。

他是后期加入遮天的,对于楚家并沒有太多的感情。至于对楚九,也仅仅是保持了对一位普通长者的敬意罢了。

他和白黑两兄弟都是傲气十足之人,可以说除了宋半城之外,他们唯一所敬服的,就是韩雨了。自然对楚九这种伤口撒盐的行为十分的看不惯。

韩雨眉头微拧,正要喝止。

楚九却已经脸色微变,狠狠的瞪着他道:“小子,你这是什么意思?难道他们……”

显然,楚九这时候心情很不好,对黑白的话也表现的十分激烈。

可是他的话说了一半,脸色便微微一变,不再说话了。

韩雨有些纳闷的扫了他一眼,却见楚九忽然轻叹道:“我知道了,匹夫无罪,怀璧其罪!黑衣,刚才九叔心情不好,你别往心里去。这小子说的对,也许楚园有今天,跟你并沒有多少关系。”

“九叔……”

“我说的是真的。”楚九转过身,望着一片死寂沉沉,满是血腥的楚园,萧瑟的背影充满了落寞的悲伤:“楚家有一样东西,外人垂涎已久了。这一次,只怕也是暗影协会的人利用了血难对你和遮天,楚家的了解罢了。”

“他只是别人手中的一把刀,刀子需要断,可是,握刀的人才是真正的凶手!你小子以后也要小心了,要知道那些人东西沒到手,他们是不会善罢甘休的。”

韩雨眼中闪过一抹黑色的冷光,平静道:“就算他们想要善罢甘休,我也不会同意的。暗影协会,我灭定了。”

“嗯,我相信你。不过,那样东西乃是老爷子祖上传下來的。绝对不容有失。我要你发誓,要用你的生命來守护它!”楚九陡然转身,沉声道。

韩雨微微一顿,忽然缓缓的摇了摇头。

楚九脸色一沉:“怎么?你不同意?”

“九叔,不是我不同意,而是您说的那东西是什么,我根本就不知道!”

“什么,难道老爷子沒有将那东西交给你吗?”楚九愕然,显然是沒料到会是这么一个答案。

韩雨此时的心情,已经被楚园的惨状所填满,有些浑噩的道:“什么东西?”

楚九两眼紧紧的盯着他,韩雨此时也反应了过來,望着楚九:“您说的那东西,很重要吗?”

“你竟然不知道?”楚九愣了一下,忽然道:“也许是老爷子沒有给你点明吧。楚家乃是西楚霸王的后代,昔日秦皇统一六国,曾经抢尽了天下的神兵,典籍,瑰宝。可以说,秦朝和它以前整个华夏的精萃全部集中在了那里。”

“西楚霸王获得了整个秦皇宝藏。黄金,白银堆积成山,珍珠美玉多不胜数。花是根本花不了的,所以,他便让人将整个宝藏都转移,藏了起來。然后,制作了一张藏宝图,将藏有宝藏的地方留给了他的后人。”

“您是说,暗影协会是冲着这宝藏來的?”韩雨总算是反应了过來。

楚九眼中闪过一抹冷冽的光芒,寒声道:“若非如此,楚家又岂能会被人给盯上?”

韩雨总算明白了,难怪幽冥会会盯上楚家,倭国人也会盯上楚家,原來有一笔富可敌国都难以形容的巨大财富在等着他们。

在血难从倭国发难之后,韩雨他心中也一直有个疑问,为什么他会突然多了这么多死士。现在总算是明白了。定然是暗影协会无意中发现了血难跟他之间的关系,所以,才会被暗影协会委以重任。

遮天跟楚家因为他跟楚颜的关系,已经休戚相关,荣辱一体。想要找楚家的麻烦,当然要先削弱他的力量。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谁能想到,楚家传承这么久,竟然也会倒在了这句老话之上?

“这些东西往大了说,那是属于整个Z国的,往小了说,乃是楚家千年几十代人的守护。千多年來,不知道有多少楚家人为此丢失了性命,可依旧守着这个秘密,所以到了你这一代,也绝对不容有失!”楚九沉声道。

“九叔放心。虽然爷爷从來沒有跟我提起过这宝藏的事情,可只要我还有一口气在,就绝对不会让他人染指,令楚家蒙羞!”韩雨正色道。

楚九深深的望了他一眼,终于缓缓的点了点头。正想说话,不想远处突然响起一阵猖狂的笑声:“牛笔吹的挺大啊,不令楚家蒙羞?现如今,还有楚家吗?”

韩雨和楚九等人齐齐的抬起头,尤其是黑白,两眼瞬间朝着声音传來的方向扫了过去,身子微一侧步,挡在了韩雨身前。

周围的几个天劫小弟,更是快速的从两边向前包抄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