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073章 宿命对决

073章 宿命对决

这是韩雨出道以來,所面临的最为严峻的考验。

对上倭国第一高手,北庭剑心的那一次,他们属于偷袭,事先有了精妙的安排,唐峰和他,宋半城三人一起出手,还有胖子等一干高手助阵,虽然惊险,却至少有着三分胜算。

皇帝和秦川出手偷袭他那回,皇帝根本沒有将他放在心上,属于轻敌,而且,那还是在遮天的地盘上。

斩天的偷袭,战神卡列夫的狙杀,虽然也都是九死一生,可是,他毕竟都还是主场作战,对方有着诸多的限制。

这一次却不同,炎黄圣宗,三色石,幽冥会三方等于是联手了,这一回若是失败,那就意味着遮天的精锐,将要折损殆尽,等待他的命运,不仅是死亡,还将连累宋家,唐家,断送掉整个遮天。

所以,他不能输。

韩雨两眼紧紧的盯着秦傲天的双眸,对于这个來自炎黄圣宗的年轻俊杰,不敢有丝毫的轻视,手中的天策光芒一敛,化作一道青色的匹练,朝着秦傲天的胸口便劈了下去。

“太慢了。”秦傲天一声轻笑,整个人的身影,竟然在不可能的瞬间,陡然从天策的刀锋之下消失。

不好。

感受到了來自左侧的危机,韩雨体内的颤抖之力好似沸腾了一般,全部贯入到了他的腰部,强大的肌肉力量,使得他生生将那奔雷的一刀收了回來,堪堪挡在了胸前。

砰。

秦傲天的拳头就这样,撞在了天策的刀身之上,巨大的力量,使得天策猛的一弯,狠狠的撞在了韩雨的胸口。

闷哼一声,韩雨脚下禁不住连退了三步,沒等他喘息一口,秦傲天再次扑到了近前,又是一拳砸了过來。

韩雨左手握着龙鳞匕首,划着一道圆弧便刺了过去,可是,秦傲天的反应,实在是快的惊人,他竟然在龙鳞匕首刺出的刹那,五指微弹,一股骇人的力道,正中龙鳞匕首的刀身。

竟然使得龙鳞匕首脱手而飞,韩雨却沒有一丝惊惶,只是左手瞬间成拳,生生的挡住了秦傲天那重新握紧的拳头。

两拳碰撞在了一起,眉头一拧,韩雨身子再一次的被迫后退,可是,秦傲天的身形却也微微顿了一下。

韩雨在身子后退的刹那,右手的天策陡然闪过,正中半空中的龙鳞匕首,匕首在空中轻轻一划,再次被他的左手所握住。

接连两次的被动应对,竟然全都落在了下风,饶是韩雨的心神强大无比,此时,也禁不住暗自凛然,而刚刚包扎好的伤口,顿时再次挣破,肩头被血无殇所刺出的伤口,甚至直接喷出了一道细小的血箭。

不过,这时候的韩雨,却已经是顾不得这些了。

周围,遮天跟秦傲天的手下,已经厮杀在了一起。

宋半城找上了他的老对手,唐峰也拦住了秦傲天手下的一名超一流高手,袁野则直接一个人挡住了斩魄和肖浴伟。

胖子重新站了起來,凭借着非人的体魄,再次跟炎黄圣宗的一名超一流高手战在了一起,那人虽然身形极快,可是胖子的力气和大铡刀却也实在是太恐怖了。

就连秦傲天都无法将他一击必杀,可见一斑。

那名超一流高手虽然身手不俗,却不敢跟胖子硬碰硬,只能游斗,而胖子却也因为他的速度而无法快速的解决战斗,所以,两人僵持在了一起。

唐门的几名超一流高手,也被秦傲天的手下给盯上了,墨金等人则率领着手下,和对方绞杀在了一起。

双方都是百战精锐,锋芒毕露,遮天想要突杀而出,太难了,可是,秦傲天的人想要灭掉他们,却也绝不容易,所以,一时间谁也奈何不了谁。

韩雨目光快速的扫了一圈,场中情形了然于胸,他已然意识到,短时间内他只能靠自己了。

因为中间都已经被这些超一流高手之间的厮杀给占据,所以,战场是越铺越大,甚至就连远处的山林之中,也已经出现了双方的人在那里捉对厮杀。

砰。

远处,枪声响了起來,然后,便是不断的枪声响起,显然,是陆辉带领的刑天雇佣军跟对方的狙击手们干在了一起。

不过,很快枪声便稀落了起來,然后,再次盛起,一名冥斗士胸口突然绽放了一个血花,仰天而倒,显然,是陆辉的人已经得手了,眼见遮天这边吃力,便开始了远程火力支援。

只是,这个时候人影不断的游动,就算是陆辉的手下,也就只有极个别的几个超级狙击手才能在这样的情形下准确杀人罢了,至于其他的人,贸然开枪,说不定极有可能就会打中自己人。

而几个狙击手,显然是无法对战局产生太大影响的。

三百天劫,以三人为一组,几乎是拦下了秦傲天手下那三百圣皇卫的全部,只见天劫中的两人为一组,几乎是同时朝着一名圣皇卫攻杀了过去。

那人横刀遮挡,却哪儿里是两人的对手,闷哼一声,脸色惨白而退,两名天劫于是突然分开,一人拦截向旁边的一名圣皇卫,另一人则尾随着正跟一名圣皇卫交手的天劫身后,再次劈杀向了对方。

那名圣皇卫一时不察,胸口顿时被偷袭而中,鲜血喷涌,可是,对方却也反应极为迅速,手中的古朴长刀陡然横扫,将那名偷袭的手的天劫给击中。

然后,刚刚被迫退的圣皇卫冲了上來,将受伤的天劫给劈倒在地,可他,却也被天劫三人组中一人给放倒了。

如今的天劫,因为有了墨者的加入而实力大增,毕竟这些墨者也都是从小训练的精英,所以,在个人的实力上虽然比圣皇卫略逊一线,可是,却也绝对相差不远,而他们三人为一组,相互之间配合的默契,所以,竟然生生将圣皇卫的锋锐给挡了下來,甚至还略占一丝上风。

可是,那些圣皇卫也不是吃素的,他们想要将这一丝上风,化为胜利,显然也需要付出血的代价。

至于另一边,跟冥斗士交手的十绝影卫和暗墨,虽然在个人实力上要略胜一筹,可是,冥斗士之间的配合,却使得他们想要啃下这块硬骨头,也殊为不易,更何况,后面还有三色石的近千人马,正在蓄势而动。

“你沒有机会的。”秦傲天不为外界厮杀所动,一双漆黑的眸子,只是冷冷的盯着韩雨:“你和我之间的差距,从出生的那一刻起,便已经注定了,我是天生的王者,而你,只不过是一个笑话而已。”

“这里的风景不错,便作为你的埋骨之所吧,而我,要踩着你的尸骨,踏上属于我的位子。”

“拿出你的兵器來,用拳头,你杀不了我。”韩雨深吸一口气,将对手下兄弟的挂念全都摁了下去,这个时候若是再心有杂念,那就是找死了。

“也罢。”秦傲天哑然一笑,缓缓的将身后一直背着的长剑拔了出來,剑身古朴,上面刻满了古色古香的花纹,剑身锋芒更是隐而不发,却与人一种十分危险的感觉。

“此剑名为九州寒,乃秦家家传圣物,更曾经作为炎黄圣宗的宗主标志,能死在此剑之下,当是你的荣幸。”

韩雨神色平静,不为所动,只是缓缓的将手中的天策举了起來:“左手龙鳞匕首,乃昔曰第一杀手的传承之物,右手天策,我自己的标志。”

“还是用你身后那剑吧。”秦傲天目光如炬,在韩雨身后露出的剑柄上轻轻扫了一下。

“需要它出鞘的时候,我自然会用。”韩雨平静的回了一句,他身后所背之剑,乃是从北庭剑心手中所抢來的轩辕家圣物,轩辕剑,这一次,韩雨也是做好了各种准备,只是,这剑虽然比天策更为锋利,可是,一來不能轻易暴露。

二來,韩雨用它,未必能如天策般顺手。

所以,他索姓雪藏了起來,除非是到了万不得已的时候,否则,他不会动用这把轩辕剑。

“找死。”秦傲天似乎是很看不得韩雨的狂妄,冷喝一声,身形陡然窜了过來,手中的九州寒陡然扬起,身子微微一转,划着一道诡异的弧度,朝着韩雨便杀了过來。

韩雨知道这个时候绝不能退,否则,秦傲天的攻势将会如同大江潮水一般汹涌而至,将他所吞沒。

所以,他眸子中寒光一闪,毫不畏惧的迎着剑光便冲了上去。

此时的韩雨,只是死死的盯着秦傲天的眼睛,甚至连看都不看对方的招数,因为眼前的秦傲天,论速度绝不比他慢,力量也不遑多让,招数的精妙,只怕也只在他之上,不在他之下。

可是,无论秦傲天掩饰的多么好,在进攻的时候,他的眼神总会流露出一丝他的意图,而韩雨所要捕捉的,便是这一点。

当然,这是十分困难的,因为一个绝顶高手,最为擅长的就是隐藏自己的攻击,可这时候的韩雨,还有更多的选择吗。

l两道身形搅动起來,就好像是两条巨龙,此时的两人都还沒意识到,这将是他们宿命之战的开端……

当,当……

一开始的时候,韩雨总是要慢上半分,胸口的气血,也被撞的不断翻涌,脸色苍白,难受至极。

可是,渐渐的,他能够跟上秦傲天的节奏了,这也就代表着,他已经先一步判断出了对方的攻击方式。

秦傲天脸色渐渐阴沉了下來,韩雨手中的天策,明明是刺向空气中的,可是,往往这看似沒有章法的招数,却往往能够打断他的攻击。

难怪这人能够被那老头子所选中,竟然已经摸到了绝顶高手的门槛。

这人绝不能留,必须得死。

秦傲天眸子中闪过一抹森冷的杀机,身形陡然间扭动了起來,一瞬间便朝韩雨劈出了六剑。

韩雨脸色陡然一变,几乎是不假思索的,也同样扭动起了身子,诡异的动作之下,天策不断的划出一道道弧形,跟九州寒撞在了一起。

砰。

只可惜,他这一回终究还是慢了一步,被秦傲天陡然欺近,剑柄一下撞在了他的胸口,将他撞的向后连退了三步,甚至张嘴吐出了一口鲜血。

可是,更让韩雨感觉惊骇的,却是他所用出的招数:“十绝战技,你怎么也会十绝战技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