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090章 少帅战轩辕

第二卷 锋芒 090章 少帅战轩辕

诛仙和轩辕长云战在一起,那鹞鹰却被古方缠住,渐渐落入下风。

本來他就不是古方的对手,后來又被诛仙伤了臂膀,一时间只能招架,若不是旁边有剑堂精锐舍命相帮,只怕他早已经被古方给干掉了。

夜风冰冷,刀剑更寒。

殷虹的鲜血渲染着夜幕下的厮杀,对于那些高高在上的人來说,自然是为了道上的霸权,为了随之而來的名利,对于下面的这些人來说,也许为了能够上位,能够出头,也许只是为了回报一些人的赏识。

不过,不管是为了什么,此时的他们,都已经不能再收手了。

唯有战,也只有战。

因为谁也不想死,所以,就只能将对手干掉。

一时间,双方厮杀了足有十余分钟,两边龙皇会的离火堂小弟已经岌岌可危,死伤了一半还多,可是,依旧死死的扼守住了最后一道防线。

气的金龙等人哇哇乱叫,那个叫轩辕利峰的离火堂堂主,却带着十几人不断的游走在锋线上,不跟他们正苗交锋,只是抽冷子袭杀突进冒前的幽冥会小弟。

正面,古方已经杀了十多名剑堂小弟,重创了鹞鹰,却依旧沒能将对方杀死,反而被受伤的鹞鹰偷袭了一下,大腿上挨了一脚,后背上也挨了一刀。

气的老家伙是吹胡子瞪眼,手中金针不断发出,已经干掉了好几名想要趁机格杀他的剑堂小弟。

那边的诛仙跟轩辕长云的情况也差不多,两人身上都挂了彩,可是,有着身边小弟的支援,都未能将对方给干掉。

因为双方交手的环境实在是太不宽阔了,挤在狭长的公路上,想要真正的单打独斗根本不可能,他们必须要防着对方的小弟抽冷子给他们一刀。

不过,随着龙皇会那边的人马死伤渐渐增多,幽冥会人数上的优势已经凸显。

只是,上百名轩辕卫出动之后,他们三分钟五分钟的也难以完成他们剿杀对方的计划。

“不能再等了。”李德波站在三十步外,眼中寒光闪动,整个人立即发力狂奔。

“闪开。”人到近前,李德波立即从一名冥斗士身边切了过去,手中的长枪陡然舞动,森冷的枪尖瞬间沒入了一人的咽喉。

手腕一晃,那名剑堂精锐立即被挑着斜斜的将旁边的一名剑堂中人砸的闷哼一声,身子朝旁边歪去。

旁边的冥斗士本已陷入危局,陡然间见到杀他的人被砸退,立即扭头,瞥见是李德波亲自出手,感激不已:“多谢少帅。”

“少说话,多杀人。”李德波眼中杀机四溢,冷声道:“杀光他们。”

说话间,手中的长枪再次舞动,幻化出一道道的枪花,将身边的四五名剑堂小弟杀的东倒西歪,长枪所及之处,竟然沒有人是他一枪之敌。

一时间,身边竟然出现了不小的空隙。

不过,李德波却是个聪明人,知道在这样的混乱激战中,鹤立鸡群最容易招來敌人的暗箭,唯有和敌人贴身近战,才能将这种可能姓尽可能的降低。

所以,他不退反进,两手横握长枪中端,追杀上去。

枪尖挑,刺,绞,砸,枪杆挂,拿,滑,扫,枪身拦,崩,盖,挫,将一杆长枪使用的出神入化,鬼神莫测,不过转眼间,丧生在他抢下之人,竟然已有六七个了,受伤的人更多。

原本还算坚固的剑堂防御阵形,立即出现了巨大的波动,这种波动甚至影响到了全局,士气大振的冥斗士们奋死拼杀,反观剑堂那边,却是人心惶惶,心生怯意。

“哼,找死。”轩辕小楼呆不住了,冷喝声中,一袭白衣陡然上前,左手探出一把将一名即将被刺中的剑堂小弟给拽了回來,右手挥舞,古朴长剑犹如开山力士一般,将李德波的长枪给崩到了一边。

轩辕小楼趁机脚踏中宫,手中长剑好似仙女散花一般,带着无边寒意,朝着李德波便杀了过去。

显然,李德波如此的目中无人,已经引起了这位轩辕少主的怒火。

“來的好。”李德波却是怡然不惧,早就听说轩辕家乃是千年传承下來的王八式家族中的不世天才,剑法超强,身手过人。

而且一出手,就拿下了血鹰会,鹰视四方,隐隐间竟然有着风头盖过他的意思。

李德波心中早就憋了一肚子的气,早就想要好好的教训一下轩辕小楼了。

所以,也不再追杀那些杂鱼,两手握枪,跟轩辕小楼狠狠的干在了一起。

反正只要能够将轩辕小楼干掉或者生擒,那龙皇会的抵抗将不攻自破。

轩辕小楼呢,心高气傲,虽然知道只要坚持一会,顶多半个小时,轩辕战天便会赶來支援,可也不愿就这么忍着,毕竟等着别人相救,不如他以弱胜强更能让他轩辕少主之名,威震四方。

所以,他脸色森寒,手中长剑越打越快,竟然打的也是擒贼先擒王的主意。

两人这一下撞在一起,自然是针尖对麦芒,互不相让。

李德波曾经跟猪头面具男交过手,对方凭借一根树枝,杀的他这位幽冥会少帅便不得不低头认输,从那之后,李德波便闷头苦修。

虽然幽冥会事务繁多,可是,他却依旧要每天抽出两个时辰來练习枪法,锻炼肌体,更不断的跟社团中的范伟,屠神,诛仙等绝顶高手切磋,从未间断。

如今的他,可谓是浮华尽去,手中长枪每每用出,无不势如奔雷,暗藏杀机,可是偏偏又都留有三分气力,使得枪法圆润,难以招架,俨然已经有了几分绝顶高手的意蕴。

轩辕小楼呢,则是吃过韩雨的亏,也是憋着一股劲想要一雪前耻。

两人都是天分高的吓人的主,又都经过一段时间的蛰伏,此时交手立即锋芒必露。

李德波抽身后退,手中长枪快速舞动,赫然耍的是五虎断闷枪法,所谓一虎南山下,二虎伏蛟龙,三虎群羊散,四虎战金风,五虎面门刺,勾魂冷无情。

一时间,枪形如龙,枪势如虎,招招抢攻,以硬碰强。

轩辕小楼也沒想到李德波身手如此猛,手中长剑出行如风,身形飘忽,正是轩辕家的家传剑法,半月流水,燕飞猿回,玄鸟划沙,飞龙逐月……

其实就算是现在,也依旧存有许多剑法和修炼这些剑法的剑师,比如纯阳,青萍,两仪,三才,三合,云龙,八卦,太极,螳螂,通背,醉剑,宣化剑(都是剑法自己百度)等等,只是这些人大多都是兴趣,不是靠这些剑法來杀人的。

而轩辕家的剑法,却是在吸收了这些诸多剑法的基础上又形成的具有自身特点的剑法,他们追求最大的杀伤力,寻求简单致命的方法,所以很少有花架子。

一时间也是剑光霍霍,杀机暗伏。

两人枪剑相交,脚下也是互相攻击了十多下,李德波身形好似不支,陡然间向后退了几步,轩辕小楼无暇多想,立即欺身上前,却不想李德波右手的长枪在地上一点,陡然后仰,手中的长枪更是瞬间向后刺出,正是李德波拿手的绝招,被他取名为悬崖勒马。

其实这就是所谓的回马枪,不过,却是经过了他自己改良的,能够用來近身搏杀的狠招。

轩辕小楼只來得及一闪头,冰冷的枪锋便在他的脖颈一侧扫出了一道浅显的血口。

李德波身子陡然间翻转,手中的长枪更是快速的朝着他的脖颈扫了过去。

轩辕小楼多曰來砥砺修炼的苦功立即展现出了效果,他虽惊却不慌,虽怒却不乱,脑袋在一侧的同时,便快速的斜身,低头,手中长剑在地上一抵,那长枪几乎擦着他的头发掠了过去,在发现失手的时候,李德波手腕一晃,陡然下压,猛然便是一砸。

轩辕小楼手中的长剑却猛然一弹,整个人的身子擦着枪身转了起來,身形如电,长剑更是如同冬曰炸雷一般,窜向了李德波的心腹。

一剑破九霄。

李德波心中大寒,只是一寸长一寸强,他手中长枪在外,想要收回已经來不及了,只是将右手一拉,枪身横在身间快速的挡了过去。

叮当声响,李德波手中的长枪和古剑不断的发出充满了杀机的碰撞。

砰。

脚下两人再次对撞一记,身形各自向后飞退。

李德波气喘吁吁,胸口衣服拉开,露出了半尺余长的伤口,隐隐见血。

不过,轩辕小楼也是颇为狼狈的冷目狠狠盯着他,目光阴冷。

一番交手,竟然是不相上下,两败俱伤。

“保护少爷。”

“保护少帅。”

一声声惊呼从双方的人马口中喊出,转眼间,两人之间已经被龙皇会和幽冥会的小弟所填满,两人再想动手,已经沒了机会。

“杀。”李德波也不想再冒险,索姓后退几步,狠狠的将手中长枪一挥,打算用手中的优势人手将对方格杀。

“杀。”响应他的,除了幽冥会的人马之外,还有左侧传出的喊杀之声,李德波猛然砖头,远远的只看见一群人,也不知道有多少,从那夜色之中扑出,好似猛虎一般将金龙等人击溃,然后,正面截杀冥斗士。

“竟然來了援兵,这么快。”李德波瞳孔狠狠的一缩,旁边自有人冲上去,跟对方厮杀成一团。

轩辕小楼却是长长的出了口气,轩辕无策这小子,总算是及时的上了,而且,选的正是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