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063章 如石击卵二

063章 如石击卵 二

“死。胖子怒吼一声,手中的大铡刀,好像一道黑色的旋风,从上而下径直劈了过去。

一名三色石的杀手,才堪堪转过身來,将刀横在身前,那大铡刀便带着无匹的威势,径直将他手里的战刀砸落,将人斜肩带背的变成了两份。

胖子就那么硬生生的将还未來得及落地的尸体撞到了一边,暴虐的身影从血雾之中冲了出來,反手一拍,又一名三色石的杀手,被拍的向旁边倒飞了出去。

狂暴,血腥。

那些红盟的杀手,大约有五六十人冲了出來迎战,可是被胖子那暴虐的杀法给吓破了胆子,再加上有一干暗墨精锐相助,只是一个照面,便落荒而逃。

“分散开,杀。”巴格达手中的弯刀,微微一晃,从一名杀手的胸口带起了一道血色,立即拧身朝前扑了过去,率先追杀。

一行人立即冲到了红盟的地盘,只是他们只顾着追杀前面的人,却并沒有足够的人手和时间,去清理那些已经开着门的房屋。

本來嘛,房屋的门都开着,怎么还能有人。

然而,事情却偏偏就是这么的出人意料,就在胖子等人冲了过去的时候,那些房屋中竟然窜出了个个的红盟杀手,一声不响的从后面对他们展开了反围杀。

巴格达追的正欢,却不想两边的房屋中,突然扑下了两个人,举刀朝他当头劈下。

“找死。”巴格达雄腰一扭,手中的弯刀陡然亮起,瞬间将两人懒腰切为了两半。

“后面的人,交给我们了。”墨金的声音响了起來,带着手下殿后的他们,立即举起了手中的连击弩,开始快速的扣动,一道道的弩箭,立即对后面的杀手进行了点射,转眼间,两百多名杀手,就那么倒下了一多半。

一开始的时候,唐峰跟宋半城带人在右侧照应着,见到红盟竟然早有准备的时候还吓了一跳,此时一见才总算是放下了心來。

显然,唐峰他们这边对于这种情况,也是早有预见,而在这种近距离交锋的时候,弩箭简直比他娘的重机枪还好用。

赤练是红盟九子星的一员,此时,她正一脸冷漠的站在最为高大的一栋木屋上面,看见了遮天方面的火力,眼中禁不住**了两下,嘴里更是发出了一声冷哼:“该死!”

“滚。”胖子在鸡腿的刺激下,已经接近暴走了,带了十几人,疯狂的追杀着七八名红盟杀手,此时,一个落后的倒霉蛋被他撵上,只一脚便像是炮弹一样撞在了旁边的屋子上,立即头破血流,俨然是活不成了。

可是,在他旁边不远处大约有十多名刑天小弟,就沒这么幸运了。

他们正追着的时候,一侧的房屋上面,竟然站起了五六名弓箭手,他们齐齐的张弓射箭,顿时,就有五六名刑天小弟中箭倒地。

前面正在逃跑的红盟杀手,顿时反扑了过來,带着狞笑,对他们进行狙杀。

胖子目光瞥见,当即怒了,大铡刀如疾风般滚滚而动,七八名三色石的小弟,就好像是被小孩拍苍蝇一样,被他揍的四下东倒西歪,刀下竟然沒有一合之将。

“嗯,这个胖子是个领头的,给我点杀了他,三长老会为我们记大功的。”一名应该是首脑的弓箭手,立即招呼了一声,顿时,这几人瞄准了胖子。

嗖嗖嗖……

几道箭矢飞來,可是,胖子手中的大铡刀宽啊,此时从上倒到下这么一比划,箭矢全都被撞飞了,这也怪他们,你们将箭矢射的几乎都一般齐整,可不就省了事么。

胖子两眼死死的盯着他们,像是愤怒的凶兽一样冲了过來。

“沒事,他上不來……”那名弓箭手拉开了弓箭,一边安慰同伴,一边正准备射杀胖子,可是,弓才刚刚拉起來,却见到胖子在离着他们四五米的时候,两脚在地上狠狠的一踏,竟然跳了起來。

三色石的这些小木屋,都是极为古老的样式,尖顶,两边有斜坡,这边的木屋大概是给那些红盟普通成员的宿舍,就算是中间的横梁最高的地方,也不过就是六米左右,两边横向足有十多米长,可是,前面的宽度不过五六米。

加上两边的斜顶,就显得更为瘦长了。

此时,胖子一下跳起了足有两米多高,加上他的身高,几乎是刹那间,胖子几乎都要跟他们平视了。

“我靠。”领头的那名弓箭手像是见鬼一样手一哆嗦,手中的箭矢立即飞了出去,而几乎同时,胖子对准了他们的方向,狠狠的将手里的大铡刀甩了过來。

大铡刀在巨大到骇人的力量贯注之下,像是一条咆哮的怒龙一般,将他的箭矢给撞的不知道飞到哪儿里去了不说,还狠狠的砸在了那几名弓箭手所站着的木屋横梁之上。

轰。

宽大的直径足有二十多公分的横梁,竟然就那么生生的被斩断了,这还不算,那大铡刀带着向下的威势,一路将另一侧的木质房顶给劈成了两半。

房屋喀嚓倒地,尘土飞扬。

上面的几名弓箭手,几乎沒來得及跳下,便被埋在了里面。

而这巨大的声势,也立即震动了全场,使得原本炙热的厮杀,竟然出现了一刹那诡异的安静。

不过,当看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之后,在场之人的心头几乎齐齐的一哆嗦。

一刀,竟然生生的将一间房子给劈成了两半,那儿怕这房子是木头所制的,这也太他吗的骇人了。

这还是人吗,这要是劈在了他们身上,那还不得成渣啊。

红盟的杀手们脸色惨白,手心冒汗,可是,遮天方面的人却是满眼兴奋,一个个的士气暴涨,好像是看见了光溜溜的泳装美女的色狼一样,嗷嗷叫着就冲了上去。

“太提气了,黑衣从哪儿找來了这么一个史前怪兽。”宋半城从牙缝里挤出了一声惊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