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092章 遮天不要垃圾

092章 遮天不要垃圾

“老大,真的不要我们陪着吗。叶随风胖乎乎的脸上,露出一丝担忧之色。

萧炎也有些担心道:“是啊,大哥,要不就让我们跟着吧,也许颜儿嫂子……”

“沒事。”韩雨勉强一笑:“有些事情,总需要我们独自去面对的,我相信颜儿,她会沒事的,再说,雨心和静汐也跟着回來了!”

“可是……”

萧炎还想再说什么,却被叶随风给拦住了:“嗯,那好吧,有什么需要您知会一声,楚家血案,我们总有一天会查个水落石出的!”

“嗯。”韩雨点点头,径直走了出去。

出了训练场,韩雨一个人靠在树边,静静的望着外面來回穿梭的车流。

阳光静静的照在树头,摇曳着清晨的时光,韩雨有些发呆的望着不远处树上的蚂蚁,或许是修炼了无名心法的缘故,他可以清晰的看见那个蚂蚁在一点点的顺着树干向上爬。

在那里,有着一滴蜜糖。

只是,风太大了,头顶不断飘落的树叶,偶尔会不幸的落在它的身上,将它砸下,可是,它却好像是不知道什么叫气馁似得,一次次落下,又一次次的重新來过。

“看什么呢,这么入神。”清丽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悦耳怡人。

韩雨抬起头來,只见楚颜正站在他面前。

楚颜今天穿了一件白色的风衣,里面套着一件黑色衬衣,微微遮住了已经凸显的小腹,一头长发扎在了脑后,脸上挂着甜甜的笑容,显得干练知性。

在她的身后,则是墨雨心和静汐静静的站着,两女今天穿的倒是极为一致,一袭肃然的黑色。

“沒什么,你來了,路上累不累。”韩雨很自然的过去,挽住了她的手臂。

楚颜笑着摇头:“这才几步路的功夫,我累什么,倒是你,怎么这么有空,非要陪我回家看爷爷!”

韩雨握着她手臂的手轻轻用力:“以后,我会一直陪着你!”

“行了,我可不要跟你酸了,静汐和雨心可还在旁边看着呢。”楚颜低声啐他一口,不过,脸上甜蜜的笑容,却出卖了她心中的真实感受。

“沒事,今天的我是属于你的。”韩雨探手在她耳边轻轻的帮她整理着被风凌乱的几根头发,望着静汐俩人:“你们吃饭了吗,要不我们先一起去吃点早餐吧!”

“不了,还是回家吃吧,今天妈让我们几个在家吃饭,是我硬拉着她们出來的。”楚颜得意的一笑:“你还担心爷爷不管咱们的饭啊!”

韩雨顿了一下:“那倒不是,不过时候不早了,或许爷爷早就已经吃过了也不一定,再说,难得我今天有空,咱们几个一起吃,不好吗!”

楚颜看了一眼墨雨心和静汐,若就算她自己,那跟韩雨一起回家吃倒也沒什么,可是,她们两人却难保不会尴尬。

她虽然性子有些泼辣,可是,再跟了韩雨特别是怀有身孕之后,却变的极为细心,也懂得了如何照顾两人的情绪,毕竟她们是要一直一起生活下去的。

“那好吧,那就咱们一家四口來个聚餐吧。”楚颜笑着点头。

“不是四口,是五口。”韩雨纠正了一句,随即带着三人朝公路对面走去。

在训练场的对面,就有一家很不错的店面,三层的门面,四五百平的面积,第一层专门卖早餐,二三层则是酒店,实际上,这也是汉魂酒店下辖连锁的分店之一。

当初,韩雨在这里开个店面,就是为了能够让训练场的兄弟想要改善伙食的时候,能有个合适的去处,毕竟,训练场内的食物再香,那也是食堂不是。

店面的环境卫生自然是能够让人放心的,韩雨找了个靠窗的座,将三人安顿好,这才亲自拿了托盘去点餐去了。

这个时候,在这里吃饭的遮天小弟还有不少,一眼瞥见一个男人带着三个风华绝代的女子进來吃饭,一个个的眼睛都瞪的溜圆。

楚颜三女无论哪儿一个拿出來,那都比什么小明星之流强太多了,这样的女子,平时一个都看不到,现在一下竟然看见了三个。

不过,他们中显然是有几个人认出了韩雨,慌忙站起身來,却见韩雨冲着他们微一摇头,他们几个立即又坐了下去,不过,嘴里的喧哗声却明显的是低了下去,就连吃相也变的斯文起來。

“文哥,你怎么了。”一名刚刚认出了韩雨身份的小弟身边,有人低声问了一句。

“不想挨板子,就闭上你的嘴。”那名叫文哥的显然是有些身份,低喝一声:“吃饭!”

那名小弟老老实实的低下了头,另一人却羡慕道:“妈的,你看那三个……”

话沒说完,文哥已经抬起头來,两眼死死的盯着他,那名小弟顿时毛了,慌忙将头低了下去,文哥却是有些后怕的扫了一眼韩雨的背影,生怕刚才那小弟的话被他给听见了。

要知道,韩雨虽然经常來训练场,可是,下面小弟的训练和他所去的地方,基本上是不重叠的,尤其是特训的时候,有许多小弟是从下面的堂口中派送过來轮训的,更有许多人沒有见过韩雨。

他们自然也就想不到,自己老大会在这个时候,一个人带了三个女人出來吃饭。

“妈的,老子忍不住了。”盛涛是天狼堂下的一名百人队长,此次來训练场已经一个月了,再过几天,就可以带队重回天狼堂,今天,正好是他带了手下的十來个人出來吃饭。

这家伙本來就是天狼社的小弟,加入遮天的时间虽然也不短了,不过,却是第一次來训练场。

盛涛手上的功夫不弱,不然的话,也不会被选为百人队长,只是他却有一个极为致命的坏处,好色。

实际上,道上混的这些人,刀头舔血,气血方刚,又有几个人不好那裙下之事的,只是,他跟那些人不同的是,他做了一件让他后悔终生的事。

在训练场训练期间,所有的小弟,都要进行体能上的特训,并且学习遮天的帮规纪律,为了保证效果,训练场严禁任何人夜不归宿,否则,一旦查出,处罚极为严重。

憋了一个月,又眼瞅着就要走了,盛涛好色的性子立即又闹腾了起來。

此时的他,早就已经忘了临來的时候,马文泉对他们的嘱咐。

他蹭的一下放下了手中的酒杯,然后,站了起來。

旁边一名小弟忍不住道:“涛哥……”

“马华,知道你小子爱唠叨,可今天,你必须给我闭嘴,咱们都他娘的素了一个多月了,好容易碰上这样的绝色,老子说什么也得过去跟她们聊聊。”盛涛低下头,冷冷的盯了他一眼。

“就是,马华,你小子别他妈的给自己找事,咱们哥几个都他娘的素了多少天了,再这么下去,哥几个干脆楚家当和尚算了!”

“这三个小娘们,简直就跟画里的人一般,老子都要硬了!”

盛涛身边的几人露出猥琐笑容,纷纷出声帮腔。

马华无奈道:“涛哥,帮里的规矩您是知道的,这里吃饭的又都是社团的人,万一他们将事情报了上去……”

“报什么,社团的规矩只是不许咱们用强,哥几个上去搭讪,总沒人能管到吧。”盛涛冷哼一声,目光却尽在墨雨心几个人的脸上打转,俨然已经被心中的欲望给磨干了理智。

“就是,要个电话而已,涛哥,哥几个给你凑钱,用钱砸,回头只要别忘了我们几个的好处就行!”

盛涛嘿嘿一笑,迈步朝着墨雨心几人走了过去。

韩雨此时已经打好了饭菜,正往回走,见到几个人走到了墨雨心等人的近前,眼中顿时闪过一抹寒光。

“哎,难怪今天早晨一起,那头顶就有喜鹊乱叫,想不到,出來吃个饭,竟然就能遇到如此仙女般的佳人,几位姐姐,你们都是大明星吗。”盛涛沒有察觉到跟在身后的韩雨,笑嘻嘻的对着楚颜三人开腔。

“盛涛。”文哥见状腾一下站起身來,他叫薛文,是胡來手下的一名十人小队长,虽然也有其他的人认出了韩雨的身份,不过,那几个人都等着看他的笑话,本來,训练场之中就是以堂口为单位,相互进行竞争的。

一个多月以來,他们之间沒少对抗过,那几个人自然乐的看盛涛倒霉。

不过,薛文却有些不忍,毕竟都是社团的兄弟,再者,盛涛敢调戏他们的大嫂,那简直就是丢了所有遮天小弟的脸。

所以,他急忙站起身:“你这是在做什么,训练场还有早课呢,吃完了就赶紧回去吧!”

薛文是好意,却不想人家并不领情。

盛涛想要在美女面前有所表现,自然不想薛文出了风头:“薛文,你他妈的闭嘴,老子的事,还轮不到你來管!”

“就是,这是我天狼堂的事,你血斧堂最好离远一点。”盛涛身边的几人也横眉冷对,他们跟盛涛那也是物以类聚,否则,也不会走的这么近。

“这位兄弟谢了,不过,你继续吃饭吧。”韩雨冲着薛文略一点头,径直走到了楚颜身边,温柔的替三女将饭菜端了过去。

薛文眼中闪过一抹叹息,点头道:“是!”

径直退了回去,另外几个认出了韩雨却沒有出声的人,却是暗自叹息,他妈的,竟然能让老大叫一声兄弟,早知道有这么好的事,他们早就打破了头的上了。

马华却是微微一怔,薛文虽然在血斧堂中身份不高,可是血斧堂中人,却都有一股悍勇之气,他怎么会对一个陌生人如此顺从。

想到这,他仔细的看向韩雨,这不看还好,仔细一瞧,心中顿时倒松了一口凉气,冷汗当即就流了下來。

若只有一个韩雨一人,他未必能够猜出韩雨的身份,可是,再加上他身边的三位佳人……

“吆喝,想不到,竟然还有正主,你小子倒是运气挺好啊。”盛涛一咧嘴,见韩雨盛的饭菜倒也普通,心中便先松了口气:“你吃得消吗!”

韩雨不理他,只是替楚颜夹菜:,温柔道:“來,颜儿吃点这个饼,刚做的,外酥里嫩,你们俩也一人一个,我好容易为你们端回饭菜,都吃了,别剩下,别因为几个垃圾而影响了心情,不值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