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058章 血色黎明

第058章 血色黎明

“老大,前面发现了陷阱,应该是到地方了。”

森林深处,陆辉一脸恭敬的站在韩雨面前,在他的旁边,则是如今已经成为他得力助手的司徒逍遥,陈光等人。

得知了韩雨要用人的消息,陆辉毫不犹豫的将刑天雇佣军交给了自己的副手,然后亲自带着袁伟强等悍将和两百精锐赶了过来,听候调遣。

此时,便是袁伟强带人在最前面探路,作为他们行动的尖刀。

此时,天色已黑,树冠深处偶尔的枝叶中闪烁的斑点星光,根本就起不到多大的作用,丛林之中三米之外,几乎就看不清人形了。

而这时候,韩雨他们已经在丛林中,走了四天。

这四天,他们剿杀了两伙毒贩,一伙猎头佣兵,然后以弧线行程近两百公里,而如今,总算是找到了地头。

“哦,让你的人负责警戒,其余的人原地休息两个小时。”韩雨沉声道。

“是。”陆辉答应一声,立即命令了下去,有了刘宋聪的加入,现在的刑天雇佣军有了自己的一套联络装置,自成系统,抗干扰力强,即便是在电波侦察的仪器面前也能够做到隐形。

做完这一切,他又静静的站在了那里,如今的刑天雇佣军,已经跻身为世界十大巅峰佣兵组织的行列,身为这个组织的首脑,陆辉却依旧保持着一名军人的本色。

服从和忠诚。

“嘿,老大,啥时候让俺们几个回来啊。”司徒逍遥凑了过来,笑眯眯的道。

“怎么了,你们的军长克扣军饷了。”韩雨扫了他一眼,这小子经历了战火的淬炼之后,整个人越发的精悍,隐隐的有了一种铁血悍将的味道。

毕竟,在非洲战场,刑天雇佣军一共大小打了七十六场,有过酣畅淋漓的胜利,也有过深处绝地的反击,每一次的战斗,都可谓是一次生死的洗礼,这也使得他们的成长,格外惊人。

“那倒沒有,不过,我个人更喜欢用刀子玩生死相搏,玩枪,总是少了点酣畅淋漓的痛快。”司徒逍遥挠挠头,笑呵呵的道:“而且,我好久沒有见到我们教官跟老爷子了,我有点想他们了。”

这小子是楚家出来的人,一想到楚家现在的情形,韩雨的眼中便闪过一抹发自灵魂深处的抽搐。

为了不影响他们的情绪,韩雨特意封锁了楚家的情形,只有陆辉一个人知道现在的楚家的情况。

所以,陆辉闻言声色一厉,低声道:“司徒,你若是闲的无聊,就给我滚一边做俯卧撑去,不说话,沒人把你当哑巴。”

“我……”

司徒逍遥有些委屈,不过可以看的出来,他的确有些怕陆辉。

陆辉治军严厉,不管是多么亲近的人,一旦违反了军法,从都沒有轻饶过,当然,除了涉及到战场的临机决断事宜,不然,几乎是事无巨细他都会向韩雨禀报。

然后,由韩雨发布命令,他来执行,这也是为什么到现在,刑天雇佣军依旧被韩雨牢牢掌控在手里的原因,不过,这并不能影响陆辉在刑天中的威望。

探手,韩雨止住了陆辉的发挥,抿了抿嘴,才强笑道:“想要回来便回来吧,陆辉,让张笑晨挑选十名楚家的老人出来,就让石敢当和司徒带队吧,然后你再从雇佣军中抽调一百名精锐,由他们充实楚家的护卫。”

“一下子便从你手中夺走这些爱将,你不会不舍得吧。”为了打消陆辉的担心,韩雨开了个玩笑。

不想陆辉脸色肃然,陡然起身行礼道:“老大,不管什么时候,刑天雇佣军都是您的手下,这一点永远也不会改变,别说是要十个人,就算是让我回来给您看门,我也绝沒有怨言。”

“呵呵。”韩雨笑了,摇头道:“你小子怎么说着说着还急了,行,那我就不给你商议了,就当是命令,必须执行,行了吧。”

“是,我回去之后立即就办。”陆辉敬礼,然后对宋半城点了点头,却看也不看唐峰一眼,扭身走到了旁边。

唐峰还想跟他说话呢,见状不禁露出一丝苦笑。

司徒逍遥微一吐舌,也立即窜到了一边,像个小兵似得站在了陆辉的身边,嘀咕了几句,陆辉作势便要踹他,却又忍不住气乐了,显然,他们私底下的关系,还是很不错的。

这让韩雨看的禁不住心中宽慰,老实说,能够得到陆辉这样一个忠勇的飞将为兄弟,实在是他的一大幸事,刑天雇佣军如今,已经成为了他手头最大的筹码。

若沒有他们,韩雨只怕对付教宗和暗影协会的信心,要打个对折。

“他就是陆战吧,我听说过他的名字,本来他能成为一方勇将的,可惜啊,让一些王八蛋给毁了,得亏是你将他救了下来,不然,只怕我们又要白白的丢掉一位将才。”

唐峰慢慢凑了过来,目光有些羡慕的朝着陆辉的方向张望着,有些不甘的道:“我说,要不你将他让给我,你豢养私军的罪名,我便给你免了,怎样。”

韩雨横了他一眼,这小子从见到陆辉的时候起,便露出了想要挖人的意思,现在终于憋不住了,陆辉这四天来的表现,已经彻底的征服了这位龙组的天尊。

总共三次交火,全部都是由陆辉带人动的手,不管是抢先一步发现对手,还是动手时候所表现出来的那种临阵指挥能力,都不是国内的那些和平惯了的将军所能比拟的。

尤其是陆辉的带兵能力,激战三场,全歼一百余人,陆辉手下的两百人,却无一死伤,用行动诠释了什么叫进退如风,勇猛如虎,狡诈似蛇,以一当十的丛林兵王。

别说是唐峰了,就连韩雨都吃惊不已,他也沒想到,刑天雇佣军能够成长到这个地步,甚至不比他当初所呆的东方之怒差多少。

不过,又一想,这也倒是在情理之中,刑天雇佣军本就是优中选优,以楚家原本的雇佣兵为骨干和基础选出来的,许多人看着年轻,可实际上却有着四五年甚至十余年的战场经历。

而且,大多数人都接受过极为严格的体能训练,组成刑天之后,又经历了连番残酷的战斗,先后阵亡了将近三千人。

这样的生死淘汰,无论是多么先进的训练方法都无法比拟的,活下来的,哪儿一个不是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的主,这些人聚集到一起,不凶悍才真的怪了。

“好啊,那你去跟他商议吧,如果他愿意跟你,我绝不拦着。”韩雨随意道。

唐峰张了张嘴巴,终究还是懊恼道:“算了,我觉得他跟着你还是满好的。”

韩雨轻轻哼了一声,心说算你识相,在介绍过了唐峰的身份之后,陆辉就沒跟丫说过一句话,反而对宋半城表现的十分敬重,为什么,不就是因为唐峰身上的那层官方身份吗。

“黑衣,咱们亲自到前面看看去吧。”宋半城笑了一下:“先摸清楚状况,再制定攻击计划,三色石是一条蛇,一击不中,便容易遭到反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