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069章 冷血胖屠夫

069章 冷血胖屠夫

“不是……”

唐峰见状还想再朝上冲,宋半城一掌重击在了一名黑衣死士的胸口,挡在了他的身前。

“宋大哥,黑衣他疯了,竟然要一个人对付两个。”唐峰瞪眼道。

宋半城扫了一眼:“这小子比我还狠,放心吧,他这是想要借助俩人的压力,突破自己。”

“突破。”挑两个一顶一的超一流高手來当敌人做突破,这也太疯狂了,唐峰抿了抿嘴儿,眼中却有些跃跃欲试。

“行了,你别朝前冲了,在旁边策应着,一旦黑衣不是对手,你就出手将人救下來。”宋半城说着,整个人已经扑了上去,一把厚背大刀,捞住了两名红盟九子星的成员,刀风虎虎生威,将两人劈的是东倒西歪。

“我靠,凭什么啊。”唐峰有些无语,不过,他扫了一眼自己身后的几人之后,他绝顶还是按照宋半城说的话做。

在最初高秘书长将这几个人送给自己的时候,他就已经意识到韩雨的身份非同一般了,而在这次行动之前,对方更是将实情相告,所以,此时的唐峰已经知道了韩雨身后的那尊大佛。

毫不客气的说,一旦韩雨真的在这里出了事情,就算是他,也得吃不了兜着走,至于可能引起的后果,更是无法想象的。

所以,他只能有些眼馋的扫了那些三色石中高手一眼,转而拦住了几名精英,手中的黑色战刀陡然暴起,可谓是一步杀一人,凌厉无匹,

清晨的冷风,吹拂在人的身上,本是极冷的,可是,场中这两千多人马,若说能感觉到的寒意,那就只能是对方的刀锋所带來的杀机。

渐渐的,三色石方面有些顶不住了。

红盟九子星在唐门高手和袁野等人的照顾之下,几乎沒有发挥出刀锋的威力來,而遮天这边呢,人人都配备了连击弩不说,此时更是悍不畏死,奋勇争先。

而且,他们同袍情深,可以为对方挡刀,可是,红盟和血域呢,就算是两大势力内部,有合作方面的训练,可那也是在他们在刺杀别人的时候。

刺杀,本來就是占据了先机,可以杀对方一个措手不及,这配合还看不出什么,可是,现在这么多人一起冲杀,那种残酷淘汰精选出來的所谓精锐的冷血,就变成了致命伤。

那就更别说两大势力之间了,他们本來就属于相互对抗的,虽然在各自长老的带领之下,勉强组成了一个阵线,可是,相互之间却都有着提防。

送死的事你去,捡便宜的我來,如此一來,哪儿还能抵挡的住遮天的兵锋。

只是,他们的武器上都有涂毒,颇为致命,所以,遮天这边也是付出了不菲的代价。

不过,三色石方面这一次也是早有准备的,他们中有数百人早就已经准备好了一种单臂藤盾,就是用丛林中一种树藤编织而成的,虽然粗糙,却着实的打了遮天这边一个措手不及。

只是,当遮天众人稳定下心神之后,三色石方面的这个单臂藤盾,就沒那么好用了。

这么近的距离,别说那藤盾太小,无法遮挡全身,就算有的正面挡住了,也不能全部的将连击弩给挡住。

这连击弩韩雨虽然有多次应用,可是,大多都是在天劫和十绝影卫中使用,如此大规模的配备,还属第一次,而且,外面更是只闻其名,对于连击弩的威力,却显然是缺少足够的认知。

能被墨者行会视为骄傲的秘密武器,岂能是你找个藤盾就能挡住的,若是如此,墨匠也不会有着兵匠之称了。

有了这样的兵器相助,这又是重返遮天的荣耀之战,來之前,韩雨甚至让他们每人都写下了遗嘱,要是三色石还能挡住,那就真见鬼了。

“死。”唐峰手中的黑色战刀,陡然脱手,直接沒入了正在后退中的赤龙的胸口,赤龙满眼惊骇,在他的四周,已经都是自己人了,可沒想到,竟然还是沒能逃脱这个遮天无名之辈的杀手。

他一脸不甘,轰然倒地,宣告了最后一名红盟九子星的死亡。

这使得跟韩雨交手的赤水断和血无殇两人,心头一颤,此时,两人也是狼狈到了极点。

韩雨的天策,威势之盛,着实有些出乎他们的预料,青色的光芒,就好似无边的大海,将两人死死的缠住。

尤其是韩雨那诡异的身法,还有出乎寻常的攻击角度,使得两人叫苦不迭,他们虽然边站边退,可是,却依旧无法摆脱。

反观韩雨,虽然身上也受了几处皮外伤,可是,整个人却是越战越勇,他的一双眸子,平静如水,却好似一面镜子,将四周的一切都折射心间。

每每一招,都是信手拈來,好像是胡乱劈打一般,可是,却总能恰到好处的将两人的杀招给破解。

此时,韩雨能够清晰的把握着周围的动静,却又像是高高在上的神祗一般,不为所动,在他的心中,只有赤水断和血无殇两人。

这两人,不愧是三色石的超一流高手,果然如他所愿,让他再次踏入了那种忘乎所以,却又洞察秋毫的玄妙境界。

“胖子之怒。”远处,陡然响起了一声咆哮,那声音之响,就好像是远古凶兽突然发威一样,好似天际雷霆,在耳边冒了出來似得,二三十米外,都只觉得自己的耳膜嗡嗡直响,更别说离的近了。

此时的胖子,早就已经前冲到了血域之中,那些围住他的精锐,只觉得耳朵内突然响起了一阵刺耳的噪音,尤其是正面的几人,耳朵内甚至都流出了鲜血。

胖子之吼,简直比那佛门狮子吼还要生猛。

趁着那些人手中的动作一缓,胖子忽然旋转了起來,那被斩天给断掉一截的半截大铡刀,嗯,虽然是半截,可是,比起对方的刀剑家伙來,还是丝毫不遑多让,此时,断刀就在他的身边,随着他不断的舞动。

噗噗噗噗……

就好像是突然下了一阵血雨似得,十几名血域的精锐啊,就那么不断的向后抛飞,一转眼便死了个干净。

胖子大口的喘着粗气,那鲜血从铡刀之上汇聚,都不再是一滴一滴的掉,而是汇成了一道道红色的小溪,不断的流着。

他身上,已经被血色染红,脸上还不知道沾了谁的半块内脏,在他的脚下已经被鲜血和尸体所浸满。

在他四周交手的众人,禁不住微微一顿。

血域中的杀手,是见惯了杀伐和死人的,可是,却从來沒见过这么凶猛,这么无情的杀戮,那不是杀人,而是杀鸡,啊不,是碾死蚂蚁一样啊。

许多人的眼中,被惊惧所取代,与死在胖子刀下相比,三色石的纪律条令似乎都变的可爱起來。

“哈哈,我不怕你,來啊,來啊,來杀我啊。”胖子近前一名侥幸逃生的血域小弟,突然跳了起來,他将手里的武器一丢,一边跳一边指着胖子,竟然是被吓疯了。

胖子却不给他客气,他头微微一抬,不带一丝感情的脸上,陡然冒出了一丝冷光。

呜。

大铡刀脱手而飞,那名小弟的身体被带起了三米多远,然后,就那么被挂在了刀上,刀身入地,他的身体则像是虾米似得不断弯曲着,随即沒了生机。

死一般的寂静,远处的人还厮杀正酣,可是,围绕在胖子身边的那些人,却都不由自主的停了下來,此时,在胖子周围,十多米的距离内,竟然沒了一个站着的人。

当啷。

一名血域的小弟手不断的哆嗦着,武器掉了下來,随即是更多的人。

妈呀,那名血域小弟扭头几跑,转而引起了胖子所正面的那些血域小弟,全面溃逃。

“妈的。”唐峰脸色微白,站在不远处望着,咕咚咽了一口唾沫,难怪韩雨说,只要有胖子在,他最不怕混战,这一人,堪比三百天劫。

不,甚至比三百天劫还要强,三百天劫或许可以杀掉三百人,可是,人家胖子却可以吓退三千人。

这就相当于在小米加步枪的时代,突然冒出來的加农炮啊,重火力,直接让人崩溃的。

“嘿嘿。”胖子将脸上的内脏拿起來在嘴边舔了一下,随即一皱眉丢掉,大概是味道让他不爽了。

跟在他身边的墨金等人浑身一哆嗦,陡然跳将起來,嘴里发出凄厉的声音:“杀。”

就连他都有些变音了,胖子身后的那些人,几乎是以野兔般的速度窜了出去,这个时候,就连他们也是一心想着,离的胖子越远越好。

血域这边的溃退,使得三色石在整个战场上都出现了溃败。

“血无殇,你再不动绝招,我们都得死,一起上,杀掉黑衣,撤出去。”赤水断声色俱厉,嘶声喊了起來。

“好,血域天罗。”血无殇爆喝一声,手中的血色长剑,突然飞速的转动了起來,整个人更是爆发出了无匹的杀机,直取韩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