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096章 狼来了

第八卷 巅峰 096章 狼来了

“老大,您可算是回來了,今天要是再看不见您人的话,我都想让袁野直接去将您给拉來了。”一见到韩雨,叶随风的脸上便露出了一丝笑容:“大嫂沒事了吧。”

韩雨径直坐到了沙发上:“表面上看是这样,可是,一天找不到楚老,她的心就一天不能安定下來,老叶,这事就由你盯着吧。”

叶随风迟疑了一下:“老大,说句您或许不爱听的话,我担心楚老是被暗影协会或者教宗的人给绑架了,若是如此,那我们只怕未必能够找到他老人家啊……”

见韩雨脸色沉了下來,他急忙道:“不过,也有可能是楚老被什么人给救了,只是,因为一些原因,暂时不便跟我们联系,您放心,我会亲自盯着的,眼下最为紧要的,是对付小狼,老大,您有多大的把握。”

韩雨扫了他一眼,长出一口气道:“两成。”

叶随风脸上的笑容一顿,眸子中闪过一抹精光:“难道他比那个秦傲天还难对付。”

韩雨点头:“秦傲天身手虽然不错,可是若他遇到小狼,我想他死的几率将会超过九成。”

“要是这么一來,可就难办了。”叶随风两眼微微一眯,他小心的打量着韩雨的神色,试探道:“老大,您一人身系遮天未來,数万兄弟可都指望着您呢,您实在是不能冒险,我觉得是不是让袁野,温纵几个一起出手。”

“还问我干什么,就算我不答应,难道你就不安排了。”韩雨神色平静的看了他一眼。

叶随风露出一丝尴尬的笑容:“是,我是跟袁野他们说过了,山门护法的九人,加上天劫中挑选出來的十个人,再有胖子,温纵,大家伙并肩上,无论如何也要将他留下,不过,这你总需要您配合咱们才能更好的实施猎杀。”

“就这么安排吧。”韩雨想了一下,终究还是点下了头。

现在的他,已经不再是当年那个仅凭着一腔热血就猛打猛冲的愣头青了,他现在有了数万兄弟,有了那么骄人的红粉知己,还有嗷嗷待哺未曾出世的孩子,就算不为了他自己,他也要必须为他们负责。

所以,他现在是真的死不起。

当然,就算他不答应,难道袁野等人见到他有危险,就真的会不动手吗,显然那根本是不可能的。

“不过,除非是获得了我的命令,否则,任何人不得出手。”

“老大……”叶随风急了,这答应跟不答应还有什么两样吗。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那个小狼是个杀手,他上一次既然救了我,开出了一个月后來找我的条件,那我们就尽量的遵循,否则的话,一旦激怒了他,却沒能杀的了他,你觉得日后我们遮天还会有安稳的日子吗。”

“可是老大,我虽然沒有见过那个小狼,却知道他的战绩,那小子的身手只怕在这个世界上也沒几人能是他的对手了,万一……”

“放心吧,我虽然沒有把握击败他,可是,保命却还是沒有多大问題的,这一次,我必须要尽可能的依靠自己的力量,不然,这终究是个麻烦。”

“那好吧。”叶随风也知道他说的是实话,像小狼这样一个绝顶高手,隐藏在暗处杀人,带來的威胁实在是太大了,不说别的,要是他出手,只怕胡來,萧炎,马文泉,李剑白等人沒有一个能够从他手中逃的出性命。

就算是他,只怕也一样。

除非是有十足的把握,或者韩雨的生命受到了威胁,不然,袁野等人的确是不宜出手。

韩雨见说服了他,心中也是长出了口气。

“行了,我要调整一下状态,社团的事情就交给你全权负责了。”韩雨挥了挥手。

叶随风见状也不敢继续打扰他,起身告辞。

房间中只剩下了他一个人,胖子则坐在门口,不断的消灭着鸡腿,韩雨则深吸一口气,起身到了练功房,开始为明天的一战做着准备。

第二天,夜晚。

韩雨一个人静静的站在训练场办公楼的天台之上,旁边放了一个圆桌,上面两个茶杯,一壶茶。

头顶一轮弯月悠然的在云上露出一角,清冷的光辉映照着夜幕,却生出一股寒意。

韩雨沒有穿风衣,只是黑色衬衫,黑色长裤,收拾的分外利索,天策就静静的放在桌上,而他则端着茶杯,认真的品着其中的味道,那感觉倒像是等老朋友來喝茶,而不是在等一位绝顶高手一般。

茶杯碰唇,韩雨却感觉心中陡然一沉,眼皮一动,便想朝危险传來的方向望去,却被他给生生的止住了。

他低着头,喝了一口,缓缓的将茶杯放下,这才抬起头。

只见一个年轻人就站在他前面不远处大约十米左右的地方,在他的脚下,一头银色的大狼正静静的站在他的脚下,一双银色的瞳孔,冷漠的朝着韩雨的方向张望着。

不是小狼还能是谁。

韩雨将目光朝着楼下一扫,下面的训练场依旧一片安宁,显然是沒有人发现有人已经闯了进來。

这让他对于少年狼的评价,又多了几分。

此人來去如风,的确是个做杀手的好料子,而他敢一个人孤身闯入训练场,显然是有全身而退的把握。

“你來了。”韩雨站起身。

狼静静的望着他,沒有开口。

“上一次援手之德,我在这里先行谢过。”韩雨却不以为意,两手一抱拳。

“我不是救你。”狼开口了,声音一如既往的冷漠,也沒有一丝情绪的波动,给人的感觉就好像他不是一个人,而是一个巨大而冰冷的铁块一般。

韩雨点头一笑:“我知道,所以,我不是为自己而谢你,而是替我那些兄弟,虽然救他们不是你的本意,可他们因你而活却是事实。”

说着,他静静的朝着对面的茶杯倒了一杯水,然后举起了手中的茶杯:“我想敬你一杯。”

狼沉默了一下,然后举步走了过來,他的步伐很是平稳,沒有一丝的迟疑,显然,他是那种只要下定了决心,就不会再对自己产生怀疑的人。

自信的人中,有太多是盲目的,所以,往往会一不小心就逾越了界限,成为了自大。

可是狼却显然不同。

他端起茶杯,几乎沒有一点迟疑的将杯子送到嘴边,然后一口喝了下去。

“你不怕我下毒。”韩雨倒是有些意外的挑了下眉头。

狼将杯子放下,依旧平静:“你毒不了我。”

毒不了,要么是他不怕毒,要么就是他有什么本领能够确认那茶杯中沒有毒,不管哪儿一种,都说明这个狼,能够一出道就名震天下,并不是靠侥幸得來的。

韩雨嘴角露出一丝笑容,对方沒有说什么我知道你黑衣的为人之类的狗屁话,虽然他虽是杀手,却也是个很光棍的杀手。

“你一向都是这么自信吗。”韩雨苦笑一声。

狼沒有回答,只是一双眸子却冷冷的盯着他,其中的意思不言而喻,还是别废话了,赶紧动手吧。

韩雨嘴角却微微一扬,因为他终于发现了这个狼的缺点,那就是他虽然是杀手,却不会真的主动偷袭。

也就是说,他虽然是杀人,选择的方式却是强杀。

“其实,除了我之外,我还专门安排了一支高手队伍。”韩雨转动着茶杯:“本來是想偷袭你的,可是,现在我改变主意了。”

说着,他静静的來到天台边:“老叶,让袁野等人都撤下去吧,五百米内,我不想看见任何人。”

“老大。”叶随风的脑袋从下面的窗户中露了出來,他最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老大根本不想让人帮忙。

故意露出一丝苦笑,韩雨淡淡的道:“他说了,要是五百米内有人的话,他会先去杀了他们,我不想让手下的兄弟白白牺牲,所以,立即执行吧。”

叶随风扬着脸,韩雨居高临下的盯着他,目光冷硬,沒有一丝缓和。

“是。”一时间也闹不清楚韩雨说的是真是假,可叶随风终究还是选择了执行命令,他的脑袋缩了回去,也不知道他说了什么,不大会的功夫,天台上胖子,袁野等人都窜了上來。

“上。”根本不给韩雨说话的机会,袁野带头就朝狼扑了下去。

狼一双剑眉陡然扬起,不过,马上他就看见韩雨扑了过來。

狼身子陡然绷紧,右手一握,不过,立即就又松开了,因为他看见韩雨从他身边扑了过去,然后,用身子挡在了袁野的前面。

袁野手中的草雉剑划着一道乌光,几乎就要刺到韩雨身上去了,骇的这家伙急忙将手一挥,草雉剑擦着韩雨的脸颊扬了起來。

“老大。”袁野神色有些惊惶。

“要么现在你们杀了我,要么,就执行我的命令。”韩雨目光一扫,胖子等人见到了袁野遭遇的情况,哪儿还有半点动作。

叶随风的身影出现在了他们后面:“听老大的吧。”

袁野有些不甘的狠狠瞪了狼一眼:“我不管你是谁,敢伤我们老大,就是天涯海角,我也必杀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