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119章 有所必为

119章 有所必为

“吆喝,挺横啊!那将我们要的人交出来,爷们立即掉头就走。不然,老子倒是不介意让你见识见识,这是谁的地盘!”光头瞪着眼睛,恶狠狠的道。

柳生浅草眉头微微一弯,强制按下心中的怒气道:“人?什么人?”

“少装蒜。今天,我的人明明看见他们进了你们武馆,把人交出来,老子便当什么都没发生,不然,可别怪爷们不给你们面子!”光头也是一代凶人,渐渐的没了耐性。

“我们的人都在这了,不知道你要找的是谁?”

光头一回头,赵刚忙缓缓的摇了摇头,轻声道:“不是他们。那是两个年轻人,还有一个五十岁左右的老头。”

“虽然人不在这,可您总不介意让我的人进去搜搜吧?”光头冷笑着道。

如今社团对找到邵洋的奖励,已经提升到了现金一百万,连升三级。无论是钱还是爬升的机会,对于光头来说,都是难以抵挡的诱惑。所以,明知道社团有不准和外国人闹僵的规定,他还是来了。

因为对邵洋,他是志在必得。

柳生浅草眼中闪动着森寒的杀机,被人这样欺负到了家门口,简直就是耻辱,一刀流的耻辱,更是他这个姓氏,柳生的耻辱!

只是,如今他身在别人的屋檐下,却不得不将这口气咽下去,他心中的恼火就别提了。

“我可以向你保证,我没见过这两个人。不过,就是不知道其他人有没有见过。”深吸一口气,柳生浅草沙哑着声音道:“我让人将她们叫出来,你自己问吧。”

说着,他一瞄身边的亲信,那人微不可查的点了下头,快步从他身边跑了过去。柳生浅草这才稍微松了口气,目光紧紧的注视着光头和赵刚一干人的动静。

在LSK这个地方混,他当然知道剑门,也知道剑门不与他们这些老外发生矛盾的宗旨。而如今光头他们既然都找到了门上来,那就说明这个问题还是靠谱的。

所以,无论今天是不是有人进来过,他都不能承认,也不能否认。

很快,那名亲信便走了出来,身后跟着的两名颇有气质的女孩,正是今天早晨站在门口的。然后,将她们早晨的见闻都说了一遍。

“照你怎么说,我们要的那几个人,从后门走了?”光头微微皱着眉头,审慎的目光中充满了不信任。

柳生浅草淡淡的道:“事实就是如此。各位,若是没有什么事儿的话,就请自便吧。一刀流武馆,从今天开始关门了。”

“嗯?”光头眉头一挑,旁边的赵刚立即将自己得到的消息低声说了一遍,他这才一咧嘴,笑道:“噢,原来是被人给踢了馆,开不下去了?那你们忙,你们忙,我就不打扰了。”

说着,他脸色一沉,冷声道:“都还傻站着干什么?赶紧去给老子找人啊!”

一干剑门的小弟纷纷答应一声,上了车跟在他后面朝四周驶去。

柳生浅草深深的看了他离去的背影一眼,眼中忽然露出一丝冷酷的神情,低声吩咐道:“他们要找的那个人,一定是邵洋,你们也马上去查一下,若是能抢先找到人,那最好。不然,就宰了他,让谁也得不到。”

他旁边的亲信忙答应一声,转身而去。剩下的人则跟着他,重新回到了一刀流的武馆。

韩雨眉头微微弯了一下,喃喃的道:“想不到这个柳生浅草的脾气这么好,竟然一直到现在都忍住了,没有发火!”

名仔无声的咧了咧嘴道:“他那边的人数太少,不是剑门的对手。”

韩雨笑道:“人数?若是真的打起来的话,光头和他的手下,只怕没几个能够活着走出这条街!该忍的时候忍不住,不该忍的时候,却是三棍子都打不出个屁来。别看他们个子小,全都是名副其实的龟仙人的后代!”

名仔心中暗自佩服,老大就是老大,骂起人来都不带吐脏字的。

虽然满嘴的不爽,可韩雨心中却还是颇为得意的。他本来就没想着只是从一刀流的武馆门口溜上一圈,便能给对方带来什么麻烦。只要能给柳生浅草的心里添点堵,那便足够了。

开了车,韩雨径直朝老船所住的地方赶去。因为他担心邵洋会去那里找老船,所以韩雨便吩咐了卓不凡在那边张望着,顺便也监视一下剑门的动静。

外面的阳光轻轻的拍打着车窗,柔和的仿佛少女的眼眸一般。天气还好,只是那疏懒的阳光驱不走空气中那冷冷的寒意,所以,路上并没有几个行人。

夏日里拥挤不堪的海滩,此时变的冷冷清清的。就连岸边的一些小店都没有开,呼啸的西北风在海面上转了一圈,重新回到人的身上,便让这个世界又冷了些。

只不过,当韩雨来到离老船的住处不远的地方时,目光禁不住一直,随即满腔的怒火和热血,就仿佛一起放在酒力浸泡后拿到阳光下点燃了一般,轰的一下着了起来。

卓不凡很郁闷,也很委屈。

他在来的时候就已经发现了剑门的人正围在老船住所的四周,像是韩雨猜测的那样在守株待兔,等待邵洋。

他虽然没有经受过专门的侦察和反侦察之类的训练,可出于和动物,和野兽打交道培养出来的直觉,那些剑门的人自然躲不过他的眼睛。

只是这和他有什么关系?只要邵洋不出现,这些人,爱等等他们的去呗。

卓不凡很大度的在路头一家小饭店要了一碟鱿鱼,悠闲的吃了起来。可这一盘鱿鱼才刚吃了一半,那个老船不知道从哪儿冒出来了。

结果,等邵洋这只肥兔送上门来的剑门小弟,便将这只老兔子给活捉了。

如此一来,卓不凡只得抱着万分不甘,主动的跳进了剑门小弟的陷阱里。这老船好歹也是他大哥的客人,他当然不能眼睁睁的看着让剑门的人将他掠了去。

本来他以为,这些人虽然有二十多个,可没有人是他的一合之敌,就算是带了个老船,杀出去也不是什么难事。

可他失算了。

这些人的近身格斗能力,远远的超乎了他的想象。尤其是其中还有几位精通合击的高手,每一次他想要突围,都被这几人拦了下来。

不一会儿,他的身上便多了一道道的血淋淋的口子。而这,还是对方故意留手,没有想要他性命的结果。

“你不说你有大哥吗?来啊,你让他来啊!我倒要看看,他能把本少爷怎么滴!”有些疏狂的声音响了起来,带着年轻人特有的目中无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