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098章 两败俱伤

098章 两败俱伤

夜风轻轻的打起了卷,此时,整个天水市都还笼罩在一片夜晚的喧嚣之中,却沒有谁能够想到,在训练场的顶楼之上,能够俯瞰到他们的地方,正上演着一场生死对决。

韩雨微微眯着两眼,目光和狼的眼神撞在了一起。

两人几乎同时闷哼一声,朝着对方冲了过去。

“当!”

青色的天策划着一道诡异的弧度,斜斜的斩杀向狼的脖颈,不过,却并未建功,因为狼手腕一晃,酒杯般大的拳头自下而上的轰杀在了天策的刀身之上。

韩雨只觉得手臂如遭雷击,传來了一阵酥麻的感觉。

手中的天策更是不由自主的向上一扬,狼的身形微微僵硬了一下,拳头上传來的沉闷力道,让他也并不好受,不过,他却并沒有迟疑,左手的拳头,趁着韩雨空门大露的时刻,朝着韩雨当胸便砸了过來。

出手之间,浑然沒有什么招法,信手拈來,就好像是野兽之间的搏杀一般,可他却占据了一个快字诀,绝对的速度,再有强悍的力量作为后盾,使得那貌似漏洞百出的招数,变成了无人可挡的强悍杀机。

不过,韩雨是谁。

昔日兵王,今天的遮天老大,哪儿怕是面对北庭剑心,皇帝,和卡列夫,秦傲天之流,也能够全身而退,虽然这里面几乎每一次都有着侥幸和其他因素,可是,谁也不能否认他的实力。

不然,就算是雅典娜站在他身后挥舞着杖子,只怕也无能为力。

狼很强,可是,韩雨同样有着一颗问鼎巅峰的雄心,和一身峥嵘傲骨。

他想看看自己跟狼之间的差距到底还有多大,所以,面对狼的攻势,他两眼陡然一亮,身子根本是下意识的摆出了十个怪异动作中的一个,全身的肌肉瞬间绷紧,然后在刹那间释放。

那十个怪异的动作,除了能够磨练身体的机能,打磨韧性,提升潜力之外,更是一种调动全身力量与一点爆发出來的法门。

看似简单的一拳,实际上,却等于是他力量的一种爆发。

两拳相撞,发出砰的一声闷响,狼更是不由自主的向后抛飞出去,韩雨的身子,也不受控制的朝后连退。

一时间,手臂上不断的传來颤抖,坚硬的骨头,竟然给他一种几乎断掉的错觉,可是,对面的狼比他更惨。

只是一刹那间,他的脸色便悠的一下白了起來,已然是吃了闷亏。

韩雨当然不会放过这么好的机会,所以,他右手一扬,天策陡然间朝身后点去,整个人的身子,全部都压在了天策之上,将天策压成了弓形一般。

不过,天策的韧性也在被压弯的时候陡然爆发了出來,瞬间绷直,韩雨借着这股力量,快速的朝着狼冲了过去。

呜。

青色光芒再次展露出了它的狰狞,狼此时的脸色依旧平静,只是,沒有一丝杂质的眸子中渐渐的蒙上了一根根血丝。

在这一瞬间,他好像又回到了那片丛林,回到了被群狼围攻的时候。

“嗷。”狼陡然间张开了大嘴,发出了一声狼嚎,是的,狼嚎,就好像刚才银狼的怒吼一般无二。

当。

狼只是随手一挥,韩雨甚至只看见一道白色的光芒一闪,自己手中的天策便恍如雷击一般沉重的向上扬了起來。

潮水般的力量,让他不由自主的闷哼了一声。

随即,那白色的光芒立即便动了起來。

刹那间,韩雨便觉得自己好像是落入了一阵暴风之中,是的,暴风,來自四面八方的刀光,几乎要将他给吞沒了。

在这一刻,什么招数,战法的都沒有用了,他唯一能做的,就是凭借那十个怪异动作带给他的底子和力量,以及无名心法带给他的强大触觉和敏锐洞察力,招架。

当当的声音不断响起,天策与白刀不断的从他神身体四周碰撞出一点点火星。

虽然从三色石之行后,韩雨便一直沒有再跟人动手,让他此时的状态前所未有的好,可是,在狼的一轮快攻之下,他还是招架的极为艰难,甚至有一种透不上气來的感觉。

很久沒有这种感觉了,就好像有一个阴冷的死神,在不断的朝他吹着冷气一般。

在这一刻,韩雨完全的忘记了生死,忘记了胜负,他眼中所见,心中所想,无不是那一道白色的刀光。

颤抖之力不断的游走在双腿和两手之上,让他的身体灵动的好像是飘拂的柳枝一般,明明已经躲闪不过去的刀光,可是,他身子那么怪异的一扭,便逃出了生天。

可是,这种高难度的动作,就是他,也是极难吃的消的。

忽然,韩雨的一个动作因为气息不畅,陡然间顿了一下,时间实在是太短了,大约连零点一秒都不到,可是,依旧被狼找到了机会。

呜的一声,白光瞬间抹向了他的脖颈。

斩首。

这一刀若是砍的结实了,那几乎是不用想,韩雨的脑袋非得搬家不可。

狼手中的白刀虽然不知道是什么材料构成的,可是,其锋利却不用怀疑,至少,天策并沒有占到什么上风。

刹那间,韩雨甚至能够感受到自己的血液在沸腾,在呐喊,此时,他的脸色已经潮红一片,身子更是快速的斜着倒了下去。

一般人朝侧面倒下,那总需要点时间,可韩雨不一样,他就好象是斜斜的被火车给撞了一般,就那么重重的砸了下去,不知道的还以为他想用自己的身体,将这楼层给砸个窟窿出來呢。

而在身体向下倒去的刹那,韩雨左手从腰间抹了一下,黑色的龙鳞匕首就在间不容发的时刻,挡在了白刀的必经之路上。

当的一声响,韩雨只觉得自己左手突突的颤抖了起來,就连五指也不例外,手中的龙鳞匕首更像是滑不溜秋的鲶鱼一样,脱手飞去。

刀光从他的头皮上一扫而过,带來一阵清冷的凉意。

韩雨却沒有察觉,而实际上,此时他的身体甚至已经快过了他的念头,几乎在侧倒,抽刀的瞬间,他右手中的天策也横着扫了过去。

然后,身子便像是皮球一般滚了出去。

不过,马上他便强行将腰一扭,就那么半蹲在地,将头扬了起來,冷冷的朝狼看了过去。

此时,狼的脸色越发的白了,满是猩红的眸子,死死的盯住了韩雨,就好像是疯狂前的野兽一般。

在他低垂的右手之上,一丝鲜血渐渐的落了下來,砸在冰冷的水泥天台之上。

显然,韩雨的天策那一扫,虽然被他的手给挡住了,可并沒有再次拍中天策的刀身,反而被锋利的天策给撩下了块皮肉下來。

不过,韩雨却比对方要惨多了。

左边的眼角处,已经传來了湿湿滑滑的感觉,明显是受了不轻的伤,因为脑袋上传來的火辣辣的感觉,已经说明了一切。

如果自己当时反应稍微慢半拍的话,此时已经人头落地了吧。

饶是韩雨杀惯了人,还是被这个念头给吓出了一身冷汗,堪堪感到了后怕。

能够成为绝顶高手的狼,果然不是易于之辈。

尤其是能够在一个照面之间将他的龙鳞匕首给打飞,更是第一次。

这让韩雨禁不住怀疑,面前这个干瘦弱小的身躯,从哪儿來的这么强悍的爆发力,因为有十绝战技的缘故,韩雨自身的力量,在遮天中可以说是仅次于胖子的。

虽然他当时是属于临时变招,可这也至少证明了眼前这个狼的力气,并不比胖子小多少。

这又他妈的是一个怪胎,韩雨对狼做出了评价,其实想想也正常,倘若狼沒有点超人之处的话,又怎么能够成为名震天下的超卓杀手。

不过,这些念头在他的脑海中都是一闪而过的。

身子刚一落地,甚至,他能够清晰的听到自己心脏有力的收缩,随即,耳内便传來了一声声火影的嘶吼和银狼的低鸣,狼的眸子不由自主的朝着银狼的方向一扫。

就是现在。

韩雨两脚在地上狠狠的一蹬,还沒來得及稳住的身子,便已经朝着狼冲了上去。

身上的肌肉不断的跳动起來,他的身子在奔跑的过程中,不断的积蓄着力量,当來到狼面前不足两米的时候,正好完成了十绝战技中的第一个动作。

呜。

手腕一转,天策带着一阵凄厉的呜咽,朝着狼便劈了下去。

狼显然是因为银狼有些分神,不过,他手上的动作却是丝毫不慢,他陡然间上前一步,手中的白刀一转,便劈向了天策前端三分之一处。

而那里,也是整个天策最不受力的地方。

韩雨的眼睛好似一汪死水,沒有一点情绪的波动,明明处在冲撞中的身子,竟然生生的做了个扭曲,拉开了跟狼的距离。

而天策更是沒有丝毫滞涩的撞到了狼的白刀之上,一声闷哼,从狼的嘴里传出,白刀被撞的微微一扬,韩雨的身子立即又换了方向,又是一刀。

十绝战技。

此时的韩雨,身子就好像是天生为那十个怪异动作而生的一般,一刀快若一刀的从一个个意想不到的角度,朝着狼劈了过去。

悍然发动了一轮抢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