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051章 征途再起

051章 征途再起

站在老者对面的,是一位中年人,看面貌在四十岁左右,脸色略显蜡黄,不过,一双深邃的眸子,却好似能够包容万物一般,整个人虽然只是平静的站在那里,却犹如一把古朴之剑,隐隐的透着一种让人窒息的气势。

听见老者的询问,他立即开口了:“二长老那边,的确跟暗影协会和教宗有过接触,想來是参与了,不过,我们沒有证据,所以,咳……”

声音犹如金戈铁马,透着一股无法形容的神韵。

可是,对面的老者,目光中却露出一抹担忧之色,那一声浅咳,若是放在一般人身上,自然沒什么大碍,可是,身为一名绝顶高手,那问題就不简单了。

不过,老者却并沒有在这个问題上纠缠,只是拧眉,轻叹道:“这么说來,他们还是沒有放弃吗。”

“只怕是这样的,老爷子,该有个决断了。”中年人建议道。

老者眸子中闪过一抹不忍,二长老乃是圣宗内部延续下來的家族啊,圣宗能有今天,二长老和他所在的家族,可以说是最大的功臣。

若非如此,宗内为什么会有那么多人依附在他们身边。

二长老的孙子,秦傲天也的确是个出类拔萃的人才,只可惜,此人看似宽宏雅量,实际小肚鸡肠,沒有容人之量,可以与之共患难,却绝难共富贵,若是圣宗落在这样的人手中,只怕早晚都要为他人所吞沒。

而他绝不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老者眼中闪过一抹决然凌厉之色,冷声道:“嗯,他们的势力扩张的厉害,又跟教宗,暗影协会拉上了关系,我们若是贸然动手,只能给他们造成联手的契机。”

“所以,我们不动手,还是按照原先的安排行事吧,你传下圣主令,就说他们抢走了大秦宝藏的藏宝图,让老二他们去跟暗影协会的人先斗一斗吧。”

老爷子的眼中闪过一抹骇人冷光:“虽然老八将小屠龙给救了,可是,黄金狮子家族竟然敢动我圣宗的屠龙尊者,要不给他们一点教训,他们还真以为,咱们已经沒落到连他们也镇不住了。”

“黑衣那边你要多加注意,必要的时候,跟唐家那小子联系一下,总之,绝不能让黑衣出事。”

“是。”中年人眉头微拧,虽然对这个绝顶并不十分满意,可是见老爷子已经做了决定,知道已经无法更改,略一点头,见老者沒什么吩咐了,这才转身下去。

老爷子手指有一下沒一下的敲打着,神色凛然,也不知道在想着什么。

而就在数千公里外的一处小岛上,一艘小渔船正在岛边不远的地方漂泊着,船上,一位看上去六十多岁的老者,正在凭船而钓。

在他的身后,一位中年人和一位年轻人正恭谨的站在那里。

他们容貌近乎百分之八十的相似,显然是父子。

“卡列夫竟然袭击了遮天的老大黑衣,而暗影协会的皇帝则跟那个带了猪头面具的人动手,看起來我们的猜测沒错了,那个猪头面具男就是这一任的屠龙尊者了,黑衣十有**是老东西找的接班人。”

年轻人头上的黑发,在海风中轻轻舞动,露出了一张英俊到了极点的脸。

封不动,李德波,轩辕小楼等人都可谓是年轻一代中的翘楚了,不论是他们的身份,地位,单是指他们的容貌,那也是一顶一的绝顶帅哥,可是,眼前这人比起他们,却还要英俊几分。

只见他剑眉星目,鼻润口正,璀璨的眸子深邃如墨,隐透寒光,他两手略微背后,静静的站在船上,船体随海浪轻轻拂动,可他的两腿,却犹如老树生根一般,和船体紧紧的连在一起,纹丝不动。

他的嘴角,挂着邪魅的笑容,一丝慵懒和自信,就那么随意的洒在了他的身上,那种高贵儒雅的气质,只怕李德波等人拍马也追不上。

气质这东西说起來有些飘渺,可谁都不能否认,它是真的存在的,而且,因为每个人不同的身份,地位,和经历而不同。

如果说轩辕小楼等人是公子,是贵族的话,那眼前这个年轻人,毫无疑问便是皇族。

“爷爷,我去结果了他吧。”年轻人微微一笑。

“傲天,你还不服吗。”老者沒有回头,可是,却将少年的心思全都猜了个通透。

“我就想看看,到底谁还能比我更适合接掌炎黄圣宗。”秦傲天毫不在意的一笑,傲意十足:“如果我亲手杀掉他的话,我想,宗内那些人会更清楚的看到,谁才是最强之人。”

“带上圣皇卫,别玩太大了。”老者头也不回的点头,同意了。

“知道了,爷爷。”

说着,他纵身而起,两手抄住了两根竹竿,在身子落下的刹那,左手的竹竿,轻轻的点到了水中,身子竟然便跃了起來,另一手的竹竿再次点出,不过三四下的光景,竟然就横跨了二十多米的海面,两脚轻轻的踏在了沙滩之上。

他两手超兜里一插,哑然一笑:“听说他身边有三个不错的姑娘,这或许是个不错的旅行。”

深邃的眸子中微微眯了起來,嘴角那丝邪魅的笑容却越发的浓郁了。

“爹,您这是准备动手了吗。”中年人眉头略扬:“是不是太早了点。”

“早,不早了,暗影协会和教宗现在又蠢蠢欲动了,尤其是暗影协会,竟然还雪藏了一个绝顶高手,就连这一代的屠龙尊者都差点灭在了他们手中,我们若是再耽搁下去,那老家伙怕是会动用圣主令來迫使我们就范的。”

老者微微一笑,目光略微抬起,望着远处广袤的湖面,淡淡的道:“他以为安插了老四在我们这边,就一定能赢了,呵呵,早点结束了内斗,我们也好掌握圣宗,有傲天在,我们秦家势必会走上巅峰,迎接前所未有的荣耀。”

“是。”被自己老爹说的热血沸腾,中年人的眼中,也闪烁起强烈的渴望。

幽冥会中。

剑血静静的矗立在下方,脸上带着眼镜,整个人的身上都透着一股凛凛寒意,看上去犹如杀神一般,丝毫不比站在他身边的血无殇逊色多少。

很难想象,一个女孩子化妆成一个男人,还沒有破绽,是多么不容易的一件事情。

李德波此时端坐在主位之上,声音阴冷:“这一次,黑衣招惹了极为强大的敌人,手下伤亡惨重,就连楚园也被人给连根拔起,正是我们的机会,这回,我让你跟血无殇一起,前去狙杀李归來,记住了,务必将他干掉。”

“少帅放心。”剑血只是冷冷的应了一句,目光在血无殇的身上一扫,转身便向外走。

血无殇略一拱手,也走了出去。

等两人离开之后,里面的内间之中,忽然走出了一个人來,正是百里谋。

李德波一看见他,便急忙起身,面带狐疑道:“百里兄,你说剑血是女的,到底是从哪儿判断出來的,为什么我一点也看不出來。”

百里谋微微一笑,眸子中闪过一抹猥琐之色:“呵呵,少帅兄,我这人有一个天赋,那就是闻香识女人,虽然他百般遮掩,可是,那种处子的幽香却瞒不过我的眼睛。”

“哦。”李德波的眼中,还是露出狐疑之色。

百里谋却是轻笑道:“我让人调查过了,从年龄上來判断,与之相符的,只有当年纳兰家的遗孀,名叫纳兰柔的那丫头了,而且他的剑法极为精妙,与当年纳兰家的的剑法有着极大的相似度。”

李德波闻言神色微微一变,炎黄圣宗的情报能力实在是太强了,就连他都还沒有查到剑血的底细呢:“百里兄手眼通天,令人佩服,如果她真是纳兰柔的话,那隐在我身边,只怕是为了要调查清楚纳兰家跟第六家当年的变故了。”

“纳兰家的事情,乃是轩辕家所为,第六家是三色石的长老反水。”百里谋右手在下巴上轻轻托住:“小丫头是在报仇了。”

“呵呵,那可惜了。”李德波微微一笑:“三色石如今是我的盟友,他注定是沒有机会了,若是我们稍加引导,倒是可以让他跟轩辕家拼命。”

百里谋微一摇头:“只怕他不愿意啊。”

在李德波惊讶的目光中,百里谋缓缓道:“他曾经在天水市接触过黑衣了。”

“什么。”李德波眼中闪过一抹厉色,冷声道:“你说的可是真的。”

百里谋却笑眯眯的道:“楚园都灭了,难道少帅还不相信我的实力吗。”

李德波忙道:“不,我当然相信百里兄,只是,那黑衣敢接受他吗。”

“三色石屡次刺杀过遮天,又是我们的势力,黑衣不管怎么说,都有理由灭掉三色石的,至于轩辕小楼,就更不用说了,只要他能证明自己是纳兰柔,那就代表他们有共同的敌人,黑衣也是一方枭雄了,岂会拒之门外。”

百里谋脸上带着自信的笑容,缓缓道:“对了,忘了告诉你,我已经让盟中的杀手,暗中将三色石的驻地,透漏给他了。”

李德波微微一怔,马上就反应了过來:“诱敌深入。”

百里谋深深的看了他一眼,深邃的目光好像将李德波看透了似得,意味深长的道:“哈哈,少帅兄的反应,果然是敏捷啊,沒错,黑衣不是想要灭掉三色石吗,我们就给他机会。”

说着,他的眼中忍不住闪过一抹凶光:“妈的,也不知道是哪儿个纱布,竟然让狼去杀黑衣,结果,非但沒将人杀了,反而让他从战神的手中逃了一命,这运气可真他妈逆天了,不过,黑衣的好运,也要到此为止了,这一回,黑衣必死。”

李德波面带笑容,连声点头,心中却升起一股疑问,这小子似乎对杀死黑衣的兴趣,陡然大了许多,难道,这里面还有什么他不知道的事情不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