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075章 预布杀着

075章 预布杀着

圣皇卫乃秦家精锐,堪称以一当百。

秦傲天遇险,他们当时就玩命了,以一个或两个拦住拼死冲杀的天劫,剩下的人全部都涌向了秦傲天的身边,护卫着他向后就退。

天劫众人只好将一腔怒火,撒向了身边的圣皇卫。

不过,如此一來却也沒人能够阻拦的住秦傲天了。

“死。”袁野的左腿陡然甩了起來,向后砸向了斩魄。

斩魄眼中惊惶之色一闪而过,大喝一声,粗壮的左手陡然间横在身前,砰。

袁野的腿,结结实实的撞了上去,巨大的力量将他轰的立即向后倒退出去。

袁野等的就是这个机会,他左腿收回,在地上狠狠的一蹬,早就蓄势以待的身子,立即如同扑杀猎物的豹子一样,朝着斩魄狠狠的冲杀了过去。

黑色的草雉短剑,就如同那锋利的獠牙,撞向斩魄的胸口。

斩魄一身红色的袈裟,此时,已经残破不堪,在刚才跟袁野的交锋中,他的速度和反应完全的落在了下风,若不是有肖浴伟在旁边策应的话,只怕他早就已经被袁野给斩杀在剑下了。

斩魄虽然是超一流高手,可是袁野却已经一只脚踏足了绝顶高手的行列。

此时,面对袁野这必杀的一剑,斩魄想也不想,身子飞速后退。

可偏偏在这时候,袁野的嘴角却露出了一丝嘲讽的冷笑。

不好。

斩魄心中一惊,却不敢多想,整个人都绷紧到了极点,两眼更是死死的盯着那如同流星一般势不可挡的杀到了近前的草雉剑,他手中的戒刀,更是蓄满了全身的气力,狠狠的朝外一撩。

偏偏就在这时候,他的身子,却像是撞到了什么障碍物上似得,被撞的一沉。

戒刀陡然间偏了一下,就是这一下,却使得草雉剑擦着他的刀锋,一下沒入到了他的胸口。

剑身上的巨大力道,几乎是刹那间便破坏掉了他的心脏。

呜。

斩魄铜铃般大的眼眸之中,闪过一抹疯狂,刀锋朝着袁野便劈了下來,竟然试图两败俱伤。

也怪不得他不甘心,在他所得到的资料中,袁野的身手虽然在他之上,两人却是相差有限。

至少,有肖浴伟的帮忙,他全然可以顺利将其斩杀。

然而,理想很丰满,现实却很骨感,甫一交手他便发现,袁野的身手已经超过了他的想象,哪儿怕他跟肖浴伟两个超一流高手,幽冥会的顶尖悍将联手,竟然也不是袁野的对手。

只是,袁野如何会给他这个机会。

袁野那一声冰冷的死字,还犹然在耳,左手一抓,在斩魄的戒刀几乎要触及到他身体的瞬间,握住了对方的手腕。

狂野的力量瞬间爆发,已经中刀的斩魄,就那么眼睁睁的看着袁野将他的手腕横了过來,将他的戒刀驾到了自己的脖子上,轻轻的一拉。

锋利如雪的戒刀,瞬间便抹开了他的喉咙。

袁野轻轻的将手一松,斩魄的身子便轰然倒地,一双眼睛瞪的好像濒死的金鱼一般,死不瞑目。

袁野一双冷漠的眸子,已然不带一丝感情的扫向了下一个目标,铁掌鬼使肖浴伟。

“斩魄……”肖浴伟喉咙上下滚动,随即抬头望向袁野,两人的目光碰撞在一起,肖浴伟的身子竟然微微一颤。

容不得他不怕,不绝望。

刚才见到斩魄遇险,他拼死上前帮忙,却沒想到袁野一脚将斩魄踹的向他撞了过來。

一时反应不及,两人撞个正着,他被迫退了,斩魄却被干净利索的挂了。

“该你了。”袁野冷喝一声,身子陡然间朝他冲了过來。

肖浴伟微微一愣,随即二话不说,转身就跑。

可是,沒跑两步,他的身子便陡然间翻转,一双铁掌好似奔雷一般,朝身后杀机传來的方向劈了下來。

铁掌鬼使肖浴伟,人如其名,他最大的本事全在一双铁掌之上,他两手过膝,手臂粗长,一双铁掌更是经过了千锤百炼,不敢说开碑碎石,可是,寻常刀剑却也难伤。

从出道至今,死在他手中的道上好手,便不下百人。

因为两手要比刀剑更加的灵活,更敏锐,所以,他的攻势不仅生猛,而且异常刁钻。

就算是袁野,只要被他这一双铁掌给拍中,也要非死即伤。

肖浴伟的眼中,满是狰狞,跑,去他娘的,身为幽冥会六大鬼使之一,不战而逃,他沒有这个习惯。

再说,袁野身形诡异,身法如电,不杀掉对方,他根本就是死路一条。

所以,他才会故意诈败,此时,两掌全力拍出,粗长的五指微微张开,一双黝黑老练更是憋的红中带紫,显然是将吃奶的力气都用上了。

袁野的确沒有想到,已经被他在身上拉出了四五道伤口的肖浴伟,还会杀个回马掌。

不过,他却沒有一丝慌忙。

绝顶高手和超一流高手之间,虽然只是隔了一层门槛,却完全是两个概念,就好像是超一流高手可以轻松斩杀一流高手一样,绝顶高手杀超一流高手,也不费什么事。

双方对于身体的控制,根本就不是在一个数量级上的。

噗通。

袁野奔跑中的身子,陡然间矮了下去,两腿跪地,身形后仰,赫然是加强版的铁板桥。

肖浴伟的一双铁掌,就这么擦着他的两耳打在了空处。

不过,肖浴伟的反应却也够快,一招击空,他两手一翻,五指一扬便抓向袁野的肩膀。

可是,他的五指才刚刚抓住袁野的衣服,腹部便猛的传來一阵清凉的感觉。

几乎同时,一股巨大的力量扫向了他的两腿。

噗通一声,他的身子便倒了下去,手中,却依旧捏住了袁野肩部的两块衣衫。

啪。

袁野身子陡然站起,一脚便踩在了他的后背之上。

肖浴伟脸色苍白,鲜血从他的腹部汩汩流出,刚刚袁野躲过他两掌的瞬间,草雉剑也将他的腹部给切出了一道圆形的刀口。

哼。

肖浴伟眸子中闪过一抹绝然,左手狠狠的朝着踏在他身上的袁野的腿拍了过去。

袁野眼角一缩,握着草雉剑的右手,轻轻的一挥。

轱辘一声响,肖浴伟的人头,竟然就这样生生被他一刀给斩杀了下來。

一瞬间,肖浴伟感觉自己浑身都轻松了起來,这一生所有的恩怨,辉煌,也都烟消云散……

袁野手中的草雉剑,轻轻一点,将人头挑起,砸向了一名正在厮杀的圣皇卫,然后,合身扑了上去,那名圣皇卫的反应倒也迅速,头一歪,肖浴伟那颗血淋淋的人头,便被他闪了过去。

可是,一道黑色的剑光,几乎同时也沒入了他的眉心。

这名圣皇卫哼也不哼一声便倒了下去,袁野的身子,却早就从他身边闪了出去,扑向了另一名圣皇卫。

袁野专找那些跟天劫缠斗在一起的家伙下手,他不正面强攻,几乎都是偷袭,毕竟,以圣皇卫的身手,虽然不能够给他造成多大的麻烦,可是,却也总能抵挡他几招。

而这个时候,他每多杀一个人,就意味着能够让一名天劫多活下來,至少让他们少负伤。

那些唐门高手,此时也都干掉了对手,朝着圣皇卫和冥斗士袭杀了过去。

秦傲天的险些被杀,使得那些超一流高手心神发慌,除了两人实力强悍,见机较早,侥幸躲过了对手的杀招之外,剩下的几名超一流高手,已经被干掉了。

有了这些人帮忙,天劫的压力瞬减。

尤其是袁野在倭国带出的那三十名太牛街,此时更是显得穷凶极恶,三人一组,对抗三名圣皇卫,稳稳的占据上风,干掉对方那是迟早的事。

不过,遮天的形势,并沒有因此就好转下來。

因为后面红盟,血域刚刚退下來的人,已经冲杀了上來,而且,白河愁带着数百的暗榜精锐,也杀了上來。

“快,杀光他们。”秦傲天脸色铁青,身为秦家的天才少主,他绝对无法容忍失败,阴冷的目光,一直沒有离开韩雨等人的身影。

而此时,韩雨虽然也在冲杀,却并沒有太过上前,唐峰已经带着宋半城到后面包扎伤口去了。

“杀,杀光他们。”红盟长老,血域长老两人猫在手下的后面,连声催促。

秦傲天的遇险,使得两人也吓的不轻,这要是秦傲天在这里有个三长两短的话,他们的下场只怕会更惨。

所以,他们虽然十分爱惜自己的小命,却也跟着人流,靠了上來。

“长老有令,杀光他们,杀。”冲杀在前的几名红盟精锐,突然身形暴起,朝着两名圣皇卫便杀了过去。

两人为一组,直取一人的后背。

那两名圣皇卫此时,一时措不及防,纷纷中刀,直接就倒在了地上。

“我靠,你们干什么。”秦傲天被吓了一跳,张口就骂。

可是,回答他的,却是更为凄冷的刀风。

噗噗。

又有两三人被干翻,其中的一名红盟精锐,神色冰冷,厉声道:“你们跟黑衣是一伙的,别以为我们不知道,杀。”

手中黑色的刀锋扬起,跟一名圣皇卫的战刀撞在了一起,竟然生生将对方迫退,然后,上前一步,手中刀锋顺势连劈三下,那名圣皇卫闷哼一声,胸口已然中了一刀。

“找死,给我杀了他们。”秦傲天按捺不住了,他早就憋了一肚子的火,此时见到这些不知所谓的家伙也敢找自己的麻烦,立即下了命令。

他身边立即有十几名圣皇卫扑了出來,领头斩杀了圣皇卫的那名黑衣人立即抬腿将一名红盟精锐给踹了上去,迎上了圣皇卫的刀锋,他则快速的向后退去。

冰冷的嘴角更是露出一丝浅笑,赫然是袁野的师弟,天曜,而跟他一起动手的,不是别人,全部都是山门护法的几位高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