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078章 大仇得报

极道特种兵 078章 大仇得报

自己的亲叔叔,亲手制造了三色石的巨变,害死了自己的父母,让自己成为孤儿,在外面背负着血海深仇,一个人度过了二十年,

此时的叶随风,还能够站着,已然是他足够坚强了,

红盟长老却是哈哈大笑:“为什么,当年,老子才是第六家的正牌继承人,你父亲算老几,他的母亲,不过是一个野女人罢了,凭什么最后,却让他來继承这个三色石,而我却将一无所有。{请在百度搜索

“既然他卑鄙的夺走了属于我的一切,那我自然也要让他一无所有,只可惜,当年沒有杀死你,沒有让你们一家在地下团聚。”

沒有什么新意,不过就是庶嫡相争的俗套罢了,可是,人世间的所有恩恩怨怨,延伸下來,不都是权欲和利益的争夺吗,

不过,就算是这样,叶随风还是气的浑身直哆嗦,

“拿起你的剑。”叶随风忽然大吼一声,

红盟长老定定的看着他,不为所动,其实,他当年甘当叛徒,覆灭了自己的整个家族,最终也沒有彻底的掌控三色石,毕竟,跟他合谋的几个长老,哪儿一个不是野心勃勃的家伙,

这么多年來,红盟,暗榜,血域三方明争暗斗,都想将对方一口气吃下,也不过是二十年前那一场变故的续集罢了,

要不是因为外部的压力,大长老的调停,只怕这三人也早就闹翻了,三色石也就不复存在了,

“你不是想要让我下去跟父亲团聚吗,今天,我给你这个机会,來啊。”叶随风声音咆哮,整个人就如同凶兽一般:“杀了我,你二十年的遗憾,就要圆满了,别告诉我,你他妈的是个孬种,不敢了。”

“不敢,当年我连你爹都敢杀,就剩下你这么一个小杂种,我有什么不敢的。”红盟长老哈哈大笑,声色俱厉,乖张至极,

“那就拿剑。”

“若是我赢了你,当如何。”红盟长老眸子之中的癫狂下面,隐藏的狡诈一闪而过,

“我替他回答,所有人都听着,只要他赢了随风,任何人都不得出手阻拦,让他滚。”韩雨忽然踏前一步,沉声道,

“这可是你说的。”红盟长老的脸上,禁不住露出一抹猩红,眼瞅着必死之局啊,竟然生生被他找到了一线生机,他如何能不激动,

到了这个时候,还想活命吗,

韩雨眼中闪过一抹不屑之色,叶随风的身手,比起社团中的几位堂主來也不遑多让,至少,杀死这位红盟长老,问題不大,

可是,他能这么淡定,胖子,袁野几人就不行了,

在遮天之中,叶随风几乎沒有出过手,所以,他们跟本不知道,叶随风到底能行不行,所以,一个个的急忙上前:“军师,干他哪儿还用你出手,我替你宰了他,您说让他怎么死都成。”

袁野一身漆黑的劲装,虽然身上有几处挂彩,却依旧不掩那种与生俱來的彪悍,

他是面对着战神卡列夫,也依旧敢出手的人,在这个世上,除了韩雨,只怕还沒有谁能让他心悦诚服的低头,

“小胖子,额替你揍他。”胖子也挥舞着手中的大铡刀,此时的他因为秦傲天的缘故,脸上都肿了,看上去颇为狼狈,可是,在唐峰和宋半城的掩护之下,并沒有伤及筋骨,杀一个红盟长老,也不是什么难事,

韩雨目光一扫两人:“你们都给我退下。”

“我……”两人急忙退了下去,这时候,陆辉不知道什么时候,來到了韩雨身边,低声道:“他若是真能赢了叶胖子,你真要让他走吗。”

“走。”韩雨嘴角微微一抿:“我说的是任何人都不得出手,可沒说过不许动脚,不过,他沒有这个机会的。”

“哦。”陆辉有些讶然的看了叶随风的背影一眼,不再说话了,身为一个高手,他能够从叶随风的身上,感觉到一种危险來,这让他忽然发现,遮天的这位军师,显然一直深藏不漏,

他嘴角禁不住露出一丝笑意,遮天越强大,那自然就是越好的,

“少主,这样的事情,何须你动手,白河愁,你去将这个叛徒的脑袋摘了,祭奠第六宗主……”

温岭见叶随风真要上前动手,顿时急了,红盟长老虽然年过六旬,可身手却也沒有扔下,绝不是什么人都能干掉的,所以,急忙出來帮忙,

白河愁急忙点头,手中长剑一动,便要上前,

“不用了。”叶随风一脸冷漠的朝前两步:“我父亲的仇,我亲手报。”

话音一落,不再给任何人机会,挟着一腔怒火和仇恨的叶随风,身形陡然冲了出去,肥胖的身躯,竟然快的出乎了在场所有人的预料,

他手中一把圆月弯刀,呜的一声呼啸,朝着红盟长老当胸便劈砍了下去,

刀身撕裂了空气,在阳光的照耀下,竟然闪烁出红,黑,蓝三种奇异的颜色,妖异而夺目,

“三色弯刀。”大长老温岭咕咚吞了一口唾液,一脸惊喜:“果然是第六家的三色弯刀……”

三色弯刀显然是在三色石中,具有极高的地位和特殊意义,一看见他,对面的那位红盟长老脸上的那一丝喜悦,瞬间被恐惧所取代,

他才堪堪将手中的剑横在身前,叶随风这一刀,便狠狠的劈砍了下來,

当,

巨大的力量,竟然在第一时间将他手里的剑给斩成了两截,三色刀锋,瞬间在他的胸口,劈出了一道血口,红盟长老的身躯,更是重重的向后抛飞出去,

“來。”叶随风却沒有追击,而是停住了脚步,满脸暴戾的盯着对方,

红盟长老知道,这是自己唯一的机会,虽然也可能是虚幻的,可是,不想死的他,就像是溺水之人,已经无法再去理会自己手中的那个浮萍能否撑的住自己的身体了,

他唯一想要做的,就是抓住,

所以,他手掌一撑地,陡然跳了起來,然后,挥舞着手中的半截断剑,再次冲了上來,

叶随风陡然踏步,上前,手中的三色弯刀向上挑出,血光突现,一条手臂从红盟长老的身上,飞了起來,

红盟长老的左臂,竟然被砍断了,

红盟长老神色一片狰狞,惨哼声中,竟然硬撑着沒退,将手中的断剑,去势不变,狠狠的劈向了叶随风的脖颈,

砰,

叶随风一脚踹在了他的左腿大腿上,喀嚓的声响,清晰的传來,红盟长老的身躯踉跄着向后退了两步,那剑锋擦着叶随风的胸口落了下去,可是,叶随风的眼睛却连眨都沒有眨一下,

“你这个小杂种,來啊。”这老家伙两眼猩红,已然疯狂,他踉跄着朝叶随风走了过來:“我杀了你的全家,沾满了第六家的鲜血,我是你的亲叔叔,杀了我,你也一样。”

咆哮声中,再次一刀朝着叶随风劈了下來,

叶随风神色不变,陡然间又是一脚,这一次却是踢断了他的右腿,然后,红盟长老挣扎着还沒站起身,他已经靠了上去,

138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