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097章 随你处置

097章 随你处置

袁野等人沒有对韩雨的命令打折扣,所有的人,都退到了五百米外,不过,训练场中,却至少有两千人将他们这座楼围了起來,沉默的等待着结果。

显然,若是韩雨落败的话,他们会毫不犹豫的对狼进行捕杀。

“以你的身手,五百米应该足够你逃脱了,现在,沒有人会打扰我们了。”韩雨淡淡的道。

狼眉头一耷,有些不解的望了韩雨一眼:“你不是我的对手。”

言下之意,让他们撤走,不是自己找死吗。

韩雨笑了:“是不是你的对手,总要打过了才知道,搞不好,我能击败你也不一定。”

表面上看去,两个人好像是老朋友似得在那里闲扯,可实际上,他们之间的交锋却是早就已经开始了。

或许,狼真的是个很有性格的杀手,不愿意趁人之危,可他能够成为一个绝顶高手,显然也不是白给的。

从他沒有提出两人交手的地点,而直接找上了门來,无形中便给了韩雨巨大的压力。

毕竟,人家是來杀他的。

可是,现在韩雨叫破了袁野等人的行踪,让他们离开,那就是在反击了。

至少他已经向狼表达出了他的意思,老子要玩命了,实际上,不玩命也不行了。

再一次见到狼,韩雨便生出了一种怪异的感觉:若是狼杀他的话,就算是袁野等人在旁边,也绝对无法将他救下。

既然如此,那他便索性放下所有的羁绊,放手一搏。

绝顶高手这个层次之间的较量,已经不再单单是身手的比拼了,心理上的交锋也尤为关键,有的时候,就看谁能不能真的拼命,敢不敢真的玩命。

有袁野在,便等于是有了希望,有了希望,他又如何真的能玩命。

所以,他才改了主意,让袁野等人撤走了。

只有这样,他才能断绝希望,将自己置于必死之地,然后求那一线生机。

不过,袁野等人的出现,却也是他向狼施加的无形压力:小子,你若真敢弄死我,你也比想好。

凛冽的风,不断的吹拂着天地,天空中的那一轮弯月,则悄无声息的隐藏到了云朵的后面。

“那就试试吧。”狼嘴角微抿,眸子中一片冷酷,好似北极的寒冰一般,沒有一丝的温度,他脚下的银狼,更是一瞬间将身子低了下去,身上的银色毛发根根倒立,嘴里的獠牙更是露了出來,凶悍的紧。

韩雨探手缓缓的将天策握在手中,青色的刀锋微微低垂。

锋利的刀刃上,两道圆形的缺口微微张着,诉说着它百战之兵的身份,就好像战士身上的伤疤,那不是耻辱,而是荣耀,凭空增添了几分杀气。

“试是一定要试的。”韩雨微微眯着两眼:“不过,要是你杀不了我,那又如何。”

“随你处置。”狼平静的回道。

韩雨笑了,笑的十分开心,因为,这正是他最想要的答案。

“好,我相信狼兄弟是个信人,要是你杀不了我的话,那我只要求一点,跟我混。”韩雨像哥老狐狸一般说出了自己的最终目的。

虽然说他拼命的目的是想活命,可如果能够有点意外收获的话,他当然也不会拒绝,不然,他玩命一场岂不是亏了。

其实,何止是他,炎黄圣宗,暗影协会,教宗,幽冥会,龙皇会这些势力,又有哪儿一个不想将狼这样一个绝顶高手,招募到身边。

只是,任谁也不知道,这小子是从哪儿冒出來的,更不知道,他为什么要到处杀人,而且,杀的都是那些顶尖的高手,所以,他们就算有这念头,也根本无法实施。

狼來杀他,对韩雨而言是危机,却也意味着机会,正所谓富贵险中求,不冒死一搏,想要收服这个横空冒出的绝顶高手,哪儿有这样的好事。

狼嘴角动了动,似乎是笑了,不过,这种笑更像是一种无聊:“以前,也有人这么说过,可最终他们还是死在了我的刀下。”

“也许,这一回我能改写他们的命运。”韩雨笑眯眯的一转手,天策的刀锋转而向外,可是,两眼却紧紧的盯住了狼的眼睛。

刀,自始至终他可是沒有看见狼的刀在哪儿的。

不过韩雨很清楚,它一定会在它需要的时候出现。

狼身躯微微绷紧,沒來由的,韩雨知道,对方要动手了,所以,身子瞬间也绷了起來,就好像是发现了猎物的豹子一样,脚一动,便要发出攻击。

就在这时候,他忽然发现狼的眉头动了一下,目光落向了他身后,它脚下的银狼,也在一瞬间站直了身子,张嘴发出了一声凄冷的狼嚎。

韩雨生生止住了身子,沒有趁着这绝好的机会发动进攻。

或许是因为狼的目光太清澈了,清澈的就好像是夜宇中的寒星,沒有半点杂质,这样的人,是不会骗人的,要不是如此,他也不会在狼说出任由自己处置的时候会那么高兴。

一声轻微的响声落在了他身后,随即,韩雨便听到了一声好似狮吼,又如虎啸的长吼。

吼声如闷雷炸响,带着不可一世的味道,跟狼嚎紧紧的纠缠在了一起,似乎有点惺惺相惜,可更多的则是挑衅。

妈的,竟然是火影來了。

韩雨目光不由自主的一垂,果然看见了一道红色的身影,静静的落在了他脚下,如今的火影,就像是一个小牛犊一般,目光如铜铃圆睁,死死的盯住了银狼。

一藏獒,一银狼,两者相遇,立即爆发出了强烈的敌意,就好像是发现了自己领地中出现了入侵者的王者一般,大有扑上去将对方撕裂的架势。

对于狼带着的银狼,韩雨是有印象的,而他也是故意沒有将火影带來,虽然有着不想让火影伤了银狼,影响了他收服狼的打算,可是,更多的却是怕火影被银狼所伤。

狼身边跟着的这头银狼,看个头并不比火影小多少,而且,银色的狼他也还是第一次听说,显然也不是寻常品种。

可让他怎么也沒想到的是,火影竟然会自己赶了过來。

略一沉思,韩雨便隐约猜到了,火影本來是自己在中医学院那边呆着的,距离训练场本就不算太远,而有些动物对于踏足自己领地一定范围的同类來说,往往有着极为敏锐的洞察力,或许是气味,或许是本能。

总之,定然是火影察觉到了银狼的存在,以为有东西來挑战它了,所以,自己赶了过來。

要知道,火影在天水市那可是一方霸主的存在,自从有了它在训练场,别说是其他的狗啊,猫的,就是耗子也绝不在方圆三千米内出现。

“火影,你怎么來了,回去。”韩雨低喝一声,可是,寻常十分听话的火影,这一回却沒有动,而是依旧死死的盯着银狼,四只利爪探出,身子微伏,口中更是发出一阵沉闷的呜咽,已经是做好了攻击的准备。

对面的银狼,模样也好不到多少。

“月风。”狼也眉头微拧,目光在火影上扫了一圈,露出微微惊愕之色,虽然他也曾经远远的看过火影一眼,只是当时离的远,又是天黑,所以,看的并不真切。

此时,见到火影如此神骏,似乎比他的银狼也不遑多让,眸子中难免露出一丝担心,他虽然很强,可是,跟韩雨交手却也容不得他分神照顾自己的银狼。

若是这一狼一獒对上了,指不定会有什么结果呢。

所以,他直接蹲下了身子,抬手在银狼的脑袋上轻轻的摩挲着,显然,月风是这银狼的名字了。

韩雨看的却是微微一愣,狼显然极为关心这只银狼,竟然为了安抚他,而在自己面前做出了这样的动作。

偷袭吗。

这念头只是略微一闪,便被韩雨给抛到了脑后,先不说,狼是不是会被他偷袭所中,单单是这举动可能会激怒对方,他就绝不会做。

他的目的,可不是想要杀狼,当然,如果狼是一个普通的杀手的话,那就另当别论了。

正是因为狼不是那么好杀的,所以,他才怀了别的念头。

“让你的大狗不要参战。”狼抬起头,目光盯着韩雨,露出一丝希翼的神色。

韩雨也蹲了下去,嘴里有些不满道:“它不是大狗,是藏獒之王。”

说着,也轻轻的拍着火影,嘴里低声说着让它回去的话。

奈何藏獒似乎是跟银狼杠上了,死死的盯着对方,嘴里更是发出抗议的呜呜声。

那边的银狼,反应也大致相同。

身为王者,对于身边出现了另一位王者,对于它们來说,也唯有战之一途。

狼大概也看见劝架不成了,缓缓站起身道:“月风可以生撕虎豹,你的藏獒不是它的对手。”

“那也未必。”韩雨有些不爽,奶奶的,老子不一定是你的对手,难道我家火影就会比你那个月风得差不成。

狼倒也不生气,微微站起身道:“那就试试吧。”

韩雨也起身,盯着他道:“求之不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