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093章 对不起我爱你

第八卷 巅峰 093章 对不起,我爱你

“他妈的,你说谁是垃圾。”盛涛脸色一寒,神色转厉。

韩雨手中的筷子一顿,微垂的眼眸之内闪过一抹浓郁的杀机,他今天的心情很不好,而偏偏盛涛不知死活的撞了上來,已然让他无法遏制体内升腾的怒火。

静汐却不想让韩雨的心情再变的糟糕,她抬起头,轻声道:“几位,我们只是在吃早餐而已,你们既然吃过了,还是赶紧回去吧,这么多人看着,你难道还能对我们怎么样。”

静汐本是好意,想让盛涛知难而退。

却不想盛涛也是争强好胜,喜欢要面子的主,此时目光一扫,见到不少社团中的人都在笑眯眯的看着他,似乎在等他出丑露笑。

不由得将心一横,冷声道:“我是不能对你们怎么样,不过,这位兄弟可否告知名姓,以后若有机会,我定然登门拜访,说不得,或许能做个朋友,多条朋友多条路嘛。”

静汐闻言不由得哑然,此人既然想跳井,显然耳朵是挂不住的。

她低下头,平静的吃着饭菜。

盛涛见状却以为他们怂了,变本加厉:“朋友,你该不会是连这个面子都不给吧。”

“我的面子,你兜不住。”韩雨淡淡的帮着静汐盛汤,不过声音已经变的极为冷漠。

偏偏盛涛几人是被猪油给蒙了心,愣是沒有察觉到危险。

“你他妈的再说一遍,小子,你知道老子是什么人吗,老子是遮天……”

“涛哥。”马华急忙闯了过來,连声道:“堂主來的时候可说了,不允许咱们仗着社团的声名压人,咱们还是赶紧走吧,这就要回去了,何必在这里……”

“马华,你他妈的给老子闭嘴,再说一句,信不信我他娘的揍死你。”盛涛转过头來,将他推了一个踉跄,恶狠狠道。

马华是猜出了韩雨的身份,想要救自己这位同袍一马,却不想好心被当成了驴肝肺,一时间气的脸色都变了。

可偏偏他不敢说出韩雨的身份,刚才,韩雨喝止薛文的时候,他可是看见了的,最主要的是,他也只是猜测,若是万一猜错了,岂不闹一个大笑话。

韩雨的耐心已经到底了,他抬起头,静静的道:“继续说,你是谁,是干什么的,我倒很想见识一下。”

“小子,把你的屁股坐稳了,你家大爷乃是遮天天狼堂的盛涛,哼哼,遮天你听过吗,道上的四大势力之一,得罪了我,那就是得罪了遮天。”盛涛牛B哄哄的回了一句,气焰十分嚣张。

大概是平时报名号报习惯了,遮天在西北那可是有着赫赫威名,原本盘踞西北的天狼社被遮天干掉了,天狼堂取而代之,盛涛能够成为其中的一名中层小弟,倒也的确有值得骄傲的地方。

只可惜,他这一次找错了人,这已经不是关公门前耍大刀了,这分明就是打着灯笼去厕所找屎了。

“得罪了你,就等于得罪了遮天,好大的口气啊。”韩雨帮墨雨心挑了两根咸菜,平静的道:“本來我只想安安稳稳的吃个饭,现在我倒是想看看,得罪了你,又能如何,天狼堂这一次前來训练,是谁带的队。”

“是……”盛涛想要回话,却立即顿住了,他上下打量着韩雨,心中忽然充满了不安。

这个时候,他才发现,整个餐厅之中竟然是一片寂静,喧哗声不知道什么时候起,竟然已经停了。

难道老子已经这么有威信了,虽然盛涛很想这样认为,可是,他毕竟是天狼社投降过來的人,而这里吃饭的却有许多是遮天原本的人马,那是嫡系,要是认为这些人真的是怕了他,那他的脑袋才是真的被驴给踢了。

若不是因为他,那就是因为眼前这人了。

盛涛脸色已经变的难看起來,偏偏他身边的几个人,却不知死活,愣声道:“不是,你他妈的是什么人啊,敢跟我们涛哥在这装犊子,信不信老子现在就废了你。”

“都闭嘴。”盛涛狠狠的呵斥了一句,然后又盯了韩雨一眼:“这个,刚才只是跟朋友开个玩笑,误会了,既然你们吃饭,我们不打扰了,走。”

“涛哥……”

“走。”盛涛狠狠的瞪了身边迟疑的那小弟一眼,他可不想冒险丢掉了自己的饭碗,遮天的待遇那么丰厚,要是这么丢了,他以后上哪找这么好的差使去。

“站那。”韩雨冷声开口:“现在才想起走,晚了。”

抬起一直微低着的头,他望了马华一眼:“你去把苍狼给我叫來。”

“啊,是,是。”马华本來还有些怀疑,此时听了韩雨的话,立即知道自己猜中了,急忙躬身行礼之后,快步跑了出去。

“你,你到底是谁。”盛涛向后退了一步,惊疑不定的看着韩雨。

韩雨不理他,只是静静的催促着三女:“多吃点,我可不想让你们饿瘦了。”

三女各自绽放出不同的笑颜,尤其是楚颜,得意的扫了盛涛一眼,她本來就是楚家小姐,在天水那是横着走的主,以前的时候总是找别人的麻烦,只是跟了韩雨之后,又接手楚氏集团,汉魂集团,渐渐的收敛了性子。

不过,这可不代表她不喜欢看热闹,尤其是对与盛涛这种送上门來的。

她低声对着韩雨道:“看起來,你社团中的小弟好像不认识你吗,竟然敢找你的麻烦,你这个老大当的太失败了。”

韩雨一笑,目光中满是疼惜之色,这丫头要是知道了楚园的变故,指不定得有多伤心呢。

“林子大了,难免会出现些害群之鸟,大不了,我今天当一回保洁员,替他们清理一下垃圾好了,倒是你,多吃点,别光顾着看我的笑话。”

楚颜脑袋上下频点,吃的那叫一个不亦乐乎。

“涛,涛哥,这到底是什么人啊,要不,咱们还是走吧。”盛涛身边一名小弟明显有些腿软,颤声道。

“走,走。”盛涛犹豫。

“不走干什么,等会苍狼哥來了,还能有咱们的好果子吃吗。”那小弟低声道。

一提到苍狼,盛涛也变色了,天狼社中,苍狼掌管训练,对下面的人极为严厉,而且出了名的不讲情面,任何人只要犯事落在他手里,那都不如去裁决堂自首來的痛快。

“那就走。”盛涛一咬牙,也顾不得多想,举步变朝门口就走。

“嗖。”一声冷光,盛涛豁然止步,只见一柄小勺落在了他前面一侧的木头门柱上,那就是一个普通的勺子,大头几乎全都沒了进去,只剩下勺柄在轻轻颤动。

盛涛身子一抖,后身顿时冒出一层细密的冷汗。

妈的,这是怎么做到的,他缓缓转头,见到韩雨手中空空如也,不由得露出惊骇之色。

“你,你……”

薛文可不敢再等韩雨出手,急忙带了人过來,堵住门口:“盛涛,你还是别急着出门了,反正苍狼哥一会就來。”

“薛文,你……”盛涛眼一瞪,却见薛文杀气腾腾,心中更是惊疑不定,悄悄的扫了韩雨的背影一眼,此时的他像是热锅上的蚂蚁一般,进不得,退不得,一时间只好在心中祈求苍天有眼,希望自己沒有做什么让自己后悔终生的事。

只可惜,苍天似乎很忙,并沒有听见他的祈祷。

就当楚颜说吃饱了的时候,苍狼已经赶了过來,不过,他并不是一个人,先他一步进來的是叶随风,然后是萧炎,苏飞,苍狼等人。

盛涛显然是认识叶随风,因为遮天就两个最为出名的胖子,一见他到來,盛涛的腿就是一哆嗦,再看见萧炎,苏飞,他的腿禁不住软了下去。

苍狼几人沒有看他,只是快步來到韩雨桌前,躬身施礼:“老大。”

餐馆中最先认出了韩雨的几个人,急忙站起身行礼,那些不知道韩雨身份的,心中更是噗通一下,忙跟着站起,一时间,除了韩雨这一桌的人,其余的人都将身子站的笔直,正色低首,右拳捶胸。

“噗通。”盛涛一屁股坐了下去:“老,老,老大……”

他两眼无神,自己竟然调戏了老大的女人,在这一刻,他感觉整个世界都已经抛弃了他,脑海中,只有一个嗡嗡的声音在耳边发响。

跟在他身后的那几个人,也都噗通一声跪了下去,低着头,大气也不敢出。

“苍狼,这几个人,可是你天狼堂的人。”韩雨站起身,走到了苍狼面前。

苍狼低头扫了盛涛一眼,气的差点想要将他的腿给砸断,他点头:“是。”

韩雨略一点头:“遮天不需要垃圾,你懂的。”

苍狼额头上也冒汗了:“是,属下知道,是属下对他们管教无方……”

“你的确是管教无方。”韩雨轻轻一拍他的肩膀:“不过,这也不能全怪你,苏飞,训练场的效果,我很不满意。”

“对不起老大,回头我会向您做出检讨,并保证以后绝不会出现类似的情况。”苏飞低头,心中也是将盛涛给骂了个半死,自己作死也就罢了,连带着自己都跟着吃瓜蒂,不过,他却不敢有半丝委屈,训练场的任务,本來就是要加强社团的正式成员对帮规纪律的认识,提升他们的凝聚力和战斗力的。

现在,他们在韩雨的眼皮子底下闹出了乌龙,他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

再次点头,韩雨轻轻的拍拍手:“好,我相信你,老叶,你们几个在这里也吃点吧,这里的早点还不错。”

“咱们走吧。”韩雨望向楚颜几人。

“可你还沒吃呢。”楚颜扫了韩雨几乎未动的盘子。

韩雨微一摇头:“沒什么胃口,再说,我也不饿。”

静汐知道韩雨的确是沒胃口,不是因为眼前这几个垃圾,而是因为楚颜,实际上,她跟墨雨心吃的也很少。

“走吧,颜儿,他少吃一顿也不碍事。”静汐挽着韩雨的胳膊。

楚颜只得站起身,不过在路过叶随风身边的时候,楚颜忽然驻足,在静汐耳边低声说了句什么,静汐迟疑一下,楚颜露出央求之色,静汐只得扭转头道:“处理的别太重了。”

“苏飞会按照训练场的规矩來处理的,放心吧。”叶随风忙答应下來,却沒敢喊大嫂,眼前三位都在,他可不想得罪了哪儿一个。

直到韩雨四人出了餐厅,众人才都长松了口气。

“吃完的都走吧,沒吃完的留下继续吃,盘子里的东西都别剩下,别浪费了。”苏飞扫了一眼众人。

不少小弟还想赶紧离开,见状忙坐了回去。

苏飞扭股头來,见叶随风朝点餐的地方走去,有些急了:“军师,您干什么去。”

“吃饭啊,老大说了,这里的饭菜还不错,我得尝尝。”叶随风笑呵呵的冲他扬了扬盘子。

“那,他们……”苏飞指了指地下的几个人。

“那是你的事,可不归我管。”叶随风笑呵呵的道。

苍狼却早已忍不住了,过去照着盛涛的脸就是一脚:“妈的,天狼堂和铁手哥的脸,都让老子给丢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