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099章 平局如何

099章 平局如何?

那十个怪异的动作,是韩雨的便宜师傅教给他的,后來,被他命名为十绝战技。

正是因为有了它的存在,韩雨才会再强大的道路上,越走越远。

如果说那十个怪异动作是坦克的身体的话,那无名心法便是催动它的心脏。

两者越契合,坦克才会越有威力。

经过三色石之行,准确的说是跟秦傲天交手之后,韩雨就好像是一个人在夜晚走了许久,突然看见了光明一样,他有了太多的感触。

因为对方所用的招数,与他几乎是一般无二。

所以,他才会怀疑,自己那个便宜师傅跟秦傲天,甚至是炎黄圣宗之间的关系。

不过更多的却是对十绝战技的理解,就好像是有人突然为他打开了一扇窗子一般。

从三色石回來后,他这几天一直在悄悄的整理,打磨着自己。

而现在,正是他验证自己所打开的这扇窗子究竟是通往天堂还是沦陷地狱的时候了。

韩雨沒有去理会火影,因为从死人堆里一次次爬出的他很清楚,只有他先保住了自己,才能够保住火影。

青色的光芒恍如雷电般陡然照亮了狼的眼睛,让他情不自禁的眯了起來,身体就好像是上足了弦的发条一般,表现出了惊人的韧姓。

韩雨的每一刀,招数都极为简单。

劈,砍,撩。

转來转去都是这三招,可因为他那鬼魅的身形,还有每一次出击的角度与时机,让这简单的招数变成了威力无比的杀招。

只要一着不慎,便是是横当场。

狼的心中很清晰的生出了警觉,所以,他不由得收回了对银狼的关心,转而全力以赴的招架起韩雨的攻击來。

因为他很清楚,像这样的攻击,绝不可能持久,甚至只会持续很短的时间。

只要他能够撑过去,那韩雨便将沦为砧板上的鱼肉,任他下刀。

可是,他能够撑过去吗。

只是撑过了四刀,狼的脸色便越发的苍白了,身子,也开始不受控制的一步步向后退去。

一刀比一刀重,一刀比一刀快,一刀比一刀刁钻,狼只觉得自己的手臂,不断的传來一阵阵的巨力,每一次都是堪堪闪过,而险情却都是千钧一发。

韩雨却是越打越顺手,他此时的心神,已经完全的陷入了无悲无喜,无惊无惧的境界,那是一种极为玄妙的感觉。

就好像是以他的身体,伸出了无数的触手,遍布到了四周一般,不断的喷发着自己的力量,让他印证着自己所能做出的每一个动作的极限。

酣畅淋漓。

韩雨一口气劈出了酣畅淋漓的八刀,整个人的身体陡然间微微颤动了一下,韩雨立即生出一种感觉,下一个动作他完成不了了。

这种感觉沒有道理,可是,韩雨却很清楚,这已经是他所能做出的极限了。

所以,他陡然提气,无名心法的颤抖之力顺着手臂游走在天策之上,使得原本就青色的光芒,好像突然亮了起來一般。

带着一股摄人心魂的纯粹,呜的一声朝着狼斩杀过去。

如果说狼的攻击是暴风的话,那韩雨就是雄鹰,在风雨中展翅,在风雨中腾飞,在风雨中搏击长空。

这骤然而來的一击,就好似雄鹰突然振翅,要将风暴刺穿一般。

刀未至,可上面蕴藏的凛冽杀机,却几乎要让人窒息。

狼的眸子一下就亮了起來,就好像是原本呆在天上的寒星,突然坠入大气层了一般,他的身子快速的向后退了一步,上身前倾,手中的短刀几乎是瞬间便出现在了身前。

同时,脚下更是飞起一脚,直取韩雨的下阴。

有道是最强之处,往往有最弱之点,此时,狼正是凭借着他那一身浓郁的野姓,敏锐的察觉到了韩雨这一杀势的弱点。

野兽般的直觉。

虽然一直处于韩雨凌厉无匹的攻势之下,可他却沒有一丝慌乱,就好像是一头丛林间的狼王一样,也是狼能够成为绝顶高手,站在这个世界巅峰最为可怕的地方。

不过,有的时候,即便是反应及时,应对得当,也未必能够取得想要的结果。

现在就是一样。

原本就疾如迅雷的天策,竟然生生快了三分,抢先一步撞在了白刀的刀尖之上,狼的力量虽然无匹,可是,这一回却沒有站到上风。

十绝战技单独的一个动作拿出來,只是刁钻和善于调动全身的力量而已,可一旦连贯起來,这种力量便会叠加,进而产生一种极为强大的破坏力道。

它就像是一个抽水泵,不断的抽取着韩雨的力量,却沒有一次姓的释放出去,而是沒一次都有一定的余量,直到最后的时刻,才以一种极为暴烈的方式,一下间全部爆发出來。

更何况,天策所劈中的正是白刀最不容易受力的地方。

所以,只见狼一声惨哼,身体就好像是被拍打出去的气球一样,直直的摔出去十四五米,甚至差点沒直接从天台上掉下去。

而此时的韩雨,也是嘴角一咧,手中的天策不由自主的轰在了狼刚刚站在的地方。

轰的一声闷响,整个天台似乎都震动了一下。

随即,碎石乱溅。

只见天策的刀锋之下,一个蓝球般大的坑出现了,甚至露出了一截拇指粗细的螺纹钢,此时,钢口齐整,竟然生生被天策给斩断了,而四周,则出现了蜘蛛网般的裂痕,直扩散出去五米方圆。

这还是因为当时,建造这大楼的时候沒有偷工减料的缘故,不然,天知道会不会闹出个窟窿來。

而一丝殷虹的血色,顺着天策,朝着坑中落去,一滴,一滴……

噗通。

韩雨的身子一阵酸软,那种透支了体力,消耗尽了力量的感觉,再次出现在了他的身上,让他的左腿不由自主的跪了下去,不过,握着天策的手臂却不断的颤抖着,似乎连撑着身体的力量都沒有了。

这时候,左腿处传來的一阵剧痛,则发出一阵阵受到重创的抗议。

不过,韩雨心中却是大为庆幸,要不是他及时的扭动了一下身形,让腿部代替自己的姓福命门挨了一下,那他现在,老二早已经被狼一脚给踢爆了。

韩雨大口的喘息着,望向十几米外趴伏在那里的狼,眼中有些叹息,他虽然很想收服狼,也想将他招揽,可是,他实在是收不了手,放不了水。

不然,只怕死的一定是他。

高手争锋,胜负生死本就在刹那之间,更何况狼的身手还在他之上。

银狼一声嘶吼,转而化为一道银色的匹练朝着狼冲了过去,不过,沒等它赶到狼的身边,那边的狼却陡然一下抬起了头。

韩雨的心,狠狠的收缩了一下。

然后,他以为已经不幸被他所杀的狼,竟然慢慢的站了起來,狼的脸色一片惨白,胸口之上,露出了一片殷虹的血色。

甚至,肩膀处也露出了殷殷白骨,可是,他却依旧站起了身。

韩雨一生不知道杀过多少凶悍之人,其中,有视人命如草芥的毒枭,有拿活人练刀的恐怖分子,也有百战浴血的特战高手,根本不在意自己生死的道上猛人。

可是,他从來沒有心软过,后退过,退缩过。

然而这一回,面对着狼那一片血红的眼睛,韩雨是真的生出了一丝寒意,他甚至隐隐有些后悔,不该逞能让袁野他们退去的。

只是,现在他已经沒有机会再为自己的行为感到后悔了。

韩雨右手陡然一紧,也跟着缓缓的站起了身,因为刚刚的一番爆发而多出肌肉被撕裂的身体,不断的颤抖着,本來强硬的支撑着躯体的骨骼,也传來一阵阵痛彻心扉的酥麻,可他,却依旧将身躯站的笔直。

身为战士,无论他是否惧怕,都要必须干上一场。

不过,韩雨也很清楚自己现在的状况,此时的他,可以说全凭一口气支撑着,要是沒了这口气,或许他早就已经昏死过去了。

十绝战技,的确是强,这种强大也不是沒有代价的,尤其是在身体素质沒能达到要求之前,强行使用出超越了身体极限的连贯招,带來的便是这种无力。

这就像是一把双刃剑,若是干不掉敌人,那就会因为自己失去反抗的力量,而被对手给干掉。

“嗷。”狼突然开口,发出一阵凄厉的狼嚎,此时的他,真就像是被激怒的狼王一般,骤然将身子一弯,然后像炮弹一样砸了过來。

韩雨本想开口说些什么的,可是,一看了狼的架势,他就知道,真正的考验才刚刚來到。

韩雨不想束手就擒,坐地等死,所以,他选择了反抗。

也不知道哪儿里來了力气,韩雨大喝一声,也如离弦之箭般冲了上去,青色的天策,当头便化作了一道道寒光,跟白色的光芒不断的碰撞。

当当当……

天策跟白刀接连对撞,两个人的腿脚和拳头更是转眼间便对碰了十多下,当两人再次分开的时候,韩雨的胳膊,被拉出了一道口子,左手已经肿的连拳头都握不起來了,后背上,也挨了一刀,差点沒让他闭过气去。

而狼却终于显露出了他恐怖的一面,在韩雨玩命的反击之下,他除了让身上的刀口绽放出了更多的鲜血之外,竟然沒让韩雨的天策再碰到他一下。

如此可见,狼的真正实力是多么的可怕,如果他不是因为一刹那的分神,被韩雨抢得了先机的话,如果不是有连贯姓强悍的令人发指的十绝战技的话,先前,他根本就不可能给与狼重创。

“嗷。”狼的嘴里再次发出一声狼嚎,声音未落,他的身子便再次冲了上來。

韩雨一口气才刚吸了一半,便生生止住了,他的眼中也露出了一丝疯狂的冷酷之色,手中的天策,陡然间绷直,在身体的驱动下,化作一道寒光朝着狼刺了过去。

和狼的那种爆裂冲击不同,韩雨的这一剑,无声无息。

就连狼的那一声长嚎,似乎都被它给抽干了一般,周围的空气,就好像是遇到了它们的王者一般,迅速的让开了一条通道。

一剑破九霄。

正是韩雨从墨雨心那里传來的无上杀招,而在那天策的刀背中间,一道金色的光芒振翅而飞,显然这一剑就连灭神蛊也无法追及,由此可见这一剑,究竟快到了何等地步。

噗。

天策一下便洞穿了狼左边的肩膀,可是,沒等鲜血溅出,狼的白刀,便劈到了他的脑门之上。

以前看胖子将人一分两半挺爽的,想不到自己竟然也会有这么一天嘛,韩雨两眼定定的望着那白刀,心中陡然生出一丝无力感。

刚才所有的动作,已经消耗殆尽了他全部的力量,而此时,灭神蛊也飞到狼的胸前。

同归于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