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070章 屠赤水杀无殇

070章 屠赤水,杀无殇

尼玛上一章有个笔误,血无殇用的是铁枪,声名更正。

血无殇的左脚每一次踏出,都呈现出了四十五度,全身三百多块肌肉,几乎同时颤抖了起來,为他的身体供给着数不清的能量,使得他的身体,好像划出了一道圆形似得。

铁枪更是随之豪光暴涨,突突而刺,几乎是将韩雨的全身都笼罩在了一起。

血域天罗,血无殇的绝招,这一击,几乎是融合了血无殇几乎全部的力量,暴起的枪风,甚至将周围的空气都给抽干了似得,在三色石中,正是凭借着这一招,他才隐隐成为了三色石中年轻一辈的第一高手。

而在三色石跟暗影协会的交锋中,他凭借这一招,更是毫发无伤的斩杀过暗影协会的一名十二宫之主。

赤水断也沒有闲着,他身子陡然一弓,像个虾米似得,浑身的力量全部汇聚在了手中,澎湃的力量,推动着他手里的长剑,不断的抖动,角度诡异的让人难以琢磨,刹那间刺出了十四剑,一时间剑如重影,杀机弥漫。

单凭这一点,便足以说明赤水断为什么能够在三色石这种竞争异常残酷的地方,依然高高在上的成为红盟九子星的老大。

死亡,在这一刻悄无声息的降临,就仿佛有一死神突然出现在了韩雨身后,对准了他的脖子,挥舞起了镰刀一般。

赤水断,血无殇两大高手的反击,足以击杀任何超一流巅峰高手。

“黑衣。”唐峰陡然一惊,只是,此时想要救援,已然有些來不及了,韩雨他们三人交手本來就比较突出,已然无意中闯入了三色石的阵营之中。

再者,三人都是以快打快,所以,他只能眼睁睁的看着。

“來的好。”韩雨此时的心中,好似万年枯井一般,不起半点波澜,就连声音都平静的好像是在睡梦中似得,平稳的让人听不出一点的感情。

实际上,他甚至都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只是在血无殇发动反击的时候,身子微微向后退了一步,他的右手,天策陡然暴起,青色的光芒好像是匹练一般,不断的绷,撞,挑,砍,刹那间便跟血无殇的铁枪,对碰了十多下。

右手之中的龙鳞匕首,却极为缓慢的朝着身前的空荡之处劈了过去。

说是慢,可实际上却是快到了极点,只是因为他的匕首,挥舞的是一道简单的直线,沒有一点的花哨,所以,才会让人产生一种慢的错觉。

可是,那龙鳞匕首的去路之上,根本沒有什么东西,这不是找死吗。

唐峰双目尽赤,手中的黑色战刀已经脱手而飞,直取向血无殇的身后,可是,他也知道,已经來不及了。

可是,让他目瞪口呆的一幕,却突然出现了。

就在龙鳞匕首去势最强的那一点上,赤水断的血红色长剑,却诡异的冒了出來。

当。

火花迸溅,赤水断的长剑,竟然就这么莫名其妙的被挡了下來。

好,唐峰在心中狠狠的吼了一句,随即暗叫一声不好,因为血无殇的身子突然在他的目光之中消失不见了,他的黑色战刀,此时,正直对着韩雨而去。

我靠。

唐峰想也不想便急忙要往回收,可是,他本是全力一击,哪儿还收的住,眼瞅着帮忙的就要变成帮凶的时候,韩雨的身影也消失了,不过,一点青色的光芒却也在他的身形消失的刹那,恰到好处的撞到了他的黑色战刀之上。

沒有声响,黑色战刀便陡然向上扬了起來。

然后,唐峰便看见了他手下的一名高手,正站在了刚刚韩雨所在的方向,他的眼眸之中,还有未曾消逝的惊惧,显然,要不是天策将唐峰的战刀挑飞的话,他,已然要被这一刀给贯穿了。

而此时,韩雨一声來的好,却才堪堪落入众人的耳中。

唐峰两眼瞪圆,随即捕捉到了让他难以相信的一幕,但剑韩雨身形不断的变化,接连做出了八个怪异的动作,每一个动作做出,他手里的天策,便会向前一分,幻化一个方向,而当这八个动作做完的时候,那天策竟然就出现在了正在暴退之中的血无殇面前。

血无殇将手中的铁枪举了起來,横档,狠狠的撞在了天策上,可是,他的眼中,却突然爆出了惊恐到难以置信的神色,随即整个人都踉跄着向后退了四五步,然后,铁枪撑在了地上。

因为天策不断做出的变化,他的铁枪已经晚了一步,或者说,韩雨的这一招,他竟然根本就沒有封住。

这算什么,血无殇整个心神都僵硬成了一团。

韩雨的身形却已经突然的出现在了血无殇的眼角,这一回,他出现的是那么突然,沒有一丝征兆,更是恍如鬼魅,和他一样正在奔逃中的赤水断,身子像是踩了蛇似得,陡然暴退出了四五米,也停了下來。

噗。

这时候,韩雨的肋下,衣服才陡然裂开,一道半尺多长的白色印痕,出现在了那里,在韩雨的肩头,更有着一个圆形的伤口,已然朝外冒血。

场面一下安静了下來,众人都知道,他们的拼杀已经沒有了意义,因为最终的胜负,已经从这三人之中产生。

韩雨开口了,声音有些干涩,可是,一双眸子却露出了点点生机,不再像刚才那般:“可惜,你们两个人到了最后,都还相互算计,想要对方來做替死鬼,为自己争取退回去的机会。”

“不然,死的就可能是我了。”

轻叹一声,韩雨平静道:“所以,你们并不是死在了我手中,而是死在了你们自己手里。”

什么,死了。

众人骇然,就连宋半城等人也都沒了动作,只是将目光紧紧的盯着血无殇和赤水断两人。

噗噗……

韩雨的肋下,冒出了血珠,渐渐的,越汇越多,可是,众人此时却根本沒有心思看他,因为在赤水断和血无殇两人的咽喉间,几乎同时喷出了一层薄薄的血雾,血无殇拄着铁枪的手臂,陡然一晃,差点沒摔倒在地。

他扭过头,平静的望向赤水断。

赤水断却也同样在盯着他,目光中沒有愤恨,有的只是自嘲,最后两人攻杀向韩雨的,都是他们各自引以为傲的绝招,只可惜,在攻击的同时,他们也已经在心底做好了,趁机撤退的准备。

招数虽强,杀机虽盛,却沒有一往无前之心,那招便像是失去了灵魂一般,何以伤敌。

赤水断和血无殇两人的身影,重重的朝着地上摔了下去,而随着这两个身影的倒下,几乎同时倒地的,还有红盟,血域众人心中的信念丰碑。

无论是否心甘情愿,赤水断和血无殇两人在他们的心中,那都是战神般的存在,可是,现在战神倒下了,而且还是两个。

当啷。

一名红盟精锐小弟手中的战刀,一下落到了地上,就好像是传染一般,许多人的手都跟着颤抖了起來。

可就在这时候,一名站在韩雨不远处的黑衣人却突然将头抬了起來,他抬脚挑起了一把战刀,刀锋呜咽,朝着韩雨便刺了过來。

不过十米的距离,此人又是突然出手,许多人都沒能反应过來,可是,这却不包括韩雨和站在他身后不远处的那名唐门高手。

韩雨眼中精光一闪,手中的天策刚要动,那名唐门武士手中的战刀便已经斜斜的挑了过來,直接将那把战刀给挑的飞了起來,就好像是他一直在注意着韩雨的安全似得。

“还不退,难道要给他们杀吗。”那名黑衣人在射出战刀的同时,已经飞身朝后就退。

被他这么一惊,三色石众人忽然一凛,再也顾不得许多,转身便走。

“找死。”宋半城火了,他当然知道,这家伙的突然搅局,使得遮天一个大大减少伤亡的机会丧失了,所以,他身形如箭,追着此人便杀了过去。

呜。

宋半城手中的厚背战刀,狠狠的劈了过去,却不想那人的身手竟然也是惊人的好,他在后退之中,依然还转过了身,横刀跟宋半城的这一刀撞在了一起。

当。

两刀狠狠的碰撞,发出剧烈的金铁交鸣之音,那人身形不由自主的踉跄了四五步,可是,马上就又脚步如飞,飞速遁去,而宋半城却是被对方一刀震的脚步一顿,竟然是丝毫不落下风。

宋半城挥刀拍飞了两名靠近的三色石小弟,再去看时,只见那名黑衣人恰好也回头朝他望來,目光之中满是挑衅,只是四处都是落荒而逃的黑衣人,他再想追也來不及了。

宋半城眉头微拧,虎目之中不由得闪过一抹忧虑。

“黑衣,干的好。”唐峰此时正笑眯眯的望着韩雨,满脸佩服道:“我唐三还沒有服过谁呢,可是,现在却是真的服了你小子了,能在赤水断和血无殇两人的夹击之下,反将他们格杀,实在是太他妈的强了。”

韩雨微微一晃,白他一眼道:“你丫能不能先帮我将伤口包了,再扯淡。”

“对了,让兄弟们都别追了,暂且退回來。”

“退。”唐峰有些意外,可是,朝着走过來的宋半城看了一眼,立即收敛了脸上轻松的神色,点头道:“好。”

很快,遮天追击的步伐停了下來,胖子,袁野等人虽然都是悍勇跋扈的骁将,可是却也决然不敢违抗韩雨的命令,只是他们都很不解,怎么这大好的机会就这么白白的扔了。

“黑衣,沒事吧。”宋半城有些担心的看了韩雨一眼。

韩雨微微一笑,虽然体力消耗很大,可是,他的精气神却是正处在巅峰状态,杀势也正盛:“放心吧,不过是一点皮外伤罢了。”

“宋大哥,刚才跟你交手那人,实力如何。”

宋半城眉头拧成了川字:“很强,就算我要杀他,也只有六成把握。”行家一出手,便知有沒有,更何况两人亲自对了一刀。

可宋半城这么说,却使得唐峰禁不住倒吸一口冷气:“娘的,这么猛,我还以为咱们干掉了血无殇和赤水断,三色石便完了呢,现在看來,只怕沒那么简单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