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094章 对不起我爱你下

094章 对不起,我爱你 下

“哎,黑衣,你说那几个人会被怎么处置啊。”外面,到了车上,楚颜依旧在追问。

韩雨溺爱的从反光镜中看了她一眼:“怎么,你不是让静汐关照老叶了么。”

楚颜低头,右手轻抚隆起的小腹:“我只是不想让孩子见到太多的血腥。”

韩雨轻轻一笑,楚颜当时沒有直接给叶随风说而是让静汐代劳,显然是在照顾静汐和墨雨心,她不希望让人觉得她怀有身孕,而成为颐指气使的大妇。

这反而让韩雨越发的生出怜爱之心,这丫头以前的时候,是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可是现在,她却往往设身处地的为他,为孩子着想,可是她的心中,又怎会沒有委屈呢。

其实,静汐,墨雨心两女也是一般,她们三人因为同时爱上了他,就不得不分享彼此心中的那份爱意,容忍,退让。

这份情意,或许他只能用一生來慢慢偿还了。

“对了,今天你怎么亲自开车了。”楚颜又抬起头來,忽闪着眼睛问。

“不好吗。”韩雨轻声道。

楚颜点头:“好是好,我就是感觉你今天有些怪怪的。”

韩雨三人都沒有吭声,楚颜倒也沒有继续在这个问題上纠缠,转而跟静汐聊起关于集团的事情來了。

楚家到了。

楚园还是那个楚园,只是焕然一新,原本的庄园房舍几乎都已经变成了瓦砾废墟,只是经过全力重建,基本上已经恢复了原本的模样。

“呵呵,终于到家了。”楚颜笑眯眯的下了车。

楚九带人迎了过來,楚颜一见立即迎了上去:“九叔,怎么让您亲自出來了,是不是想我了。”

楚九伸手,在她的肩膀上轻轻一拍:“我们的颜儿都已经当母亲了,却还是跟以前一样调皮。”

说着,冲韩雨打了个询问的眼色,韩雨知道他想问什么,不由得微微摇头。

楚九怜爱的看了楚颜一眼:“走吧,别在这里站着了,回家。”

“嗯。”楚颜转身拉着韩雨,一边走一边问:“九叔,爷爷呢,他最近身体还好吗,都这么长时间了,也沒说去看看我,哼哼,枉我还专门为他带了两坛好酒呢,等会九叔你帮我多灌爷爷两杯,帮我报仇。”

楚九脸色微变,脚步也顿住了。

韩雨握着她的手不由得一紧,楚颜却站住了脚步,就在桥上眺望:“哎,我在那里种的几棵树怎么都沒了,这些园丁是不是看我不在家就偷懒了。”

“那里的梅花呢,那可是我亲手栽种的啊,是极为难得的雪梅呢,还有那里,不是有两棵垂柳的吗,怎么……”

楚颜毕竟是生活在楚家二十多年了,虽然房屋建筑基本上都已经恢复原样,就连许多植被也已经被重新栽种过了,可是,时间仓促之间,却依旧难免有疏漏,楚颜只是一眼,便看出了许多不同。

这让她心中陡然一慌,生出一股不安的情绪。

她一下撒开了韩雨的手,快步的來到一个小亭旁边,看着柱子:“我以前在上面刻了字的,现在怎么沒了,还有,那里的荷花呢,怎么都沒了,九叔,咱们,咱们家怎么都变了。”

说到最后,她已经声音发颤。

楚家毕竟也是道上举足轻重的势力,楚颜从小到大见过了太多的惨变,而眼前的情形,就算是她反应再迟钝,也知道,定然是发生了什么不详的事情。

望着她泪眼婆娑的目光,韩雨心中一痛。

他慢慢的走了过去,探手抓住了她的手:“颜儿,楚家还有九叔,还你有,还有我,沒有变,楚家沒有变。”

“怎么只有我们,那爷爷呢,爷爷呢。”楚颜陡然抬起头來,眼神凄楚,充满了希翼,还有恐惧。

韩雨嘴角动了动,可是,喉咙里好像是被什么给堵住了似得,让他根本就发不出一点声音,他只能将头扭到一边,可是,眼睛却红的像是兔子一样。

“你说话啊,黑衣,爷爷他到底怎么了。”楚颜使劲晃了一下他的手,又忙窜到楚九身边:“九叔,您告诉我,爷爷他怎么了,楚家怎么了。”

“丫头,九叔跟你说了,你可一定要挺住啊,老爷子他,他……”九叔眼泪轱辘一下流了下來。

“还是我说吧。”韩雨有些沉重的走了过去。

“黑衣。”楚九有些不忍的看了过來,他知道,让韩雨亲口告诉楚颜这一切,实在是太过残忍。

“这本來就是我的责任。”韩雨冲着楚九微一摇头,转而盯着楚颜的眼睛:“颜儿,是我一直让人瞒着你的,现在,是该告诉你的时候了,二十七天前,楚家遭人偷袭,楚家护卫系数战死,影子叔为保护爷爷,也力战而亡,爷爷他,下落不明。”

“后來我赶到,跟贼人激战一番,最后却被他们给纵火焚烧了楚家。”

泪水,顺着楚颜的脸颊就落了下來,她摇着头,嘴唇因为被咬的太紧,结果,都露出了血色:“我不相信,我不相信……”

“爷爷。”楚颜陡然转身,朝里奔跑而去。

“颜儿。”韩雨跟在她身后,楚颜一路跑到了大堂,又到了楚老的卧室,书房,结果可想而知,因为刚刚装修过的缘故,房间门窗甚至还发散出淡淡的油漆味,哪儿怕里面的摆设,布局几乎跟以前一样,可依旧沒能让楚颜的脚步有一丝停顿。

她快速的跑到了楚老经常钓鱼的地方,那里空无飘渺,沒有一人,楚颜呆呆的站在了那里。

“颜儿……”韩雨脚步放轻,声音发涩。

“你骗我,你骗我,黑衣,你骗我,爷爷他根本就是不想见我,是我这么长时间沒有回來见他,所以他生气了是不是。”酸涩的泪水,顺着无暇的脸颊落下,滑入嘴唇,酸涩难当,让人窒息。

“沒有,你沒有让爷爷生气。”韩雨径直走了过去,一把将她搂在了怀里:“是我让爷爷生气了,你放心,我一定会将爷爷找回來的,一定。”

“沒用的,爷爷一定是生我的气了,他生颜儿的气了。”楚颜使劲的摇着头,泪如泉涌。

“不,爷爷不会生你的气,永远都不会。”韩雨紧紧的搂住她,眼角的泪水却禁不住滑了下來。

“为什么你不告诉我,为什么。”楚颜抬手在他的身上狠狠的捶打着,哇的一声哭了出來,一时间,脑海中回忆出许多的往事。

小的时候,她缠着爷爷要爸爸,结果爷爷发呆了许久,她却不懂事,随即要缠着爷爷吃糖,当她将一块糖放进楚老嘴里的时候,却忽然发现他哭了。

再大一点,她想要学游泳,学骑马,学开车……

每一次,只要是她提出的要求,爷爷从來沒有拒绝过,她烧过他最喜欢的古籍,毁过他最喜欢的鱼竿,悄悄的将他的乌龟给炖了,也用火燎过他的胡子……

同样的,爷爷也从來沒有打过她,怪过她,甚至连骂一句都沒有。

当她想要去国外念书的时候,楚老分明是那么的舍不得,可是,最终却还是顺了她的心愿,只是,当她临走的那天,楚老卧室的灯却是亮了一夜。

在国外呆了三年,爷爷从來沒有问过她学业如何,却每过一个月,都会去看望她一次,给她带许多好吃的,嘱咐她保重身体,若是呆的烦了,腻了,就回來。

可是,那时候的她,却不知道,那是爷爷想她了,想要她回去,却一直不说……

直到她从国内回來,见到楚老曰渐苍老,有一天她问:“爷爷,你可不可以对我别那么好。”

结果,楚老说:“对不起,这要求太高了,爷爷实在做不到。”

越想,楚颜心中越悔,越想,眼中的泪水就越多,不知道什么时候,她已经失去了一切知觉。

“这样哭,会动了胎气的。”静汐擦了擦眼角的泪滴,过來用袖子帮楚颜轻轻的擦着脸颊。

“不让她哭出來,她会憋坏的。”韩雨轻轻的摇头。

他探手将楚颜抱了起來:“九叔,现在事情已经告诉颜儿了,我想带她先回去,楚园这边,就暂时交给您照顾着,刚才颜儿说的那几处,要照她说的,恢复成原样。”

“嗯。”楚九眨着猩红的眼睛,轻轻拍着韩雨的肩膀:“颜儿现在最亲的人,就是你了,抽点时间,好好陪陪她,别再让她受委屈了,若是想她了,我会去看她的。”

“谢谢九叔。”

“哎,颜儿这丫头太可怜了,早早的就沒了父母,现在又……黑衣,要是有了血难那个王八蛋的消息,记得一定要告诉我,我要活剐了他。”

“我会的,哪儿怕是追到天涯海角,我也一定会将他挖出來。”韩雨低头看了昏迷中依旧抽噎的楚颜,深吸一口气,就这样抱着她向外走去。

“黑衣,我來开车吧。”墨雨心看了一眼他,低声道。

韩雨略一点头,便抱着楚颜上了后面,静汐则坐在了前面,她想要给韩雨和楚颜留出单独的空间。

“颜儿,现在我带你回家,你放心,我一定会将爷爷找回來的,我向你保证,一定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