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108章 翻手灭青帮八

108章 翻手灭青帮 八

遮天对青帮的进攻,还在继续,不过,显然这一次,担当主攻任务的血斧堂,暗铁堂和飞羽堂一部,全部都是采用的步步推进的稳健打法。

占领一地,便进行整顿。

这样看表面上是不断蚕食着青帮的力量,有效的消化已经得到的地盘,可是,在某些人的眼中,更是遮天方面所露出的一个巨大破绽。

TA,夜豪酒吧。

李文东下车,在四名小弟的簇拥下,慢慢的走了进去,李文东是遮天黄泉堂的一名三星小弟,能够在TA这种属于遮天腹地的地方,当上负责人,也全都是他凭借着自己手中的刀,一点点挣來的。

所以,他表现的十分肯勉,每晚都会巡视一下辖区内的几处重要场所。

“文东。”这一次,当李文东慢悠悠的朝着酒吧二楼走去的时候,耳内却传來了一声热情的呼唤。

李文东不由得停下了脚步,有些诧异的看向那个突然站起身,出现在旁边不远处的中年人,嗯,说是中年人,实际上,却不过三十岁的样子,只是,相对于李文东刚刚二十四的年纪來说,已经是中年了。

遮天因为崛起较快,扩张又十分迅速,所以,手下的中坚力量,都明显的呈现出年轻化的趋势,就是各堂的分堂主,也很少有超过三十的。

“你是……”李文东似乎一时间沒有将他认出來。

“真是你啊,我是大海啊。”对方说着,便要上前,结果,李文东身后的一名手下上前两步,将他给拦住了。

“海哥。”李文东却在这时候,将他认了出來,上前一步,那名手下自然就让出了位置,李文东伸开手臂,热情的给了对方一个拥抱:“哈哈哈哈,想不到竟然能在这见到您,刚才灯光太暗了,我一时间竟然沒能认出來。”

“呵呵,沒事,刚才一见到你,我也差点沒敢认呢,你小子现在是混大发了。”自称大海的中年人笑了一下,有些尴尬的扫了一眼他的那名手下。

李文东轻笑道:“大发什么,不过就是混口饭吃罢了,怎么,你今天是过來玩啊。”

“嗯,來这边出差,事情谈完了,带了两个客户过來联络一下感情。”

“走,难得咱们兄弟重逢,喝两杯去。”李文东本就是豪爽人物,所以,不由分说的拉着大海上了二楼。

选了一个包间,菜一上來,李文东便让手下的人退了出去:“我们老哥们了,今天难得见面,你们就自个去喝点酒。”

两个男人难得重逢,自然是敞开了怀的喝,喝了五六杯,这酒劲就上來了。

李文东笑呵呵的道:“海哥,來,我再敬您一杯,以前的老兄弟,我最怀念的就是您了,要是沒有您,就沒有我东子的今天,干。”

“干。”大海陪着喝了一杯。

“海哥,现在在哪儿发财呢。”李文东帮他夹了一个大闸蟹,随口问。

大海的脸上却露出了欲言又止的神情,林文东慢慢的放下了筷子,声音转为平静:“海哥,这次您找我,是有事吧。”

“呵呵,被你看出來了。”大海笑了一下,端起面前的酒杯,自己又干了,这才一抹嘴道:“兄弟,你对于遮天有什么看法。”

“嗯。”李文东眉头微微一挑,他原本是JN的土著帮派刘文龙手下的一个马仔,而大海那时候正是他的带头大哥,所以,他已经猜到,自己跟这个大哥的重逢,只怕不是什么偶遇,而是人家找他來了。

“你我都是兄弟,有些话我就直说了,眼下遮天锋芒太盛,又急于扩张,只怕难以持久啊。”大海压低了声音,缓缓道:“兄弟你也在道上闯出了不小的名号,所以,有人看中你了,想托我问问,你愿不愿意改旗易帜,高升一步。”

“你是來说降我的。”李文东嘴角一扬,不动声色道:“那不知道,你背后的东家是谁呢。”

“这个……”许是感受到了李文东身上的淡淡杀气,大海搓了搓手,低声道:“龙皇会。”

李文东笑了:“呵呵,多谢哥哥的关心了,不过,我反倒觉得最后赢得一定是我们遮天,來,不说这个了,我们今天只喝酒,以后还是兄弟。”

说着,举起了酒杯。

话说到了这份上,大海也知道李文东已经拒绝了他的提议,他倒也不沮丧,深吸一口气,笑道:“还是兄弟。”

两个人干了,这一场酒喝了大约二十分钟,大海便起身告辞了,李文东也不挽留,在夜豪酒吧又呆了大约半个小时,这才重新走了出來。

大海是他的兄弟,无论如何,他也不想跟他为敌,所以,他并沒有向上汇报这事。

出了夜豪,李文东被外面的风一吹,酒意便少了许多,此时,外面的街道已经有些肃静了,看不见一个人影。

就当他带了几个人,要朝车子里钻去的时候,忽然抬起头來,眼中只來得及瞥见一个人影,身子便被旁边的一名小弟给撞到了一边:“东哥小……”

那个心字还沒有说出口,他的人,便被那人影一脚给踢在了下巴上,一百多斤的身躯,重重的朝后摔去。

一道惨烈的刀光,朝着李文东就落了下來。

李文东是见过血,杀过人的,虽然成了TA本地的负责人,可他很清楚,在遮天沒有真的成为道上至尊前,他随时都还要提起刀,为社团拼杀,所以他并沒有撂下手中的活。

不断磨砺的好处,便在此时显露了出來。

身子一被撞,李文东便顺势一脚踹在了车门上,自己则借势向后快速的倒了下去。

冰冷的寒意,就那么擦着他的脸颊就落了下來。

不过,李文东身边的几个人,并不弱,他们虽然只有四个人,可是,却都是真正的社团精锐,每个人至少参加过两次以上的混战,若非如此,他们也不会被派來保护李文东了。

所以,虽然被杀手出其不意的先放倒了一个,落下的瞬间,又一手肘砸晕了一个,可是,剩下的两个人,还是很快的反应了过來。

他们挡在了李文东的身前,一直藏在腿边的陌刀,朝着杀手便劈了过去。

两人的陌刀都是特制的,为了便于隐藏,所以,比遮天的制式陌刀要短小一些,不过,质量上却是不差的。

所以,两人这一出手,那杀手顿时被拦住了。

“老三,带东哥走。”其中一人合身朝着杀手撞了过去,嘴里却大声道。

“老子哪儿都不去。”李文东的声音便在这时候火了,他只在地上滚了一圈,便快速的爬了起來,抽起自己腿边的陌刀便要动手。

便在这时候,车子后面却突然扑出來一道人影,一刀朝他劈了过去。

李文东急忙招架,却迟了些,整个人都被撞的向后踉跄退去,那名杀手得势不饶人,追着他便是一通猛杀。

那边的两名保镖再想过來回援,却被先前那名杀手给缠住了,一时间,五个人就那么分成了两组,杀作一团。

只是,李文东三人虽然勇猛,可是,比起对方的杀手來,却终究还是逊色了一些。

转眼间,便陷入了危机之中。

尤其是李文东的那两名贴身护卫,虽然够勇猛,可是,他们也就是比一般人狠上一些,加上会血战八方这种极为粗犷的招式罢了。

用在社团之中,那自然是极有爆发力的,可是,面对那名杀手无孔不入的攻击,可就有些不够瞧了。

不大会的功夫,那名被称为老三的护卫,小腹上便挨了一刀,整个人的脸色瞬间变的惨白,不等他反应过來,那名杀手抬起一脚便将他踹到了旁边,已然是受了重伤,失去了再战之力。

而那名杀手,为之付出的代价,却仅仅是手臂上被砍了一刀而已,当他转过身,想要再去对付剩下的那名李文东的护卫时,先前被踢倒的那名护卫,猛的起身,奋不顾身的一把从后面抱住了他。

杀手不防有这等突变,沒等他反应过來,跟他对战的那名护卫抓住机会,一刀将他手里的刀给挑飞,然后趁势将陌刀插入了对方的胸口。

“呜。”

满眼不甘,那名杀手眼睛一瞪,身子挣扎了几下,却是沒了声息。

而此时,李文东也被劈中了一刀,眼见那刀锋朝着他的脖子抹了过來,李文东心中的凶狠陡然爆发,两眼猩红的将手中的陌刀,不遮不挡,朝着对方的胸口便捅了过去。

他这一拼命,那名杀手的气势反而怂了,手中长刀一扬,便要换招,却不妨听到身后冷风呼啸,他几乎是听风辨位似的将手中的长刀一挑,将一把投向他的陌刀挑飞,随即身子一颤。

他忙着去防备身后去了,却不妨将胸口要害露了出來,李文东的陌刀已经刺了进去。

而李文东呢,也被他先前飞起的一脚给踹的向后倒飞了出去。

本來,那名杀手的这一脚是奔着他的下体去的,在他看來,要害受到攻击,李文东定然是要后退的,可他实在是小瞧了李文东,能够执掌TA分堂,李文东就算身手只能算是一般,可凶狠却绝不输给他。

而且,他的运气很不错,杀手的那一脚,沒有踹到他的要害,反而将他踢飞,让杀手临死前陡然的一劈落在了空处。

这时候,夜豪里面的小弟才听到动静,冲了出來,眼见这情形,立即一阵慌乱,急忙打车一边包扎,一边将他们送到了医院。

是夜,类似的一幕不止发生在TA,几乎遮天所有的地盘上,都发生了刺杀,甚至还有叛乱,或者一些小帮派突袭的事件,而其他人,就沒有李文东他们这般好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