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055章 见过少主

055章 见过少主

韩雨在家里住了三天,这三天,他一直陪在家人和三女身边,用尽了浑身解数的來哄着楚颜开心,

当然,晚上住的时候,她是跟楚颜一个房间的,虽然楚颜也想要将他朝静汐那边赶,可是,静汐却主动的拒绝了,这个时候的楚颜,才是最需要人陪的,

对此,韩雨自然也就只能对两女说对不起了,

沒有女人是一种痛苦,可是,女人太多了也是一种痛苦,明明有着三个如花似玉的老婆,韩雨却这样愣是素了三天,那种境界,也绝非一般人所能拥有的,

相聚是短暂的,韩雨到了该回去的日子,

早早的三女便陪着他來到炼油厂,到了开出的湖泊上,滑着小船钓鱼,等到中午,吃了一顿鲜美的鱼汤之后,她们一直故意不提的时刻,还是來了,

“我该走了,”韩雨轻声道,

“不回家跟爸妈道别了吗,”楚颜眼睛微红,她使劲的忍着,可是心中还是难免的升腾起酸涩难当的委屈,

好男儿志在四方,无论如何,我也不能成为他的拖累,楚颜心中这样一遍遍的告诉着自己,这才沒有让眼泪流下來,

韩雨直接将她抱在了怀里,就当着静汐和楚颜的面,然后扭头在楚颜的耳边低声道:“不了,我早晨的时候就已经跟她们告过别了,家里的长辈可能有些啰嗦,你别往心里去,等我办完了手头的事情,我一定好好的陪着你,”

“嗯,”楚颜身子微颤,使劲的点头,用手勾住了韩雨的脖子,

“行了,行了,瞧你们两个,又不是什么生离死别,至于弄的这么有气氛吗,”墨雨心扬声了,嘴角带着浅浅的笑容,显然,她是在努力冲淡这种离别的淡淡伤感:“黑衣,你这次出去,可别忘了贯彻我们的指示,不然,小心我们姐妹联合起來教训你,”

“还有,别忘了跟武柏说一声,他要是再朝我的酒里兑水,我就去将他的酒窖给砸碎了喂猪,”

“知道了,小酒鬼,”

“去你的,你才是酒鬼……”墨雨心话沒说完,韩雨便一下抱住了她,怀里的身体在略微僵硬之后,瞬间软了下來,

“替我保护好他们,”韩雨在她耳边低声道:“也要保护好自己,”

“嗯,”墨雨心鼻腔里溢出一个音符,便沒了动静,韩雨略微后退,双手捧着她好似冰霜铸就的脸颊,目光落在了她莹润的红唇上,略一迟疑,便义无反顾的吻了上去,

清凉的触觉,带來的却是灵魂深处的颤抖,

墨雨心睫毛微颤,韩雨刹那间便离开了,两眼紧紧的盯着她的眸子:“颜儿和静汐我都已经吃了,现在,就剩下一个你了,”

“要死了,你说这些,”墨雨心的脸颊本就已经泛红,好似喝多了老酒一般,闻言更是刹那间红了起來,犹如一抹晚霞,分外动人,

韩雨禁不住哈哈大笑,又跟静汐一记深深的拥抱,只说了两个字:“等我,”

“嗯,”

韩雨忽然生出一股强烈的成就感,眼前三女婷婷而立,每一个都是举世无双的佳人,能够拥有一个便是人生莫大的幸事了,而他却拥有三个,三个深爱着他的女人,这是何等的幸运,

只冲这一点,不管面对什么样的敌人,他也不能倒下,少娘狼不行,教宗不行,暗影协会也不行,至于幽冥会和龙皇会,嗯,至少在韩雨的心中,他们已经不再是自己最大的敌人了,

“好了,我的美女们,等着我去为你们打下一座大大的江山,然后带着你们逍遥快活去,拜拜了您呐,”韩雨冲着三人挥手,转身朝野兽走了过去,

“黑衣,”静汐喊住了他,

韩雨扶着车门站住,三女齐声道:“小心点,”

三种不一样的声线,却透着一样的关心,

韩雨哈哈一笑:“放心吧,”说完上了车,直接关上了车门,

车子发动就走,后面胖子不知道从哪儿冒了出來:“额,大哥,等等俺咧,”

只见这家伙扛着一头猪,吭哧吭哧的追着车子跑,

车子一下刹住,韩雨皱眉道:“胖子,你扛这玩意干什么,”

“吃,”胖子简单明了的回了一句,

韩雨无语啊,你扛一头活猪吃啊,

“不行,车上不放这玩意,太脏了,再说,万一要是拉车上怎么办,”

“木事,”胖子很痛快的将猪朝腿边一放,然后,一拳头砸了过去,那猪闷哼一声,顿时腿一蹬,挂了,

“俄抱着,”胖子很懂事的将猪朝怀里一搂,上了车,

三女看的禁不住花枝乱颤,娇笑不已,单冲这一点,韩雨对胖子的举动,也再也生不出半丝火气,

……

到了天水,韩雨径直到了训练场,

“老大,您可回來了,”叶随风一看见他,顿时站了起來,

韩雨见他脸上略带笑意,也不着急,笑道:“怎么了,出什么事了,”

“嘿,今天早晨的时候來了几个人,说要见您,”叶随风低声道:“我已经将他们安排在隔壁了,”

“哦,什么人,你问了沒有,”韩雨扫了他一眼,心中也有些奇怪,

叶随风摇头:“他们什么也不说,就说找您,或者找袁野,我刚刚已经通知袁野了,这小子大概也快要到了,”

“嗯,袁野的伤已经好了,”韩雨惊喜道,

叶随风笑着点头:“应该是沒事了,要不是老船压着不允许他出院,只怕您前脚刚走,他后面就跟着出來了,听说老船本來还是不答应的,结果,袁野给了他一拳,愣是将咱们的大神医揍了个趔趄,差点沒趴了,”

韩雨笑骂道:“这个臭小子,回來非骂他不可,怎么什么人他都敢揍,”

不过,他心中倒也跟叶随风一样,确定袁野的确是好了,那邵洋的身手他们是知道的,一手石针绝技就不说了,单论动手,只怕胡來那个级别的都未必能是他的对手,袁野若是沒有彻底恢复,想打他一个趔趄,还真不容易,

“走,先看看你说的这几个人,”韩雨轻笑道,

叶随风点头,陪着他到了隔壁,打开房门:“几位,这就是我们的老大,黑衣,”

韩雨目光一扫,但见房中站着八个年轻人,一个个的神光充盈,气势凛然,甚至领头的一个,连他都忍不住微微拧眉,生出一丝警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