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113章 击杀秦川下

113章 击杀秦川 下

秦川此时身边还有十九个人,其中杀手十名,轩辕卫九人,

被他散布在四周独自潜藏,作为眼睛的杀手,还有十六人,可以说,这一次对于斩杀胡來的行动,他是极为重视的,

可是现在,他所想象中的骚乱情形并沒有出现,这也就意味着那十六个人,只怕已经凶多吉少了,

所以,眼下他唯一能够依仗的,就是手下这些人,

可是,就算他早已经做好了要付出代价的准备,真的看到自己手下的人,不断发出惨哼倒地时,心还是一下凉了下去,

秦川是最先跳下來的,他身手敏捷,即便是下落的过程中,依旧还保持着足够的警惕,所以,十分顺利,可他手下的人就不一样了,

先是耳内传來一声尖锐呼啸,秦川沒反应过來,便看见二楼的一个侯爵级杀手,失手掉落了下來,然后,便是两名轩辕卫,

妈的,是弩箭,

秦川目光终于捕捉到了那带來死亡的痕迹,心中一寒,突然遭到射杀,对于他手下的打击是十分严重的,

至少有六七个人,在心慌意乱之下,主动跳了下來,结果,从二楼跳下來还好些,两个从三楼跳下來的,已经受了不轻的伤,

身为杀手,他们往往将自己隐藏在暗中,像是猎人一样,悄悄的将猎物锁定,然后通过各种手段靠近,再以强大的爆发力,和过人的杀人技巧,來最快的解决战斗,

这也注定了,他们更擅长的是刺杀,而不是面对面的较量,

现在,他们从暗处被转到了明面上,而他们的敌人,却将自己隐藏了起來,双方等于调换了一个位置,岂有不悲剧的道理,

然而,对方的攻击却并沒有完,

对面的弩箭还在不断的飞射过來,所以,他手下的人虽然已经落地,可又折损了三人,更有五人受伤,

到了这份上,秦川已经不想着将他们带出去了,

他现在想的是,自己这边能否在折损殆尽前,给与对方一定的杀伤,

“快,冲上去,靠近。”秦川声音响起,他的身形也是最先动起來的,一动起來的秦川,就好像是一头发威的豹子一样,速度快的惊人,

而他手中的那把黑色的三棱军刺,更是不断的挑拨着朝他射來的弩箭,

他手下此时还有一战之力的十三个人,包括五个受伤的,纷纷学着他的样子,从对面冲了出來,然后,朝着对方的黑暗之中冲了过去,

秦川不是沒想过,要贴着墙根,快速的窜进两边的商场内进行躲避,奈何现在,整个商场竟然齐齐的关了门,他害怕自己的人在强行破门的时候,会被对方毫不留情的一一予以射杀,所以,这念头才刚刚升起,便被他给否决了,

强冲,引起混乱,趁机逃脱,

这便是秦川心中最真实的打算,所以,他冲的很生猛,

嗖嗖嗖……

一道道漆黑的弩箭,从对面射了过來,这时候,秦川已经能够借着夜色,看见对面的身影了,在这里,要说一下他们所在的这个名叫汪清的小城,汪清并不繁华,甚至,连夜晚之后,街道上的路灯,都有不少是瞎的,

在一开始的时候,秦川并沒有对此产生怀疑,因为据他所知,z国在管理方面的确存在着许多漏洞,尤其是在这些小事上,

可是,现在他却有足够的理由怀疑,这些路灯被毁坏,是有着阴谋的,

因为沒有了灯光,本來是利于他们隐藏身形的,可是,现在情势调了个,那倒霉的自然也就是他们了,

秦川的目光中,已经可以看见那些半蹲在地上,一身漆黑,甚至连脸上都涂抹了油彩的遮天小弟,更看见了他们端在手中的弩箭,

一阵阵密集的箭雨不断的响起,秦川手中的三棱军刺舞动的更快了,心中却是暗骂,这他妈的还是弩箭吗,根本就是个小型机关枪嘛,

秦川的这种判断,并沒有错,因为对面那些遮天小弟手中,所举着的,正是连击弩,一弩十矢,在这种宽度不过十几米的街道上,实在是杀伤力最盛的时候,

以秦川的身手,冲过这十几米,不过是两三秒的功夫,可是,连击弩的不断射杀,却让他愣是花了四秒还多的时间,才冲到近前,

身子在地上滚动一圈,秦川左手一撑,身子在离着地面三四十公分的高度上,手中黑色的三棱军刺微微上扬,好似出击前的毒蛇一样,瞄着一名半跪在那里的遮天小弟的面门就撞了过去,

他的耳内,已经响起了一阵阵的惨呼,不过,这些声音几乎沒有发出,便全部被咽了回去,这让他知道,只怕得有一半的人,得倒在这十几米的死亡冲锋上,

这,让他的这一击,也越发的凌厉,

可是,眼瞅着他就要得手的时候,那名小弟忽然就那么向后直直的摔了出去,然后,他的眼中便捕捉到了一双小腿,还有一截泛白的冷光,

刀光出现的时机,极为刁钻,别说秦川此时是全力出击,就算他留有余力,也未必能够躲开这道刀光,

所以,一声清脆的金属撞击声响起,秦川的右手,顿时变的麻木起來,而那冷光却十分霸道,陡然突前,自下向上的朝着他撩杀了过來,

本想打人个措手不及,却不妨自己竟然失了先机,不过,秦川却沒有慌乱,他身躯陡然站了起來,间不容发的一个侧身,然后,手中的三棱军刺顺势挑了过去,

凄冷的刀光,擦着他的胸口落到了空处,

可秦川的三棱军刺,也沒得手,对方一个后仰,任由三棱军刺刺在了他上方的空气中,手中的白色刀光则趁势一拍,生生将秦川拍的向后退了三步,

这时候,秦川才看见站在对面的人,

一身白色长衫,神色清冷,手中握着的则是一把带着弧度的细长白刀,

“白河愁。”秦川嘴角干涩,冷冷的吐出了一个名字,

“秦川,你走不掉的。”來人正是白河愁,他手中的长刀静静的耷拉在腿边,然后,朝着秦川走了一步,便站住了身子:“有我在,你也杀不了人。”