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066章 死士反噬

066章 死士反噬

韩雨手中的天策,缠住了一名红盟弓箭手的脖子,可是,他眼睛的余光却一直沒有离开赤翎。

见他绕向了自己身后,便料定这货要偷袭。

顿时手腕一动,天策朝着自己的方向一勾,那名红盟弓箭手立即踉跄着朝他的方向撞了过來,韩雨身子巧妙的一晃,立即躲到了他的身侧。

噗噗。

他这一突然让出來,那三道飞翎箭自然是毫不客气的射在了那名红盟弓箭手的胸口。

可是,赤翎能够成为红盟九子星的一员,那也不是白给的,他早就知道,以韩雨的身手和反应,想要一下将他格杀,那是力有未逮。

所以,在这三支箭之后,还有一支箭立即跟了过來,正取韩雨的脑门。

三翎齐射,单羽定乾坤,正是赤翎的拿手绝招。

这要是换了别人,或许真就被他给定在这了,可是,他却遇上了韩雨。

韩雨嘴角微扬,左手的龙鳞匕首便在这时候,挑了出來,箭矢吃力,立即转向,旁边的一名红盟弓箭手正举着弓要射杀他呢,却被这突然转道的箭矢给射杀当场,死不瞑目。

韩雨的身子,便在这时候,窜了出去,手中的天策好似蛟龙入水,左右开弓,沿途的两名正在射杀宋半城的弓箭手,还沒反应过來,便被他给砍翻了。

人如龙,剑如虎,直取赤翎。

“我靠。”赤翎嘴角才刚刚露出的一点得意,立即僵在了那里,他微微一愣,随即便快速的向后退去。

他很有自知之明,能够入主红盟九子星的一员,他凭借的就是那一手堪称神妙的箭术和偷袭,正面跟韩雨这等不在赤水断之下的人交锋,那就是有两个他,也不够杀的啊。

所以,他一边后退,一边还不忘厉声道:“快,杀死他,杀死他。”

“谁也救不了你。”韩雨身形陡然加快,转眼间便來到了他的近前,手中的天策拍在了一名红盟死士的脸上,将他抽到了一边,随即刺向赤翎的咽喉。

这时候,赤翎脸上的惊惶不见了,两眼反而充满了冷静,甚至是冷漠的神色。

韩雨见状心中一寒,便在这时候,赤翎陡然将身边的一名死士抓了过去,挡在了身前,同时右脚闪电般探出,正踢中了那名死士的膝盖,使得他身形一矮。

噗。

本來是刺向赤翎咽喉的天策,结果一下便沒入了那名红盟死士的眉心。

便在这时候,赤翎身形快速的向后一退,手中不知道什么时候搭上了一根赤红色的箭雨,弓箭一抬,噗的一下便射了过去。

韩雨一愣,立即便感觉一股阴冷的气息,瞬间遍布全身,他目光微垂,眼角只瞥见他刺中的那名红盟死士的咽喉陡然爆裂,一道红色的箭矢,便到了他的胸口。

躲闪,根本來不及了。

韩雨几乎是下意识的后退一步,右手一捞,当……

当……

火星迸发中,韩雨忍不住闷哼一声,再次后退了一步,脸色已经微变。

如果不是那无数次的死亡经历,和十绝战技锻造出來的超凡的反应和身体素质,让他果断的用右手握箭,稍微迟缓了一下箭矢,为左手的龙鳞匕首挡驾赢得了那一刹那的时间,那此刻,这一箭便已然贯入了他的心脏。

“妈的。”赤翎眸子中闪过一抹幽冷的火焰,想不到他的一番苦心射击,就连压箱底的箭术都用上了,竟然还是沒能杀死韩雨。

这让他的心中产生了挫败感,可是,他更清楚,沒能杀死韩雨,便意味着他危险了。

所以,他再也顾不得遮掩自己的实力,一根根的箭矢,朝着韩雨便飞了过去,而且,每一根箭矢都比先前快了几分,力量更是雄浑了近乎一倍。

一道接连一道的箭矢,竟然将韩雨的躲闪全部封死了,迫使的他只能硬抗。

这孙子竟然一直在藏拙。

韩雨对于自己竟然差点被人阴死了,也十分不满,手中的天策不断的拨打,可是,那箭矢却凌厉无匹,接连几箭已经撞破了天策的阻拦,韩雨只得将右手中的龙鳞匕首也舞动起來,这才算是堪堪保住了自己。

红盟九子星果然是不容小觑啊,一个籍籍无名的弓箭手,箭术竟然如此超绝,下次遇到其他人,一定不能大意,不然,沒准就**沟里翻船,栽在此地。

如果这时候,韩雨想退,那自然还是有把握的,毕竟距离越远,箭矢的力道越弱,如果他这时候躲向旁边的树后,也能无虞。

可是,只要他这样做了,赤翎定然会逃之夭夭,这里植被繁密,能够藏身的地方太多了,若比这里的地形,他无论如何也不如赤翎熟悉啊。

所以,他既然想杀此人,就只能迎着箭矢而上。

赤翎一边退,一边射箭,他不敢再一弓三矢了,那样自然是不好躲闪,却分散了箭矢的力道,更不能阻止韩雨。

所以,他只能一箭一箭的射,韩雨呢,也就一边拨打箭矢,一边不断的迫前。

两人好像卯上了似得,这时候,宋半城已经找上了赤练,而唐家的两名高手,也击杀着沿途的红盟死士,一左一右朝着韩雨的方向靠了过來。

赤翎很清楚,要是让旁边那两位靠了上來,他的死期也就到了。

所以,他心一横,右手好似变魔术般,将腿边箭壶之中仅剩的四支箭矢,一口气射出了三支,使得韩雨身形一滞,他则拧身就走。

“去。”韩雨拨打了箭矢,见这货已经逃出了十米开外,也火了,左手一扬,龙鳞匕首再次脱手而出,划过了一道弧线,从侧面射向了赤翎。

赤翎眼角瞥见那抹黑色的杀机,脚下一顿,探手将前面的一名红盟小弟便推了过去,自己则快速的窜出去了四五步。

噗。

又一名红盟死士被他当作了挡箭牌,死在了韩雨的龙鳞匕首之下,赤翎却是看也不看,只要他能逃的了姓命,这些人就是死光了又如何。

“快,拦住他。”他一把手又抓过了一名红盟死士,朝身后一推,转眼间便越过了两名红盟死士的身影,就要逃入丛林之中。

可就在这时候,被他抓住的那名红盟死士的眼中,却突然闪过一抹绝然的冷光,他的身形在被推搡的刹那,陡然间转了过來,手中的长刀,狠狠的朝着赤翎的后背便劈了过去。

赤翎怎么也沒想到,寻常如猪狗一样的死士,竟然敢冲他下手,当他察觉到危险的时候,已经躲不过去了。

噗。

后背被劈出了一道尺多长的刀口,鲜血飞溅。

赤翎更是闷哼一声,踉跄了一步,甚至连手中的长弓都丢了,不过,这货也够狠的,他在长弓脱手的刹那,陡然间转过了身來,右手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抓住了箭壶之中所剩的最后一支箭矢,狠狠的刺进了那名死士的心口。

“呜……”那名死士张大了嘴巴,可是,舌头已经被割去的他,甚至连哀鸣都做不到。

然而,他的眼中却迸发出了穷凶极恶的疯狂,左手一把搂住了赤翎,右手的长刀,一下便劈在了他的肩膀上。

噗。

鲜血飞溅,赤翎张嘴便是一声惨叫,那名死士的眼中,竟然露出了一丝畅快,嘴角甚至露出了一丝笑容,那是一种解脱,更是一种报复后的快感。

赤翎忽然感觉这眼神很熟悉,一丝早就已经被埋藏在心底的画面,陡然泛了起來。

那是他跟一个人一起学习弓箭的画面,那人比他要长两岁,箭术也比他要强一些,甚至,他连握弓搭箭最为基础的知识,都是此人教的。

三色石中沒有兄弟,可是,那人却待他如兄弟,在一次成员较量的过程中,他为了能让赤翎晋级精锐,主动相让,却不想赤翎为了脱颖而出,趁机将他射杀。

还记得那时候,有一名天赋一般的人,曾经用这样的眼神看过他,他隐约记得,那人比他要晚上一年多。

后來更因为资质平平,成为了红盟死士中的一员,所以,赤翎便渐渐的将此人忘了。

现在看见了这双眼神,不知道怎的,他一下便将此人认了出來。

报仇,难道他要是为那个人报仇吗。

不,我是赤翎,是红盟九子星的一员,甚至只要给他时间,他将超越赤翎,用他刻苦修行的箭法,成为红盟的巅峰。

赤翎眼睛通红,挣扎着站起身,却不妨,身后陡然间又飞过來几刀。

站在他身后的三名死士,竟然也对他下手了。

他慢慢的转过身,可是,身体却沒了力气,只是在倒下的瞬间,看见了这几个人的眼神,一样的充满了仇恨。

韩雨已经到了近前,可是,看见这一幕,他却沒有动,只是冷冷的盯着那几名死士。

三名死士相互看了一眼,忽然站起身,抬手,刀口纷纷抹向了自己的脖子。

韩雨身子微微一动,这个时候,宋半城也已经解决了赤练,冲到了近前,赤练虽强,面对宋家半城子,却只坚持了不到十招,至于其他的人,也已经被冲上來的遮天众人给乱刀砍杀。

“死士,也反了。”宋半城刚才也看见发生了什么,见状禁不住眉头微拧。

韩雨轻叹一声:“此人拿他人姓命不当回事,左右是个死,这些死士自然也是有血姓的,残酷的淘汰生存方式,成就了三色石,可是,却也使得三色石变成了冷漠,阴冷的地狱。”

“这也好,说明三色石已经失去了人心,便让我们來解放了这地狱吧。”宋半城探手在韩雨的肩膀上轻轻一拍:“走吧,这里留几个人就行了。”

“嗯。”韩雨也收起了心头杂念,转身走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