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100章 平局如何下

第六卷 踏倭 100章 平局如何? 下

在沒有三色石之行前,韩雨只能完成十绝战技的六个动作,七个已经是极限了,可是,现在他却生生的连击了八次半。

十绝战技就好像是奔涌的潮水,一旦攻击不仅连绵不绝,而且会一次比一次凶猛,也正是因为如此,狼在猝不及防失去了先机的情况下,才会被他给重创。

显然,韩雨经历过了一次次的生死突破之后,又在狼的压力之下,终于迈上了武者的巅峰,绝顶高手。

也正因为如此,他才会有资格跟狼同归于尽。

这也从另一个侧面印证了狼的可怕,这小子就算是在绝顶高手中,也是属于顶尖那个层次的,否则的话,战神卡列夫这样的人物也不会因为他的出现,而被迫放弃追杀韩雨。

而眼下,双方同归于尽几乎已经是不可避免的。

可是,一声狼嚎却将已经踏上死亡线的韩雨给救了回來。

狼嚎出自银狼之口,几乎就在狼的长嚎出口的瞬间,它也叫了出來,声音凄厉,似乎正面临什么巨大的危险。

这声音,落在韩雨的耳中,根本沒什么区别,因为它几乎跟狼刚才的那一声嘶吼彻底的重合了。

可是,狼不同。

他眼中的血色瞬间褪去,虽然一刀下去就能将韩雨给干掉了,可他却沒有丝毫犹豫的将手中的白刀一扬,整个人的身躯更是瞬间向后电射而去。

按照韩雨的推测,狼的身体素质甚至比他还要强,可是,在这个时候骤然强行改变身体的状态,也依旧太过勉强了。

他所付出的代价,便是张嘴吐出了一口鲜血,薄薄的血雾,几乎喷了韩雨一脸。

不过,不可否认的,这也救了他的性命。

灭神蛊几乎就要得手了,却因为他的脱离而扑了个空,等它想要追杀的时候,韩雨已经给它下达了住手的命令。

灭神蛊显然是对韩雨绝对服从的,所以,它立即就停在了原地。

而此时,韩雨甚至都还沒有反应过來。

脑门上凉飕飕的感觉,还带着死神的气息,他刚才的那个命令,几乎就是下意识的。

狼毕竟救过他的性命,若非对方一心想要杀他,韩雨甚至都不想跟他动手。

光明正大的约战,也是基于此,他固然有着不想激怒狼,让他迁怒自己手下一干兄弟的原因,可也不想用卑劣的手段取狼的性命。

不然,他也不会在狼出现之后,便强行命令袁野等人离去。

而狼并不是沒有察觉到灭神蛊带來的危险,这从他手中的白刀几乎在收回的瞬间,便挡在了胸口,冰冷的目光在转身之前,一直停留在灭神蛊上便清晰可见。

“银狼。”狼一声闷哼,身子扑在了天台的边缘,左手则抓着银狼的一只后脚,此时,银狼四脚凌空,要不是他及时扑过來的话,那结果不问可知,训练场上将会多一个由银狼的血肉堆积而成的肉团。

不过,狼此时却沒有气力将它拉上來了,银狼的身体不过四五十斤,以前的时候,只怕他用一个手指头也能轻松勾的起來。

可是,现在他身负重伤不说,刚才的那一扑,天策正好撞在了天台的边缘,剩余的部分,瞬间沒入了他的肩膀。

要不是他精神足够坚韧的话,只这一下,便足以让他痛死过去。

当韩雨看见狼的肩膀上露出了被鲜血染红的天策,可他却依旧死死的抓住银狼后腿的时候,韩雨不知道为什么,心中狠狠的收缩了一下。

就连火影也來到了天台边缘,嘴里发出焦急而低沉的呜咽都沒有注意到。

韩雨被触动了,或许,他不知道为什么狼会不计生死的去救银狼,可是,他却知道,自己应该帮他。

只是,他才想一动,身子却晃了一下,一屁股坐了下去,脸色更是一片煞白,就好像是大病了一场般,虚汗瞬间遍布全身,而身体更是不断的颤抖着,随时都会摔倒下去。

十绝战技的时候,他就已经将自己身体的力量掏空了,后來的对抗,完全是因为他突破了自我之后,勉强凭借着的一口气。

而刚刚的生死瞬间,却让他的这口气散了。

以至于他竟然连一个最简单的动作,都无法做出。

不过,韩雨也知道,狼是坚持不了多久的,且不说他的身体一直在流血,单单是他所受到的创伤,也不是所谓的意志能够克服的。

所以,狼现在跟他一样,凭的是一口气。

只要这口气一散,他无论是否愿意,都无法再抓住银狼,就好像刚一交手,他的龙鳞匕首就被击飞是一样的,这种结果,根本不会以个人的意志而转移。

凄冷的寒风,吹打在身上,身体刚刚经过剧烈的消耗,经风一吹,立即传來一阵彻骨的寒意,这反倒让韩雨的精神清醒了许多。

他几乎是将身子扑在地上,然后,慢慢的朝着狼一点点的爬了过去。

这个时候,韩雨的脑海中并沒有一点的功利思想,他只是为狼跟银狼之间的感情而震撼,愿意全力以赴的帮他这个忙,至于将银狼救出來之后,狼会不会一刀杀了他等可能,根本就沒有出现在他的脑海中。

他想的很简单,那就是无论如何也不能看着银狼,从狼的手中脱落,然后摔死在地上。

事后,叶随风曾经问韩雨,是不是担心银狼摔死,狼会将他视为生死仇人,所以才会奋不顾身的做那种傻事。

韩雨只是笑笑,从军之后,又入黑帮,整日的勾心斗角,杀伐决断,他所做的每一步几乎都像是有什么深意,而事实似乎也是如此,可这一次却是例外。

事后想想,当时的自己,真的就好似婴童一般,想法简单的像一条直线。

所以,他动了。

他努力的将身子歪倒,趴在了地上,然后,用自己的五指,抠住了冰冷的水泥地面,一点点的朝着狼爬了过去。

头上还在留着血,手指因为得不到身体其他力量的支撑,而被天台那并不平台的地面给摩擦的血肉模糊,以至于在他的身躯移动过后,留下了一道道殷虹的血色。

可他,却沒有放弃。

短短五六米的距离,韩雨却好像是一口气将十绝战技又用了一遍似得,当他爬到狼身边的时候,整个人就如同从水里打捞出來一般。

狼还在坚持着,他用一种极为清澈的眼神,静静的盯着几乎跟他面对面趴着的韩雨,两个人的呼吸,似乎都能喷到对方的脸上。

略一点头,韩雨慢悠悠的伸出了他的手。

狼的眼神,明显的收缩了一下,瞳孔中闪过一抹红色,不过,马上就消失不见了。

韩雨的手,搭在了他的手臂上,然后,也抓住了银狼的一条腿。

可此时,他竟然跟狼一样,沒有了将它丢上來的气力。

“火影。”韩雨沙哑着开口了,声音好似有火烧过一般,火影硕大的身躯挤了过來,这时候,韩雨才堪堪有机会打量它。

不看不知道,这一瞅,疼的韩雨嘴一咧,差点沒一松手,将银狼给丢下去。

火影太惨了,身上的皮毛掉了好几块,血肉模糊,四条腿上,竟然有一条腿被咬的露出了里面森森的白骨,就连脑门上,也被拉出了好几道血淋淋的口子。

韩雨沒有想到,火影跟银狼的较量,竟然会落的这么惨,不过,当他的目光瞄向银狼的时候,嘴角忍不住动了一下。

银狼的腹部,被抓了一下,背上也有不少地方,血迹模糊,看情形似乎竟然是他跟狼的翻版,同样的两败俱伤。

不过,韩雨并不清楚,其实,银狼受的创伤要比火影轻,不过,心灵上的打击就重多了,火影要不是为了完成一项伟大的事业,也绝不会受伤如此严重。

“去,踩着我的胳膊,把它拉上來。”韩雨说完,便紧紧的闭上了嘴巴,眼巴巴的盯着火影,一來是因为此时的他,实在是连说话的力气都沒有了,二來则是不知道火影到底能不能听懂他所下的这个复杂命令。

要知道,这家伙虽然有些小聪明,可毕竟不是个人啊。

狼原本有些静默的眼神,立即亮了起來,原本沒有丝毫感情的眼中,竟然露出一丝紧张和哀求之色。

火影并不知道自己此时是多么的重要,它听了韩雨的话,沒有立即行动,而是立即探出左爪,在韩雨的衣服口袋里扒拉了一下,熟练的将一盒烟给弄了出來。

见他这个动作,韩雨禁不住两眼瞪圆,小心肝噗通直跳,等见到火影下面的动作之后,他的希翼化成了泡影,然后在心中狠狠的化作了两个字,我靠。

是的,火影将烟扒拉了出來,然后,一低头叼住了一根,然后,又用一个小爪子,按住了火机,另一个爪子轻轻的一按,脑袋一低,那烟便冒出了猩红的火焰。

这孙子,竟然还不忘了抽烟,你个大烟鬼,韩雨心中是破口大骂,要是还有力气,甚至他那一脚都踹上去了。

狼也被镇住了,像是看什么怪物一样的看着火影,还有它嘴里吐出的一阵阵烟圈。

火影深深的吸了两口,然后,陡然站了起來,像是要扑杀猛虎一般,突然间窜了出去,两条后退攀住了天台的边缘,两条前腿却落在了韩雨跟狼的手臂之上。

不过,这家伙冲的太猛了,以至于一个爪子沒抓结实,竟然噗通一下栽了下去。

韩雨的心当即就提到了嗓子眼,好在火影的确不是一般的牲口,他竟然用另一只前爪的力量,配合四肢,生生的将身体跟稳住了。

然后,低下头,一下咬住了银狼的尾巴。

火影的后腿突突直颤,也不知道是害怕,还是受伤的缘故,韩雨后來甚至不无恶意的想,丫肯定是激动的。

有了火影的出手,不,是出嘴,银狼终于从惨摔至死的命运中给拉了回來,不过,最后还是发生了一点险情。

那就是眼瞅着就要成功的时候,韩雨跟狼的手臂竟然撑不住它们的体重了,齐齐的一落,幸亏火影凭借两条后腿扒拉了回來,不过,却将自己跟银狼都摔在了天台上,发出一声不满的呜咽。

韩雨见状不由得眯上了眼睛,整个人的意识都飘了起來,昏过去前,他只说出了四个字,还不知道狼听到沒有:“算平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