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111章 暗战伊始

第八卷 巅峰 111章 暗战伊始

就如同卓不凡所说的,遮天的动荡的确是叶随风有意纵容的结果,这些人对于遮天的危害实在是太大了,可是铲除他们却需要一个机会。

从进攻青帮开始,他就在处心积虑的为对方制造这个机会,甚至私下里跟胡來通过消息,让他必要的时候,可以准备一场惨败。

可让他沒想到的是,龙皇会和幽冥会竟然如此沉不住气。

这样一來,自然省了他许多麻烦,只是他的心中也有着许多的惴惴不安,因为他知道,韩雨不一定能接受他这种处理方式。

不,是一定不能接受才多。

所以,在给韩雨通报了情况之后,他已经准备着手处理这件事了,可是,一接到了卓不凡代表韩雨打來的电话,他立即取消了行动,只是得到了韩雨的应允之后,调集了三十名天劫,和忘语带队的神罚全面出动。

有了三色石精锐杀手的加盟,如今的神罚,实力自然是今非昔比。

于是,一场猎捕那些杀手的行动在遮天的地盘上迅速展开了。

QD的一处酒吧的外面,一个年轻人正静静的看着报纸,他穿着一身廉价的西装,泛白的衬衫,还有一双有些掉色的意尔康皮鞋,手上则是一块同样不会超过百元的手表。

他就靠在不远处的公交车站旁边,低着头,如果有人从旁边经过的话,还能看见他正翻着的报纸页面,正是求职信息,好像是一个正在苦苦寻找工作的毕业生。

当然,这只是他的掩护。

他的本名叫韩玉真,不过,却不是Z国人,而是棒子,他的真正身份,则是暗影协会下属的一名子爵级杀手,这一次,带了三名男爵级的杀手前來QD,为的是除掉遮天在QD的负责人,萧北飞。

所以,表面上看他一直在将注意力放在报纸上,可是,只要对面的那个汉魂酒水吧有什么动静,却都瞒不过他的眼睛,他是在为里面打探地形的手下望风。

这一次,组织派來了多少人,韩玉真并不清楚,他只知道,像他这样的小组还有很多。

不过,有许多都只是男爵级的杀手领队。

很快,一个健硕的人影和一个白领丽人从酒水吧手牵着手走了出來,两人依偎着上了门口的一辆黑色速腾,韩玉真便站了起來。

他招招手,拦了一辆出租车,然后坐了上去。

汉风酒店,汉魂旗下的酒店产业,自从张新收当上了汉魂酒店集团的负责人之后,他便开始了扩张。

像汉魂酒店,那规格自然是最高的,属于五星级的标准,只在一些大型都市才有,现在则以海外扩张为主,有国内各色菜系打头阵,生意倒也不错,然后就是汉韵的四星和三星连锁,至于汉风酒店,数量最为繁多,属于清一色的快捷酒店。

无论是在一线城市还是二线,三线,甚至下面的县城,都能看见汉风酒店的影子,因为价格低廉,服务和卫生方面却不差,所以,生意也还不错。

像QD,便有一家在海边闹市区的汉魂,然后是市区的一家汉韵,还有散布各处多达六家的汉风。

韩玉真让出租车在位于市区的这家汉风酒店门口停下,嘴里还嘟囔着,当老板就是好啊,竟然可以在这里设置面试处,指不定是为了包养小秘方便,然后才下了车,在门口整理了一下着装,这才慢慢的走了进去。

暗影协会这一次派出了两百多位杀手,而这已经是他们在亚洲区几乎能拿出手的所有力量了,毕竟,相比那些金发碧眼的老外來说,梆子国,倭国,还有泰国等地的人,更容易隐藏一些。

韩玉真也是因为这个原因,才被派过來的,他虽然是棒子国人,可他也极为熟悉Z国,所以,他十分笃信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力排众议,选定了遮天旗下的酒店作为他们的入住点。

可这一次,真的会是这样吗。

“头,他们进來了。”刚刚站在门口,还跟韩玉真点了下头的门童,忽然张起了衣领,轻声说了一句。

“嗯,我知道了,继续注意监视,这一回,我们要给这些孙子一个惊喜。”里面的庞龙闻言立即予以回复,然后目光不动声色的扫了一眼韩玉真走向楼梯的身影。

他奶奶的,还真把自己当成精了,庞龙眼中露出一丝嘲弄的神色,他是破晓堂暗部的人,直属与破晓堂的一个大佬猎狗徐阀明。

自从徐阀明加入之后,手机的破晓堂已经不再是仅仅局限于收集情报和渗透那么简单了,比如说暗部,同时还兼任着肃清,暗杀,营救等责任,这些人,也都是从裁决堂,墨者武士,神罚和天劫中挑选出來的。

到现在为止,人数也不过百人,可其精锐程度却不容置疑,暗部名义上属于徐阀明,却直接向韩雨负责,就算是胡來等人,也不知道破晓堂中还存在有这么一支强大的力量。

这一回,他们就是奉了韩雨的命令,在徐阀明的调度下,配合叶随风行动的。

“头,您回來了。”韩玉真一进到房间中,里面坐着的两人便立即站了起來,正是刚刚离开了酒吧的那名大汉和女子。

“嗯,山虎呢。”山虎是他们这个小队中的另外一名男爵级杀手。

“还留在那里。”大汉神色肃然,在暗影协会中,杀手共分为六个等级,其中最上层的自然是亲王级,然后是公爵级,伯爵级,子爵,男爵和骑士,在执行任务的时候,上级杀手都对下级杀手拥有着生杀大权,所以,他们表现的十分恭敬。

“好,把你们刺探到的情报都说一下,然后制定行动方案,我们今晚就动手。”韩玉真神色冷然道。

“是。”另外两人急忙行动起來。

韩玉真得到了自己想要的情报,又敲定了行动方案,这才示意两人离开,这两人已经在他的斜对面住了下來,这样,一旦有什么突**况,也好有个照应。

甚至于,他连退路都已经考量过了,房间不过二楼,下面还有空调,有什么紧急事件,直接跳窗就能走人。

夜色渐渐的笼罩了下來,就当韩玉真准备起來吃个饭他们准备要行动的时候,房门忽然被敲响。

韩玉真眉头微拧,这可不是他跟手下约定好的暗号:“谁。”

“先生,给您送热水來了。”窈窕的声音响了起來,韩玉真这才想起,这个点的确是酒店送热水的时间。

他凑到门口看了一眼,见猫眼中果然还是昨天那个女服务员,心中顿时放松了起來,将门打开:“麻烦你了。”

“呵呵,您太客气了,为您服务本來就是我们的职责。”女服务员笑了一下,径直走到了旁边的热水瓶,随口问:“工作找的怎么样了。”

女服务员是个自來熟,在昨天的时候,就知道他是來找工作的,韩玉真虽然不想跟她多说,却也只得应付道:“还是老样子。”

“呵呵,别着急,我们Z国有句老话叫心急吃不了热豆腐。”女服务员说话的功夫,已经到了他面前。

韩玉真忽然感觉到心中不安,随即想到了她刚才的话,我们Z国……

他脸色一变,老小子反应也够快,手腕一晃,一抹寒光闪闪的匕首便朝着服务员刺了过去,那女服务员脸上依旧挂着浅浅的笑意,手中的暖瓶一招,挡住了匕首,抬脚就踹在了他的小腹上。

这一脚的力量之强,竟然直接将他踹的身子倒飞了出去,狠狠的撞在了后面的墙上。

他妈的,暴露了。

身为一个执行过三次任务的子爵级杀手,韩玉真几乎是瞬间便得出了结论,可他却沒有冲动,只是将嘴角的血迹一擦,换上一脸骇然之色:“你,你干什么。”

“还装呢。”女服务笑了,柳眉微扬,嘴角便露出一丝淡淡的杀气,她本是墨者一员,后被挑入暗部,代号就叫墨菊,因为暗部需要执行的是各种复杂的任务,所以,他们的组成才会十分负责,男女老少都有,而且,每个人都有不少的拿手绝活。

而墨菊最擅长的就是近身截腿和乔装,提着暖瓶,墨菊朝着韩玉真慢慢走了过去。

“装,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韩玉真脸色变了,似乎难掩惊恐,可就在墨菊快要靠近他的时候,他的眼中陡然闪过一抹寒光,左手一扬,一把匕首便直取墨菊的胸口。

同时,身子窜了起來,手中又握着一把匕首,朝着墨菊的咽喉扫了过去,可是,他的人,却是直扑向窗口。

韩玉真不是初哥,知道自己定然是暴露了,这时候,再想着什么刺杀那已经成了笑话,所以,他毫不犹豫的选择了撤退。

可即便是如此,他还是先选择示弱,然后以凌厉而突然的攻击來迫退墨菊,在他看來,就算是不能杀死对方,也至少能予以重创,这时候,他的机会自然就來了。

不得不承认,他的处理很老道,可墨菊能成为墨者,又入选暗部,被猎狗亲自挑选出來,又岂是那么易与的。

眉头一扬,嘴角还挂着浅浅的笑意,墨菊已经闪过了匕首,同时,探手握住了韩玉真刺过來的手腕,右腿一抬,再一次将他扫的砸向了后墙。

这一回,比上一次还重,韩玉真的脑袋直接撞到了墙上,闷哼一声,竟然昏死了过去。

“真弱。”墨菊哑然一笑,慢慢的走了过去,抬手将他拎了起來,在另一个房间中,韩玉真的两名手下,已经被庞龙给收拾了。

不大会的功夫,门被推开,门童打扮的另一名行动成员,半搂半抱的将山虎也弄了进來,韩玉真小组,完败在了暗部小组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