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047章 极限之怒

047章 极限之怒

“你妈的,快点放火!”血难冲着下面喊。

在他下方不远的地方,是两名灰衣死士。毕竟楚园太大了,他让手下的人佯攻北海县,做出扑杀韩雨老家的架势,使得训练场的小弟,大部分都朝着训练场赶了过去。

这样一來,他留在了身边的人便少了。

寥寥十几个人,如果不是他们提前在楚园做了安排的话,只怕想要烧掉楚园,根本是做梦!

此时,见到韩雨他们快速的朝他冲杀了过來,血难顿时急了。

“可是,还有人沒有退出來!”

放火的那些灰衣人,为了能够困住韩雨等人,连他们自己也困在了火圈里。此时,正跑在韩雨他们前面大约三十米的地方,快速的冲了过來。

这两名灰衣人显然是想等这些同伴过去之后,再用身边的几桶火油将这个唯一的出口封死,做成一个巨大的火圈。

虽然他们都是死士,可是,这样眼睁睁的将同伴也烧掉的命令,他们多少还是有些迟疑!

而这,却终于使得楚九等人抓住了那一线生机。

“射!”跑在最前面开路的几名天劫一声厉喝,几人齐齐的将手举了起來,远程三连发劲弩立即扣动,顿时,十几根利箭,朝着前面的那些灰衣人有五六个应声倒地!

血难一见急了,整个人的身子几乎都要从里面挤了出來:“我让你放你就放,不然,我现在就宰了你!”

那两名小弟闻言哪儿还顾得这许多?立即将油桶推到,火油顿时和周边连成了一片,火焰滔天而起,整个楚园似乎都被火焰给吞噬了一般。

空气中,更弥漫着尸体燃烧之后散发出的臭气。

“走!”血难二话不说,立即将身上的衣服扯了下來。在他的身上,早就换好了遮天的制服。显然,这货是早有准备。

知道火焰一起,遮天定然大乱,正好能给他浑水摸鱼的机会。

眼瞅着就要冲出去了,前面却突然起了大火。七八名正在奔跑的灰衣小弟,顿时知道自己被抛弃了。

不过,这些人倒也不愧是死士,一咬牙竟然放弃了搏命,转身面对着韩雨等人,冲了上來。竟然是要死,也要阻止韩雨他们逃脱!

“他妈的,这些王八蛋不要命了?”黑白一见,气的顿时骂出声來。

“老大,我们先走一步了!”一名天劫小弟陡然加速,嘴里厉喝一声:“天劫荣耀!”

两腿狠狠的一蹬地,合身竟然扑住了一名灰衣死士,两人抱在一起,滚入了旁边的火焰之中,顿时,一声凄厉的叫声响了起來。

“天劫,荣耀!”前面开路的几名天劫,纷纷效仿。一时间竟然愣是将几名灰衣人全都拉到了火海,來了个同归于尽!

剩下的几人,则硬生生的朝着前面的火海滚了过去。一路碾压,那火焰在他们的滚动下,竟然微微弱了许多!

“冲!”黑白两眼猩红,差点沒被这一幕刺激的落下两滴英雄泪來。他知道,这是自己的小弟用死亡换出來的生路,当下用出了吃奶的力气,驮着韩雨飞快的从那两名小弟滚动着的通道中快速的窜了出去。

而后面,更有两名天劫死死的顶在了韩雨的身后。他们挥舞着手里的衣服,使劲拍打着韩雨身上的火焰。结果,韩雨才刚脱离出了火焰的范围,他们的身体便倒了下去。

张辉是一名天劫,他本是墨者行会的一员,加入天劫之后,一直默默无闻。可是,这却不代表他就忘却了自己的使命。

无论是墨者还是天劫,荣耀即吾命!

所以,当他快要冲出火海,却发现身边的一名黄泉堂精锐小弟身边的火焰窜了起來的时候,他想也不想便窜了过去,一把抓住了那名小弟的后领,抬手将他甩了出去。而这么一耽误的功夫,他自己却已经被火海所吞噬!

荣耀!

张辉倒了下去,死死的咬住了嘴巴,愣是一声也沒吭……

停下脚步,望着身后熊熊而起,不断的朝里烧去的火焰,望着沒能冲出來的兄弟,被烧成了火人,所发出的最后一丝声音,望着身边只剩下了十來个灰头土脸的人,黑白的眼皮再也无法承受住这种生存的重量,咸咸的心情终于落了下來。

“艹!”他张大了嘴巴,狠狠的吼了一声。

楚九脸色也难看到了极点,脸上的肌肉突突直跳。

“现在将我放下來吧!”韩雨声音平静,可是,倘若你忽略那噼啪燃烧的火焰声,定然能够从他的声音中听出那份颤抖來。

黑白将他放下,目光无意中瞥见,韩雨的左手都已经彻底的拧了过來。他这才知道,韩雨的手臂早就断了。刚才他因为焦急,将韩雨强行驮了起來,结果,无意中将韩雨的这条受伤的胳膊,别了起來,而韩雨一声不坑的承受着。

“老大……”

“你带人去追杀血难,看能否将人留下!”韩雨静静的站在火焰旁边,熊熊燃烧的烈焰,将他的眸子都映照的好似有两团烈火在其中燃烧着一般。

黑白张了张嘴巴,似乎想说点什么。楚九截口道:“你去吧,黑衣有我照看着,不会有事的!”

黑白也知道,现在的韩雨看起來平静,可他的心中只怕早就已经要疯狂了。无数楚卫的遗体被毁,楚园被焚,血难当着他的面,让十多名天劫蒙难,换谁也难以承受!

所以,他默默的点头,二话不说,点了六名几乎沒受什么伤的小弟,朝着血难刚刚才离开的方向追了下去!

在外面,猎狗徐阀明和遮天的一干小弟们,几乎都要疯了。

老大进去了,楚园却突然着火了?

“快,都他妈的进去救人,快!”徐阀明脸色铁青,狠狠的催促着,他自己则一名小弟的手中,接过了水桶,狠狠的朝自己头上一浇,便溜着火焰的外围,一路喊着冲进了楚园。

后面,遮天的人马都已经行动了起來,灭火,找人!

楚九身子微微一动,嘈杂的声音便传了过來。他静静的走到韩雨身边,望着滔天火焰,有些失魂落魄的呢喃道:“沒了,这回楚园彻底沒了!”

“不会的,只要我还活着,楚园就永远不会沒!”韩雨微一闭眼,转身就走。

旁边几名是被火灼伤的黄泉堂小弟,则冲着徐阀明等人的方向喊了一声。搜寻的众人,立即看见了韩雨**而出的身形。

一时间,就连徐阀明这样一向在遮天被誉为心狠手辣,好似明朝东厂大公公一般阴狠的存在,都忍不住激动起來。

“老大,您沒事吧?”徐阀明上下打量韩雨半晌,直到确认他沒缺胳膊少腿的,这才稍稍安下心來!

“尽量救火!”韩雨略一点头,只留下了这四个字,然后便径直从他身边走了过去。

徐阀明微微一愣,感觉到老大的态度似乎有些不对。

按理说,楚园被灭,他又遭遇狙杀,这又差点遭遇毒手,无论怎么讲他都应该有着无限愤怒的理由才对。可现在,韩雨却偏偏冷漠的仿佛沒事人似得。

这是要哪儿出?

徐阀明暗自吞了一口干涩的唾液,不管是闹哪儿出,他知道,一场真正的暴风雨将要來了。事出反常即为妖啊,此时的老大,才是最可怕的吧?

楚九也定定的望了韩雨的背影一下,举步跟在了旁边。

“你小子心中有什么情绪,就发泄出來吧,这样不怕吓到身边的人吗?”楚九淡淡的道。其实他也跟韩雨一样,将楚园的覆灭大仇放在了心底。

韩雨顿住,目光望向被大火映照的通红一片的夜空:“如果哭能让楚老安然无恙,让楚园重回昨日,让死难的兄弟复活,我宁愿今生流泪不止。”

说完,他又重新迈步。

大约十多分钟之后,黑白赶了回來:“老大,那小子早有准备,让他给逃了!”

韩雨脸色平静的略一点头,好像是早就知道会是这么一个结果了似得,什么也沒说。实际上,这一路走來,血难的成长也极为的惊人。

到了现在,韩雨已经将他放到了跟李德波等人同样的高度上。甚至,还要危险的多。因为站在他身后的,是暗影协会,教宗这样举世无匹的超卓势力!

遮天的人在尽量救火,很快,消防车和警车也赶了过來。

方文山静静的走到韩雨身后:“黑衣……”

他有点不知道该怎么开口了,感受到了道上的压力,方文山秉承着上面观察为主,控制为辅的原则,收缩警力,一直冷眼旁观。可是,沒能在第一时间察觉楚园的巨变,他还是失职了。

现在,他最担心的还是韩雨会暴走。一旦他下令,那遮天数万热血小弟,势必会应声而从。如此鲁莽的大规模行动,会带來什么样的后果?就连方文山也不敢想!

所以,他快速的扫了韩雨的表情一眼,略一沉吟才道:“不管你做什么决定,我希望你能多想想跟你的那些人。另外,天尊马上就到了。他让你等着他。”

韩雨站着,沒有动:“嗯,我等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