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102章 翻手灭青帮二

第六卷 踏倭 102章 翻手灭青帮 二

玩笑过后,武柏又跟胖子,袁野几人寒暄过后,韩雨早就已经找地方随意的坐了下去。

武柏的目光有些狐疑的落在了站在门外黑暗中的狼一眼,眉头微拧:“老大,那位兄弟好身手啊。”

按理说,韩雨身边的亲卫是谁,要不是主动告诉他,他是不应该问的,毕竟,这有着刺探机密之嫌疑。

不过,武柏天生就是直筒子的豪爽脾气,有啥说啥。

而身为遮天的一堂之主,二郎之后,他能够感受到狼身上所蕴含的危险感觉,虽然隐忍,可是一旦爆发,却有将他吞沒之能,所以,忍不住问了出來。

狼加入遮天的事,是被韩雨封锁了消息的,所以,武柏当然不知道。

韩雨微微一笑:“他是我新收的兄弟,代号虚。”

武柏眼中露出一丝热切,搓着两手道:“嘿,老大,那待会能不能让我跟虚兄弟玩一趟。”

韩雨不由得扑哧一笑,这个好战份子,自己早就知道他会见猎心喜,却沒想到他竟然如此的迫不及待。

倒也是,自从暗铁堂北上以來,可是好久沒有痛快的打上一场了。

“好啊,不过,你最好是下点彩头,就给我來十坛百年左右的三碗不过岗吧。”

“十坛百年的三碗不过岗。”武柏嘴一咧,立即将身子猫了回去:“沒有,沒有,那种年份酒,喝一坛少一坛,现在别说是十坛了,就是五坛也沒了,而且,年份最多就是五十年的那种。”

袁野坐在旁边,不忍武柏上当,不由得好意提醒道:“武哥,有那五坛你还是跟我玩玩吧,要是我赢了,最多也就要你三坛而已,何必就这么拱手送给老大。”

他虽然是好意,可是,武柏却有些不乐意了,他眉头一挑:“好你个野猴子,你也太小瞧我了吧,什么叫拱手相让啊,难不成在你看來,这一战我还输定了不成。”

袁野也不以为意,只是淡淡的道:“胖子一开始也跟你一样,想要跟他玩一趟,结果,胖子忙活了半天,连人家的毛都沒摸到一根,自己却让他给摔了七八个跟头,我想替胖子给他找回场子,结果,不到十招便失了先机,差点沒把脑袋给削了半拉去。”

说完,他炸了眨眼:“现在,难得武哥你有这份心,想给兄弟们出口恶气,也罢,我就不做这个恶人了。”

他话一说完,武柏的脸色就变了,就连旁边的黑狼也跟着瞪圆了眼睛。

遮天中要说谁最危险,那毫无疑问是叶随风,这家伙掌管着遮天的情报机构,往往你被他给阴了,那都不知道是谁干的。

可要说是谁最强,那袁野和胖子无疑是两个标杆性的人物。

胖子属于人类中的坦克,用遮天中最为流行的话说,丫的应该叫人型坦克更为恰当,你给他十下八下的,往往就如隔靴搔痒一般,根本伤不了人家的根本,可是,只要你自己躲闪不及,被抽冷子來那么一下,行了,保证不死也得残废。

那半拉大铡刀,在道上绝对是凶名盖世啊。

至于袁野,更沒的说了,能攻能守,武柏跟他打过好几回,结果,三十个回合不到,就被袁野的拳头给揍趴了。

如果说胖子是遮天第一打手的话,那袁野就是遮天的第一战将,这几乎是他们心中公认的。

可是,现在见到这么一位,竟然能够将第一打手虐的满地找牙,将第一战将打的低头认输,武柏虽然自负,可也沒到自虐的地步。

所以,他脖子一缩,笑道:“嘿,那算了,俺还是留着气力教训青帮那些孙子吧。”

几人不由得嘿笑,黑狼兴奋道:“想不到咱们遮天竟然又多了这么一位上将,老大,现在总能对青帮动手了吧。”

听他这么一说,武柏也想起了正事,韩雨來这里的目的,他可是很清楚的:“老大,兄弟们可是早就做好准备了,只要您一声令下,我立即把对面龙皇会的那两千王八蛋给废了。”

韩雨笑呵呵的扫了他一眼:“要是输了怎么办。”

“那我这脑袋便送给老大您当酒壶。”袁野急忙下了保证,一双眼睛露出热切的目光,浑然好似顶级色狼发现了什么绝佳的目标一般。

韩雨手一摆:“你那脑袋还是留着自己喝酒吧,我用不着。”

说着,身子向前一倾,正色道:“这一回,我们的确是要对青帮下手了,以前留着他,是示敌以弱,免得表现的太过抢眼,而引起幽冥会和龙皇会的联手,现在,他们双方已经死磕一场了,再留着青帮,便无法让我们转身对对抗这两家,所以这个在背之芒必须要除去。”

武柏闻言顿时兴奋的站了起來:“太好了,我这就下令让兄弟们集合。”

“你先坐下。”韩雨白他一眼:“青帮是必须要灭,不过,如何打,怎么打,却必须有着详尽的计划和步骤,不是你带人胡乱冲上一气就能成的。”

“嘿,我,我就是太激动了。”武柏挠挠头,有些尴尬的坐了回去。

韩雨正色道:“现在你也是一堂之主了,应当知道自己的一言一行对于手下的兄弟意味着什么,兄弟们跟着我们混,那是想搏个好的前程,这是一种信任,他们将生命托付到我们手中,我们就要对得住这份信任。”

武柏想了一下,这才点头道:“老大,我明白了,您放心,我绝不会拿着堂中兄弟的性命开玩笑的。”

韩雨这才笑了一下,他手下的几位堂主中,他最为担心的就是武柏跟胡來,这两人猛则猛矣,就是有的时候太过冲动了。

现在他在大战之前,点出武柏的这一点,便是想让他能够有所醒悟,现在看來,将武柏丢在这里大半年都沒动一下,还是很有好处的。

至少无聊的时候,他经常想怎么才能够漂亮的灭掉青帮,这日子久了,难免会注意到自己以前的缺陷。

“嗯,这就好,我给你一天的时间准备,明晚三点,暗铁堂出动……”说着,韩雨低声将他跟叶随风商议的计划说了一遍,然后又嘱托了一番,等武柏清晰的领会了他的意图,这才起身离去。

随后,韩雨又去了飞羽堂的驻地,如今,飞羽堂大部都在参加集训,虽说现在集训早就已经过了,可是,大概是感觉到对青帮不用太放在心上吧,所以,飞羽堂的主力并沒有北上,而是直接就留在了天水市,继续进行着强化。

有了上一次韩雨在早餐店的遭遇之后,马文泉等各堂堂主那都发了狠心,配合着裁决堂狠狠的整饬了一下手下的纪律。

所以,现在飞羽堂真正主事的人,是副堂主陈蛟,他手中的力量除了嫡系的一千人马外,还有飞羽堂这几天调拨过來的轮训人手一千人。

见到他,韩雨自然又是一番嘱托。

陈蛟也当即表示,会竭尽全力完成社团给与的任务,不过,当韩雨离去之后,他却是拧紧了眉头。

“副堂主,眼下我们怎么办。”陈蛟的护卫队长凑了上來,低声询问。

此人名叫陈亮,是个名副其实的东北大汉,身材健硕,是肃宁戳脚的子弟,又是退伍侦察兵出身,身手很是不弱。

陈蛟微微一笑,反问了一句:“你觉得呢。”

如今的他,也开始成熟了,他知道陈亮是监视他的,从最初的冷目相向到现在的引为心腹,最为明显的变化就是两人之间的关系,已经变的十分融洽。

毕竟,陈蛟知道自己的作为,若是被遮天发现必然是死路一条,而流露出那种被迫才背叛遮天的心思,更是只能让新主子对他有所怀疑,所以,索性拉下了心思,一条道走到黑。

“我觉得还是上报吧。”陈亮想了一下道。

陈蛟点头:“嗯,就按你说的办,只希望,少帅能够信守承诺,等我的事情一了,便让我接回平安。”

“这个当然。”陈亮点头,转身下去忙了。

陈蛟也扭身带了两个亲信手下离开,不过,微微低沉的眸子中却闪过一抹冷冷的寒光,谁也不知道,他到底在想什么。

平安,是他为自己的儿子所取的名字,却似乎也成了他最大的期望。

离开了飞羽堂,韩雨让胖子坐他的车子回了天水,而他自己则在路上,换成了早就已经准备好的车子,悄无声息的融入了夜色,向着HEB驶去。

这一次,不仅仅是要灭掉青帮,在他跟叶随风的计划中,遮天下的是一盘大棋,换句话说就是图谋很大,青帮对于现在的遮天而言,覆手可灭,可是,如何才能够在这个帮派毁灭前,将他的价值压榨到最大,却是需要他好好谋划一番。

为了实现这个目标,有些事情便需要他亲自去见一下。

天色将明未亮之际是最为黑暗的,韩雨默默的坐在车内,思索着自己的下一步动向,全然沒有注意到已经到了地方,而跟他坐在一个车子中的狼和袁野,同样也是话不多的人,以至于他们这一路上都沒怎么说话。

车子很是熟悉的在HEB郊区拐了几个弯,然后,在一个普通的别墅面前停了下來。

杨铁壁站在窗前,却已经早就等在那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