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077章 重掌三色石

077章 重掌三色石

“黑衣这小子,玩的是明修栈道暗渡陈仓!”宋半城嘴角微扬,脸色略有苍白,那是失血过多的缘故。不过,就算是手指断掉了四根,他也沒有一丝颓废。

宋家半城子,不会因为一点身体上的残缺就被打倒,因为他的心灵,已经让他无比强大。

“问題是,在我们的眼皮底下,却沒有看到。”唐峰揉了下鼻子。

当时,双方厮杀的正欢,他还真沒注意到,什么时候一直在前面冲杀的天曜等人,是怎么混到对方的队伍中的。

或许,他们一开始的拼死冲杀,勇猛表现,就是为了证明自己的存在,进而为自己的改装换面做掩护吧。

毕竟,刚刚还厮杀正欢的人,谁能想到他一转眼就猫到了自己身边?

“幸亏这小子不是我们的敌人。”唐峰轻轻的用手背蹭了下鼻子,转而望向宋半城:“宋大哥,你的伤……”

“不妨事!我杀人,不用左手!”宋半城淡淡的道。

唐峰使劲点了点头,转过脸去,免的让他看见了自己猩红的双眼。

“扶我起來吧!”宋半城忽然道。

唐峰一愣:“干嘛?”

宋半城的眼神陡然浓重了起來,一丝浓郁的悲伤一闪而过:“杀个人!”

“呃,好!”唐峰只是略一迟疑,便伸手将宋半城扶了起來。

韩雨此时也大口的喘着粗气,杀赤水断的时候,他用了一次逍遥一步,杀秦傲天的时候,又用了一次。这时候,身体浑身酸痛不已。

恨不得直接躺下,不过,他也知道,此时的他必须站着,因为他是老大。

“大长老,黑衣是三色石的敌人,为什么要停手?”红盟长老脸色涨红,厉声道。

三色石大长老冷哼一声,扭头望向他,一向都是老好人的他,此时,却散发出强大的气场:“你给我闭嘴!”

“三色石的敌人,不是黑衣,而是你!”说着,他目光又落在了血域长老的身上:“还有你!”

“你这是什么意思?”红盟长老脸上闪过一抹慌乱之色,有些色厉内荏的道。

“二十年前,你们背叛第六宗主的时候,就已经沦为了三色石的叛徒。”三色石大长老沉声道。

“你,你放屁!当年第六宗主他们是被李家和轩辕家的人给伏击,这一点你也是确立过了的……”血域长老深知这个时候,他唯一活命的机会,就是将自己跟三色石紧紧的绑在一起。所以,立即开口反驳!

大长老身躯一颤,轻声道:“我要是不顺着你们的意思,还能活到今天吗?”

众人都沒有出声,他们隐隐的察觉到,一桩关于三色石的秘辛,已然在自己面前缓缓揭开。

深吸一口气,三色石大长老陡然开口:“如今,少主回归,也是该好好清算这一笔帐的时候了。”

“少主?难道是他?”红盟长老和血域长老的脸色都微微一变,显得十分难看。两人齐齐的盯向了韩雨。

“是我!”一声清冷的声音,从后面传來。

众人豁然回头,只见叶随风在忘语和修正等人的陪同下,缓步而來。

肥胖的身躯,让他看上去是那么的显眼。只是,身上衣衫褴褛,忘语的白衣也白鲜血染红,后面更有不少少林武僧,步履蹒跚,似乎是刚刚经历了一场血战。

不过,他们一个个的都将身躯挺的笔直,隐隐露出铁血杀伐的气息。

叶随风并沒有理会红盟长老等人,而是径直到了韩雨面前,躬身行礼,扬声道:“老大,我带人在外面伏击了秦傲天等人。只可惜,这小子太强悍了,只留下了他身边的几十个人,最后,他还是带了三四个人成功的逃窜了。”

韩雨嘴角微扬,他还真沒想到,叶随风竟然会带了人去外面等着秦傲天去了。

心中大喜,脸上却不露分毫:“嗯,辛苦你了。修正大师,也辛苦您了。”

“阿弥陀佛,黑衣施主您是山门护法,不用跟老衲客气。不过,我们在这里也已经帮完忙了,所以,要回归山门,向掌门师兄复命去了。”

“嗯,好,我会让人护送你们回去,不过,受伤的人还是暂且留下,让人医治吧!”韩雨上前两步。

“也好!”修正双手合十。大合适的两截袈裟衣袖齐整的断去了一截,显然是被利刃切割所致。

而且,少林來了一百零八位武僧,此时,站在他面前的,却只有九十來人的样子。后面,更有十几人抱着同伴的遗体。显然,阻截秦傲天,他们也是付出了极为沉重的代价。

韩雨心头闪过一抹叹息,正色道:“辛苦诸位大师了,此次少林援手之德,黑衣绝不敢忘。”

“此次是我少林欠下了第六施主的人情,他们既然蒙佛祖召唤,也是命中注定,施主不必客气!施主只要谨记,您还是我山门护法便好。”

“大师放心,我定然会负起这份责任。请代我向方丈大师问好。至于圆寂的各位师傅善后之事,我也会让胡來回去负责。”

修正神色不喜不悲,倒是一派高僧模样:“阿弥陀佛,老衲告辞!”

韩雨也合十相送,至于那些遮天众人,也都齐齐的双手合十在胸前,向这些少林高僧表示敬意。毕竟,沒有他们的配合,只怕叶随风也不能这么快,就拿下暗榜,更不可能让秦傲天狼狈逃窜,尝到生平的第一次惨败!

修正等人走了,只留下了十个人,來看护那些那些受伤较重的武僧,不用韩雨发话,自有随团而來的医生,给扶到了一边,先行进行包扎。

至于修正等人的离去,也会有刑天雇佣军的小弟,沿途护送。这些大师虽然身手不错,可是在丛林之中,却还是不如刑天的那些丛林战专家。再说,他们不会原路返回,而是抄近路前往老窝离这里最近的城市,然后驱车去机场,乘飞机回国。

这是韩雨早就安排好了的,不过,还是需要人來处理一些琐事。

不过,眼下韩雨并沒有心思关心这些。

一见到叶随风跟韩雨说完了话,大长老便颤颤巍巍的來到近前,噗通一声跪了下去:“温岭,拜见少主!”

“拜见少主!”白河愁带头,一干属于大长老一系的人马,纷纷跪倒。

然后,那些放下了武器的三色石精锐们,相互看看,终于也纷纷跪倒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